…..

騰峰商會倒是不愧於七國最大的商會,即使遇到突襲,雖然人人驚慌自威。即使主事者暈了,但終究還是沒有跑路,而是將貨物圍了起來。警戒著直到那一群蒙面的土匪前來。

沒有被狙死殘血的三位勇士綾小陸,黑絕,無慘看見了這一群土匪到來,互相看了一眼,似是在交流著什麼。只見他們點了點頭,大聲喊道:「停!停!停!丟下武器。我們投降。」他們準備向土匪求和。

可是怎知這是他們一生最為錯誤的決定……

…..

看到這群人想投降,灰原誠示意土匪們停了下來。

而後灰原誠這些人慢慢走到這群人的面前,然後就一字排開。

灰原誠的位置在最中間也在最前面。看著那三個受了傷並列前來並散發妖將修為的人。

…..

對面的3人此刻有些疑惑,為什麼這些土匪的領頭人看上去好像是個少年。不過這並不重要,現在最重要的是他們能否安全離開。

三人中間的綾小陸正開口道:「不知這位小將軍是否可以放我等一條生路,我們願意用錢財….「

「可以呀。」想也不想的灰原誠直接答應了下來。

綾小陸聞言心底卻是猛然一跳,要完!這些土匪如此狠絕,而且這裝備如此精量,一看就是某個大勢力派來截胡的,甚至可能就是本家。答應的這麼利落簡單,肯定有問題。

綾小陸心中發狠,猛的就向灰原誠沖了過去,劫了眼前這個傢伙說不得還有一條生路。

只是身後的黑絕卻先是跪倒在地,恨聲道:「這箭里有毒!」而後猛然突出一口黑血,睜著猙獰的大眼帶著不甘倒地。

當場死亡,死不瞑目大概就是如此了。

…..

看著死絕的五大勇士,灰原誠的臉上沒有顯示出多餘的表情,有的只是一片漠然。「反派死於話多,斬草必除根!」這個道理他上上輩子就學會了呀。 只是眼前,還是得靈活應對。他突然加大內丹力量,大喊一聲。

火團對著對方燒了過去,磨牙正要再次阻擋,可是突然那火團變成了一大片火。磨牙一個不留神,火燒到了他身上。

這時,他身邊一個魔法師馬上對他一揮手,一陣天水降下,磨牙身上的火一下子沒有了。可是即使這樣,磨牙也馬上變身為獅子。

他對著許風猛撲了過來。

許風一個閃避,因為他知道,自己必須為大家贏得時間。正在許風想繼續使出魔法的時候,一陣亂箭對他而來。

許風看了下,這不是魔法,這是那些武士對他放箭。許風一個彎腰閃避,躲開了這陣亂箭。



可是馬上,幾個火團對著他而來。

許風知道,這是對方魔法師所為,他也不敢大意,他幾個筋斗,躲開這些火團。

這時許風看到那些對方武士開始砍殺自己帶的武士。一些商軍武士倒下,很多是前周軍武士。

許風急忙趁著對方襲擊自己的空子,他飛身向天。在空中他依然是一陣雷霆之術,閃電打向對方武士。

對方武士也倒下一片。

許風從懷裡抓出一把黃豆,這回他覺得自己使用撒豆成兵更成熟。他一撒出去,幾十個商軍武士就出來了。

他們落到了地上,手裡拿著長劍,對敵人武士砍去。

這時,許風看到章乙老師趕到了,鄭廣老師也趕到了。他們拔出了劍,和敵人進行廝殺。

現場一片混亂,雙方各有生死。

許風知道,麒麟法力不能濫用。上次使用之後,應該好好休息些日子。所以他沒使出金麒麟。金麒麟得在最後時刻使用。

只是這一百多個敵人確實很兇狠,是一股勁敵。

磨牙和象人的法術和武功都很好,他們奮力廝殺,商軍這邊是魯義和黃兵去應對他們。他們的兩個副將,是劉永和山鬼在對付他們。

孟良和夢兒不斷協助那些有危險武士。鄭廣和章乙在和對方兩個魔法師鬥法,對方魔法師法力也很不錯。

鄭廣和章乙不斷和對方相鬥。他們只能打個平手。

許風有些鬱悶,他在想,對方這回是孤注一擲,出動的魔法師也是等級很高的。

其實許風不知道的是,這兩個魔法師,算是東南夷王朝優秀的魔法師了,目的就是要抵消鄭廣和章乙的魔法。

許風看到張千和宋萬也只能在兩個老師身邊做些輔助事宜。

但這樣下去是不行的,許風又看到自己幾個武士被敵人武士砍死在地。敵人戰術就是如此,派遣魔法師抵住自己魔法師,然後由武士下殺手。

許風嘆息一聲,東南夷這支強大的特別小部隊,確實值得人學習。

他的手伸向那塊玄武花崗石,雖然可能面臨暴露,但是眼前這種局面,許風還是想試一下。


許風的手剛要拿出玄武石,可他聽到了空中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音,那聲音,像是鷹的聲音。

這是什麽東西,許風想。

他仰頭看去,只見空中飛來無數大鷹,這些大鷹應該和人一樣大小,可它們確實是鷹。

許風聽到它們鳴叫著,然後突然它們飛身下來。許風驚奇看到,它們在下來時候,開始變身,它們已成了一個個武士。

這些武士都是穿著商軍甲胄,顏色款式都是,然後他們手裡拿著青銅劍。

這些劍也是商朝軍隊武器製作坊里做出來的。許風上次去看到過這個武器製作坊,看到過那裡按照標準做出來的武器。

許風當時清楚記得,製作坊的人是如此專業專註。他們精心打造一件件兵器。金屬化水,灌注,冷卻,打磨,這些枯燥的工序,他們一日日地做來,一點不覺得累。

眼前這些鷹人的武器,是標準商軍配備。這些人下來后,他們對著那些獅象武士殺去。

許風驚奇看到,他們背上還有翅膀。他們有五十幾個人,真是一支生力軍。他們不斷刺向那些獅子大象,無所畏懼地和他們拼殺。

許風見狀,也大聲喊道,「大家加把勁,儘快把敵人都殺光!」

所有商軍武士看到有了援軍,他們也都鼓起了勇氣,對著敵人砍殺而去。

勝利天平在向許風傾斜。天鷹的到來極大鼓舞了許風他們士氣。現場武士水平雖然低於敵人武士水平,可是,許風可以騰出手來幫助他們。

當天鷹趕到的時候,戰局一下子就逆轉。

天鷹武士有五十多個,他們不但可以達到武士八級,還擁有一些初級法術。

他們戰力是驚人的,這些年,宗成也派遣他們執行過很多艱巨任務。他們整體戰力是高過這些東南夷武士的。

他們一衝下來,就是一陣的砍殺。他們的武器是一種很獨特的雙刃刀,也類似劍,勢大力沉,他們一砍過去,東南夷的武士抵擋得十分吃力。

許風看到這樣,知道現場應該可抵擋得住。自己還是盡量不用玄武家族的法器。因為一旦暴露,說不定就會有很多麻煩。玄武家族想找回法器,也會圍攻自己。

麒麟需要休息,它的法力也不能濫用。如果老是依賴麒麟,說不定最關鍵時候就會失靈。許風知道,天地之間是有定數的,誰妄圖以一靈物之力改變一切,必將遭到報應。

許風突然想起了黃帝大戰蚩尤的時候,當時蚩尤的失敗,好像也是因為自己犯了一些錯。

長久以來,因為擁有一些外來生命助力,蚩尤就忘了很多東西,以為自己無所不能,結果招致失敗。

想到這裡,許風摸了摸懷裡的麒麟。還是先不用它。許風拔出了劍,對著那兩個魔法師沖了過去。

他知道,先幹掉這兩個魔法師再說。這兩個魔法師原本在和鄭廣和章乙鬥法,他們都使出了全力。

可是,許風的到來讓他們感到措不及防。

其中一個東南夷的魔法師,正在和鄭廣相互推著一個大火團。那個火團原本是那魔法師發出,他正使出全力想推過去。可鄭廣使出了全力抵住了那個火團。

雙方在努力地推著火團。

可是,許風來了。那魔法師大驚,因為許風一劍刺向了他咽喉。

他急忙揮出手掌,他的掌變成了一把長劍,對著許風而來。許風避過了他的長劍,一劍又刺了上去。

這下他有些無奈,他只能雙手迎了上來。

許風看到他的另一隻手變成一把刀,對著自己的劍砍了下來。

許風一擋,然後突然一退。 當騰峰佑作從昏睡中因臉部的疼痛而疼醒的時候,他一睜開眼就發現有一個大漢正不停的甩他嘴巴子。而且那大漢越扇越高興、越扇越興奮。

他想張開口制止他,可是由於不斷的被扇打。發出的聲音就只有:「嗚、嗚、嗚,啊、啊、啊…….」的慘叫聲。

此時的他並不知道,他的商隊已經全軍覆沒,一開始就昏迷過去了的他僥倖的活到了現在。

騰峰佑作被打的精神有些恍惚,他只感到已經逐漸麻木起的疼痛以及無比的恥辱。好在這時一個神明般的聲音響起,拯救了他。

「好了,犬虎,停手吧。」灰原誠感覺這樣差不多就夠了,他相信對方不是那種敬酒不吃吃罰酒的人。

聽到少爺發話,犬虎頗為不舍的收了手,站在了一邊。等待少爺的發話。

……

過了一會兒,騰峰佑作被扇飛的意志才回歸了本體。感受到沒有人打他了,他才緩緩坐起來。結果又被旁邊的土匪一腳踹到在地。

「哼,誰叫你坐著,給我跪著說話。」犬虎本在一旁待命,就發現少爺看了他一眼又用眼神瞥了一眼藤原佑作。犬虎瞬間明白理解了少爺的意思,畢竟好歹他也是曾經當過老大的人。

一時間被踹到在地的藤原佑作眼神閃過一絲惡毒憤恨。

從來!從來沒有人敢如此侮辱他!

這個仇他記下了,這些狗土匪不要給他機會報仇,否者他一定會用世間最為殘酷的手段將這些欺辱他的強盜凌辱虐殺致死!至少要把他們的歐*金*金和蛋蛋切成一千八百片做成飯菜一口一口的喂他們!

不!

他要一邊割一邊喂!

然後再把他們脫光綁住固定好姿勢給那些野狗野狼喂我愛那個穴……

「狗東西!給你臉了!特么的!給我跪好咯!」

再次倒在地上的騰峰優作,停下了他的幻想,他咬著牙忍著疼痛擺出了最為標準的五體投地的跪姿。本就豬頭一樣的腦袋在被扇打之下顯得更加浮腫。滿臉的污穢血漬,與此對比,他的雙眼卻是顯得清明堅定。

灰原涼在自己土匪頭子的寶座上目視著底下所發生的一切,他很欣慰犬虎居然理解了他的意思。對綁來的俘虜進行所謂的虐待,如果放在現代,他肯定要被抨擊不人道被噴到死。不過,他就是故意這樣做的。

因為他深知這就是人類的本質之一,說好聽點,那就是有點骨氣。因為並沒有幾個人能將骨氣貫徹到底。所以說,只是有點骨氣。但是說難聽點的話那就是犯賤!因為九成九的人在面對嚴刑拷打或者一番威脅之後,就會乖乖聽話。

不給他們一點苦頭吃,就不會老實,更別談配合。

看著地板下老老實實趴著的胖子,灰原涼開始問話道:「好了,把頭抬起來吧!你叫什麼名字,在騰峰家什麼身份。」

聞言,騰峰佑作緩緩的將腰抬起來,深怕旁邊的人在給他一腳。

好在這次沒有人給他來一腳,藤原佑作鬆了一口氣,而後將眼光望向了斜座在殿堂之上的灰原誠。

這一看,藤原佑作深深吸了一口氣涼氣。扯到傷口了,不過他強忍著沒有發出聲。

不過隨之而來的藤原佑作的內心不禁有些詫異,難道說眼前這個少年就是這些人的頭領?不,不應該是小鬼,是妖怪!多年行商帶來的豐富經驗讓藤原有這個自信篤定的判斷,而後更是恭敬的回話道:

「將軍,小人是騰峰商會會長的次子。」

他不得不如此,如果對方是人族憑藉他的身份說不得還有活命之機會,可是如果對方是妖怪的話,涼涼矣。

「嗯,這樣子說你的身份地位也算很高了。那就給我說說你們騰峰商會勢力分佈範圍和你們藤原商會的資產和武裝力量。」說實話灰原誠看到那滿車的貨物之後,他就知曉,今天劫的不是肥羊而是大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