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大龍蝦被宰殺的視頻傳到朋友圈后,被瘋狂轉發。

兩米半的大龍蝦啊,需要起重機吊裝,誰見過?

最後居然被吃了,簡直……太刺激了!

沒到晚上,深城人很多都聽說了中德大廈里有幾百斤的大龍蝦賣。

晚上,惠家菜館外排起了長龍,都是慕名而來看大龍蝦的。

等再看到那些同樣堪稱極品的海產品后,個個都是目瞪口呆。

……

就在深城為大龍蝦騷動著的時候,燕京西郊裝備部研究所里,一幫穿著白大褂的科學家,工程師,研究人員,正在「解剖」一具類人機器人。

這具機器人正是天義上個禮拜剛剛推出的2.0版;

相比1.0版本,2.0版本外觀上沒有什麼變動,只是更新了「自我學習神經網路演算法」。

在裝備部的人看來,說「演算法」是很謙虛的,更應該叫「智商充電」。

這個2.0版本的機器人已經厲害到無障礙交流了,學習能力更是強悍的一塌糊塗,全球最先進的機器深度學習演算法在它面前就是渣渣。

所以他們想看看裡面到底有什麼秘密?

可惜,核心演算法殼太堅固了,根本攻不破;

科學家以及眾多工程師前後解剖了三部類人機器人,每次剛一觸碰核心層,系統就跟多米諾骨牌一樣,全部崩潰,把他們氣得咬牙切齒。

小心翼翼拆下頭部密封外殼;

把連接在「眼球」上的紅外攝像掃描儀介面拔掉;

把鑲嵌在頭骨頂部的震動感測器斷開連接;

「慢點慢點……」

科學家以及工程師們個個緊張無比。

天義在反破解上可謂是做到了登峰造極,裡面的每一根數據線都連接著核心演算法層,貿貿然拆卸,立馬會觸動警報進而鎖止系統,需要打電話到天義去解鎖。

裝備部第一次不清楚,被折騰的欲仙欲死,前後鎖止了三次,最後一次是天義派工程師親自過來解鎖的。

當然,是以私人名義打電話過去的。

一步步拆卸,終於把頭顱里的控制部件取了出來。

現場幾十名專家都鬆了口氣。

試驗台上被機器手夾著的是一個成人拳頭大小的多邊菱形體,呈瑩白色,由合金鑄造而成,表面排列著密密麻麻的蜂巢,而且一層疊一層。

「跟上次一模一樣,都是一次成型。」

「這個加工水平太了不起了,回頭一定要想辦法弄一台天義的雕刻機回來……」

再次看到這個蜂巢,專家們還是忍不住發出驚嘆的聲音。

這樣的工藝水平,堪稱登峰造極,已經達到了世界頂尖水準。

就在這時,有專家驚呼道:「你們看,這個感測介面改動過了,採用了內嵌式。」

「應該是為了防止外部設備連接吧!」

「這下麻煩了。」

「要不用探針試一下?」

「不行。他們肯定在裡面做了防禦層。」

「那怎麼辦啊……」

眾多專家你一言我一語的激烈討論著。

而此時總控室里三四個穿著常服的男人,聽著實驗室里的爭論聲,也是表情各異。而其中一個頭髮灰白的男人,赫然便是特裝部副部長孟良工。

而在孟良工右手站著位邊年約50上下、面白無須的男人,便是整個裝備部的總部負責人陳景同。

此時陳景同轉頭問道:「他怎麼說的?」

孟良工搖搖頭沒說話。

陳景同眼眸微微眯了眯,裡面閃過一道精光,「他就沒提什麼條件?」

「沒有!」孟良工還有句話沒說。這種技術人家怎麼可能交出來?

「那單兵系統呢?」陳景同再次問到。

裝備部之所以破解類人機器人,就是想要裡面的控制系統。

隱婚心尖寵:靳爺,別吻了! 他們正在研發單兵外骨骼裝甲,而機器人靈活的控制系統,簡直是為這種裝甲量身打造的一般,裝備部自然非常心動。

而且不僅僅是裝備部,所有研究所,以及國內外軍事科研機構都非常想要。

孟良工再次搖頭,「最多授權開發,至於源代碼他們不給。」

陳景同臉上露出了慍怒的表情,不過最後還是壓住了火氣,「你打電話給他,我來跟他說……」

……

深城。

前海壹號的觀景台上,韓義緩緩放下電話,眼睛下意識眯了眯,變成了「超級望遠鏡」,目視遠方。

今天晴到多雲,下午太陽躲到了雲層後面,從高處俯瞰下去,城市籠罩在了一層淡淡的雲霧裡。

只見前海海面上一隻麻雀矗立在遊艇的桅杆上,當一艘快艇駛過時,麻雀振翅高飛,繞著桅杆飛了兩圈,最後消失的無影無蹤。

韓義腦海里考慮著下一步該何去何從。

人活在這個世上,哪有什麼真正的隨心所欲。

小時候聽父母老師的話,

長大了要聽老婆的話,

在學校里要遵守校規,

出了校門要遵守法律。

無處不在的規矩構成了這個社會。

人們生活在這個由規矩構成的「安全區」內。

至於安全區外,那是「規矩」的制定者們生存的地方。這裡風光無限,但是門卻非常窄,一般人就算擠破腦袋也擠不進去。

只能仰望,仰視,幻想著那裡的風光。

不過那是一般人,他有實力跳出去,只是因為各種各樣的顧忌,一直在猶豫著……

「老闆……」

腦海里傳來了蘇瑞爾的聲音。

「南太平洋上一共有17座島嶼,其中15座小於一平方公里,一座1.8平方公里,環境惡劣,礫石嶙峋,一座3.77平方公里,樹木蔥鬱,自然環境優美。」

韓義想也沒想到便問道:「最後那個島是什麼情況。」

「這裡經度-156.04633,維度-49.34464,在紐西蘭東南方,兩者直線距離1355.19海里(1海里等於1.852公里)。」

韓義問道:「那上次那座珊瑚島呢?」

「你說的就是那個1.8平方公里的小珊瑚島,在大珊瑚島的西北方,兩者直線距離112海里。」

韓義隨後問:「兩個島嶼現在歸哪個國家所有?」

「根據查詢得知,小的歸紐西蘭,大的歸英國。」緊跟著蘇瑞爾又說:「小的可以在紐西蘭的海洋管理局買到,售價50萬紐西蘭元。」

韓義算了算,大概220萬人民幣左右。不貴。

「大的需要到英國海洋管理委員會諮詢,需要我發傳真過去嗎?」

「發吧。」也不管英國會不會賣,韓義緊跟道:「另外立刻開始準備建設島嶼的物質。」

……

9月2號上午,天義集團在金陵科博館大會議廳召開盛大的裸眼顯示器/智能顯示器發布會。

現場中外記者,渠道商,業內人士,社會人士多達2000多人,一眼望去,黑壓壓一片人頭。

雖然天義早就宣布掌握了空氣成像技術,甚至為演唱會/影視/商業活動提供了諸多技術支持;

但是,那些東西統統都可以作假,或者說是炒作。

比如演唱會,比如光影錄製器,比如影視特效,都可以通過全息薄膜反射以及後期製作,達到以假亂真的地步。

再加上天義遲遲不願意公布技術,所以很多人潛意識認為,天義是在炒作概念。

至於國外更別提了,由於天義的不妥協,國外媒體上很少有天義的相關報道;至於科技報的隻言片語,就當是一個路人甲震驚好了,無足輕重。

影帝之彎掰彎 可今天卻不同,這是真正的基於空氣成像技術的產品,是劃時代的產品,具有里程碑式的象徵意義!

就在眾人矚目之下,天義CEO兼首席產品發布官謝洵快步走上台。

「尊敬的各位來賓大家上午好……」 這次空氣成像產品的問世,受到空前關注,全程網路直播。

截止上午九點鐘整,天義官網、藤訊、欣浪、搜狐、網易,收看直播的觀眾總數超過700萬,一個非常駭人的數字。

「尊敬的各位來賓大家上午好!在這個金秋送爽,碩果飄向的季節里……」

「啪啪啪……」

今天發布會現場攝像機眾多,而且全程網路直播,一個不小心就要被天義腦殘粉噴出翔,所以即使不想給天義送掌聲的人,也是象徵性的拍著手。

比如三星中國區副總裁張在熙;

比如LG大中華區地區副總經理朴明善;

比如飛利浦東亞首席執行官埃里克·盧修斯,還有冠捷,華碩,戴爾,聯箱等等。

這些液晶顯示器領域的龍頭企業,此時恨不得衝上台,對現場所有來賓說一句,「大家都回家吧,天義是騙你們的。」

可現實情況是,現場已經變成了光的海洋,閃光燈此起彼伏,連成一片。

台上謝洵咳嗽了一聲,現場聲音小了下去,隨後有工作人員推著小推車上來了。

推車上放著兩部白色平板,一個巴掌大小看著非常像金字塔的黑色儀器,以及一部超薄「天義筆記本」。

等工作人員下去后,謝洵走上前拿起白色的平白,「首先我要為大家介紹的是這款智能顯示器。」

隨著謝洵話落,天花板上射下一道光速,緊跟著他身後亮起一副巨大的虛擬屏幕,上面顯示的畫面正是平板。

台下那些大公司老總都伸長脖子尋找著全息薄膜組件。

然而看來看去,都沒有找到疑似設備。

台上,謝洵略帶激動的說:「這款智能顯示器的功能非常強大,首先機身採用……

處理器採用了華為……

系統採用了天義量身打造的……

它配備了空氣投影技術,它能在包括但不限於餐桌、牆壁等一系列表面平整物體上顯示影像……」

這個功能聽起來好像沒什麼了不起。

好幾年前就有手機可以在牆壁上投影了,而且畫質還非常不錯,戴上耳機就跟看大電影一樣。

唯一一點,投影手機只能在黑漆漆的房間里放映,只要有光源,影像立刻會變得模糊起來。

但是這款設備卻不同,它可以在大白天顯示的。

此時會場里窗帘全部打開,剎那間大放光明。

謝洵拿著平板做演示,手輕輕一滑,平板上的畫面到了大理石地板上,而且畫面清晰無比。

現場頓時發出巨大的驚嘆聲。

「哇……太厲害了!」

「這才叫技術啊!」

「是啊,實在是讓人難以置信。」

而此時天義官網,以及獲得轉播權的幾大視頻網站的彈幕,清一色都是「66666」。

謝洵拿著平板演示了一番,隨後頓了一下又道:「除了強大的投影技術以外,它還可以讓我們發送文件變得更加隨心所欲。

大家請看,這是兩款同樣的智能顯示器……」

大屏幕中,謝洵手指輕輕一劃,1號平板上的文件,瞬間傳輸到2號平板。然後又切換到音樂,切換到電影,全部輕鬆自如。

隨著謝洵的演示,網上一下燃爆了,天義官網官微下面的留言就像刷屏一樣,一秒鐘能出來幾十條信息。

美食攻略 「哇撒,這個功能太爽了!」

「牛逼啊!相比上個禮拜發布的全息投影儀,我還是更喜歡這個平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