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墨只感覺身體中一陣輕盈,彷彿抑脫了壓抑的束縛。

哈哈!

鍊氣七層!

吾將崛,天地也顫。

這大千修鍊世界!

小爺來了! 「這幾天我一直感覺身體郁沉,像是有股無形之力壓在身體,憋悶得很。」

「現在看來應該是鍊氣七層的桎梏。」

「哈哈,現在一舉突破鍊氣七層!感覺舒服多了,而且這次突破明顯比前幾次突破更強了,這應該就是【霸體訣】的功勞。。」

秦墨擦了擦額角的熱汗,臉上嗪出一味虔真的笑容。

「區區鍊氣七層,有何可樂的。」虛弱的聲音傲嬌說道。

「你曾經站在巔峰,確實看不起我這樣的螞蟻,但你難道不是一步一步成長起來的?也許你只是站在巔峰太久,忘了小人物成長的興奮和成就感。」秦墨現在突破境界,心頭歡喜,也懶得和『殘魂』計較。

聽到秦墨這話,『殘魂』陷入了沉默,竟少有的沒有再挖苦秦墨。

良久,一聲重嘆隆隆響起,似有不甘,似有百倍頹意。

秦墨臉上喜色未退,拳頭一捏,就感覺拳頭之中數馬狂奔,力量遒勁,渾身充滿了力氣,戰力激昂,好似要踏天摘星。

稍遲,秦墨立即冷靜下來。

我的不老女神 「現在還不到回去的時候,繼續修鍊,鞏固下第七層。」

秦墨知道即使突破鍊氣七層,也只是在這茫茫修途之上邁出一小步罷了,算不得什麼大成就。

尤其是現在『殘魂』的寄生,更給秦墨打開了一扇無法想象的修仙大門。

以前他以為最高修為無非就是頂級的元嬰期老怪物罷了。

但即使是元嬰修為,在『殘魂』面前也不過只是嬰兒般的弱者。

可見『殘魂』生存的星空世界究竟有多浩瀚?

想要居臨天下,摘星踏月,還有很長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

嘿嘿嘿嘿!

秦墨依然瘋狂的修鍊。

一直到晚上,也沒有回去的打算。

今天晚上的班比,是昨天輸掉戰鬥的班級進行的。

第一輪輸掉比賽的班級需要進入複賽,與第一輪同樣輸掉的班級再戰,兩個同樣輸掉的班級其中一個贏得勝利后,依然可以繼續進行下一輪的班比,而再次輸掉的班級,則徹底被淘汰掉這一屆的班戰。

十八班向來都是一輪單游,從來沒有進入過第二輪的班戰。

因此當入夜後,雷鵬站在教室里,看著那空蕩蕩的座位,肺腫得比平時大了兩倍!

「究竟有誰知道秦墨去了哪?」

……

在樹林里又苦煉了整整一天,秦墨這才回學校。

「秦墨,秦墨。」

「你終於回來了!」

秦墨剛剛走進校大門,就被一名同學攔住。

此人他自然認識,同班,同桌,同寢,就差同床了。

——徐漢。

徐漢昨天晚上就被雷鵬師長下了死命,要他親自守在校門口,見到秦墨回來的第一時間就得告訴雷鵬。

結果徐漢從早上,一直等到現在太陽都快下坡,秦墨才火急火燎的從校外走進來。

看到秦墨回校,秦漢大鬆了一口氣,第一時間迎了上去。

「你怎麼在這?」秦墨平常和徐漢的關係很不錯。

兩人在幾十號人的同學堆里,修為不上不上,屬於中等。事實上這樣的學生努力有餘,但上進不足,在師長的眼睛里,完全屬於可有可無的普通角色,因此幾乎從不被雷鵬師長注意過。

「等你啊,雷師長叫我必須要在校門口等著回你來,要是你回來有什麼人要對你不利,我得給你保駕護航,然後第一時間告訴雷師長。」徐漢雖說等了一天,心裡有些小怨,不過想到現在的秦墨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和自己一樣同屬於卑微角色的小人物,心裡微酸之餘,也大為羨慕,自然也就比以前更恭維了些。

「有么這誇張嗎?」秦墨有些意外什麼時候自己在雷師長的眼睛里變得這麼寶貝了,以前雷師長甚至從來沒看過他一眼,甚至連他的名字都記錯了。

徐漢嘿嘿笑道:「我也覺得雷師長有些神經過度了,雖說現在你是我們班的新寵,李威那幾人徹底過氣,不過似乎也沒必要把你當寶貝捧著。」說完,徐漢吐了吐嘴,後知後覺知道自己錯了。

「我去寢室洗個澡,一會就該輪到我們班了。」秦墨是算著時間回來的,這個時候已經七點半,第二輪班戰於七點已經開始,八點鐘就會輪到十八班班戰。

「我倒是忘了這事,對對對,你先去洗澡。」徐漢想起一會的班戰重事,哪裡還敢再糾纏秦墨。

不過一邊回寢室,徐漢一邊詢問了一些前天秦墨班戰後失蹤的事。

秦墨前天班戰之後,當天晚上就離校出了城,按照『殘魂』的指點,在城外禁牆外面獵殺妖獸調製『淬體靈液』,以靈液淬體修鍊。

不過這件事秦墨自然不會告訴徐漢,只是隨口說了句「有事」敷衍過去。

城外的禁牆是用來阻止妖獸進城。

洗了澡,秦墨在七點50左右才來到學校的賽煉場。

此時賽煉場早已人潮湧動。

因為是高三年級的班戰,精彩程度自然不說,全校學生雲聚觀戰。

再加上第一輪十八班不是爆冷,而是爆炸性質的贏了排名第一的一班,因此即將進入的十八班班戰,自然更是受到全校師長的在注意。

當然,大家更想看一看的自然是前天一鳴驚人,一飛衝天的秦墨。

在先後受到一班兩大高手,學校風雲榜排名第一和第二的挑戰,更是將秦墨的名字推上風口尖尖上,成為這兩天整個學校師生茶餘飯後的談論焦點之焦點。

「快看,是秦墨!」

不知道是誰吼了一聲,原本在四周看台上的學生們聽到這聲音后,所有人立即轟動了起來,上千雙眼睛盯向入場口處,正姍姍來遲的秦墨。

哄哄哄哄!

一聲聲驚異的聲音匯成一股股音流,最後形成一波波音浪翻滾開來。

「秦墨!」

「真的是秦墨!」

「他真的來了!」

「十八班猛人!」

看上台人群涌動,尖叫聲音一片。

其中竟然隱隱約約有不少女孩的聲音。

秦墨聽著這聲音,油然享受!

「切,這算什麼?區區千人的低級蟻群,要是你見到真正的群仙大典,萬里華錦,千萬修者朝敬,那才叫震撼!你們這些,不過都只是小兒的過家家小遊戲。」『殘魂』毫不在意的打擊道。

秦墨現在已經習慣這傢伙的高傲,懶得理會『虎落平陽』凄凄不滿,僅有滿腔怨念的深宮怨婦。

「雷師長!」

來到十八班所在的人群處,秦墨老老實實的向雷鵬師長行了個揖禮。

雷鵬師長本是作喜色的臉上,卻如七月雷雨天,驟然陰沉下來,粗聲厲氣哼道:「你還知道回來!」

「好像沒遲到。」秦墨有些鬧不懂雷師長的變臉,似乎不應該生氣的。

「十三班,最強的就一人,李順風,鍊氣八層,他的【鐵臂拳】很厲害。但你要是輸了,別說是我的學生。」雷鵬師長說完后,又多哼哼了兩聲,眼看比賽時間已到,也不敢再多訓戒這寶貝學生,於是雙手負背,待威武凜凜離開幾步后,這才長長鬆了口氣,剛才他還真有些擔心這傢伙會遲到,要知道開戰後,學生遲到會被阻止參戰。

一旦秦墨遲到,十八班必輸無疑。

鍊氣八層?秦墨捏了捏拳頭,這次絕對不用【爆體訣】這傻缺功法。

『殘魂』滿臉黑光。

當!

一聲鼓響驚盪全場。

「十八班班戰與十三班班戰,現在開始!」 為了足夠學生們觀看比試,學校的賽場建似足球場,場中是寬大的『擂斗場』,四周都是看台。

雙方學生陸續進入。

場外看台上眾多學生髮出一陣陣尖叫。

「秦墨,十三班最厲害的就是李順風,他就交給你了。」徐漢拍了拍秦墨的肩膀,現在只能仰仗秦墨了。

「哼!」秦墨正當進入『擂斗台』入口,忽的一雙腳從前面支出來,截在了他的面前。

「李威,你要做什麼?現在可是班戰時間,我們要一至對外。」徐漢見李威面色不善,看樣子似乎是要找秦墨的麻煩。

這裡是入口,只有進入入口才能看得見通道裡面的情況,李威選擇在這裡攔住秦墨,也不會被雷鵬師長發現。

李威是十八班的班長,雖然在全校不出名,但在十八班,李威的戰力值絕對是首屈一指,先前被雷鵬師長看重,一直都是十八班的班霸級。

如今秦墨橫空殺出,不僅在全校一鳴驚人,自然也讓李威感覺到了自己在十八班的地位有被危及的危險。

「你想做叛徒?」秦墨以前就極不喜歡在班上向來傲慢的李威,經常在女學生們面前孔雀開屏不說,引得不少女孩上課下課都圍著他,甚至還讓其中一個女孩為他墮過胎。

「就憑你也想對付李順風?你也配!」李威翹著嘴角,雙眉橫直,態度傲慢至極。

秦墨現在已經鍊氣七層,自然不是會怯怕李威:「配與不配,你沒資格定論。」

「李順風是我的!」李威傲聲說道。

秦墨沒興趣和李威爭執,繞開李威向入口中走去。

「秦墨,老子在跟你說話。」李威猛追兩步,再次擋在秦墨面前。

「滾!」秦墨雙目一凝,舌綻春雷,體中蠻力翻滾,一股野蠻之勢躍然盪出。

李威盯著旁邊裂開的玻璃,連退三步。

秦墨不理李威,徑直向入口中走去。

其他學生見李威被秦墨嚇退,再不敢上前逆其威。

秦墨從入口中走出,來到擂斗台中。

班級戰鬥,班上的學生都必須參加。

近百十來號的擂斗台從面看似乎並不大,但在台上有莫大的陣法支撐,因此進入『擂斗台』上,就感覺像是進入到了一個巨大的廣場上。

此時,十三班的學生已經先一步進入。

在十三班學生當中,其中一位尖眉高個男子站在最前。

此人秦墨自然也不陌生,正是十三班的領頭級人物:李順風。

這個時候,李威和班上其餘的人才後步進入『擂斗台』。

上來后大家都老老實實站在秦墨身後,沒人敢上前半步,好似半步雷池。

「秦墨是誰?」

「不認識。」

「學校風雲榜排名第幾?」

「聽說第316位。」

「一班看來也只是徒有其名,連排名倒數的十八班都輸了,咱們十三班看來是要改成一班了。」

「十八班的,麻煩你們有自知之明,別擋在我們面前。」

「小心我們一不小心,把你們打哭了。」

對面站在最前的李順風盯著對面後步進來的秦墨等人,忽的揚起尖尖的眉頭,故作笑聲在前領話,其餘整齊站著的十三班同學明顯早已預排好,偕齊聲回答。

這個時候本應該是兩個班和平的戰前握手見面,此時經十三班這一挑釁,十八班的學生們也被激怒。

「太消張了!」

「秦墨!滅了十三班。」

「秦墨!這群人該教育教育了!」

……

此時,看台之上,一班的學生們也被氣得哇哇大叫,個個像是餓狼般的,恨不得衝上來把十三班撕個粉碎。

當然,少不了十八班的仇,以及秦墨這廝。

雖然在昨天晚上一班的學生精銳盡出,戰勝了同樣輸掉比賽的七班,成功再次殺入下一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