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後來,第七層的劉羽和幾個其他書院的人也都出了玄黃塔,此時時間也已經到了深夜,同樣,都是疲憊不堪的劉羽等人也是簡單的互相向自己的導師說了一下之後,便回到自己的宿舍休息。

漸漸的,觀眾席上的人們也開始陸續的離去,畢竟現在已經深夜,而第八層的,還有那第九層的,總共三人,至少也是要到明天早上之後才能從玄黃塔中出來。所以眾人也都是打算趕緊回去休息,養好精神,然後準備最好的狀態,見證明天的那個歷史時刻。

……

此時的葉晨,在一步跨入第五層之後,便感覺自己似乎來到了一個十分熟悉的地方。

雖說感覺十分的數字,但葉晨卻又說不上來哪裡熟悉,同時卻也感覺有些的陌生。

……

沒有天空,沒有大地,沒有風,沒有雨,沒有生命,沒有物質,沒有光,沒有暗,什麼都沒有,一片虛無。

「所以,這應該就是虛無層了吧。」葉晨自言自語道。

葉晨靜靜的站在原地感應了好一會,然後便確定了那股呼喚自己的感覺的方向,便飛快的向那邊跑去。

但漸漸地,問題好像也出現了,雖然葉晨奔跑的速度很快,而且時間也過去了很久,但葉晨卻發現自己好像一直都是呆在原地,沒有挪動過一點位置的感覺。

為什麼會有不能移動過的感覺的原因是葉晨發現,不論自己怎麼朝著那個呼喚自己的方向快速前進,或者過了多長的時間,葉晨卻感覺到那股呼喚自己的感覺和自己的距離一直不曾改變。

所以葉晨停下了自己那毫無意義的行為,並且呼喚系統,想要叫系統出來,看看到底是什麼原因,為什麼會這樣,有什麼解決的辦法。

但是任憑葉晨怎麼呼喚,怎麼努力,系統始終都是沒有回應,就彷彿不曾存在過一般。

後面,葉晨直接放棄了,葉晨猜測,可能是因為這裡的空間環境的原因,導致系統被屏蔽了,所以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

既然尋求不了系統的幫助,無奈葉晨只得盤膝坐下,開始沉思,自己尋找辦法。

隨著葉晨進入沉思,葉晨的大腦也快速的變得空靈起來,漸漸的,葉晨的腦中好似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一片空白,什麼也不想,包括之前說完想辦法前往那個呼喚自己的感覺的那個想法也沒有。

就像是一個石塊一樣,靜靜地呆在那裡。

…… 不知時間過去了多久,終於,一直像一塊石頭一樣的葉晨,突然臉上露出了瞭然的笑容,自言自語道:「原來如此?」

說著,葉晨好似領悟到了什麼一般,雙手合攏,捏出一個手印。

然後令人驚奇的一幕發生了,雖然葉晨還是一動不動的坐在地上,但是整個人卻突然快速的移動起來。

就像是坐車一樣,人雖然不動,但是身體所處的位置卻開始移動。當然也可以換個說法,那就是人沒動,地點也沒動,只是相對的空間位置移動了。

……

移動的速度非常的快,隱隱約約,葉晨感覺到似乎都有了一種突破了光速的感覺。

就這樣,葉晨能夠清楚且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距離那個向自己傳來呼喚的感覺的地點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

就這樣高速的移動,不知道又過去了多久,反正在這片空間之中,什麼都沒有,就連時間,好似也消失了一般。

所以一開始快速移動的時候,葉晨還有些興奮,享受著快速移動時的快感。但隨著時間一長,快感散去,葉晨整個人又變得空虛起來,頓時感覺整個世界索然無味,逐漸的麻木。

時間好似過去了一年,百年,無數年,但卻又不能說是時間過去,因為在這片空間中,是沒有真正意義上的時間的。

……

但終於,葉晨來到了那個向自己傳來呼喚感覺的地方。

在這片什麼都沒有,一片漆黑的地方,那個向自己傳來呼喚感覺的地點,卻在隱隱的發著紅光。

等到葉晨終於接近哪裡的時候,才清晰的看到發出紅光的真正東西是什麼。

……

一顆蛋。

沒錯,就是一顆蛋。

葉晨站起身來,慢慢的朝著那顆蛋接近,仔細觀察時發現,那顆蛋充滿了生命的氣息,就彷彿在呼吸跳動一樣,蛋身發出來的紅光,也跟隨著一閃一閃的。

符鎮穹蒼 除開紅光以外,蛋殼身上還布滿了一天一天彷彿融合了天地規則一般的玄妙紋路。

每一道紋路的走向,排布,都彷彿暗合天地的規則一般,顯得十分的完美。

仔細看去,整個人的心神都會忍不住的沉陷其中,不得自拔。

……

所以當葉晨心神一定,凝神向蛋殼上的花紋看去之時,剎那間,葉晨感覺自己彷彿來到了宇宙之中一般,滿是星辰的海洋。

一顆恆星的誕生與消亡,超新星的爆發等等各種各樣的宇宙奇觀,都讓葉晨心裡十分的震撼。

但隨後,也只是一秒的時間,葉晨就從這宇宙中的星辰海洋的景象中醒了過來。

看著眼前的這顆蛋,葉晨不禁流露出了深深的感興趣的眼神。

而且經過剛剛的那一變化之後,葉晨能清晰的感覺到,這顆蛋對自己的呼喚更加的強烈,彷彿像是久不歸家的孩童看到了自己的親人一般。

葉晨也能清楚的感覺到這顆蛋和自己的莫名的親密之感。

所以雖不知為何,但是葉晨心裡下意識的就知道自己接下來該幹什麼。

……

將中指放入自己的口中,輕輕咬破,讓血從中指的傷口中流出來。

然後葉晨就用流出血的中指在蛋殼上,畫出自己腦海中莫名出現的那一副神秘而又詭異複雜的圖案。

看著自己眼前的這一個圖案,葉晨有一種直覺,那就是這個圖案,除了自己以外,這個世界上,無論是凡界還是上界,又或者是其他的任何一個地方,都不可能再有其他的人知道這個圖案。

等到突然畫好之後,葉晨心神一凝,從自己的中指指尖傷口處逼出一滴精血,滴在了那個圖案的中央。

然後只見從那個圖案中央開始,慢慢的擴散到邊緣,金紅色的光芒亮起。

就彷彿真的在呼吸似的,金紅色的光芒一閃一閃的。

頓時,葉晨就感覺自己和眼前的那顆蛋有了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自己也能清楚的感覺到這顆蛋的喜怒哀樂等等情緒。

但儘管已經這樣,葉晨還是不清楚這顆蛋裡面到底是什麼,雖然感覺血脈相連,但同時卻又感覺十分的神秘。

想了好一會之後還是沒有任何頭緒的葉晨索性也不再去想,等到葉晨思考要把這顆蛋收回放哪的時候,似乎感覺到了葉晨的想法,這顆蛋主動慢慢的升起在空中,然後化為一道金紅色的光芒,沒入了葉晨的胸膛之中。

瞬間,葉晨就感覺自己心臟的位置好像多了些什麼東西,仔細查看,發現正是剛剛的那顆蛋。

與此同時,葉晨還感覺到從這顆蛋上竟然流出了一股暖暖的能量,順著自己的經脈,四處的流淌,蘊養自己的經脈。

同時葉晨還驚訝的發現這股能量居然還在不停地淬鍊洗禮自己的身體,將自己體內的有害物質剔除在外,讓自己的體質變得更加的好。

雖然速度十分的慢,但比起之前來說,總比沒有的好。

雖然不知道這能量到底是什麼,但是葉晨卻有一種直覺,那就是這能量對自己並沒有什麼害處。

……

當葉晨把這顆蛋收回到自己的體內之後,葉晨同時還發現,這顆蛋居然在主動吸收之前系統通過自己身體吸收的那些屬性本源之力,然後再把那些本源之力轉換成對自己有利的能量,輸送給自己。

不過也正當葉晨把這顆蛋收進了自己體內的同時,之前一直聯繫不上的系統也出現了,看到那顆蛋把自己之前辛辛苦苦控制葉晨身體吸收來的那些本源之力給吸收掉然後轉換給葉晨,系統著急的哇哇大叫,心疼得不行。

倒不是因為捨不得給葉晨用,而是相比起把這些本源之力轉化為能量給葉晨來說,把這些本源之力用來煉器或是煉丹效用則為更佳,可以把其綜合效用最大化。

還是第一次看到系統吃癟的葉晨看到系統著急得哇哇大叫的這一幕,居然也是沒心沒肺的笑了起來,系統看到后也是氣得不行。

不過讓葉晨感覺也有些意外的事,以往無所不能的系統這一次居然拿這顆蛋毫無辦法,葉晨因此也不禁對這顆蛋產生了大大的好奇之心。

這顆蛋到底是擁有什麼樣的神力,才能屏蔽掉系統的探查。

總裁的贖罪新娘 ……

當然,既然系統能重新聯繫上,那麼自然而然,在葉晨把那顆蛋收進了自己的體內之後,玄黃塔外的觀眾們驚奇的發現居然能看到葉晨處在第九層的景象了。 雖然不知道到底是發生了什麼情況,但是對於能夠看到葉晨所處的景象畫面,一眾堅持留守下來的觀眾還是很欣喜的。

因為不光是葉晨,對於一眾觀眾來說,以往的人最多只能登上第七層,而登上第七層的人也是寥寥無幾。

所以從很早很早之前,眾人對於玄黃塔第八層和第九層的景象,就已經感到十分的好奇。

尤其是第九層,這個玄黃塔最高的層次,裡面到底是什麼,是何等的末日畫面,眾人都不禁在腦海之中幻想過很多次了。

而現在居然能看到了第九層葉晨所處的畫面,於是留守下來的觀眾們紛紛將這個激動人心的消息傳達告訴給其他的人,讓其他人趕緊趕來。

轉眼時間就來到了早上六點過,雖說時間還早,天色也剛蒙蒙亮,但是玄黃塔外的觀眾席上研究已經人山人海。

因為在留守下來的觀眾們的相互通知之下,對於能從水晶球中觀看到葉晨登上第九層中的景象的事,無論是誰,都按耐不住自己內心中的好奇心,所以便趕緊的前來這裡。

當然,眾人也不是一開始就能清楚的看到葉晨處在第九層中的清楚映像。

在剛開始的時候,水晶球也只是顯示了一絲絲的模糊的畫面,但是隨著時間的過去,水晶球中的畫面也是逐漸的清晰起來。

直到現在,也剛好能完完全全的清楚的從水晶球中看到畫面。

通過水晶球的畫面,外界的眾人驚奇的發現,葉晨正處在一片虛無的空間之中,在哪裡,什麼都沒有,真正意義上的什麼都沒在。

而葉晨正盤膝坐在那裡,一動不動,好似入定修行的老僧一般。

不對,也不能這樣說,因為看葉晨外表的模樣,半天了,不見有一絲的動靜,就連胸口,甚至連一絲絲的起伏都看不到,好似整個人已經死去了一般。

對於這樣的結果,眾人還是不禁有些失望。

因為在眾人想來,這玄黃塔除了第一二層以外,其他的層次都那麼難,場面都那麼大,過程都那麼的激動人心,結果都讓人那麼的熱血澎湃,場景都讓人那麼的驚心動魄,所以按理來說,這第九層就算比不上之前的那些層次,但是也不應該會比之前的那些層次差。

所以在看到第九層的景象的一瞬間,前後的落差大得一時間讓人有些接受不了,失望的情緒充滿了眾人的腦海之中。

「這第九層原來就是這樣啊,我還以為是啥呢?」

「誰說不是呢,我四五點的時候就聽到我同伴說能模糊的看到這第九層的景象了,害得我激動了好一陣,結果等我一來,卻是這一副模樣。」

「就是就是,這直接給了我一種感覺,那就是我褲子都脫了,你就給我看這個?」

「誒,失望,太失望了,為什麼會這樣?」

……

在眾人失望且又不滿的情緒之下,禮部的官員也意識到事態好像有些不對。為了安撫眾人的心情,禮部的官員們有意無意的將水晶球中的畫面給轉到目前和葉晨一樣,還處在玄黃塔中的林穎和李嫣然二人所處的第八層的景象。

果不其然,當畫面轉到第八層之後,眾人失望且又不滿的情緒開始消退下去,並且忍不住開始發出一陣又一陣的驚呼。

因為在水晶球中,眾人看到林穎和李嫣然二人居然處在第八層雷暴層的中間位置。

看樣子,好像也是要前往第九層的模樣。

和葉晨之前的有驚無險的通過這雷暴區域比起來,林穎二人的經過反應則是正常了許多。

那些狂暴的雷暴,沒有像之前對葉晨那樣對待林穎和李嫣然二人。而是直接毫不留情的盡情的將自己的力量,全部想二人釋放去。

林穎,李嫣然二人被雷霆透體而過,也是忍不住發出了一陣有一陣凄慘的慘叫之聲,讓人忍不住聞之落淚。

看到林穎二人的慘狀,也不禁讓一眾觀眾有些心疼。

「這多好的姑娘啊,為什麼會要遭遇這樣的事情?」

「好心疼,她們簡直和我心目中的女神一模一樣,為什麼女神要遭受這樣的折磨,我真想讓我去代替女神她們去承受這樣的痛苦。」

「切,就你,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就憑你的實力,你能登得上這玄黃塔第八層嗎?你能嗎?你不能。」

「所以說,如果是我,那還有點可能,真想幫女神承受那些痛苦啊,不知道要是假如我能代替女神承受那些痛苦,女神會不會對我芳心暗許啊。」

……

時間一點點過去,就在眾人各種各樣的話語之中,林穎二人不斷地艱難前行。

看著二人努力的模樣,玄黃塔外的觀眾們也不禁為她們捏了一把汗。同時也暗暗的為她們祈禱期待起來,希望她們能夠創造奇迹,登上第九層。

雖說第九層毫不起眼,雖說第九層也已經有了葉晨登上去。但是既然有人登了上去,那麼多一個人不多,少一個人不少。

既然那個叫葉晨的都登上去了,那麼眾人想來,林穎二人登上去也沒什麼。

然而理想是美好的,現實是殘酷的,雖然眾人滿心期待,但是最後的結果卻是讓眾人大失所望,甚至有些忍不住心中的憤怒,對禮部的一些官員開始狂噴起來。

「搞什麼啊,都到這一步了,為什麼不能多給些時間。」

「你們禮部的人在想什麼啊?我要上奏皇帝陛下,舉報你們。」

「就是就是,我也要上奏一封,真的是,眼睛瞎了嗎?沒看到都到這一步了,就不能通融通融。」

……

面對一眾觀眾的憤怒質疑,禮部官員紛紛苦笑著想眾人解釋。

但是處在憤怒中的眾人對於禮部官員的解釋,卻是挺都懶得聽。

最後無奈,見情況越發的激烈,無法控制,禮部的老大,禮部尚書王玄中出面了。

對於其他的小小禮部辦事員,眾人不放在眼裡,但是在面對禮部大佬王玄中的時候,眾人還是將自己收斂起來。老老實實的聽王玄中說話。

「對於你們的疑問,老夫有了一些了解。有兩點,老夫要對你們解釋。」

「第一,禮部的所有成員絕對沒有徇私或者有其他什麼不法的行為。」

「第二,對於你們所說的那個問題,這一切都是玄黃塔自主操控的,與我禮部無關。」

…… 禮部尚書王玄中只有簡單的兩句話,言簡意賅。

雖然短小,但卻是精鍊,其中眾人也都是早就知道這一切都是玄黃塔自主的行為,對於那些人能呆在那些層次,能呆多長的時間,禮部的人根本沒法去控制這些。

不說禮部,就算是皇帝陛下本人,除了擁有一個可以隨時從玄黃塔里出來的特殊令牌以外,一樣也是無法控制那些人能在那些層次停留多久。

一切的一切,只不過都是玄黃塔自主的行為而已。但是對於剛剛看到的那個結果,心裡憤怒的眾人就不由自主的間將這個事實給遺忘,所以才不滿的向禮部的人口吐芬芳。

但現在經過禮部大佬王玄中的解釋,眾人也都偃旗息鼓,雖然有些不甘,但最終還是老老實實的平靜了下去。

至於為什麼會發生這樣事的原因是眾人看到,林穎和李嫣然二人已經來到了第八層到第九層入口處的邊緣地帶,只差一步,僅僅只差一步的距離,林穎和李嫣然二人就能夠再次繼葉晨之後,創造歷史。

然而也就是這一步,一步天堂,一步地獄。雖然是一步,但是卻像是咫尺天涯一般,無比的遙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