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距離一醫院不遠的夜市街上,陳陽和楊婷婷正在一家大排檔上用餐。

別看這裡環境嘈雜,卻是江都市著名的景點,街上的大排檔更是全國文明。晚上九點正值生意火爆的高峰時間段。

「陳陽快吃,你不會連我都不如,剛吃幾隻龍蝦就辣成這樣。」

「我教你一招,吃龍蝦、肥牛、烤串得大口喝冰啤,那才叫一個爽。」

楊婷婷一邊吃一邊看著陳陽笑,她是湘妹子天生不怕辣,此時大聲說話,大口吃肉,哪還有文雅醫生的樣子,就像是陳陽的鐵哥們。

「陳陽來乾杯!多吃幾次就習慣了。」

「你有女朋友沒有,不如下次將你女朋友也帶來,讓姐給你把把關。」楊婷婷喝得高興,伸手摟著陳陽的脖子問。

「有,我有未婚妻。」陳陽如實回答,怎麼叫『婷』的女生都這麼潑辣,我姐沈婷好勇善斗,楊婷婷雖然是醫生,居然也是這麼大大咧咧。

「這樣啊!我還想將閨蜜介紹給你,她可是超級美女,我一個女人看著都心動。」楊婷婷有些失望。

「嘿嘿,我很專一的,婷姐別開玩笑。」陳陽憨笑。

「來來,不提那掃興的事,陳陽我們喝酒。」楊婷婷轉眼又活躍起來,大聲叫道。

幾個男女青年走過來,為首那人臉色一沉,向陳陽這邊看過來。陳陽只感一股強大的勢壓滾滾而來,讓他喘不過氣。

這幫人竟然都是修真者,為首青年更是有著鍊氣期第4層的實力,自己這時候正是虛弱的時候,難怪被他的氣勢壓制。

「陳陽,再來乾杯!」楊婷婷卻沒有什麼感覺,繼續勸酒。

青年顯然看出來陳陽的實力,所以只壓制陳陽,沒有壓制楊婷婷,倒不是憐香惜玉,而是不屑一顧,在他眼裡楊婷婷只是個普通的假小子。

「草!你個女人閉嘴,辰陽也是你叫的?」旁邊一個尖臉青年卻是跳出來大叫。

「師弟,兩個無知小人物,何必跟他們計較。」為首青年陰陽怪氣的說,看似謙虛,實則更囂張。

「這個傻女人一個勁喊師兄名字,我聽著不爽,要不是出門前師父吩咐不能殺戮,我早一劍劈了她。」尖臉青年氣沖沖的說。

其他男女也是投來不屑神情,彷彿自己都是高貴的王子公主,其他人都是螻蟻。

楊婷婷被罵得莫名其妙,氣憤的反駁說:「我跟朋友喝酒關你們什麼事,無理取鬧?」

「喝酒我不管,但你不能叫辰陽。」尖臉傲慢的說。

「他叫陳陽,我稱呼他也有錯。」楊婷婷更加無語,指著陳陽說。

「看來你是不知道我們師兄弟的身份,說出來嚇死你。我們都是丹心派內門弟子。這位是我們的辰陽師兄。我辰陽師兄多高貴的人,你亂叫辰陽就是不敬。」

「還有這小子,誰讓你叫辰陽,趕緊改名字,再敢跟我師兄同名,滅了你!」尖臉青年更傲慢的說。 林天奇似乎有些為難,他是林家的人,一直都在為林家的發展著想,可擅自插手還是有些不合適。

茶棚中,各類旅客在導遊的帶領下前來歇腳,涼棚從早到晚人滿為患,談論什麼的都有,話題離不開香格里的景色。

林天奇靜靜的沉思中林家旅遊業是否還需改進的地方,林峰這性口則是四處尋找獵物。

「咦。。。天奇少爺,四公子,你們會怎麼在這兒。。。」

一道清脆甜美聲在林天奇身後響起,林峰定眼一看,眯起眼睛笑了起來。「哎呦媽,這不是冰藍姑娘嗎,好久不見好久不見!」

林峰一副市民見到領導模樣,急忙上前跟冰藍握手,那叫一個熱情,讓冰藍一陣苦笑。

「半年不見,四公子一點都沒變!」

林峰饒了饒腦勺,這小子竟然害羞起來。「冰藍美女你可是變了,變得比以前迷人了,那個。。。冰藍小姐,趕明兒咋們找個地方。。。談談。。。」

冰藍聳聳肩,早已習慣了林峰的油嘴滑舌,也不在意,扭頭望著一臉淡笑的林天奇。「天奇少爺,你是從燕子塢那邊過來嗎?」嬌聲讓人骨子有種酥麻感。

林天奇點點頭,示意冰藍坐;剛才他已經打量了這個女孩,半年沒見,她比過去更迷人了。

二十來歲的冰藍,年華花樣女孩,粉雕玉琢的臉頰仿如白瓷一般光滑,唇紅齒白眉目如畫,眼波如夢似幻,烏黑髮亮的三千漂瀑似的髮絲,隨風飄蕩煞是好看。

林天奇淡淡的問:「你不是在茶園那邊嗎,怎麼當起導遊了?」

「哦。。。是這樣的,茶園工作穩定,景點這邊今年遊客過多,四夫人就把我叫了過來,臨時幫忙。」

林天奇恍然大悟點頭,目光順勢而下,卻見冰藍鵝黃色的長裙因被汗水濡濕而緊貼嬌軀,突顯出凹凸有致的豐滿身材,喘息不已的她酥胸一起一伏,叫人看得怦然心動。

「那天奇少爺你這是要回林鎮?」

「恩,放假了!回去看看。」

冰藍俏臉一悅,明眸皓齒擾人心弦,啟齒道:「這次天奇少爺你肯定名動雲州,為咋林鎮爭光,到時候得請我喝杯茶。」

「小意思!」

「呵呵,那我先忙了!」

冰藍帶著懾人魂魄的笑容起身,她知道林家天奇,更知道天奇的身份,可她沒有一絲拘束感,相反很大方與天奇交談,而這一切,都源於天奇對她們林鎮的關愛,在林鎮擁有極高的威信。

望著冰藍搖曳生姿的背影,林峰囔囔起來:「我說叔,冰藍這妞怎麼變得這麼漂亮了,恩。。。回去后一定要去她家玩玩,機會不是天生就有,要靠自己去創造。」

咳咳咳。。。

林天奇頓時咳嗽起來,白了一臉*笑的林峰一眼,拿起背包起來,可在轉身那一刻,一道倩影引入他眼帘,星目閃過一抹驚色,心嘆邊陲什麼時候出了這種絕世美女。

茶棚一旁的倩影無意抬眼,正好與林天奇驚愣的目光相撞,只是一眼,她便發現十米之外那道身影氣勢非凡。

「怎麼了,叔!」

看見林天奇站著不動,打好行囊的林峰好奇問,林天奇回過神,隨口說:「沒事!」旋即,他發現那道倩影身旁放著一個不是旅客專用背包,這人這身打扮,絕不是欣賞風光。

遲疑片刻,林天奇靠近幾步,打量一眼,心神不由為之動搖,只見她那裊裊娜娜身軀平坐茶棚木凳,或許因為勞累,神色頗有些疲憊之意,十根青蔥玉指合攏搭在木桌前,迷人的美頰上,林天奇清楚的看見她雙眸不經意間閃過一絲擔憂之色。

這美女有心事!這是林天奇的第一反應。

只是一張臉就鎮住對林天奇,林天奇不由得低下眼,卻發現她白色的絲襪包裹著修長的玉腿,一雙很美的腿;修長的美腿和玲瓏的肉足上透明的天鵝絨連褲絲襪,令人產生無限的暇想,那柔纖合度的美腿襯著透明絲襪,在山間茶棚算得上絕色尤物。

背脊和豐滿的臀部,更加映射她的性感迷人,襯托出玲瓏浮凸的曲線。

不是對女人不敢興趣,而是一直沒有人讓林天奇提得起興趣來,今日茶棚偶見這人,林天奇不曾有過的心跳加速,砰然而起。

這種感覺,對林天奇來說,從未有過!想上前,輾轉反側,還是散去了這種念頭,他相信,如果真有緣,還會再見到她的。

於是,與林峰並肩離開!

茶棚美女,目送林天奇修長的背影消失在人群,她平靜收回美眸,於她來說,邊陲形形色色的人每天不知會出現多少,就算她發現林天奇的氣勢*人,也不會放在心上。

付了茶棚茶錢,她也背著行囊離開了!方向,竟然與林天奇和林峰一樣,都是林鎮。

「叔,我怎麼感覺你這一路是魂不守舍的!」

中途,吹著哨子的林峰未曾放棄掃描過往旅客,可還是發現了林天奇的異狀,繼而打趣道:「是不是捨不得離開你那朵『杜鵑花』,還是你愛上易冰藍了。」

「你說呢?」

林峰想了一下,笑著說:「應該不是杜鵑花,我想或許是易冰藍,啊。。。不會吧,叔啊,易冰藍你得留給我,以後你去京城,那裡美女多的是,易冰藍她。。。」

「我不會搶你看上的女孩。」

「這就好這就好。。。」

長長鬆了了口氣!林峰話鋒一偏。喪氣的說:「回到林鎮,算是進鳥籠了,叔,你要是出去玩可得叫上我啊,老太君她。。。我。。。我不敢放肆。」

林天奇走著,懶得與林峰瞎扯,可眼看著離林鎮不遠了,林峰不打算就這麼放過林天奇,連哭帶著威脅哀求起來。

「叔,我可是你親侄兒,太君奶奶要是訓斥我在外面乾的那些破事,你得幫我求求情,不然我詛咒你一輩子找不到老婆,美女看見你就噴,醜女看見你就笑!」

「你再說一遍。。。」

林天奇鬱悶瞪著嘻嘻哈哈的林峰,道:「到了林鎮我可不會護著你,你自己看著辦,至於你的詛咒,我想不會有那麼一天的。」

「你。。。你。。。你。。。」

欲哭無淚的林峰,真想在這裡與林天奇大幹一架,可…… 「呃,這名字乃是父母所取,用了20年,怎麼改?」陳陽一臉無語。

「讓你爸媽改,否則我將你塞回娘肚子里再造一回。」尖臉青年奸笑。

哈哈哈,其他人也是聽得一陣大笑。兩個女弟子故作嬌羞狀罵道:「十三師兄嘴巴真損,人家可是女孩子。」

「嘎嘎嘎,害羞不怕,今晚辰陽師兄就教你怎麼做女人。」尖臉青年笑得更賤。

楊婷婷聽得七竅生煙,氣憤的說:「你們太過分了,再這樣我報警。」

那邊又是哄堂大笑,更得意的嘲諷說:「報警好啊!警察也管不了我們。」

「世俗賤民不知道天高地厚,我們一句話就能讓你身敗名裂,動一根手指頭就能讓你灰飛煙滅。」

楊婷婷氣得不行,拿出手機就要報警,被陳陽攔住說:「算了,小事一樁不用計較。」

「他們都欺負到頭上,你怎麼還如此平靜。」楊婷婷很不滿。

不想他們的對話被對方聽到,又是一陣嘲諷:「小子算你識相,知道我們不好惹,要不是看你修鍊到現在的境界不容易,早就廢了你。」

「我們丹心派你惹不起……」

「記住趕緊改名字,叫阿貓阿狗都行,就是不能用辰陽兩個字。」

一群人在陳陽附近的大桌子上坐下,吆五喝六的讓老闆上菜,尖臉青年說道:「君青山到底遇到什麼問題,居然使用了緊急求生符籙,讓師尊派我們這些核心弟子下山。八師兄你知道嗎?」

「符籙里只是指明他所在的方位,具體什麼情況得找到他才知道,但肯定是遇到強勁敵人。」為首的辰陽說道。

「那小子一向狂妄,受點挫折也好。八師兄這次救了他,得讓他大放血,沒有幾千萬酬勞別放過他。」尖臉壞笑。

「行了,這些事別在外面說。」辰陽臉色一沉,尖臉不敢再討論那事。

陳陽已經聽得心裡警惕,這幫丹心派弟子果然是為了君青山而來,幸好還不認識自己,不然今晚難以脫身。

這幫人中高手眾多,單打獨鬥陳陽都不是對手,群攻更是死路一條。那個辰陽更是鍊氣期第4層高手,足足比自己高兩個等級,有碾壓自己的實力。

正準備離開,對面楊婷婷已經站起身說:「老闆結賬,將一張百元大鈔拍在桌子上。」

「我來,說好我請客。」陳陽將她的錢塞回去說。

楊婷婷氣鼓鼓的神情,將錢一丟直接走人,陳陽只好跟上,半天她才說:「你真是太懦弱了,男人怎能這樣?」

「那些人不好惹,我先送你回去,以後再給你解釋。」陳陽平靜的說。

「不用,氣都被你氣飽了。」楊婷婷依然很生氣,幾步穿過街道。

她的家就在馬路對面的小區里,兩人一前一後剛走過馬路,忽然身後傳來公鴨樣的叫聲:「陳陽。」

陳陽心裡一愣,感覺已經被恐怖的殺氣籠罩,此時他可以逃,但前面是楊婷婷,此時逃走必將連累到她。

就在一愣神的工夫,肩膀已經被有力的手掌按住,一臉黑臉到了面前,直愣愣的逼問:「叫你怎麼不回應?你難道不是陳陽。」

陳陽忽然發現這傢伙有點傻,天下哪有這樣問人的。只是這傻子功力高得出奇,至少是鍊氣期第4層高手,比辰陽還要強大。心裡頓時有了主意。

「你叫我嗎?我又不是辰陽。」陳陽故作一臉茫然的說。

「你不是他,可你是修真者,還是鍊氣期第二層,不是陳陽是誰?」李三疑惑起來。他剛剛接到線報說陳陽在這裡,匆匆趕過來后卻發現李明翰給他的手機竟然不會用。

裡面有陳陽的照片,他不知道怎麼打開,只能憑經驗判斷,發現陳陽年輕,又正好是修真者,便在背後大叫準備這樣確認。

只是沒想到他問話水平太低,被陳陽發現破綻,故意否認一下子便沒了目標。

「修真者就一定叫陳陽嗎?」陳陽再次反問。

「呃,這倒是,請問你認識陳陽嗎?」李三更加茫然,反問道。

「辰陽,剛才好像聽人叫起過。」陳陽撓頭說。

「對,我就找他,快說在哪裡?我得到線報他就在這裡。」李三頓時急切起來。

「我剛才只是聽到,沒沒注意到是哪個人,要不你去對面喊一嗓子,辰陽那麼出名,肯定會答應。」陳陽真誠的說,心裡樂開花。

「屁話!他也叫出名,我這就殺了他。」李三卻不高興了,懶得再管陳陽,向對面跑去。

他速度飛快,眨眼工夫便到了對面,扯起公鴨嗓子大叫:「陳陽快給老子出來!」

剛叫一嗓子,便有一群人騰的站起來滿臉憤怒,尖臉青年大罵:「老小子罵誰,不想活了?」

「我找陳陽。」李三不客氣的說。

「我就是,你有什麼事?」辰陽也沉不住氣了,冷哼道。

「我來殺你!」李三低吼一聲,不容分說,衝上去就打。

丹心派這幫人更是眼高於頂,怎能受這種惡氣,同樣大怒,各施手段展開反擊。

鍊氣期第4層高手攻擊力不比一顆炸彈弱,一個赤炎掌,一個七傷拳。

撞擊到一起轟隆巨響,大排檔被震塌半邊,食客們嚇得燕子一樣四散奔逃,還以為煤氣罐炸了。

砰砰砰,又是一番廝殺,從路邊打到路中間。

李三功力比辰陽高,但辰陽這邊人多,一時間都沒佔到便宜。

眼瞅著動靜太大,辰陽怒吼:「這裡不方便,我們找處空場子。」

「今天不殺了你個老小子,我就不叫辰陽。」

「嘎嘎嘎,拿命來。」李三嘯叫,他是出了名的武痴,一打起來就是不死不休。更不會罷手。

一群人向前跑去,竟然比汽車還快,爬樓就像壁虎一樣,直接橫過馬路爬上高樓翻牆而去,眨眼工夫便不見蹤影。

現場的人都嚇傻了,半天才回過神來,驚恐的感嘆:「剛才是什麼?外星人入侵,還是蜘蛛俠出世?」

「我的媽呀!世界不太平了。」

楊婷婷也是嚇得雙腿發軟,連忙扶住辰陽的肩膀這才穩住,慌張的說:「你之前知道他們很厲害是不,不然怎麼知道躲開?」

雖然緊張,理智倒是還在,還在為辰陽擔心。

「別擔心,這跟你沒關係,他們不會傷害普通人。」陳陽平靜的安慰,不想多解釋。

「那個老頭好可怕,要不我們報警吧!」楊婷婷顯然不是一兩句話能糊弄過去的。 陳陽搖頭苦笑:「這事真的一時半會兒說不清,我先送你回家,等有機會我詳細對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