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小時后。

趴在醉成楓身旁的一名刺客懶懶散散地打了個哈欠。

因為發出了點聲響,被醉成楓狠狠一瞪,剩下的半個哈欠便猝不及防地堵在了那名刺客的嗓子眼裡。然後在醉成楓那如同要將人撥皮拆骨吞入腹中的目光中,怏怏地低下了頭。

幸好副會長醉成楓似乎還有其他事要處理,以眼神警告過後沒與他過多糾纏。

「現在情況怎麼樣了?」是墨訣雁山又一次發去消息。

醉成楓神色嚴肅地望著不遠處那群人,回道:「老樣子,還是在刷怪。」

「上次不就是這樣嗎?」墨訣雁山瞭然地露出一絲冷笑,同樣的障眼法可無法將他糊弄過去,「再堅持一下,根據上回的經驗,相信他們很快就會熬不住了。」

「明白!」

……

一個半小時后,墨訣雁山還是沒等來醉成楓的消息,於是便忍不住主動詢問道:「還是沒動靜?」

「嗯。」

墨訣雁山磨著牙道:「辛苦你們了,看來正是比拼意志的時候,再堅持堅持!」

敵明我暗,對方都不知道潛伏組的存在,比拼個毛線的意志?

當然,這話醉成楓沒法說,只得暗自苦笑道:「好!」

……

兩小時后。

「哈哈哈……」潛伏組有刺客半切著視角,津津有味看著遊戲平台里的直播,偶爾發出了一連串杠鈴般的笑聲。

不過這回卻沒有任何人來制止甚至責怪他。

畢竟大傢伙啥事不幹平白趴在這裡兩個小時,又不是電視里的飛虎隊那樣訓練有素,隱蔽在草叢裡動輒幾小時地一動不動一聲不吭。再不弄點事情做做分散下注意力,真的會發瘋。

再者,他們盯梢的那群人似乎真的沒啥警惕性,不知道是沒聽到還是聽到了沒注意,反正都沒人往他們這裡多看一眼。

於是潛伏組的刺客們便有恃無恐起來。理由粗暴又簡單:既然浪與不浪結果都一個樣,為什麼還要這麼辛苦地憋著?

雖然一開始副會長醉成楓會用眼神,或者在隊伍頻道里發消息警告,不過在發現雙方距離遠得似乎不可能聽到后,便也釋然了,隨隊員們去了。畢竟高壓太過,總是容易引起不滿與反抗。

不過,基於他背負著潛伏組盯梢的指責,醉成楓本人仍然兢兢業業地關注著前方那群人的動靜。

而墨訣雁山那邊,發現自己拉了幫會成員散養在城郊野區,本以為是臨時的養精蓄銳且隨時能整裝待發,結果兩小時過去,就真的只幹了「刷經驗」這回事。

當然,這也不算虧,只是完全沒達到他預期的目的,琢磨起整件事來,越想越覺得不安心而已。

「怎麼?那撥人還在原地刷著怪?」

這回直接彈的語音,醉成楓的口.口勿.略顯無奈:「是啊,基本就沒怎麼移動過……」

所謂的「移動」當然是指目的性比較明確地往一個地方行進,但如果是在兩個刷怪點往返跑當然是算不上的。

聞言,墨訣雁山不由沉默了下,思忖著自己是不是忽略了什麼。畢竟按照他的判斷,這撥人沒道理這樣長時間地在野外瞎晃,難道他們不擔心自己的boss被其他人給搶了?

還是說……

不知想到什麼,墨訣雁山瞳孔一刺。「那撥人里有沒有玩家陸續離開,或者中途下線?」

像是溫水煮青蛙一樣,離開一個兩個,或者在行走過程中不動聲色地下線,等過了一段時間再去某個地點匯合,很容易麻痹別人的視線。搞不好不知不覺中,這撥人的人員其實已經嚴重縮水,而潛伏組還不自知。

不過他的想法很快遭到醉成楓的否定:「沒有,我一直盯著呢。」

「你再點下人頭。」墨訣雁山不放心道。

沒過多久,醉成楓回道:「一共49人。」

「他們出城的時候幾人?」

「也是49人。」

「你確定?」

「嗯。」醉成楓肯定道。

「我記得之前在主城,眼線報上來的人頭好像有50多……」仔細回憶了下,墨訣雁山皺了皺眉,調出了之前那組照片。

大約有53人。

你要說一個幫會裡所有成員一直保持在線狀態,當然是不太現實的。

但倘若說這4個人離開團隊,組成一支小隊獨自去單挑boss,又簡直像是天方夜譚——連普通小隊的頭人數都湊不滿,還能指望他們能幹嘛?

何況50人團都滅了,區區4個人在boss面前又能翻騰起什麼浪花?

不管怎麼想還是下線或者脫離隊伍去干別的更靠譜一些。總的來說,缺少的人頭數還算在他們的可控範圍之內。

「還繼續盯嗎?」通訊那頭傳來的詢問打斷了墨訣雁山想得已經有點出神的思緒。 「盯!」墨訣雁山想了想又道,「我馬上帶人過來,大不了咱們在旁邊也刷怪好了。」

聽這意思,大概是要跟那撥人死磕上了。

不過醉成楓也能理解,畢竟之前已經耗費了精力,現在放棄等同於讓那些花費的打了水漂。最關鍵的,雖然對方看起來虛虛實實,但他也有預感,這撥人來他們地盤的目的並不簡單。

與此同時,在地圖的另一邊,一條彷彿大地傷疤的裂谷里,裂魂者頭領那巨大的咆哮聲在岩壁之間回蕩著。

「大魔王堅持住,大鎚準備接替魔王仇恨!」

「棉花,讓你的寶寶去周圍吸引兩隻野怪過來,然後引到boss那裡和boss站一起!」

「三隻技能準備……跟著我一起對boss用群……」

「放!」

在黎夜的指揮下,小隊成員推boss的場面雖然節奏顯得有些緊張,但每個人的動作卻一點都不慌亂——

因為boss的高額傷害,每隔一段時間,扛傷位置便需要我是大魔王和王大鎚輪流替換。不僅僅是補充血量,更重要的是長時間的戰鬥會降低玩家的精神值,而脫戰後便可使用黎夜的烹飪進行補充。

輸出們亦是如此,只是黎夜還承擔著治療的任務,脫戰時需格外注意隊伍的血量。好在黎夜的被動已經升到滿級,黃金法杖上的特效又縮短了觸發持續的間隔時間,使得奶量有了顯著的提升。再加上時不時地讓彈棉花勾兩隻「移動血庫「過來……

所謂的「移動血庫」,自然是刷新在附近的普通獵魂者。畢竟對黎夜來說,多一個施法目標便算是多一份加血的保障。

在這裡值得一提的是彈棉花的「新寵」,一隻半人高的獵魂者。

彈棉花也可以說是就地取材,好不容易花了300金從幫會拍賣里拿下了技能書「馴服」,索性在礦區收了一隻獵魂者。

別說,彈棉花的運氣還是非常不錯的。剛捉了普通的獵魂者不久,礦區里便刷出了一隻全身帶點藍的,也就是眼前的這隻,看起來像是變了異,在一堆灰白色體色的獵魂者里走來走去,很是與眾不同。

彈棉花也是花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它的血條磨到10%以下,然後才堪堪收服成功。

獵魂者本就皮糙肉厚,雖然被玩家收服,但繼承的還是自己原來的天賦與屬性。只是等級上,如果原等級高於主人收服時的等級,收服后等級基本與主人的持平。

但不管怎樣,血防模版還是比黎夜的藍胖子好出太多。由此便擔負起這支隊伍推boss過程中,吸引「血庫」仇恨的重任。

經過了兩小時的奮戰,boss的血量終於跌下了30%。可見黎夜傷害再高那也只是相對其他玩家來說,在boss面前,也僅僅是「有能力把血量磨下來」而已。

不過對於現階段的玩家來說,這樣就已經足夠了好嗎?

你丫傷害再高,可就要上天了喂!

眼見boss的血量已經磨得差不多,黎夜準備讓三隻聯繫觀自在的大部隊。

算上眾人的腳程,估計趕到這裡的時候,眾人正好能再目睹一次boss狂暴——

狂暴過後,一擁而上,收割經驗,等待掉落!

不過聯繫過後,三隻得到的卻是另外一個讓人意外的消息。趣誦小書

「幽影說他們不準備過來了。」

「為什麼?」

黎夜躲開boss的衝刺路線。

「刷了兩小時的野,就算本來有人跟著,也該走得差不多了。」

這是她們原定的計劃。

挑了挑眉道:「難道說,現在情況有變?」

「差不多吧。幽影說他們剛想動身,附近突然又來了一伙人。那麼大的地圖,偏偏就在他們旁邊刷經驗。他覺得要是現在帶人過來,不太保險,乾脆就不過來了。出了他能用的裝備,別忘記跟他說一聲,他好提早準備團拍的金。」

聽有三隻喵這麼一說,黎夜點點頭道:「也好,我們直接把boss推了,不等他們了。」

對於觀自在成員來說,推倒boss獲得的大量經驗固然讓人垂涎,不過相較boss掉落的獎勵,意思肯定還差一些。而為了蹭到經驗導致boss被別的玩家搶去,就完全得不償失。

何況在那聲東擊西的兩小時里,他們也不是閑著的,該刷的經驗真是一點沒落下。接下來便是邊升級邊期待系統播報了。

一般來說,如果boss首次被推倒,都會有全服公告。獵魂者頭領土生土長在礦脈那麼偏僻的地方,很可能還留著寶貴的第一次哦。

這樣的等待又持續了近1小時,然後世界頻道便傳來了令人欣喜的獵魂者頭領被推倒的捷報——

「叮——恭喜玩家『輝夜』『有三隻喵』『我是大魔王』『王大鎚』『彈棉花』首次擊殺野外首領『獵魂者頭領』,獎勵經驗值30000點,未分配潛力點*1,感謝大家對『奇迹』的支持,祝各位遊戲愉快!」

時至今日,隨著越來越多的野圖被玩家開拓,像這樣的首殺公告大家基本已經見怪不怪了。哪怕在眾玩家心中,對擊殺boss又能上公告這樣名利雙手的事依然留有一絲艷羨,不過大多數見自己所在的區域頻道並沒有同步刷出擊殺公告——也就說,這boss並沒刷在自己所在的區域里——就算抱有「要是這個boss是我發現就好了」的想法,也無法解決「這隻boss到底刷在哪張地圖的哪個犄角旮旯處」的問題。

索性也就釋然了。

正所謂沒有希望,哪裡來的絕望,絕大多數玩家便是如此。

但這裡絕不包括正在廢墟平原上實行「邊盯梢邊刷怪」這一計劃的極樂王朝。

「是我們這裡刷出的boss。」醉成楓望著區域頻道里那條緩緩浮動的公告,沉默了下,突然道。

他的身旁,墨訣雁山面色沉鬱,雙眼彷彿死死盯看著什麼,一眨不眨。

「有三隻喵、彈棉花、我是大魔王、王大鎚……呵……呵呵……原來如此……」

他突然笑了起來,這幾個id再眼熟不過了。

可不是么,正是出現在那組照片上,然而後來卻沒跟隨團隊一同出城的消失的四個人。

太可笑了!虧他還信誓旦旦,原來都已經被人家擺了一道而不自知!

公告上至於多出來的那個人…… 墨訣雁山止住了笑,眼角跳了跳,不由沉默下來。

還需要再問這個人是誰嗎? 腹黑總裁的緋聞嬌妻 不認識的怕是沒怎麼玩過《奇迹》吧?

正想著耳旁傳來醉成楓略顯擔憂的輕喚:「雁山?」

「沒事。」墨訣雁山抬手擺了擺,收回自己猶如要將不遠處那撥人剝皮拆骨吞入腹中的目光,回過頭時,唇角掛著一絲淡薄的笑。

「現在要不要……」醉成楓瞥了眼不遠處的那撥人,暗示意味極濃地緩緩拔出腰際的兩把匕首。

「不了。」墨訣雁山頭也不回地轉過了身,「我們撤。」

如果能從人手裡搶到boss也就算了,現在boss都已經被推了,事已至此再去得罪一號幫,還有這個必要嗎?

身為幫會領袖,這點權衡利弊的能力還是有的,不至於被一時的負氣沖昏頭腦。

「可是……」醉成楓遲疑了下,不甘心地轉頭看向不遠處經驗刷得正歡的那群人,再回頭望著墨訣雁山的背影,眼裡充滿了疑惑。

難道就這樣放棄了?

……

擊殺boss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的。畢竟野外boss資源實在是太有限了。

像這樣的首推,總是等級高的玩家更佔便宜。等到大家都達到了遊戲的等級上限,除非遊戲更新再開新圖,否則基本很難遇到首殺這樣的美事了。

「除了升級和首殺,不知道還有沒有其他途徑獲得未分配潛能點?」黎夜把系統獎勵的點數和升級自動獲得的點數全部加在智力屬性上。

由於擊殺boss參與的人數還算比較少,每人分到的經驗也就相對豐厚,再者首殺也有經驗獎勵,黎夜從26級都還未過半的經驗條直升到27級。

「開羅盤好像也是有的。」

不過那已經是很久遠的事了。最主要是現在的初級羅盤,開出來的獎勵質量已經大不如前。而中級羅盤的製作技能樹雖然已經點亮,但製作需要的原材料實在太難找了,純屬瞎逛的時候碰運氣。

「算了,還是先不想這些有的沒的了。」

boss的掉落就在眼前,而有三隻喵都已經開始摸上了:「唔,硬的,不是布料……」

邊上王大鎚摸了摸下巴,若有所思:「那麼上衣、下裝、護腕、鞋子、腰帶、披風基本可以排除了。」

「是不是金屬?」我是大魔王雙眼放光,激動得直搓手。

「涼涼的……沒錯,是金屬的材質。」有三隻喵肯定道。

王大鎚和我是大魔王對視一眼,皆從對方眼裡讀出一抹火熱的意味。

正欲開口,卻被一道詢問聲搶了先。

「是不是細細長長的,或者底下有板機?」觸及對面坦克們齊齊投來的眼神,彈棉花撓撓頭,頗不好意思道,「不瞞大家說,其實我早就想換武器了,一直沒找到合適的……」

「棉花兄弟,這話就很扎心了……」我是大魔王聞言不由委屈,彷彿只要誰最可憐,幸運女神就會眷顧那人似的,賣慘道,「誰不是這樣的呢?大家都有武器的需求——你看我這盾牌,銀的,再看看我手裡的這把短劍,青銅的!你說難受不難受?光看著都折磨skr人……」

「哎,就是嘛……」王大鎚緊跟著嘆口氣。

他與大魔王同為坦克,但需求還是不一樣的。

也是怕被隊友一語成讖,趕緊把「彩頭」糾正過來:「不過短劍是單手武器,還是出鎚子、斧頭、狼牙棒之類的雙手武器比較好,畢竟要是出了黃金武器,從數量上看還是雙手的比較賺……」

「還是出弩比較好,全服第一把黃金弩呢,想想就帶勁!」彈棉花幻想道。

「不不不,出單手武器……」我是大魔王蒲扇般的大手一揮,彷彿在說「這事就這麼定了」。

「雙手的!雙手數量佔優!」王大鎚自不甘落後。

無視隊伍里三人因為一件沒影的事情爭執起來,黎夜淡定地走到有三隻喵旁邊蹲下了身。

下顎輕點了下熠熠生輝的光圈,朝有三隻喵示意道:「掉了什麼,摸出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