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豆豆飛在一屍一龍的前方,目光深邃,風吹着她的長髮,吹起她的黑裙。

她溫柔一笑:“我們,都在等你回來呢。”

總裁大人別來無恙 說完,她回頭,嫌棄地瞪了皮皮龍一眼:“皮皮,你煩不煩?”

然後。

轟!

陰氣沖天,豆豆的速度爆發,直接朝着天邊飛去。

“哎喲臥槽!冠軍侯快追,我家主人的壓寨夫人要跑咧!”

轟!

轟!

陰氣和屍氣再次爆發,渲染紅了這片天空。

皮皮龍和霍去病直接化作兩團血色,追向了豆豆。

漸漸地,消失在了天邊……

「本章完」13 【請耐心看下去,看完!感謝!】

一年了,《花都之無敵鬼王》終於結束了。

酸菜一下子也鬆了一口氣,感覺心裏的石頭落下了一塊,原因無他,去年確實經歷了太多,像是一下子垮了的感覺。

在這裏。

酸菜先再說一次,對不起各位讀者,請各位原諒。

說實話,酸菜也確實對不住支持酸菜一路走來的各位老讀者,也對不起那些新加入的讀者。

《花都之無敵鬼王》的更新,在中後期,確實太慢了,慢到讓很多很多讀者,無法忍受,默默離開。

同時,也因爲答應過各位《鬼命陰倌》復更的事情,一直沒有做到。

這兩件事,酸菜沒得說,確實是酸菜的錯,鞠躬道歉。

同時,也感謝留下的讀者們,一直支持,苦等更新。也感謝那些默默離開的作者,沒有在書評區留下一句“mmp”!

酸菜不想直接將這兩件事抹過去,哪怕曾經解釋過無數次,在《花都之無敵鬼王》的最後大結局這裏,酸菜也想再解釋一次。

並不是想得到原諒,只是酸菜做事,求個坦坦蕩蕩,想讓各位知道,這兩件事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記得去年還在更新《鬼命陰倌》的時候,酸菜就發了《花都之無敵鬼王》。

那時候,兩本書的更新沒斷。

每天白天工作完後,立刻回家,趕更新,各位應該記得那時候,哪怕再晚,更新也是會出來的吧?

酸菜寫書,是兼職,不是全職,雖然很想全職專門寫書,但稿酬收入確實不夠養活一大家子人。

酸菜的父母,做了一點小買賣,真的只是小買賣,兩個人加起來比上班一個月兩三千塊,要好一點點。

小買賣需要外出開車接送貨,父母不會開車,所以只能酸菜開車送貨出去,接貨回來。

一來一回,幾百公里,哪怕酸菜把小貨車開的飛起來,也得半天時間,這還沒算上在客戶那上下貨的時間。

所以,每次到家的時候,要麼是下午了,要麼就是太陽快落山了。

這也是爲什麼,當初酸菜的更新要麼是在下午很晚,要麼就是在晚上的原因。

當時爲了更新,基本都熬到很晚,有時候還不得不熬到凌晨兩三點,累了躺一會兒起來繼續寫,困了就喝紅牛咖啡,那段時間是真的一去小超市,老闆都知道我來買紅牛了。

甚至,熬通宵,失眠到通宵,也是隔三差五就有的事,通宵起來後,一大早去吃個早飯,回來眯個兩三個小時,然後就出去送貨,回來繼續碼字更新。

後來,一邊送貨,一邊寫兩本書,實在熬不住了,就斷了《鬼命陰倌》,全部精力放在了《花都之無敵鬼王》的更新上。

當時,酸菜承諾過,會盡快恢復《鬼命陰倌》,那時實在熬不住了,得喘口氣。

可後邊,酸菜病了,膽囊結石,這個病前年體檢的時候就查出來了,不過酸菜沒管,但去年那段時間,膽囊結石發作了。

隔幾天,晚上就會劇痛,痛到根本無法入睡,在牀上打滾那種,縣裏幾個醫院晚上的急診科都掛遍了。

吃藥,吊水,打針,全試過了。

每次疼,就是一整夜,等到天亮的時候,不疼了,臉色煞白滿身疲憊,但還是得起來繼續送貨,碼字更新。

就這麼持續了一個多月,酸菜還僥倖的以爲能拖過去的,可後邊徹底不行了,吃藥吊水打針都止不住痛。

然後去了市裏大醫院,檢查後,醫生說必須手術了,膽結石已經堵住了膽囊的管子,膽囊都已經廢了。

再然後,就是手術。

其實,更新出問題的時候,已經是手術結束後的事了。

之前痛的那一個多月,酸菜沒讓《花都之無敵鬼王》的更新落下過。

膽囊切除手術,是個小手術,只是在肚子上開三個小口,把膽囊切了掏出來。

痛處會小一些,但確實會痛,剛做完手術斷了十幾天更,那時候確實是沒辦法堅持寫,肚子上的傷口一直痛,完全進不了小說劇情,那會兒又是夏天,出點汗沾在傷口上,就更痛了,那段時間,甚至起牀和躺下,也是酸菜媳婦兒攙扶着慢慢做的,因爲確實痛。

酸菜不是矯情,只是想告訴各位去年,到底發生了什麼。

後來,傷口疼痛酸菜能承受了,就開始恢復更新了,但每天更新量一直上不去,兩章兩章的更着。是因爲那時候酸菜身子太虛了,一百三十多斤的漢子瘦到了一百零幾斤,吃肉都補不回來了。

那時候風一吹,被感冒的人對着打個噴嚏,就立馬感冒,一感冒就發燒,然後就是十天半個月的。

甚至我還在讀者羣裏說過各種檢查的事,也是因爲身體太虛,感冒了一直沒好,擔心是不是得了什麼大病,要宣佈嗝屁了。

也是那段時間,把鼻炎、咽喉炎和支氣管炎全都給折騰上身了。

很長的一段時間,酸菜都在惶惶不可終日的狀態中度過。

身體和心理上的原因,酸菜真的不敢折騰了,不敢一邊送貨,又一邊熬夜更新了。

所以,從那時候開始《花都之無敵鬼王》就一直是兩更狀態維持着,苦了各位一直等更新,不離不棄的讀者朋友了。

今年身體稍微好了一些,酸菜有時候也敢作一次了,白天送完貨,有時間就多更點。

好了,關於《花都之無敵鬼王》更新慢和《鬼命陰倌》一直沒復更的原因,大致都在這了。

酸菜不求你們原諒,因爲這是酸菜個人原因導致的,確實是酸菜的錯。

說這麼多,也是想讓各位知道,酸菜更新慢的原因是什麼,總不能酸菜莫名其妙的揹着一口“不顧讀者,更新隨意,不負責任,忘記初衷”的黑鍋吧?

酸菜是個負責人的男人,所以不隨意背鍋,也不會無故的掉節操。

說這麼多,也是想着,各位有知情權,知道酸菜炒肉這個作者去年到底經歷了什麼雞毛事,讓我們這麼多可愛的讀者一直等等等。

接下來。

《鬼命陰倌》預計會在明天或者後天開始更新,畢竟剛完本《花都之無敵鬼王》,酸菜需要時間從鬼王的狀態中抽離出來,兩本書是不同的風格,調整好繼續寫《鬼命陰倌》。

不過《鬼命陰倌》當初停更的時候,也已經處於即將完本階段了,所以復更後,並不會寫太長了。

酸菜會盡力的回憶當初劇情中挖的各種坑,盡力的填,也請各位讀者在書評區去留下一些坑,畢竟兩百多萬字的書,酸菜要全部回憶起來,也不太可能,如果去重新看一遍,倒是能大概齊的全部填坑,但酸菜看兩百多萬字的書,估計又是幾個月後了。

另外,就是新書的事情了。

新書已經在準備,不確定是在《鬼命陰倌》更新中發佈,還是在完本後發佈,但這一次酸菜不會再次讓《鬼命陰倌》停更了,各位放心。

對於新書,酸菜很沒底,因爲耽擱的這一年時間,酸菜對各位的喜好,有點捉摸不透了,不確定還能不能讓大家喜歡。

且,因爲這一年的事情,有些老讀者已經走了,也不知道,剩下的讀者們,還能不能打,能不能幫酸菜打贏新書這場仗。

網文這個行業,市場變化的速度,讀者口味的變化速度,真的很快,但願酸菜這個老油條,還能吃這碗飯,還能寫出大家喜歡看的故事,苦兮兮。

新書發佈後,還請大家多多支持,酸菜鞠躬感謝。

寫到這,事情也說完了。

祝願大家:身體健康病了一次後,健康纔是真的王道,家人健康,萬事如意,百事百順。

記得多鍛鍊,少喝酒,少抽菸,少熬夜,多吃蔬菜,少吃肉,把身體照顧的好好的。

別像酸菜一樣,現在我這個即將26歲的漢子,已經開始養生了。

最後。

感恩一直不離不棄的你們,感恩那些曾經理解諒解開導酸菜的朋友。

未來的路,很長。

酸菜的故事還沒完。

你們敢聽,我就敢講。

一直,講下去……

也希望,你們一直都在。

新書的戰場,即將開啓,各位能打的,請跟酸菜一起上戰場,打一場!

“各位,酸菜炒肉,回來了!”

本章完18 第一章引子

潺湲子陵瀨,彷彿如在目。七里人已非,千年水空綠。

新安江上孤帆遠,應逐楓林萬餘轉。古台落日共蕭條,

寒水無波更清淺。台上漁竿不復持,卻令猿鳥向人悲。

灘聲山翠至今在,遲爾行舟晚泊時。

這是唐朝詩人劉長卿的一首古詩《嚴陵釣台,送李康成赴江東使》,說的是作者送友人赴異地為官,惜惜作別。這送別的地方就是今日的千島湖,古時稱作淳安。淳安城外新安江傍城而過,江水清澈千年,但世事多變,讓人不免感嘆萬千。

斗轉星移,中原大地幾易其主,五代十國戰亂不止,太祖皇帝用一根燒火棍打遍天下,接了世宗的位,天下終歸一統。不料契丹侵入,宋遼相持甚久,后又有金國的擴張,大宋南遷,岳飛幾番渡河,卻被那秦檜構陷,趙構十二道金牌召回,冤死風波亭,從此北望休矣。

話說,這正是宋朝寶慶年間,趙宋失去北國已久,偏安一隅,江南各地人人抱著小確幸心態,倒也一時物產豐盈,百姓富足,只是不知禍害在後頭。

這一天,杭州城外200里處的建德路淳安鎮上,一位婦女和她的漢子正在集市購買點雜物。

「官人,我們還是先去買點米面吧」

「現在米價大漲,咱家還有些存貨,過兩天再說。」

「要不買點官鹽,家裡所剩不多了」

漢子沒有介面,他看到旁邊有個賣豬的檔口,便抄起了柴擔,挽著女子說到:「娘子,那邊有個豬肉檔,聽說最近豬肉價便宜,何不去沽點豬肉,回去打打牙祭,這銀子,咱還付得起」

話語間,兩人來到肉鋪,鄭屠夫咧著嘴向著漢子話到「皇甫小哥,你是買鮮肉還是買豬」

漢子不解的問道,「此地難道還沽售生豬不成」

鄭屠夫將手中的尖刀插在肉砧上,手按著刀柄,嘆了口氣道:小哥有所不知,隔壁黃村的豬倌要嫁女,將其豢養的豬全數賣給了俺,我以為得了個便宜,哪知這天氣燥熱,無人問津,三天就宰了一隻,還沒有賣完,我又沒地方養這群腌臢貨,正愁呢,要不客官你買了一隻豬仔去,我給你便宜一點。」

漢子頭往擋口一看,果然檔口裡面還躺著3隻,定是屠夫怕宰了肉沒賣出去就壞,所以就還留了這3隻豬片刻性命」

「你這豬怎麼賣「

「七兩銀子「

「七兩,我說鄭屠,你以為你賣的是獅子啊」

「5兩,少於5兩俺不賣,我可是10兩銀子盤下的貨,這些腌臢貨還吃了我不少糧食呢」

「2兩銀子,一頭豬外加這邊的3斤豬肉「

「小哥,你是笑話俺,還是走吧」

這時,身邊的婦女指了指3隻豬中間那隻最小的說到:」官人,不如我們買那隻小豬,家裡還有些糟糠可以餵養,你看可好」

「嗯,還是小娘子說話有點道理,這樣吧,這頭豬仔就2兩銀子給你了」

漢子看了看那隻蜷縮在一邊的小豬仔,又看了看一臉哀求的女子,向懷裡摸出了2兩碎銀,在肉檔上一放。那邊廂,屠夫早就把小豬仔的腿分對給捆了,往上一提就送到了漢子面前,漢子也不嫌臟,往肩上一扛,夫妻兩個人就往城外走去。

說來也怪,這漢子複姓皇甫名毅,乃是杭州附近建德路淳安鎮外李家莊的莊戶,家有三畝薄田,長的英氣勃勃,甚為俊朗,娶了淳安鎮上餘慶堂老夥計萬德春的獨生女兒。這日和娘子買了這豬仔回去,夫妻兩省吃儉用,這娘子平時吃素,竟然也就將這豬仔養了9個月也未曾宰殺。

這日,皇甫毅的老丈人,餘慶堂的夥計老萬提了兩斤水酒來看女兒。這女兒跟了皇甫毅,倒是不曾吃苦,就是未曾誕下一兒半女。老丈人酒過三巡,桌上儘是黃瓜豌豆,沒有半點葷氣,不僅心疼女兒,嘴裡嘟噥起來。

皇甫毅見丈人嫌沒有葷菜,一時也來不及去市集上割肉回來,就和娘子商量著去把養著的豬仔宰了下鍋。

這話剛出口,那娘子就在那裡哭啼啼了,女子平時不出家,大半年來也就和這豬仔說些心裡話,一時間哪想到要宰了吃。

皇甫毅看女子哭啼啼的樣子,有點不耐煩,從牆上取了尖刀,往井裡提了一桶水就開始磨刀。

女子見狀,也不阻止,不自然間就挪到了房后的豬圈,看著此刻已經是一隻大白豬的豬仔,咕噥道,豬啊豬,我把你當家裡的話伴,現在官人要宰殺,我也無能為力啊。

就在這時,這豬竟然哼哼了幾聲,擠到豬圈欄旁,用拱起的豬鼻頂了頂女子的裙裾,這女子心一下子軟了,把豬欄打開,摸著豬頭,不禁悲從中來。

過了半晌,女子拍了拍豬的屁股,說到,豬啊,我也不知道你能不能逃走,如果你能懂我的話,你就逃吧,東面有個大林子,你可以在那裡安生,千萬不要去有人的地方啊。 第二章悟能巡城真瀟洒會真拜師得奇遇

話說女子將豬放生,皇甫毅殺豬不得被丈人奚落的事情暫時不表,客官,你道這豬是否逃出生天,究竟性命如何。古語有云,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豬仔在屠夫處不死,在皇甫毅家不死,正是後續奇遇不斷。

這事還得從另一事上說起,話說當年唐僧師徒西天取經,歷經九九八十一難終得正果,悟空受封斗戰勝佛,豬悟能受封凈壇使者,這一佛一使者,相去遠矣,想那八戒早些時候是天蓬元帥,比弼馬溫不知高几許,一起取經回來,卻沒能成佛,八戒也就自暴自棄,時不時偷回人間享幾天福份。

這日,八戒又到那時世間最繁華所在的杭州城裡溜達了一圈,享盡人間艷福,酒酣耳熱之後,乘風而去,隨意風流。正瀟洒間,忽見一豬仔左衝右突,神色間儘是慌張,八戒與豬身結緣,對豬自有一種別樣情感,閱盡豬類凄涼,此刻,見此豬仔正是惶惶然不知所措,慈悲心起,便按住雲頭,攔住了豬仔去路,問道:我兒為何如此狼狽。

這豬仔正忙著在田間逃竄,此刻又有人攔住去路,不禁」嗷」了一聲,全身癱軟,倒在地頭,就等被人綁了去做成肉餡。

八戒見此豬骨格清奇,倒也是個脫俗的種,便攜了他,就近在淳安城外東首的榆樹林里將豬仔弄醒,一按天門,將一股真力灌進豬仔腦門,豬仔就此神思清透,再不似那凡豬般渾渾噩噩。自知遇上神仙,翻身就拜。

正是天上一日,地上一年,這八戒已經出來多日,後幾天又有佛祖的法會須得提前做些安排,八戒也就沒頭沒腦的將些許本事傳與豬仔,又替豬仔取了個法號喚作:會真,想來也是讓豬仔記住遇見了八戒這一真人的意思。八戒既已傳授完畢,便留下話語,要會真在人間行善,努力精進,改天再來度他。

會真得了神通,自然要去人間走一遭,這便惹出了後面許多的故事。 第三章初春三月桃花好,梵天寺外別樣生

上回說到皇甫娘子放生豬仔,會真得遇豬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