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天。

簫梓銘一個人正在院子裡面玩耍的時候,顧珊珊走了過來。

今天蕭家的人好像都出去了,就連蘇念瑤也不在。

簫梓銘的遙控車,一下子就跑到了顧珊珊的腳下。

撞到了顧珊珊的鞋子,然後就不動了。

簫梓銘所有的玩具,都是顧言馨和蘇婕給他買的。

他看見顧珊珊,然後愣怔在原地了。

「梓銘,來,你的車子。」顧珊珊蹲下去,然後將遙控車還給了簫梓銘。

簫梓銘在猶豫,要不要過去接過遙控車,畢竟之前顧珊珊對他的態度很不好。

給他已經造成了心裡陰影了。

「別怕,過來拿。」顧珊珊柔聲說道。

簫梓銘這才過去,拿過了自己心愛的遙控車。

隨後,顧珊珊想要摸摸簫梓銘的頭髮,但是被簫梓銘躲開了。

顧珊珊的臉上,有一抹不滿之色,但還是掩蓋了下去。

她依然微笑著,然後從身後拿出了一個機器人出來。

「梓銘,這是我給你買的機器人,你喜歡嗎?」顧珊珊搖晃著手裡的機器人。

簫梓銘一句話也沒有,就那樣望著顧珊珊。

其實他心裡是想要的,但是又戒備著顧珊珊,不敢上去。

「拿去吧,很好玩的。」顧珊珊把機器人給到簫梓銘的手裡。

簫梓銘拿著,這才開始把玩著機器人。

「梓銘啊,你喜不喜歡你二伯母啊?」顧珊珊問道。

簫梓銘點了點頭。

他是超級喜歡顧言馨的,因為在他的心裡,這個家裡,就只有顧言馨對他最好了。

而且那麼的溫柔,就好像媽媽一樣。

可是她又說,她不是她的媽媽。

「對了,你知道你二伯母為什麼肚子會變大嗎?」

簫梓銘搖了搖頭。

「是因為二伯母要生弟弟了,然後她生了弟弟以後,她就不管你,她就不喜歡你,你知道嗎?到時候,你就要被拋棄,然後沒有人會愛你的。」

顧珊珊故意說道。

簫梓銘忽然間眼睛濕潤了,這眼淚,好像就要流下來了一樣。

「嗚嗚嗚……嗚嗚嗚……我不要弟弟……不要弟弟……不要……」簫梓銘大聲地喊道。

「噓,梓銘別哭,我有辦法,能夠讓這個弟弟消失,到時候,你二伯母就只寵愛你一個人,只喜歡你一個人好不好。」

顧珊珊趕緊安慰道。

簫梓銘點了點頭。

隨後,顧珊珊將一顆葯拿了出來。

「你看啊,這是一顆糖,如果你把這顆糖放到你二伯母的碗里,然後她就不會有小弟弟了,這樣二伯母就只屬於你一個人了,好不好啊?而且這糖很甜的,你二伯母一定會喜歡的,拿著吧!」

顧珊珊將葯給了簫梓銘的手裡。

簫梓銘緊緊地捏著葯,然後立馬就不哭了。

「吃糖……吃糖……」簫梓銘高興地說道。

他還真以為給顧言馨糖吃呢。

「快去吧!」顧珊珊拍了拍簫梓銘的頭。

簫梓銘隨後便跑了進去了。

顧珊珊看著簫梓銘的背影,然後露出了一個陰狠的笑容。

這一招,還是白鳳告訴她的。

反正顧言馨很喜歡這個孩子,利用這個孩子,說不定就可以達到目的了。

而且,到時候,也不會懷疑到她的身上。

都是那孩子的錯,與她有什麼關係。

顧珊珊撿起地上的機器人,然後拿走了。

這是她買給簫梓銘的,千萬不能留下證據。

簫梓銘蹦蹦跳跳地來到了顧言馨的房間裡面。

顧言馨躺在床上正在看書呢。

「梓銘?你怎麼來了?」顧言馨問道。

簫梓銘的目光,放在了顧言馨的肚子上滿,似乎有些嫉妒的樣子。

「梓銘,你怎麼了?你望著我的肚子幹嘛?」顧言馨奇怪地問道。

以前簫梓銘是不會關注她的肚子的,今天是怎麼回事啊。

「弟弟……弟弟……」簫梓銘嘴裡模糊地喊出兩個字。

「你怎麼知道是弟弟啊?萬一是妹妹呢?」顧言馨開心地問道。

沒想到簫梓銘這麼聰明,就已經知道他肚子裡面懷了孩子了,而且還是個弟弟。

這時候,傭人端著雞湯進來了。

「少奶奶,這是今天夫人臨走的時候,特別交代的,這可是鄉下那些農民養的老母雞,非常的補身體,對孩子也是極好的。」傭人說道。

「你先放在這裡吧,我每天都在喝這些東西,都喝膩了。」

現在她感覺自己真的就和豬沒什麼區別。

每天都是大滋大補的吃吃喝喝的,自己都快養肥了。

「好,那你待會兒一定要記得喝啊!」傭人說完,便離開了。

我的異鄉沉浮 顧言馨看著那雞湯,然後搖了搖頭。

這時候,簫梓銘飛快地跑過去,然後將手裡的葯扔了下去。

這一幕,剛好被顧言馨看見了。

「梓銘,你剛才扔下去的東西是什麼?你把什麼放在碗里了?」顧言馨好奇地問道。

這小孩兒到底在搞些什麼?

簫梓銘望著顧言馨,然後在望望雞湯,「吃……吃糖……」 「吃糖?什麼東西?」顧言馨摸不著頭腦。

她起來端起雞湯,用勺子在裡面舀了一下,結果什麼都沒有看到。

她不知道的是,那葯落到雞湯裡面,就融化了。

現在哪裡還找得到影子。

但是顧言馨總覺得,這簫梓銘似乎有什麼問題。

「梓銘,乖,你跟我說說,這雞湯裡面,你剛才扔下去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糖……好吃……甜……」簫梓銘只能簡單地說出一些字。

顧言馨攪拌著雞湯,她現在必須要事事小心。

簫梓銘剛才的舉動,真的是太奇怪了。

「不要弟弟……不要弟弟……不要……」簫梓銘最後不斷地拍打著顧言馨的肚子。

顧言馨嚇了一跳,簫梓銘怎麼突然間失控了?

「梓銘……梓銘……你怎麼了?不要這樣……」

顧言馨懷著孕,她根本沒有辦法控制簫梓銘。

最後,還是蘇婕聽到了聲音,然後跑了進來。

她把簫梓銘給拉開了。

把簫梓銘交給了保姆以後,這房間才安靜了下來。

「嫂子,你沒事嗎?」蘇婕過來問道。

「我沒事,只是簫梓銘他……不知道是怎麼了,突然間就變成了這樣。」

「他有什麼奇怪的舉動嗎?」

「就是他進來的時候,然後扔了一點東西在我的雞湯裡面,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應該是被融化了。」

鬼物老公萌萌噠 「東西?那這雞湯可不能喝啊!」蘇婕趕緊說道。

「我知道,但是他究竟扔的是什麼東西呢?」顧言馨也想不通。

「這樣吧,我把雞湯拿下去,然後讓人檢查一下。」

「恩,也只能這樣了。」

兩天以後,蘇婕來找顧言馨了,她說裡面有墮胎的成分。

顧言馨嚇了一跳。

「怎麼會這樣呢!簫梓銘他還是一個兩歲不到的孩子啊!」顧言馨簡直無法相信這個事實。

「可是醫生說,這裡面的確有墮胎的葯啊,幸好你沒有喝下去,不然的話,這後果,不堪設想啊!」

顧言馨也很慶幸,幸好她看見了簫梓銘奇怪的舉動。

「梓銘那麼小,他在哪裡找的葯,肯定是有人給她的!」顧言馨分析了一下。

「顧珊珊!」

「顧珊珊!」

隨後,蘇婕和顧言馨兩人脫口而出。

她們兩人相互望了一眼,彼此都明白。

在這蕭家,除了顧珊珊,還能有誰呢。

就算大房和二房妒忌不喜歡讓這個孩子生下來,但也不會暗地裡面陷害這個孩子的。

能夠有著卑劣手段的人,只有顧珊珊了。

「顧珊珊真是太可惡了,竟然連小孩子都利用。」顧言馨氣憤地說道。

幸好簫梓銘什麼都不懂,當著她的面,就將葯扔到了雞湯裡面。

不然的話,她真的有可能中招了。

顧言馨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自己的這個孩子,真的是命苦啊。

「嫂子,你以後一定要小心一點,顧珊珊居心叵測,不得不防。」

「謝謝你,蘇婕,對了,梓銘呢?我想見一見他。」

「他現在在院子裡面呢。」

顧言馨隨後便去找簫梓銘了。

她還在地上玩具呢,也沒人陪他玩。

在這個家裡面,沒有人會在乎他。

「梓銘。」顧言馨喊道。

簫梓銘望著顧言馨,然後一動不動,然後眼神還是盯著顧言馨的肚子。

顧言馨或許已經明白了,簫梓銘是什麼意思。

「梓銘,你過來。」

簫梓銘還是蠻聽顧言馨的話,然後立馬就過去了。

「梓銘,你是不是不喜歡伯母肚子裡面的孩子啊?」顧言馨問道。

「恩,不喜歡……不要……弟弟……不要……」簫梓銘趕緊說道。

「是誰對你這麼說的?」顧言馨又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