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走到沙發邊坐下后,盧夢琳說:「衛星發射中心的規劃圖已經報上去了,最快下個月初會批複下來;

另外,我上午打電話給海關移民局那邊,那邊回函說已經收到勞務簽證單。由於他們來自薩加拉塔,為防止非法滯留,所以每人保證金提高到10000紐幣。」

韓義點點頭,「沈心那邊怎麼樣了?」

「噢,對~」盧夢琳從旁邊拿過智能平板,劃了一下說:「你看,美國CBP已經回復,讓我們儘快到ICE(海關執法局)辦理領取手續。

不過目前只拿到裸眼顯示器,20萬部智能顯示器還沒有放行,沈姐他們正在和相關部門溝通。」

撩她入懷:總裁的寵妻日常 「行,我知道了。」

頓了一下韓義說:「你讓沈心把那10萬部裸眼顯示器發到紐西蘭來,明天早上你到奧克蘭那邊鋪貨。」

「好,我知道了。等下我就聯繫企劃部做方案。」說著盧夢琳站了起來,「公司已經同意出售海勒大廈,項目部那邊正在談價格呢。」

韓義目送盧夢琳離開后,起身朝卧室走去。

剛打開門就看到白花花一片。

定睛一看才發現,狐妖這個小妞竟然已經在他房間里洗過澡了;

此時身上僅僅裹了個白色浴巾,遮住重要部位,濕漉著頭髮大咧咧坐在沙發上看電視。

韓義黑著臉朝她走去,「來來來,叔叔給你講個故事……」 胡幺這丫頭有些自來熟,韓義對她的態度就是「朋友家的小孩」,但是她已經不拿自己當外人了,非常的隨意;

在他房間洗澡也就罷了,浴巾下面竟然還是真空。

要問他怎麼知道的,當然是……

沒你們想的那麼齷齪。

韓義去衛生間上廁所,發現她衣服全扔在衣框里,包括裡面的小衣在內。她又沒帶衣服過來,裡面不是真空是什麼?

看在她爸在幫他做事的份上,韓義就不跟她計較那麼多了。

出來后給酒店客服部打了個電話,讓他們送了一套女孩內外衣過來。

把狐妖大致尺碼報過去后,韓義掛斷了電話。

見狐妖還直勾勾盯著他看,韓義皺眉道:「看什麼?」

「你之前不是說給我講個故事嘛,快講啊!」狐妖掖了下快掉下來的浴巾領口道。

胡幺當然不是無緣無故粘著韓義的,她又不是真傻。

如果說到洲際酒店之前是因為他出門帶保鏢、擁有自己的私人飛機、一舉一動全部都透露出強大的氣場,和年初那個在她家做客的普普通通、渾身沒一點氣勢的人判若兩人而產生的好奇,想近距離了解他一下的話,

那麼到了酒店后就變了。

就在半個小時前,這個「傑森」跟他助手在客廳里談事情的時候,她同學給她打電話,把布萊尼姆籃球賽發生的一切統統告訴了她。

胡幺聽后差點沒尖叫起來。

當然不是因為害怕,而是興奮。

真得,她長這麼大還從來沒遇到過像「傑森」這樣man的男人;那一刻她感覺就像是一道電流自她身體穿過,刺激得她寒毛都豎起來了。

她非常確定,這個男人就是她生命中的真命天子。

現在她特別後悔,後悔沒有早一點到達籃球場,那樣就能看到他最酷的一面了。

……

韓義不知道這個小妞心裡的想法,反正就覺得她腦袋是真有「問題」。

穿成這樣在一個雄性男人房間里,還擺出一副任君採擷的模樣,真當他是「吃素」的……

算了,還是禽獸不如吧。

偏執秦爺的黑月光 「故事就不講了,有空叔叔帶你去看金魚~」

說著韓義看了眼手錶,時間才3點鐘,拿起手機假裝刷國際新聞,實際上人已經沉浸到交易平台上。

今天的事情多少令他有些觸動。

雖然就算沒有力場防護罩,他還有其他底牌,但是人在危機之後總是會第一時間想到人身安全問題。

而且這種事怎麼重視都不過分。

在搜索欄里鍵入「防護」,一瞬間跳出來數以億計的關聯待售商品出來;

種類五花八門,什麼鋼鐵戰甲、納米機甲、護身龍鱗甲、基因狂化藥水、石化藥水等等,應有盡有。

仔細看了看,那些科技產品普遍售價較便宜,而那些基因藥水則相對昂貴一些;

比如其中的一款石化藥水,在服用后可以令皮膚在1小時內堅俞精鋼,刀槍不入,包括丁丁。

一瓶售價1000塊,可以使用10次。

當然,韓義不看好這種東西。

皮膚硬有吊用,也就只能抗住槍彈,大威力炮彈可以震碎五臟六腑,到那時就是外焦里嫩了。

有這錢還不如多雇傭兩個機器人呢。

很快韓義搜索到一款「液態納米服」。

根據描述,液態納米服主要是為保護外星人賽車手設計的。

別問韓義外星球怎麼會有「賽車」這種事的,反正交易平台上是這麼寫的,可能他們的「車」跟地球的「車」有些區別。

這款液態納米服可以根據神經反應速度,在最快0.0001秒之內覆蓋住人體全身;

在承受5000℃的高溫炙烤的同時還能承受不超過3000公斤的力量打擊。包括爆炸。

韓義考慮了一下。

手槍子彈主要是靠彈頭傳導了殺傷動能到目標后,會將它所觸碰到的目標部位「炸」開一個空腔,這就是常說的「爆炸效果」。

彈頭會在目標內部高速旋轉繼續殺傷目標直至停下為止。

而通常來說,子彈本身的力量並不大。

這樣算的話,3000公斤的防護力,在突發情況下夠用了。至於有目的的遠程狙擊,五個毀滅者也不是吃乾飯的。

看了眼價格,350塊,價格還算「親民」。

韓義給出售者發了個消息。一個叫「清道夫」的外星人。

清道夫在韓義剛剛發消息過去就回復了,並且熱情的同他攀談著,同時還問韓義怎麼找到他那個小店的?

之前韓義看了,對方店鋪開張有10年了,截止目前為止,一共賣出去幾萬件物品,但是奇怪的是,店鋪信譽及排名卻在幾百億開外。

在韓義這個「奸商」的忽悠下,很快知道清道夫真正的身份——「星際乞丐」。

星際乞丐是韓義幫對方起的外號,而實際上清道夫就是專門在宇宙里「撿垃圾」的。

據對方說,宇宙間也經常會開戰。

有矛盾的兩個宇宙文明約個地點,雙方拉開架勢幹上一場。

開戰就意味著損壞。戰後那些漂浮在星際間的破碎飛船、戰甲都會有專門的清道夫去打掃戰場。

而他這個「清道夫」,就是在那些真正的清道夫打掃戰場后再去撿垃圾。偶爾也能撿到一些好東西。

譬如這個液態納米服,就是他從星際戰場里撿到的。

知道對方是「星際乞丐」后,韓義頓時產生一種「高等文明」看「土著人」的心理優越感。

隨後以「本大爺看上你的納米服是你的榮幸」的口吻開始砍價,最終以170塊拿下液態防護服。

清道夫非常開心的回復說:「我已經快忘記肉是什麼味道了,這次回去一定要飽餐一頓。」

「……」韓義突然感覺自己太不是東西了,人家都混的一個月沒吃肉了,自己居然還那麼盤剝人家,「肉很貴嗎?」

「當然了!一斤最普通的暴龍肉要15塊錢,像我這樣的人哪吃得起?都是有錢人吃的。」

韓義:「……」

就在這時,清道夫發消息問:「您竟然出售靈魂歌曲,您一定是大貴族吧?」

韓義:「你怎麼知道我是貴族的?」

清道夫:「因為只有貴族才能擁有靈魂歌曲的版權。」

韓義:「難道普通人不可以?」

清道夫:「靈魂歌者整個生命都獻祭給了歌曲,這樣的人手無縛雞之力,連一隻宇宙瓢蟲都對付不了。普通家庭根本不會允許。

而貴族家庭從小就開始培養有實力的靈魂歌者,等他們長大後為貴族服務。

而大人您擁有這麼多的靈魂歌曲,不可能是一個普通人。」

韓義非常滿意,「好吧,既然被你識破了,那我就告訴你吧,我確實是個貴族。」

裝完逼,韓義果斷下線。

……

……

在韓義登陸交易平台的這段時間裡,狐妖特別乖巧,就坐在旁邊等著。

包括服務生進來送衣服,她也沒有驚擾他。

她雖然年齡小,但明白一個道理,像韓義這樣的男人,肯定更青睞於那種懂事的女孩,而不是那種動不動哭哭啼啼、撒嬌賣萌的女孩。

在衛生間換好衣服后,狐妖又等了半個小時,終於,韓義收起了手機。

「幾點鐘了?」

狐妖說:「四點一刻。」

「走吧,吃飯去。」說完韓義才發現,狐妖居然換了套小清新的粉色碎花連衣裙,很卡哇伊,就像一個天真爛漫的天使。

不過在瞄到她胸脯時,那股小清新的氣質立馬被破壞掉,完全就是個「魔鬼天使」。

韓義抽抽嘴角,轉身朝門口走去,「這麼大,將來也不知道會便宜哪個王八蛋……」 如果說「全球眼納米衛星」是天義跨出全球化集團的重要一步,那麼紐西蘭衛星發射中心將奠定天義全球獨角獸的堅實基礎。

包括全球無死角加密通訊、獨立網路通道、物聯網、無人駕駛、飛行器導航、軍用裝甲聯動系統等一系列產品,都離不開高效通訊網路衛星的支持。

如果把這些產品比作樹葉果實的話,通訊網路就是連接樹葉果實的樹枝、樹榦乃至根脈。

所以韓義對衛星發射中心的重視,絲毫不亞於當初的光感測器工廠的建設。

天義紐西蘭項目組在16號上午一大早就把1000萬紐幣交到了移民局。

在經過紐西蘭商務部部長亞歷山大托比的協調后,當場拿到了同意批複函。

當天下午3點半,荷載1125「人」的鴻羲號海輪進入紐西蘭海域。晚八點,鴻羲號海輪在「納皮爾港」靠岸。

經過海關總局檢驗檢疫局確認沒有攜帶任何毒化物品后,1001名機器人正式登陸紐西蘭。

在20輛大巴的裝載下,當晚便前往布萊尼姆東部的衛星發射中心。

而與此同時,韓義來到了紐西蘭的奧克蘭市「創新中心」,同華威全資子公司負責人吳鍵商談一些事情。

華威是國際電信聯盟(ITU)成員之一,在國際電聯里擁有著很重要的地位。

當然,這不是韓義同對方見面的原因,而是華威同紐西蘭政府交情深厚。

前幾年紐西蘭在奧克蘭建設高科技產業園「GridAKL創新中心」,華威還是聯合創始人之一;

華威利用其國際領先的通信技術,為GridAKL大樓安裝最先進的系統,吸引了大批快速發展的信息、通信技術企業和數字媒體企業的進駐。

華威在紐西蘭的影響力,是目前的天義所無法比擬的。

所以韓義想把華威發展成戰略合作夥伴,同時希望他們把紐西蘭所有衛星通信網路業務都外包給天義,華威專心做線下實體產品就行。

大家互相合作,拿下紐西蘭所有通訊網路市場。

一身休閑打扮的吳鍵是技術員出身,今年才35歲,長得很帥氣,說話時總是喜歡用肢體語言加強語氣。

就像現在,兩隻手比劃著說:「韓總,我相信你們公司有這個實力,可問題是,5G才剛剛布局不到2年,現在就推出6G,會不會太早了一點?

另外一個問題相信韓總你也清楚,截至目前為止,天義還不是國際電聯的正式成員,甚至你們都沒有在國際電聯登記;

在沒有取得其他成員國以及大企業的認同之前,你們的衛星根本無法實現自由交互,所以……」

「那又怎麼樣?」

韓義笑問了一句,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說:「我發射衛星的初衷是為天義旗下產品提供服務,而不是哪個國家哪個企業,他們認不認同又有什麼關係?」

「可是……」吳鍵想了想說:「那地面接收基站總是要建設吧?按照輻射面積來說,一個大洲起碼要建設兩個。

如果你不加入國際電聯,像北美、歐洲等地區,根本不會讓你們建設,這樣何談全球無死角?

還有一件事韓總可能不是太清楚,不經過國際電聯的同意,即使你把軌道報備上去,他們也不會批准,到時候有些國家難免會採取一些激烈手段……」

「把我衛星打下來?」

韓義笑眯眯的問了一句,說:「那我告訴你。首先,我們主要採用的是射線技術而不是長短波;

這種技術不但擁有非常強大的抗輻射干擾能力,在通訊距離上也不是傳統基站所能比擬的;

地面基站只是加強作用,主要為一些軍事部門、軍事發燒友、極限愛好者提供服務,實際上有沒有都無所謂。

而且我們也根本沒打算在陸地上建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