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炎此時站在一片樹林當中,在他身旁的是杉田智和和薰,在他們身後還有一些全身黑衣的人,而這些黑衣的男子,都是杉田智和的手下,因爲入侵組織總部這種事情,總不可能只讓他們三個人來進行吧。

江炎的身前,是一大羣巨大的建築羣,但是建築羣的最外圍有一道大約三米的圍牆,所以裏面是什麼樣的情況江炎也看不清楚。

“前面就是組織的總部?”江炎疑惑的問道,因爲前面的那一片建築羣,招牌上寫着的明明是某某某製藥工廠,當然這也可能是掩人耳目的手段,畢竟這裏面到底是什麼樣的情況也只有進去了才知道。

“沒錯,這裏面就是組織的總部,絕對不會錯的。”杉田智和十分肯定的說道。

既然杉田智和那麼肯定,那麼江炎自然就沒有懷疑的理由了,目前來看杉田智和的安排還沒有出現什麼太大的差錯,嚴格來看的話杉田智和還算是一個不錯的決策者,除了那一次自己差點死在亞索的***上,想想江炎都有些害怕,只能希望亞索不在這個總部裏面吧。

其實這一點江炎自然是不用擔心的,因爲像亞索這樣的頂尖殺手,是很少會出現在組織的總部裏面的,頂尖的殺手的行蹤是很飄忽的,從來不會停在同一個地方太久的時間,因爲越厲害的殺手,就越危險。

“如果江炎君沒有問題的話,我們馬上就要行動了。”杉田智和拍了拍江炎的肩膀對着江炎說道。

“對了,不介意的話,我可能要找一個幫手。”江炎笑着回答道。

“什麼幫手?江炎君,我們可沒有時間再等待了,今天的下午是我們最後的也是唯一的機會。”杉田智和說道。

“不會很久的,不過你們看到我叫的幫手可不要吃驚哦。”江炎回答道。

杉田智和沒有說話,只是微笑着看着江炎,現在他發現眼前的這個中國少年真的有些特別。

其實根據已知的資料還有他對於江炎的瞭解,杉田智和對於江炎的實力其實也有有一些大致的瞭解,在他看來的話,江炎應該是又一個保護性的異能,可以在一段時間內讓江炎不受到任何傷害。

還有就是江炎應該還有一個能夠控制普通人的異能,但是對擁有異能的人則無效,最後的話還有一個亞索空氣中能量來國來攻擊對手的異能,這些就是杉田智和對於江炎實力的大致判斷。

只不過從現在江炎說的話來看的話,似乎江炎的實力並不只是只有這麼幾個,這個中國的少年,應該還隱藏了一些東西,中國,還真是一個神奇的東方國度啊,杉田智和在心中感慨道,想不到江炎竟然還有底牌。

江炎現在想的不是別的,他現在正是要使用自己最新得到的異能,召喚術。

現在就使用超幻術,是江炎思考了很久以後做出的決定,首先這一次的行動對江炎十分重要,對於江炎來說的話,幾乎就是隻許成功,不許失敗的一次行動。

因爲江炎跟這個組織之間的關係,幾乎是一種不可調和的狀態了,只要這個組織還存在一天,對於江炎的威脅是十分巨大的,不僅是江炎,就連江炎身邊的人也不見得會安全,因爲這種地下組織,是不會顧及什麼倫理道德的,對於他們來說,爲了勝利,是可以不惜一切的手段以及代價的。

而江炎自己的話,幾乎是沒有機會能夠徹底消滅這個組織的,所以跟杉田智和聯合是勢在必行的事情,所以使用召喚術,江炎所想的就是使用自己全部的力量,務必要使這一次的行動不出現任何的差錯。

其次現在使用召喚術的話,江炎能夠提早知道自己召喚出來的是什麼生物,也好對自己的實力又一個大概的評估,以免到時候手忙腳亂的,又不知道會出現什麼茬子。

而且江炎也沒有什麼理由隱藏自己的實力,反正自己還會獲得很多的異能,暴露召喚術也沒有可惜的,總不能自己一輩子不使用召喚術吧,比起暴露實力什麼的來說,還是自己跟自己身邊的人的姓名最重要吧。

而且江炎相信,自己和杉田智和之間,暫時還是不會出現利益的矛盾的。

想到這,江炎也不再猶豫,在自己的心中說道:

“使用異能,召喚術!” 看到雲雨嘉很聽話的喝了那一杯葡萄酒,程飛嘴角的笑容越發的燦爛起來,原本他還以爲雲雨嘉如果一直不肯喝的話,他就得采取另外的手段了,想不到雲雨嘉這麼的聽話,倒也省了他的不少事情。

剛剛喝完那一口葡萄酒,雲雨嘉剛剛把酒杯放到茶几上,腦子裏不自覺的就開始出現了一陣眩暈。

“這酒?”雲雨嘉表情有些慌張的說道。

“答對了,我的小雨嘉,酒裏面我可是加了好東西的,放心,絕對對身體沒有任何的損傷,你只會小小的睡一會,放心好了,我怎麼會捨得下毒藥給你,小美人。”程飛笑得越發燦爛的說道。

“你…..你…..”藥效的作用十分明顯,這個時候雲雨嘉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了,一句話到了自己的喉嚨邊上,卻怎麼都無法說出口。

“哦,你是想問我也喝了酒爲什麼沒事對吧,答案很簡單啊,因爲我沒吞下去。”程飛一邊笑着說道,一邊從自己的嘴中吐出了一口紅酒。

“爲了你我可是不惜犧牲這一瓶82年的好酒,可見我對你用情至深啊雨嘉,其實我纔是最愛你的人,還記得入學時候我們在一起的日子嗎,讓我們再回到那個時候把。”程飛站了起來,朝着雲雨嘉所在的位置前進了一小步,笑容滿面的說道。

此時的雲雨嘉,連發出聲音都十分的困難,現在雲雨嘉的視線都變得一片模糊,視線已經變得模模糊糊,用僅存的最後一絲理智和力氣,雲雨嘉輕輕的喊出了三個字:“救…江…炎…”

說出了這三個字以後,雲雨嘉終於失去了最後的一絲力氣,整個人倒在了小沙發上,重重的閉上了自己的眼睛。

“江炎?那小子惹了國際最有名的殺手組織,真是一個嫌命長的傢伙,現在估計早就死了,哈哈哈哈。”程飛十分開心的說道。

不過現在的雲雨嘉卻絲毫聽不到這一段話了。

……...

夜少,你的老婆是只貓 ,畢竟是第一次,不管是誰都會很緊張的,江炎不斷在自己的腦海中猜想,自己的第一次究竟會是誰,會不會召喚出傳說中最強的十級召喚生物了?

所以雖然隨機召喚的時間只有五秒,在江炎的眼裏,這五秒鐘像是被擴大了無數倍一樣。

終於,江炎聽到了伊雅的迴應:“主人,隨機召喚成功,主人這一次運氣很不錯啊,這一次主人召喚出來的召喚物是等級爲六級召喚生物。”

竟然是六級,雖然不是十級的召喚生物,但是也算得上是很不錯了,以滿分十分來看的話,六分的話也算是一個及格線,算是一個不錯的結果,所以聽到這,江炎的心中一陣欣喜。

“主人,這一次你召喚出來的生物爲另一個異次元世界的兇獸——雙頭有翼幻獸,現在進行召喚,稍後再爲主人你做下一步的召喚獸的具體說明。”

隨着伊雅的話音剛剛落下,江炎的眼前突然間出現了一道刺眼的白色光芒,這一陣光芒刺眼得讓江炎幾乎就睜不開眼睛,身後的那一羣黑衣人似乎有一些騷動,生怕遇到埋伏,不過剛纔杉田智和有簡單的交代了幾句,所以也不至於太過於騷動。

不過這一陣刺眼的光芒並沒有持續得太久,沒用多長的時間,這一陣白色的光芒開始慢慢的變弱,江炎這才挪開自己擋在雙眼前的雙手,這纔看清楚自己召喚出來的這一隻生物。

江炎的第一感覺就是,天啊,這尼瑪真的是生物嗎,這就是所謂的雙頭有翼幻獸?

因爲出現在江炎眼前的,首先,這隻生物名副其實,有兩個頭,而且這兩個頭如果非要用言語的形容的話,那就是兩個獅子的頭。


不過跟地球上獅子的頭比起來的話,還是有一些明顯的區別的,首先其中一個頭部的正上方,有着一根銀色的角,角並不長,但是卻很鋒利,不停的閃耀着一樣的光芒,而另一個頭上,還有着像是牛角一樣的兩根彎曲的角,不過也是銀色的。

兩張血盆大口中都長着鋒利的牙齒和銳利而猙獰的犬牙,看起來十分的具有破壞性。

像獅子一樣,這隻雙頭有翼幻獸的頸部長着密密麻麻的褐色棕毛,看起來十分的具有威嚴,還有一點跟獅子不同的是,這隻生物的四足值只有三根腳趾,但每一根腳趾上都長着好幾釐米長的鋒利的爪子,那鋒利的程度,絕對不亞於任何一把鋒利的刀劍,看起來十分的駭人。

當然最爲讓人吃驚的,就是這隻雙頭有翼幻獸的背部,竟然長着兩隻寬大的,純白色的翅膀,如果非要用一種東西的比喻的話,這隻翅膀就像是傳說中的天使的翅膀一幫,潔白得沒有一絲污垢。

強健的身體,鋒利的獠牙和爪子,頭上閃耀的尖角,至少從外表上來看的話,確實是滿唬人的。

生物被召喚出來以後,似乎沒有任何的驚慌,對於四周的一切就好像看不到一樣,站立在那,就像是一個高傲的君王一樣,淡淡的藐視自己身前的一切,不得不說就這造型,它確實是有這個資本的。

先不說江炎有些吃驚,杉田智和還有薰,以及身後的哪一些黑衣人,都被這突然出現的怪物給嚇到了,不過這也正常,任何人看到這東西,不被嚇到都要心驚膽戰好一陣子吧。

“主人,這隻雙頭有翼幻獸算是一種比較特殊的召喚獸,因爲一般來說的,等級爲四以上的召喚生物,都會有一些物理性質以外的攻擊方式,不過這一隻雙頭有翼幻獸,只擁有物理性的攻擊方式。”這時伊雅在江炎的心中說道。

“一般來說的話,只擁有物理性攻擊方式的召喚獸,一般來說達到五級已經是極限了,而這隻物理戰鬥能力極佳的雙頭有翼幻獸,之所以能夠能夠排在等級6,是因爲這隻雙頭有翼幻獸擁有一種特殊的能力。”伊雅繼續解釋道。


“特殊能力?什麼特殊能力?”江炎追問道。

“主人,這隻雙頭有翼幻獸很特別,其實這種雙頭有翼幻獸是一種物種雜交之後的變異產物。”伊雅解釋道。

“這種生物是由一種叫做幻獸王和一種叫巴風特兩種生物雜交產下了變種生物,但是雜交之後的雙頭有翼幻獸,不光是繼承了親代中很多優秀的能力,而且還誕生了一種新的能力。”伊雅說道。

“什麼能力?”

“這種能力就是,雙頭有翼幻獸擁有兩個——心臟。”伊雅賣了賣關子的說道。

“一般的情況之下,雙頭有翼幻獸只會使用一個心臟來進行生理活動,而一旦其中一個心臟因爲一些問題停止運作的時候,另一個心臟可以交替其繼續進行機體的生理運作,也就是說,雙頭有翼幻獸,有兩條命。”

聽了伊雅的一系列的解釋,江炎對於眼前這一隻自己召喚出來的生物算是大致上有了一些瞭解,戰鬥力方面江炎基本算是滿意了,雖然沒有一些什麼魔法性質的攻擊方式,但是這傢伙應該是會飛的,一想到自己可以騎在這玩意上面,江炎就一陣興奮,想想就感覺到各種炫酷。

“江炎君,你果然隱藏了很多祕密。”一旁的杉田智和笑着對江炎說道,眼前突然出現的兇獸,確實讓他大吃一斤,他還從來沒有見過或者從資料中得知,竟然還有這樣的異能,這簡直就是小說裏面纔會出現的情節。

“剛纔的光芒已經讓對面起疑了,江炎君如果沒有意見的話,我們要進攻了。”一旁的杉田智和。

江炎點了點頭,杉田智和沒有猶豫,朝着身後的一名黑衣男子使了一個眼色,男子從胸口掏出了一個像是小型控制器一樣的東西,在上面按了幾下。

這時,基地的另一邊傳來了一連好幾聲震耳欲聾的爆炸聲,就連原本一直都是高傲着頭的雙頭有翼幻獸,也不由得朝那個方向看了好幾眼。

“敵人已經被吸引過去了,我們現在開始入侵。”杉田智和立刻下令道。

“江炎君你要控制好你的那隻東西,我們現在要祕密潛入,至少在到達主控制室之前,不能讓他們發現我們的行蹤。”杉田智和對江炎說道。

此時此刻,江炎已經感覺到了,自己跟那一隻雙頭有翼幻獸之間確實存在着一種特殊的心靈上的聯繫,所以控制雙頭有翼幻獸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隨着江炎的下令,雙頭有翼幻獸也悄無聲息的加入了滲透大軍的行列中去了。

看到這隻長着兩個頭和一雙翅膀的怪物竟然那麼聽話,杉田智和對江炎也是一陣佩服,這個中國的少年給了他太多的驚喜,如果有可能的話,他會盡可能的不會跟江炎作爲對立面的,因爲江炎實在太過於神祕。

就這樣,滲透行動開始了。 程飛看着眼前已經完全失去了神智的雲雨嘉,心裏面其實也並不平靜,其實認真來說的話,雲雨嘉在他的心裏,確實是一個很特別的存在,漂亮的女孩可能會有很多,不過在他眼裏特別的也許就只有一個,那就是雲雨嘉。

但是無論如何,雲雨嘉這幾天對他的態度,也總算是讓他了解到一點,這個女孩的心,也許永遠不會再屬於她,因爲此時的雲雨嘉的內心,已經完全被一個人給佔據了,那就是江炎。

程飛現在所需要的,自然不可能只是雲雨嘉的少女身體那麼簡單,多年以來其實程飛對於這種身體上的慾望其實已經不是很感冒了,而程飛真正需要的,其實是想得到雲雨嘉的內心。

所以,程飛做了一個決定,一個可以讓她得到雲雨嘉內心的決定。

看着眼前睡得死死的伊人,程飛拿出了自己的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叫你們找的人你們找到了沒有。”程飛淡淡的朝着電話對面的人說道。

“我們已經找好了少爺,現在要把人帶過來嗎?”

“我現在在XX酒店的XXX房間,帶着那個人,馬上給我過來,另外。”程飛頓了頓。


“這一次的行動一定要保密,絕對不要讓別人知道。”

“是的,少爺。”

“對了,那小子在日本現在怎麼樣了,死了沒有啊。”程飛想了想問道。

“現在還沒有具體的消息,不過一個普通的人,想必不可能躲過那個組織的追殺。”

程飛聽了之後,開心的點了點頭,說道:“馬上出發,我在房間裏面等你們。”

說完程飛掛掉了電話,看了看眼前完全陷入沉睡的伊人,程飛看得如癡如醉。

…...

“江炎君,這一次的行動非同小可,我們只許成功,不允許失敗,要不然的話我們可能在也找不到一個好的機會了。”杉田智和對身邊的江炎說道。

“具體的任務我們安排過了,這個製藥工廠其實只是一個幌子,組織真正的總部在這個工廠的地下,而入口只能由裏面打開,外面是打不開的,而裏面和外表是完全隔音的,哪怕你丟個**外面也聽不到任何的聲響。”

“我們事先已經在這個區域設置了電波的干擾,任何的通訊設施都沒有辦法起到作用,這樣組織外面和內部的人也會暫時的失去聯繫。”

“剛纔的爆炸之後,我的人會進行突襲,我們要在最快的時間之內清理掉整個製藥工廠,不能留下一個活口。”杉田智和說道。

“然後他們已經會有人想要進入到組織內部,然後我要在那個人打開入口的一瞬間殺掉他,我們再進入到組織的地下內部對吧。”江炎聽到這說道。

“沒錯江炎君,這就是你的任務,江炎君應該能夠做到吧。”杉田智和滿意的笑了笑。

對此的話,江炎自然是表示毫無壓力點了點頭,現在的他,技能的冷卻都是好了的,還擁有一隻雙頭有翼幻獸,異能器的能源也很充足,算得上是江炎最強的狀態了。

“那好,我們開始行動!”杉田智和開始下令。

…….


XX製藥廠表面上看是一個製藥廠,其實是一個殺手組織總部的所在,而理查德則是作爲整個殺手的高級責任主管,主要任務是保護整個總部的安全,同時也是唯一掌握打開通完總部通道機關的人,沒有他的話,任何人都不可能進入到組織的總部裏面去。

只不過,理查德發現此時自己面對的情況有一些特殊。

首先是幾乎在一瞬之間,整個製藥廠的通訊設施在一瞬間全部都失靈,不管是無線電還是電波都受到了干擾,無法跟其他的地方取得聯繫,而備用的有線電話設施,也受到了脈衝波動的干擾,無法正常運作,這也意味着,他們現在完全跟外界失去了聯繫。

“出現了什麼問題,萊爾。”理查德有些憤怒的對着自己的手下說道。

“回長官,具體的情況我們還在查詢,目前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不過我已經吩咐他們進入一級備戰狀態,任何入侵者都會遭到射殺的。”

正當理查德還想說點什麼的時候,整個製藥廠的東面突然傳來了好幾陣震耳欲聾的爆炸聲,整個大地都震動了好幾秒。

“馬上帶第一小組過去看看情況,另外派人吩咐其他幾個方向的守衛,叫他們千萬不要放鬆警惕,可能是敵人的調虎離山之計,叫他們千萬要打起精神,現在技術部門正在緊急聯通緊急聯絡裝置,很快我們可以就可以呼叫支援。”

理查德作爲組織的高級責任主管,自然不會是靠走後門當上的,關鍵時刻臨危不亂的指揮,理查德也算是個人才,不過儘管如此,面對敵人早已經有了密謀和周全計劃的這一次偷襲,他今天算是凶多吉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