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小小几人沒轍,只好走到外面,不知為何,原本對他們視而不見的鬼魂開始對他們怒目而視,彷彿是知道了他們即將去拔掉他們的舌頭。

看著這些舌頭吊在外面的鬼魂,龍小小覺得有些頭皮發麻。

狐六將他們帶到一處沒有鬼魂的地方。

眾人都充滿期待的看著她。

“你們看著我做什麼?我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我只知道這個地方,我是從來沒有來過的。”狐六理直氣壯的說道。眾人泄氣,看來,只能靠自己了。

不過每一個鬼魂的舌頭另一頭都栓在一根木棍上,是不是只要將這個木棍拿到手上,用力一拔,就能將他們的舌頭拽掉了。

最後經過萬事通欲的驗證,這個方法可行。

他們悄悄的看向那邊的動靜,鬼魂們已經沒有再注意這邊,他們此時正被鬼差們拉著舌頭,他們眼看著這些鬼魂的舌頭一點一點的拉長,龍小小隻覺得發自內心的不舒服。

不過,也可以看出這個方法是真的可行的。

那些鬼魂在拉扯舌頭的時候,臉上會露出一絲痛苦,拉扯過後便又恢復了麻木的表情。

“那麼,我們如今的問題就是應該怎麼樣靠近這些人,如今他們對我們的敵意很深。”

紫妖說道。

“這還用你說,是個人都知道了。”狐六瞪著紫妖說道。

龍小小這時沒空理會這兩個人的鬥嘴,只是盯著外面的那些長舌鬼魂,試圖尋找一些破綻。

這些鬼魂不會睡覺,一直都在鬼差的監視下,不過每一批鬼差都會換班,換班時間為半個小時,他們就只有利用這半個小時來拔舌頭,因為鬼差必然會阻止他們。

所以這樣要省去很多麻煩的步驟。

這時,又到了鬼差換班的時候了,龍小小几人看準了一個落了單的鬼魂,他獨自一人呆在一邊。

他們小心翼翼的走過去,鬼魂發現了他們,嘴裡開始發出低吼,這低吼,根本不似正常鬼魂,有些像猛獸。

他的眼裡滿是恐懼,還有厭惡,他的手腳並沒有被綁住,所以手腳並用的朝著幾人抓來,這樣的鬼魂沒有什麼攻擊力,所以龍小小几人很快就繞到了他面前的木樁,木樁上栓著一根鐵鏈子,紫妖一手便將木樁拔了起來,龍小小看了一眼還在怒吼著什麼的鬼魂,心裡默默的說了一聲對不起。

紫妖手上用力,卻覺得他的舌頭似乎是韌性太好了,拔不動,欲見狀接過手來,依舊只將他的舌頭拔長了,而那鬼魂的表情已經有些猙獰了,可見受到了多大的痛苦。

龍小小一時不忍,正好這時鬼差也快回來了,他們便先躲到了一邊。

“什麼情況?”龍小小驚訝的問道。

“這就是拔舌地獄的人,舌頭的堅韌度可以比擬橡皮了。”欲攤了攤手說道,他此刻也是很無奈。


“那我們應該怎麼辦呢?”狐六托著腮,臉上有些鬱悶。

眾人陷入了沉思。

“等等,小小,你包里可有什麼腐蝕性的毒藥?”

龍小小聞言想了想,將包掏了出來,裡面的瓶瓶罐罐都倒在了地上。

她從其中拿出了一瓶:”這就是了,義父才教我弄出來的,這種東西別說舌頭了,就算是鋼鐵也給你腐蝕的了。。。可是,這會不會太殘忍了?”

“這拔舌地獄的人,除了對拔舌有痛感,別的都沒事,我們幫他拔了舌頭,讓他少受些痛苦,還好一些。”欲說道。

龍小小一想也是,她便將手中的毒藥給了欲,讓她下手,她是完全下不了手的,她並不是聖母,但是對於這種本來就處於弱勢的人,自然有些特別的心軟。

很快,換班時間又到了,他們走到剛剛那個鬼魂的面前,鬼魂看著他們依舊一臉的憤怒和恐懼,欲將他的舌頭拉長,而紫妖在他的舌根處撒上了一點腐蝕毒藥,瞬間,他的舌頭便掉落了下來,他的眼裡閃過一絲不敢置信,隨即滿是欣喜,龍小小几人將舌頭用鐵鏈拖著,離開了那裡,很快,就有鬼差回來了,他們看到男子的舌頭,沒有任何錶情,想必是經常看到這一幕,男子很快就被帶著離開了,應該是去了別的地獄。

這一幕,別的鬼魂並沒有看到,所以他們不能相信龍小小他們,而且他們都是在一起的,下手也不是很容易。 他們只有決定個個擊破,一個人去拔舌頭,另外的人拖住別的鬼魂。WWw.

這個拔舌頭的任務落在了龍小小的身上,其他人則去對付一群鬼魂,相比起來,龍小小的工作要輕鬆的多。

趁著換班的時候,幾人先衝出去吸引鬼魂的注意,而龍小小則單獨面對其中的一個鬼魂,鬼魂看著她,眼裡滿是惱怒,想衝過來,奈何有鏈子拴住舌頭,走不了多遠,龍小小拔出木棍,將他的舌頭拉長,忍著噁心將腐蝕毒藥灑在他的舌根,隨即,又是一枚舌頭,看著時間還早,她又帶著毒藥去往別的人那裡,一會的功夫,就得到了五根舌頭,加上之前的那根,就是六根了,接下來,只要再拔掉四根,就可以了。

而其他的鬼魂看到了他們做法明顯沒有那麼排斥了。

正在他們高興之際,悲催的事情發生了,他們被鬼差發現了,幾十個鬼差那些鞭子追擊他們,他們只好先放棄拔舌頭,來到一處荒廢的屋子裡躲起來。

屋子中卻感覺到了一絲不尋常的氣息。

“這屋子中,有厲鬼。”欲淡定的說道。我去,有厲鬼你還這麼淡定做什麼?

果然,在欲說完沒一會,屋子中就有一個穿著紅衣的女子披頭散髮的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女子的五官很漂亮,整個臉色顯得很蒼白,指甲又尖又長。

她朝著幾人撲來,被龍小小兩三下就搞定了,如今她的功力完全恢復,和開了掛沒什麼兩樣。

女鬼頹廢的坐在地上,美麗的眼睛里竟然流出了一滴眼淚。

“我不甘心。。。他說我要是能將你們打敗,我就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就差那麼一點點。。。”

“你說的是魔皇?”龍小小問道。

“沒錯,是他將我抓來這裡的,我想去替我的孩子報仇,可惜一直都出不去。”

魔皇的話怎麼能信,龍小小一看便知道這是被蠱惑的。


“即使你贏了我們,你也不可能平安的走出去,你知道他的秘密,他只會讓你灰飛煙滅。”欲看著她說道。

女鬼愣了愣,像是知道這種結果,苦笑一聲:”我知道,但我不過是給自己一個念想,要是被陰司的黑白無常抓去,我就更沒有機會了。”

龍小小聽了聽外面的動靜,還在大肆搜查他們的下落,她蹲在女鬼的面前:”不介意的話,給我們講講你為何要報仇,我是陰司的,如果你的理由打動了我,我可以讓你離開,並且給你時間讓你復仇。”

女鬼不敢置信的盯著她:”你說,你是陰司的?”

龍小小點了點頭:”我曾在陰司任職。”

女子想了想,開口道:”好,那我就告訴你,希望你能成全我。”


眾人見有故事聽,都各自找了乾淨的地方,坐在那裡靜靜的聽。

“我叫做黃檸,是一家貿易公司的職員,公司的老總在我面試通過後,就開始追求我,我那時候有一個很愛我的男朋友,老總用了許多的手段讓他離開了我。最後,我也被他感動,答應了他的追求,說實話,老總帥氣多金,不管哪方面,都很優秀,而且他也很愛我。

後來,我懷上了孩子,也和他討論過我們的婚事,他的態度總是很模糊,我說要將孩子打掉,他捨不得,我也捨不得。

最後我才得知,他一直這麼拖著,竟是因為他已經有了老婆孩子,我之所以知道,是他老婆找到了我,打了我一巴掌,罵我是婊子。

我知道他有了老婆孩子,就想離開他,但是他跪在地上求我原諒,並說要和他老婆離婚,娶我回家,我不想傷害那個無辜的女人,可是我的孩子又該怎麼辦?

後來,他的態度就變了,對我很不耐煩,來看我,也是從兩天一次變成了半個月一次甚至更久,我想,他是因為離婚折騰的這麼累,我應該理解他,我也可以等。

結果,等來的竟是他的墮胎藥!那時候,孩子已經八個月了,他連帶我去醫院引產的時間都沒有,就迫不及待的用打胎葯。

我的孩子就這麼離開了我,她已經成了型,是個漂亮的小公主,那小嘴很像我,可是我再也聽不到她叫一聲媽媽。最後我也因此喪命,我變成了鬼魂,看著他回到他老婆的身邊,兩人感情依舊很好,這件事是他們兩口子一起策劃的,他的公司也蒸蒸日上,絲毫沒有因為我的失蹤而受到影響。老天若是有眼,為何要這樣的壞人還活的這麼好?!”

聽完了她的故事,龍小小嘆了一口氣,自古以來,薄情男人的故事就多如牛毛,因此受害的女性也很多。男人事後依舊好好的,不受一點影響,女人卻身心都受到傷害。

“男人沒一個好東西!”狐六憤怒的說道。

她旁邊的紫妖和欲還有吳老二,三人的嘴角同時抽了抽。

“姑娘,我不能讓你殺人。”龍小小說道。女鬼聞言神色一變:”你耍我?!”龍小小抬手止住了她的下一句話:”但是,我沒有說不讓你將他的公司弄垮,將他弄得妻離子散,我可以申請讓你回到人間一個月,不過是要變成別人的模樣,該怎麼做,就完全看你了。”

女鬼聞言猶豫了一會,龍小小直接下一濟猛葯:”你身為鬼魂,若是殺了人,會在十八層地獄呆上一億年,這樣,你也太得不償失了。”

女鬼立刻便答應了,這樣,她就成為了龍小小這邊的人。

“我們需要去十八層地獄救人,你就在這裡等我們,待我們回來,就帶你出來。”

“如今需要我做什麼?”

龍小小想了想:”你幫我們引開鬼差,我們還需要拿到四根舌頭。”

在聽完龍小小的計劃,女鬼有些意外:”你們太善良了。”

龍小小愣了愣:”善良?!怎麼說?”

“若是別的人,恐怕會將鬼魂直接灰飛煙滅,然後只留下舌頭。”

龍小小恍然大悟,怪不得他們都這麼害怕他們,只怪之前的人都太過暴力了。

“我幫你們引開鬼差,你們快去拿到舌頭吧。”女鬼說道。龍小小點點頭。

只見女鬼搖身一變,變成了龍小小的模樣,龍小小心中滿是怪異,看著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人。

隨後,女鬼沖他們點了點頭,就離開了,外面引起了一陣騷動,龍小小几人趁機跑到剛剛鬼魂所在的地方,鬼魂們見狀,都拖著舌頭過來,想讓他們幫他們解脫,可時間有限,龍小小几人只割下了四個鬼魂的舌頭,看著這些鬼魂依依不捨的眼神,龍小小也沒辦法,一路小跑,跑到了之前管事的地方。

管事依舊淡漠,看著他們來了,只抬了抬眼皮,然後給了他們一張通行證,便又不再說話了,好在龍小小他們已經習慣了他的行為舉止。

隨後,龍小小几人又來到一個傳送口,這個傳送口直接能將他們送到第二層地獄,通行證交給了門口的一個鬼差,鬼差按了按門口的按鈕,傳送口突然出現了一扇門,他們站進去,才發現這是一個電梯,這十八層地獄也漸漸的與人間接軌了。

第二層是剪刀地獄,在陽間,若婦人的丈夫不幸提前死去,她便守了寡,你若唆使她再嫁,或是為她牽線搭橋,那麼你死後就會被打入剪刀地獄,剪斷你的十個手指!更不用說她的丈夫還沒死,就像《水滸》中的王婆,潘金蓮本無意勾引西門慶,王婆卻唆使她討好西門大官人,並贈予她毒藥,毒害武大郎,這王婆到了這剪刀地獄,可是夠嗆。

於是,他們在這一層,看到的,都是沒了十指的鬼魂。

“他們受得刑遠遠不止剪掉手指,他們的手指每一天都會長出來,每一天都會被剪掉,這樣,每天都會重複這種痛苦。”欲用淡漠的聲音說著恐怖的事情,讓人毛骨悚然。

他們看到有的鬼魂正在被剪手指,鬼差們拿著一把大剪刀,一寸一寸的將他們的手指剪下來。

而他們自己受到的痛苦顯然是很巨大的。

都在不停的嚎叫,叫聲凄慘。

他們不忍再看,走到了管事的地方,他們驚訝的發現這一層的管事居然和上一層的長的一模一樣!

“歡迎來到剪刀地獄,觀光客們,這裡是剪刀地獄,留下你們的手指!”他的神情和樓上的那位卻是不同的,這一個像是打了雞血似得,格外的興奮,嘴角還掛著邪魅的微笑。

“冒昧的問一句,樓上的那位,是你什麼人?”龍小小好奇的問道。

“你說樓上的?那是我哥哥,怎麼樣,他是不是很悶?不如我風趣吧?”說完還衝著龍小小拋了拋媚眼。。。

紫妖一把將龍小小拉了回來:”好好說話!”

“好的,各位,這一層的任務是剪掉二十個人的手指,記住,不要被鬼差抓住哦,抓住了,你們也會是其中一員,留下你們的手指!”

美女的偷心聖手 ,他卻沒有閉嘴,看著狐六:”姑娘,我一會就下班了,一起喝杯血腥瑪麗如何?” “喝你的大頭鬼去吧!”狐六瞪了他一眼。

“原來你喜歡喝大頭鬼,也可以,我家裡有珍藏了五百年的大頭鬼,要不去試試?”他的聲音低沉曖昧,眼睛還一個勁的拋媚眼,龍小小突然覺得這個人變得話嘮了貌似不是什麼好事情。

而且,現在的狐六不過是一個小蘿莉的模樣,看來這個人還有怪癖。。。

“你總要給我們一個什麼工具吧?不然我們怎麼剪掉他們的手指?”

“這就要你們自己想辦法了,工具就在這一層,要去找,找得到就用,找不到,你們就耗在這兒吧。”說完,他嘴角的幅度加深,看起來很令人討厭。

沒有再搭理他,龍小小拉著狐六離開了,他見勾搭不了,拿個小手絹在背後揮舞:”千萬要失敗哦!”

“閉上你的烏鴉嘴吧!”龍小小頭也不回的留下一句。

這一層的鬼大多是一些婦人,披頭散髮的樣子還挺嚇人。

有的已經剪去了手指,有的剛剛才新生出來,那手指的顏色和皮膚的顏色大不相同,看起來很是怪異。

看見他們,這些鬼魂露出和第一層一樣的那種神情,龍小小嘆息,看來,這裡的鬼魂也曾遭受了暴力的行為,導致他們的心中也有了陰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