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方面,和唐吉訶德·多弗朗明哥等大佬都有聯繫的她,想要得到一些可以惡魔果實的情報,簡直不要太容易。

她現在在大海上只要不是發了瘋的,去招惹四皇、世界政府、海軍、天龍人的存在,一般大海都是隨她橫著走的存在。

這點小恩小惠,在她眼裡,還真算不了什麼。 「咪哈哈!看來我還真的是,認識了一個不得了的朋友呢。話說,這些是什麼?」菲尼克斯·安指著一旁的捲軸問道。

「也不是什麼值錢的東西,也就一些劍術流派,我都有複製下來,這些都送你了。」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無所謂的甩了甩手道。

菲尼克斯·安聽到后,又走到原來的位置,坐下道:「謝了,這些事,我先欠著。等以後,如果,我能幫上你的話,我會想辦法報答你的。」

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攪拌著杯中咖啡,優雅的笑起來道:「那你可要努力發展呢!畢竟,現在若連我都無法解決的事,你也沒什麼用。畢竟,想要幫上我,至少也要到四皇的勢力,才可以。」

聽著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那直白到不是很中聽的話,菲尼克斯·安倒是沒有絲毫生氣的想法,反而一臉認同的輕點頷首表示贊同。

畢竟,自己才是弱小一方。

現在大放厥詞的說什麼的要幫助人家,怎麼聽都覺得太虛假,還不如努力的增強自身實力來得好。

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將安的表情看在眼裡,心裡分滿意的暗自點頭。

如果,因為區區一句不中聽的話,就生氣或不滿的話,那說明菲尼克斯·安的氣量也不過如此,成不了什麼大事。

弱小的人,哪裡來的脾氣可言?

只有有實力的人,才可以擁有脾氣。

「你覺得這一次拍賣會,古代種·遠古巨猿的果實,會被誰得到?」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笑著問道。

「海軍。鶴中將不是那種什麼準備,就孤身前來的人。她敢來,就說明有著一定的底氣。」安思考了一會,堅定地說道。

「賓果,沒錯。海軍本部少將桃兔,已經擁有了超越中將的實力,雖然,離大將還有一定距離,但是,她成為大將已經成為鐵板釘釘的事,只是時間問題。而借著,這一次的拍賣會,海軍準備來對西海海賊來一次清剿。」

「畢竟,從黑桃搗毀東海海軍的一個分部開始,不少海賊也開始蠢蠢欲動,想著效仿做和你一樣的事,來一舉成名。」

「而西海,雖然還不錯,但是,還遠遠用不到讓桃兔少將和鶴中將親自前來的地步。」

「促成兩人同時前來的原因,不僅僅因為古代種·遠古巨猿果實的原因,還有著革命軍和多弗朗明哥家族兩個勢力的原因。」

「以上種種原因,拼湊在一起,才造成海軍派出了鶴中將和桃兔少將前來的因素。」

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耐心的為菲尼克斯·安等人,耐心的講解一下海軍專門派遣桃兔和鶴的原因,安立刻明悟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的意思。

帶著回收古代種惡魔果實的旗號,來對付多弗朗明哥手下和革命軍,順便將西海的海賊清掃一番。

一舉三得

「不過,僅憑著鶴中將和桃兔少將兩人,這麼多海賊,他們能抓多少?」夜雨聲煩這個時候開口詢問道。

菲尼克斯·安沒等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開口,率先把玩著耳朵旁的金色長發笑道:「誰說過,海軍就派遣兩人來了?所謂的海軍只派遣了鶴和桃兔,只不過是他人口傳外加肉眼所見。有些時候,肉眼不一定能夠看清所有,就比如,隱藏的海軍高層。」

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托住下巴,流露出愉悅的笑容道:「沒錯,海軍走出來的,只有兩人,躲起來的,可不僅僅只有兩人啊。」

「別的我不知道,但是,加計絕對在躲起來的人之一。」菲尼克斯·安托住香腮壞笑道。

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聽到后,不可否置的笑了笑,然後望著菲尼克斯·安四人道:「雖然你們的實力還不錯,但是,如今這潭渾水還是不要輕易去亂闖,因為,你們還沒有到觸碰的那個資格。今晚,我會送你們離開這裡,你以後有什麼需要的東西,都跟我說吧。畢竟我的人脈,比你可廣闊的多了。」

「不過,欣賞歸欣賞,友情歸友情,你說的那些東西,都是要付出報酬的。」

菲尼克斯·安直截了當道:「惡魔果實、名刀,你來多少,我就要多少。至於錢,你放心,我一定會以你訂下的價格買下來。話說,你海軍六式能不能弄到?」

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聽到后,俏眉微蹙道:「惡魔果實的話,現在除了我給你的,我還剩下一個古代種·遠古巨猿果實,其他倒沒有了。像這東西,碰到強大的果實,幾乎都瞞不住其他人。弱小的果實的話,還不如交易出去來的划算。」

「名刀的話,是有兩把,但是,已經放在拍賣清單上了,我不能給你,因為,這關係到我青鳥商會的信譽的問題。不過,如果你從買的人身上奪過來的話,就不管我們的事了。畢竟,我么青鳥商會只負責賣,而不負責保護。」

「海軍六式的話,我倒是現在就可以給你。畢竟,這東西在世界政府手裡,也算不得什麼稀罕貨。」

「既然你這麼需要惡魔果實和名刀的話,那麼,在下次拍賣會開始之前,我會提前先問你要不要,怎麼樣?」

菲尼克斯·安點了點頭,然後指著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送她的三大箱金銀財寶道:「惡魔果實和名刀的費用,就從裡面扣除吧,不夠的時候,在跟我說。」

「哈哈哈,菲尼克斯·安,你果然是個很有趣的人。敢用我送你的東西,來跟我交易,有膽識,夠厚臉皮,我越來越欣賞你,期待你的未來。」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不僅沒有生氣,反而開心的捧腹大笑起來。

菲尼克斯·安笑道:「你送我,我手下的那一刻之時,就是我的東西。我的東西,當然,隨我處置不是嗎?」

勞倫弗洛夏特·瑟薇婭笑的眼淚都出來,過了好久后,才強收起笑容,笑意盎然道:「沒錯,沒錯!你說的很對,而且,用法也很對。你這樣的傢伙,如果不能弄出一番事業來,我願意自毀雙眼。」

「那你可能這輩子都沒有機會了。」安嘴角噙著痞痞的笑容。

兩人眼中都充斥著對這個合作夥伴的十二分的滿意。

一個是喜愛混沌,散播混亂之種的魔女

一個是喜歡戰爭,欲將戰火引燃人間的妖姬

魔女和妖姬的組合,大海平靜的日子,沒有多久了。 等到了半夜

在索恩的掩護之下,菲尼克斯·安四人一路暢通無阻的穿過路上海軍的巡邏,來到港口處的一艘精緻的潛水艇面前後,正當安準備鑽進去之時,索恩突然開口喊住安道:「安大人!雖然這麼做有些多管閑事,但是,考慮到你遲早會知道這件事,這份報紙,你還是看下一下為妙。」

在菲尼克斯·安不解的眼神中,索恩將報紙遞到安的手上后微笑道:「那麼,祝安大人,一路順風吧。」

安抓著報紙,心裡升起一股不太好的感覺,他抓住報紙的手緊了緊,重重的點了點頭,道了聲感謝,便鑽進潛水艇。

等菲尼克斯·安起航,鑽入水下,消失不見后,正當索恩準備回去之時,只見一個身材高挑,美麗動人,身穿海軍外套的女人,正帶著一群海軍走過來,氣勢洶洶的走來。

索恩看到后笑了笑道:「桃兔中將,大晚上還在巡邏,真夠辛苦的。」

桃兔看到后索恩和泛起絲絲漣漪的水面后,她語氣生硬的說道:「看來,我還是遲了一步了。」

「反正馬上逮捕到這麼多海賊,都是大功一件,放走一兩個海賊,不算什麼吧。說不定,還會有利於海軍哦~」索恩笑道。

桃兔當然明白索恩說的是什麼!

海軍想要抓住全部的海賊,還大海一片安靜,但是,政府卻不怎麼想。

對於現在這個均衡的局面,政府表示十分滿意。

讓海軍一家獨大的話,可就不那麼容易控制了。

「哼,下一次,我會親手將菲尼克斯·安逮捕!還有,喊你主人收斂一點,最好別讓我抓到什麼致命把柄,否則的話,你家主人的保護傘不在了,就請你們去推進城,住一段時間了。」桃兔望了一眼索恩后,若有所指道。

「多謝桃兔中將提醒了,那麼,在下告辭了。」索恩始終保持著那不遠不近,讓人生不起人和討厭的微笑道。

「不送!」桃兔平語氣平淡,卻微笑道。

…….

菲尼克斯·安在進入遊艇后,便將遊艇交給塔露蒂亞等人操作,自己第一時間打開索恩送她的報紙。

當打開報紙報刊頁面之時,雙眼在搜索間,不經意的看到一個小標題后,瞳孔猛地一縮,隨即聚精會神的閱讀起來。

沒過多久,菲尼克斯·安讀完后,抓著報紙的雙手,無力的鬆開,整個人頹廢的靠牆,往地上一坐,

那對似秋水般的雙眸無力的閉上輕喃道:「千算萬算,還是出了問題了。看來,下一次見面就是和艾斯,說分別之時了。」

夜雨聲煩好奇的伸過頭望去,將菲尼克斯·安看到的一小塊報道的標題讀出來道:「黑桃海賊團內有分歧,正副船長不合,黑桃海賊團即將四分五裂?哇靠,Master,這到底怎麼回事!我們才離開兩個星期不到的時間,怎麼就出這樣的事了?」

木場佑斗將潛水艇交給塔露蒂亞掌控后,拿起報紙快速閱讀起來,很快,他看完后,他收起報紙輕嘆一聲道:「問題,還是出現了。」

「怎麼了?怎麼了?怎麼了?佑斗你別賣關子,你快說啊!」夜雨聲煩語氣急促的問道。

牧場佑斗望了一眼夜雨聲煩道:「在以往,Master的計劃是準備先將自己看上的人,全部收進黑桃之中,然後,在讓艾斯船長慢慢的樹立起權威,慢慢的Master的影響力逐漸降低,在不經意間,完成交接。」

「而這一次事故,也正好是給了艾斯樹立眾人心中,誰才是真正船長的觀念,從而,Master沒有立刻回去,反而選擇在外遊盪。」

「前面確實和Master想的一樣,沒有出現任何問題。但是,到了中間后,又收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人進來,就讓黑桃海賊團徹底的分成兩個支派。」

「如果僅僅是這樣,也就算了。大不了將兩個支派一起收了,也沒什麼事。可是,這一次被報道出來的矛盾,完全在艾斯船長,沒有來得及將兩個支派一起消化之時,爆發出來,時間,很不利。」

夜雨聲煩似乎明白什麼道:「所以,黑桃海賊團也就成為報紙上所說,處於是四分五裂的邊緣?」

木場佑斗點了點頭道:「沒錯。就算Master回去,也於事無補了。因為,這兩個支派,根本就無法做到根本上的共存。且先不說沒見過的18人,就拿著亞爾麗塔、阿金等人的脾氣來說,他們沒有必要熱臉貼冷屁股。」

「因為,這一刻,他們的心態,還沒有完全轉變過來。」

「此刻,在她們心中的真正船長還是Master!可,這樣,無異於和Master的初衷,背道而馳了。Master從一開始,沒有想要真正收服他們。這些人,從一開始,Master就是想要,留給艾斯船長的。因為,有了我們和梅爾的存在,Master根本就不需要花時間去收服他們。而如今….」

夜雨聲煩面色也凝重起來道:「而如今,黑桃海賊團註定要離開一方。亞爾麗塔這些人,要麼只能由我們接手,要麼就各奔東西!畢竟,這是我們邀請他們上船的。那麼,Master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無用功了!」

「是啊!恐怕這一次,艾斯船長是否還能夠再把Master當做朋友都難說呢。畢竟,生出這樣的事,很容易讓人誤解的。」木場佑斗擔憂的望了一眼將腦袋深深埋入膝蓋中的菲尼克斯·安道。

「啊啊啊啊,可惡啊,就不能按照Master所說的發展嗎?幾個幫不上什麼忙,只會添麻煩傢伙安安靜靜的消失不可以嗎?」夜雨聲煩也煩惱的抓了抓他那柔順的金毛不滿道。

「安,你沒事吧。別難過了,要堅…..」梅爾此刻再也沒有搗亂的心情了,她飛舞在菲尼克斯·安身邊給她打氣道。

菲尼克斯·安緘默了許久,突然猛地站起來,走向門口頭也不回快速說道:「現在全力前往拉菲特所在城市!」

「啊?Master,現在不應該是全力趕赴東海和去尋找艾斯船長,去解開誤會嗎?怎麼還有時間管那個叫拉菲特的傢伙啊!」夜雨聲煩秉承什麼不懂,就問的行為,快速的問道。

菲尼克斯·安腳步一頓,身體停在門口處,語氣好似冰塊般冷漠道:「去找到艾斯,然後呢?是解散我們之前的人,還是解散他召集的人?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就沒有什麼時間懊悔了。難道指望著我像一個初戀分手的小情侶,哭個稀里嘩啦?還是說,讓跟白痴動漫男主一樣,說一堆大道理,或者讓那群傢伙將怒火發泄到我身上,讓他們接納我們?」

「饒了我吧!我,菲尼克斯·安不會為任何人改變我自己,哪怕是最好的朋友,艾斯也一樣。如果,我和艾斯的友情就註定只能到此為止,那麼,就在這剛剛好的時間說分別吧。」

「從不將就,從不後悔,這就是我菲尼克斯·安!」 「沒有想到堂堂東海雙子星·妖姬·菲尼克斯·安小姐竟然會來要請我,還是有些小感動呢。」拉菲特臉上帶著微笑,望著找到自己面前的菲尼克斯·安等人道。

「因為,你有這個實力上我們的船。如果你不答應,我就殺你!你,我不想留給別人。」菲尼克斯·安誠懇的回答道,眼神里充斥著滿滿的認真回答道。

拉菲特作為黑鬍子海賊團的一員,不僅忠心、而且各方能力也很強,他沒有理由要留給他人。

他菲尼克斯·安的名言一向是:『搶別人的人,讓別人無路可走。』

拉菲特聽到后菲尼克斯·安那直白的話后,不僅沒有生氣,反而笑起來。

菲尼克斯·安不遠千里迢迢,來這裡邀請他,是了解他的本事。

殺他,是因為他在她心中地位非常高。

而這份果斷,在拉菲特眼裡不僅不減分,還是加分項目。

當斷則斷,不服就殺,在他看來,這份果斷是成為大海豪傑必備的心態。

也許眼前之人無法成為白鬍子、紅髮那樣擁有寬廣胸襟的人,但是,在他看來,卻是最適合自己的人。

如果他的首領是四皇那樣的話,還真的有些要頭疼呢。

紅髮隨性,隨波逐流,不太熱衷於權利的爭奪。

白鬍子的話,太老了。

白鬍子海賊團看似強大,但是,也就是僅僅靠著白鬍子的威名來支撐著,白鬍子死去之時,也就是白鬍子海賊團瓦解之時。

而且,就算不出意外,白鬍子這樣的身體,又還能支撐多久呢?

BIGMOM,他更是不看好,而且,先不說她不信任外人,就拿她不易控制的思食症來說,本身存在的問題太大了。

凱多的話,怎麼看都不是聽人勸的主,動不動孤身去尋死,在他手下,和不在沒什麼區別。

今年來,他最看好的海賊就是菲尼克斯·安。

無情、卑鄙、不擇手段、自信、大膽。

最重要的是他還年輕,海賊團還沒有建立,這是他最看重的一點。

畢竟,誰也不想加入海賊團就成為可有可無的角色。

但是,即便菲尼克斯·安是他最看好的新人,他還是要再問一個問題,才決定是否為他效命。

「菲尼克斯·安小姐,請問,關於這一次黑桃海賊團內部不和的消息,您準備怎麼處理?」拉菲特帶著和藹的笑容問道。

菲尼克斯·安斬釘截鐵的說道:「當斷則斷,分道揚鑣!」

聽著菲尼克斯·安嘴裡那不容置疑的語氣,拉菲特笑的更加開心。

不過,下一刻,他收斂起笑容,鄭重其事的將一隻腦袋上的帽子拿下,放於胸前,非常紳士的鞠了一躬道:「那麼,請多多照顧了,菲尼克斯·安船長!」

安點了點頭道:「既然,你已經找到了,那麼走吧,全力以赴東海吧。現在,去和艾斯做一個了斷吧。」

一個有著銀色短髮與桃花瓣型雙眼小孩從房屋上跳下來,雙手插在褲兜里冷淡的說道:「看來,結束了?」

夜雨聲煩和木場佑斗也從兩側走出來道:「看來,不用動手了。」

「你好,我叫夜雨聲煩,夜雨聲煩的夜,夜雨聲煩的雨,夜雨聲煩的聲,夜雨….嗚嗚嗚嗚!!!」

木場佑斗沒等夜雨聲煩把話說完,輕車熟路的用手捂住他的嘴巴微笑道:「你好,木場佑斗!」

銀髮小孩冷淡的吐出兩個字道:「奇犽!」

然後,便自顧自的玩起特製鋁合金溜溜球起來。

拉菲特露出和藹的微笑道:「拉菲特,請各位多多指教。」

菲尼克斯·安看著四人都介紹完后,便緊了緊身上銀紅色羽織外套,嘴角微微上勾道:「走吧,現在開始,就是我們的時代了。」

夜雨聲煩緊了緊手中的冰雨,踏步跟在菲尼克斯·安身後,期待的想到:『終於要大鬧一場了嗎?早已經迫不及待了!』

木場佑斗英俊臉蛋勾勒出一抹迷人的笑容想到:『看來以後有的忙了!』

奇犽收起鋁合金溜溜球,雙手插在口袋裡,嘴角里閃過一抹輕蔑的笑容。

拉菲特從聽到菲尼克斯·安說完『我們的時代』開始,笑容就一直沒有消失過。

從菲尼克斯·安空中,說出這一句話之時,也就代表著波特卡斯·D·艾斯和菲尼克斯·安一起的冒險即將落幕。

從這一刻開始,菲尼克斯·安將會成為只為自己夢想而戰的存在。

兩人的分離,比菲尼克斯·安計劃中的還要早,還要快。

在兩人見面之時,也將徹底為一起的旅行,畫上一個句號。

兩人終究不是同類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