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袍老者大笑一聲,道:“小傢伙,你這般狂妄,也是你師尊教你的?要知道,敢跟老夫這麼說話的,現在都已經煙消雲散了!”

陳方輕笑道:“老人家,看好了。‘天外有天’四個字,從今以後,可不許再用了。”

衆人大汗。

這口氣,就像教訓小孩一樣,聽得黑袍老者慍怒起來。

“哈哈!”

陳方大笑一聲,大手一揮,三十顆飛雲丹便出現在身前,有序排列,形成一個陣圖。

所有人都是一臉狐疑,包括黑袍老者,完全不明所以。

陳方雙手快速掐訣,片刻間,已然打出數百個訣印,輕吐道:“偷天換日,乾坤造化!”

“嗡”的一個聲響,金光乍現,所有丹藥被一條條的金線串聯起來,這時看起,才真真正正,像一個陣法!

要將丹藥品階從凡階七品,硬生生提升到地階,這對如今的陳方來說,還是有些吃力,而且耗費的資源,也要大幅度增加。

手指在儲物戒指上一抹,數百株藥材齊齊浮現,頗爲壯觀。

這幾乎佔了他身上所有的藥材,此術法也不是沒有限制的,必須挑選合適的藥材,才能進行陣法的運轉,達到偷換的目的。


見此一幕,場中頓時喧譁起來。

“他是要做什麼?”

“不知道,你們看那金光、數十顆丹藥、數百株藥材,這是要做什麼?”

“不管做什麼,這動作,這氣勢,簡直是一代宗師啊,太精彩了!”

此時,不但是這些僅僅來觀賞的普通人,包括那些大人物,高臺之上的頂尖高層之人,煉丹臺上的所有煉丹師,包括黑袍老者,都是目不轉睛地看着,這場超乎他們認知的表演!

陳方掐訣之下,金光驟然大閃,沖天而起,包裹住所有的藥材,目不可視。

他劍指順勢而出,點畫虛空。

金光甩動間,化作一個巨大的金色符印,轟然而下!

沒有想象中的轟鳴,就連灰塵,都沒有飛揚起半粒。

待得金光散去,原先的數百株藥材,包括那三十顆丹藥,完全消失,不見絲毫蹤影。


僅有的,只是孤零零躺在地上的,一顆淡金色的丹藥,上面一條紋路纏繞,首尾緊密相連。

此丹,名曰爆凌丹。

服用此丹,可在瞬間挖掘出體內潛藏的力量,擁有短時間的超越自身束縛的極強爆發力。

這種丹藥,在戰鬥時服用,必要時,能救自己一命。

所有人看着這一幕,看着那枚丹藥,感受着那隱隱間存在的澎湃藥力,大腦都是一片空白,完全忘記了思考。

全場,十數萬人的大場面,竟是寂靜無聲,針落可聞,人們幾乎可以聽到自己的心跳聲。

許久。

黑袍老者在現場所有人當中,閱歷當屬最多,但也因此,眼前這一幕,他受到的衝擊,比任何人都要大。

三十顆丹藥竟然沒了?數百株藥材竟然沒了?

但,沒了或許並不可怕。

可怕的是,無中生有!

眼前那枚淡金色的丹藥,究竟從何而來?

他大腦完全處於一種半呆滯狀態,他有某種念頭的存在,但卻忘記了如何去思考,或者說,根本就無法思考。

下意識站起身,一步一步,緩緩走到丹藥的面前,伸出雙指,輕輕地,夾起了丹藥。

他看到了!

上面有一圈紋路,絕對是一圈。

他感受到了!

那上面無形中散發出來的藥力,那股淡淡的,輕輕聞之,便令人氣血翻滾的丹香。

是爆凌丹,沒錯。

“爆、凌、丹。”

他一字一頓,聲音如蚊子般大小,輕輕唸了出來。

“轟!”

現場轟然一下,所有人瞬間站起身子,雷鳴般的掌聲,沖天而起,蕩遍整個皇城,包括每一個角落!

那觀賞的普通百姓、各路權貴、國家高層、天武學院,包括那僅有的幾個巔峯人物,如慕容老祖,師俊風等人,都是忘了往日的恩怨,不禁儘自己最大的力量,拍出了最響的掌聲。

這是十數萬人,共同的喝彩!


“這不可能!”

突然,一聲大叫傳出,是潘興。

“廢物!”

黑袍老者本就心情不佳,此時見潘興如此丟人,不禁開口斥罵,同時一掌將其拍得口噴鮮血,整個人砸出數十米遠。

在這煉丹大會之前,就有人跟他說過,陳方此子非常怪異,他聽了之後也就過去了,並沒有放在心上。到得後邊,他見陳方說話雖天馬行空,不按套路,但卻是句句在理,總是處於主動之態,但也只是覺得陳方,比起一般的少年不同罷了。

而後,他又見陳方道出了他煉製的丹藥,千鳥丹的真實情況,並不是真正的地階丹藥。且在解釋過程中,有條不紊,皆是事實,便覺得陳方背後有人,而且還不簡單。

那個時候,他也僅僅只是將陳方,再次拉昇了一個高度,但也沒有到正視的地步。

待得此刻,他發現自己錯了,錯得非常徹底。

從手中的這枚丹藥,他可以真切地感受到,換作自己,用那些丹藥,用那些藥材,絕對是煉製不出的。

因爲,根本就是毫無頭緒。

那奪天地造化的逆天手法,聞所未聞,見所未見,已然超越了他的認知。

此刻,他的心情非常煩躁,他堂堂一個四品武國宗門的大丹師,絕對正宗的地階大丹師,竟然在這小小的五品武國,輸了?

而且,比的,還是自己最爲擅長的,煉丹?

但,作爲地階大丹師的他,身份尊貴超然的他,也不屑於抵賴。

這時,陳方淡淡的笑聲,打破了他的思緒,道:“老人家,如今,可懂天外有天?”

黑袍老者臉色難看至極,直直盯着陳方,片刻之後,他冷哼一聲,卻是拂袖而去。

陳方雙眸冷冷一閃,道:“把你身上的東西全都交出來。”

此人來紅葉國,絕對沒有這麼簡單,這點陳方從第一眼見到兩人,就已經感覺到,那麼自己也就不用客氣了。既然他們要費心僞裝成黑巖國的人,想必就是不願暴露身份,那麼自己,也就大可囂張一把。

果然,黑袍老者身體一頓,微微側頭,聲音陰沉道:“小傢伙,你得罪我了。”

陳方輕笑道:“我沒有故意要得罪誰,但屬於我的東西,我是一定要拿回的。”

黑袍老者道:“即便是你師尊前來,也斷然不敢跟我如此。”

陳方道:“若是我師尊在此,你已經死了。”

隨着兩人的爭鋒相對,現場的氣氛,一下子詭異起來。

在這種場合,某種程度上,兩人的較量,就相當於兩國間的較量。

WWW ttκΛ n CΟ 半晌,黑袍老者聲音平淡下來,淡淡道:“你要什麼,說吧。”

陳方環視衆人,最終將手中的丹藥彈向萬天河,道:“諸位,此番煉丹大賽,我當得第一否?”

衆人抱着好奇,還是傳遞鑑定了一番。

經過先前的一陣緩和,衆人已經都反應過來,此時再親眼見到丹藥,再無絲毫異議。

一時間,紛紛面色苦澀萬分,扭過頭去,拱手稱是。

即便丹藥就在他們眼前,他們還是無法從心裏,去接受一個十五歲的少年,在丹道造詣上,比他們強。而且,強的不是一丁半點。

萬天河嘴角掛着苦澀,拱手道:“侯安大師稱呼你方大師,老夫,哦不,我便跟着他稱你一聲方大師了。”

陳方笑道:“萬河大師隨意。”

萬天河道:“方大師年少有爲,年方不過十五,便煉製出地階丹藥,達到地階大丹師之境,令我等這些枯朽老頭,萬分汗顏。此番煉丹大會,方大師當得第一,無人再有異議!”

陳方微微點頭,道:“既如此,我也就不扭捏了。”

萬天河道:“方大師,有何要求,請說,我等必定竭盡全力。”

陳方沉吟半晌,輕笑道:“諸位大師,就請你們,把你們身上的儲物戒指,都交給我吧。”


什麼?!

在場所有人都是一愣,以爲自己聽錯了。交出儲物戒指,這不是要搬空人家家底嗎?

即便是無關之人,如慕容老祖和師俊風,都是苦笑不已。

另一邊的許清,與百里冷荷坐在一起,不禁噗嗤一聲,抿嘴一笑。

煉丹臺上,衆位煉丹師都是臉孔一抽,臉色難看。

萬天河猶豫一下,終是上前苦笑道:“方大師,本來說,你奪得煉丹大會第一,我等應該無條件且盡全力達到你的要求。”他頓了一下,“但你這要求,實在是……令我等爲難啊!”

聞言,陳方面上露出思索之色,過了一會,才道:“既然這樣,就九成吧!”

“五成!”萬天河道。

“八成!”陳方道。

“六成!”

“七成!”

“成交!”

萬天河當即甩出一個儲物戒指,陳方伸手一接,神識毫無阻礙延伸進去,在裏邊一掃,頓時滿意一笑。


所有人都是大跌眼鏡,這、這是菜市場買菜麼?討價還價?

衆位煉丹師紛紛遞上儲物戒指,陳方一一笑納。

七成,是他們可以接受的範圍,畢竟所謂的七成,再經過自己暗自扣減一些,只要把珍貴的藥材大部分保留下來,一些便宜貨,充當數量丟出去也就是了。

陳方自然不會真認爲他們能全部交出來,一開始的喊價,不過就是純粹的喊價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