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浩然就在這裡租賃了一個保險庫,用於暫時保管黃金。

雖然他覺得不會有人敢打這批黃金的主意,但是小心駛得萬年船,謹慎一點總是沒有大錯的。

此時地下保險庫里,周達福集團的員工正在加班清點/鑒定黃金,然後按照純度多少單獨統計。

而黃浩然跟周達福第三代接班人鄭寰宇,則在辦公室里談笑風生著。

等快到12點的時候,黃金全部統計完畢。

大公司買黃金原材料跟私人買黃金首飾其實也差不多,統計出純度克數,然後按照雙方約定價格交易。

當然,肯定是現金交易。

交易很順利,總計442000盎司,因為純度的關係,均價只有1280/美元/盎司,一共賣了5億6576萬美元。

在雙方律師的見證下,雙方當場簽了合同。

至於錢需要到明天早上黃金運到鄭家自己的保險庫后才支付。

「黃經理,那我就先走了,明天早上見!」面容英俊的鄭寰宇,握著黃浩然手笑到。

黃金順利賣出去,黃浩然心裡也是非常開心,「好的,鄭總慢走……」 麻花亮的西玖龍公路上車輛並不多,環衛工人手持笤帚清掃被汽車卷拂到馬路牙邊的垃圾以及枯枝敗葉。

就在這時,兩輛集裝箱貨車由北向南呼嘯而過,後面還跟了一輛加長黑色三叉星。

馬路邊被勁風剮到的環衛工人中,有人忍不住罵道:「開咁快,趕住去投胎丫。」

此時馬路邊的某棟大廈天台上,一個手持望遠鏡的黑影正在瞭望著。

當見到公路上的貨車按照既定路線朝海底隧道而去時,黑影摁著耳麥冷聲道:「注意,已經過去了。」

而在跨海隧道前方大約兩公里處有一個三岔路。

這個三岔口分別通往三個地方,一個直行到海底隧道,一個去往尖沙嘴,最後一個則是西玖龍港區。

當收到報信后,港區方向快速駛來一輛重型載重貨車,在公路上緩緩開著,五分鐘后亮著刺眼遠光燈的集裝箱貨車過來了。

哧——

載重貨車突然像失控一樣,左右晃動了兩下后,打橫停在了公路中央。

與此同時,三輛小汽車從後方快速靠近,車裡人全部戴著小丑面具,手中握著霰彈槍及AK一類的半自動武器。

而處於中間位置的集裝箱貨車司機,也發現情況不妙了,抄起對講機想聯繫後面的負責人。不過讓他們心底發寒的是,對講機里除了莎啦啦的聲音外,再也沒有其他聲音。

無線電屏蔽!

然後再看反光鏡,後路也被截斷了,這是——遇到打劫的了!

「艹!」

年輕的司機狠狠罵了一句,在和副駕駛上的押車人對視了一眼后,聲音恐懼道:「怎麼辦」

年長的男人顯然要果決多了,惡狠狠道:「吊佢老母嘅——撞過去!」

押車的男人心裡清楚,一旦停下來今天恐怕凶多吉少,電影里那種不殺保安的良心劫匪,現實里是不多的,為了不留後患,劫匪基本上會把現場保安全部槍殺!

年輕的司機握緊方向盤后,咬住牙關狠狠踩下了油門,對著前方的重型貨車撞了過去。

不過就在這時,一顆不知從何而來的子彈,輕鬆擊穿左邊側窗的防彈玻璃,打爆了右邊駕駛位上的年輕司機的腦袋。

迸濺的血液混合著腦漿噴了押車的男人滿頭滿臉。

押車男人顧不上擦拭臉上的血液,上半身立刻趴了下去,同時大口大口喘著粗氣,「啊……哈……啊……」

不過就是此時,車頭已經撞上了前方的貨車,發出一聲巨大的轟響,押車男人右側肩膀狠狠撞向駕駛台,緊隨其後又被安全帶拉了回來,整個人被撞的七暈八素。

而緊隨其後的集裝箱也狠狠裝了上來。

「轟——」又是一聲巨響。

前後車輛里的蒙面歹徒拿著武器迅速下車,把集裝箱貨車以及BenZ團團圍住,用英語大聲呵斥著。

「出來……快出來……再不出來就打死你們!」

面對黑洞洞的槍口,即使明知道下去也是一個死,但是司機卻沒有任何辦法。

因為車窗破裂了,蒙面歹徒可以直接射殺他們。

此時賓士里的鄭寰宇已經徹底懵逼了。

儘管非常清楚這批貨物的價值,但是他潛意識裡從來沒想過港片里的情節會真真實實的發生在眼前!

這TM都什麼年代了?你還以為是張士豪那個年代呢!

香江現在到處都是攝像頭,理論上沒有死角,海里有密布的海警,天上有無人機,飛機,衛星,請問你搶了往哪跑?

可不管鄭寰宇再不敢置信,事情卻真真實實發生了。

「下來……快下來……」

鄭寰宇嚇得魂不附體,哆哆嗦嗦打開車門,然後被外面的歹徒拽著脖頸拖了出來。

「各……各……各位大哥,別……別……殺我……」鄭寰宇趴在地上雙手捂著腦袋,結結巴巴到。

蒙面匪徒拽起他的脖頸喝問道:「貨物在哪輛車上。」

鄭寰宇面無血色說:「在……在……在第一輛車……車……車上。」

「鑰匙!」

鄭寰宇趕緊從口袋裡摸鑰匙,心裡卻把自己罵了十萬八千遍,「叫你TM的逞能……叫你TM的愛表現……叫你TM的不請專業護衛公司……艹!」

歹徒在確認完貨物之後,開著前臉撞得稀巴爛的集裝箱貨車,掉頭朝港口位置而去。

「嘭嘭——」斷後的蒙面匪徒槍連續槍殺了兩名保安。

眼看匪徒拎著槍朝他走來了,無處可躲的鄭寰宇,嚇得體若篩糠,趴在地上舉著手哭到:「求求你們……別……別殺我……」

「警察過來了……快走……」

已經快到鄭寰宇面前的匪徒,把槍一收坐上小車疾馳而去。

大難不死的鄭寰宇,頓時嚎啕大哭了起來……

……

金陵雨瀾花苑。

「說說說說說你愛我,我我我我說不出口……」

好夢正酣的韓義,被床頭柜上的手機鈴聲驚醒了過來,「誰啊?」

「報告主人,是黃浩然那個傢伙。」手機助手答到。

「現在幾點鐘了?」

「現在燕京時間6點05分。」

韓義使勁搓搓臉,掙扎著爬了起來,拿過床頭的保溫杯「哧溜」了口,「接吧!」

「老闆,20分鐘前有一幫匪徒……」

「咳咳……」

聽到黃浩然的話,韓義一口茶噴了出來,隨後更是連連咳嗽,「你……你說什麼?搶劫?」

「嗯!」

韓義臉色變得鐵青無比,冷聲道:「有沒有人員傷亡?」

「一共死了5人,都是周達福的員工。」

此時身在香江的黃浩然也是后怕不已。

早上原本他是要跟鄭寰宇一塊前往南島的,不過因為臨時租賃的保險庫還有一些手續需要他簽字交接,耽誤了一會。

要不然說不定死的人里也包括他在內。

「目前香江警察正在追捕劫匪,暫時還不知道什麼情況。」

「密切關注,有消息隨時向我報告。」說著韓義開始穿衣服。

……

此時香江西玖龍那邊已經亂成了一鍋粥,救護車,警車把現場圍了里三層外三層,無數媒體記者更是蜂擁而至。

大難不死的鄭寰宇,此時正手捧熱茶的坐在警方指揮車裡,兩個小腿還在打顫,臉上也還有未乾涸的淚痕。

「我草他么的……這幫無法無天的王八蛋,一點人性都沒有……」

黃浩然也在旁邊,跟著惡狠狠的咒罵道:「這幫畜生,回頭抓到他們,非把他們沉到太平洋不可……」

旁邊做筆錄的警員揉揉鼻子就當沒聽到的。

發生這麼大的事情,心裡有火罵兩句也是正常。

當然,他絕對想不到,黃浩然心裡是真這麼想的。

「鄭先生,請問此次路線除了你知道……」

另外一邊,香江警察局在第一時間便通知了飛虎隊,同時還派出偵查無人機進行空中追緝。

不過這伙匪徒動作非常迅速。

當警方追到被劫匪遺棄在港區海灘邊的集裝箱貨車時,劫匪以及裡面的黃金已經不翼而飛。

時間才剛剛過去不到20分鐘。

痕迹專家根據地面車轍印判斷,現場有第三方接應人員,至於黃金的去向暫時還未可知。

大批警察趕到現場,進行地毯式搜索,另外港口、碼頭、空中飛行器全線封鎖,只許進不許出。

12噸黃金加5條人命,已經是香江開埠以來最大的爆竊案,要是不能儘快破案,他們的臉往哪裡放?

……

金陵國際機場。

韓義帶著一批高手親自趕往了香江…… 雙方已經簽過合同,並且黃金已經運離保險庫,出了事情跟韓義沒有任何關係,鄭家一分錢都不能少給。

之所以來香江,就是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在背後搞鬼。

按照他的估計,對方十有八九是沖著他來的,鄭家只不過做了替死鬼。

等韓義趕到香江時,警方那邊還沒有傳來任何消息。

「這裡是海港公園,他們就是從這條道進去的……」黃浩然指著桌上的地圖,「根據警方內部消息,這幫劫匪進了港區后就再也沒有出來,彷彿憑空蒸發了一般。」

「海面上呢?」

黃浩然搖搖頭,「沒有。警方在第一時間就在海面上布控,插翅難逃。」

韓義皺皺眉頭問:「會不會是潛水器?」

「這個嘛暫時不清楚……」黃浩然遲疑了一下,「不過根據鄭寰宇所說,劫匪至少七個人以上,加上12噸黃金,一般潛水器根本載不動。」

「潛水器載不動,不是還有潛艇嘛。」韓義越發肯定對方是從海底溜走了。

那些國際大盜神通廣大,甚至他聽說有人買核潛艇改裝而成的常規潛艇,專門用來走私。牛逼的一大糊塗。

……

就在韓義想到的時候,香江警方也早已經想到這個可能,派遣蛙人下水查看。

這一看果然發現問題了。在港區公園南段的深水域海底,發現了遺棄的作案工具——吊裝滑輪以及摺疊滑布。

而海底淤泥上還有拖拽木箱子時留下的痕迹。

整件事到了這裡脈絡清晰了起來。

這是有預謀、有組織、有執行力的犯罪集團做的案子,手法非常老道。

負責此案的西玖龍重案組組長林明,在發現這一情況后,立刻命令水警用聲吶探測器尋找潛水器的蹤跡,並且在外海布控。

但是奇怪的是,找遍了整個維多利亞港也沒發現潛水器的蹤跡;而蛙人和水下機器人在跟蹤了一段距離后,那些痕迹也漸漸彌合消失不見。

整件案子變得棘手了起來。

另外一邊,重案組的人也在排查所有可疑人員。

不管是不是內外勾結,但是劫匪能清楚的掌握車裡貨物情況,知道鄭家車隊動向,並且提前布局,肯定是有人泄密了。

首先當然是周達福這邊,因為貨物是從他們手裡被劫走的,他們這裡出問題的可能性最大。

「說,是不是你乾的!」西玖龍重案組詢問室里,一個膚白貌美的美女警司,拍著桌子大聲喝問到。

「啊sir,你可別冤枉我啊!我要有那能耐,還當什麼保安啊?」

「把你這幾天去過哪裡,做過什麼再說一遍。」

「啊sir,我都說了十遍了……」

「讓你說就說,哪那麼多廢話。」

「……」

十分鐘后,謝南煙走出了詢問室,周達福的保安隊長也跟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