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小龍咬了咬牙,一陣沉思。

「只是三場比賽?」想了很久,他才面無表情地問。

「只是三場比賽。」莫星辰點了點頭。

「那好!我答應你!不過我的要求是,你現在就將顧峰給我放了!」麥小龍說。

「這個自然!」莫星辰不由大喜,他立刻點頭,同時拍了拍手。風老再次出現在了房間里,他先是看了麥小龍一眼,最後對莫星辰恭敬的點了點頭,「少爺。」

「將人給放了吧!」莫星辰笑著說,「我和麥小龍現在已經是朋友了。」

對於兩個人能談妥,風老絲毫都不覺得意外,他點了點頭,正準備邁開腳步,但麥小龍冰冷的聲音已經響起了,「我答應幫你打三場比賽,不代表我們之間就是朋友!對我而言,你還不配!」

隨後麥小龍就大步離開了包間。

風老為之色變。

「少爺,這……要不要我教訓一下這個小子!」風老問。

他很生氣,在他的面前,有人敢侮辱自己的主人,就等於是在他的臉上扇巴掌,而且還是打得「啪啪啪」地那種。

莫星辰同樣皺了皺眉頭,眼神里寒芒閃過,但很快就搖了搖頭,「以後還有用得著他的地方!我們不但不能對他出手,相反還要儘可能的拉攏他。你總不會忘記我和你說的了吧!這小子極有可能是某個隱士家族的人!」

風老沉思了片刻,然後點了點頭,他態度恭敬地說,「那少爺,我就先下去了!」

此時在包間外,看著麥小龍一臉鬱悶的走了出來,威哥等人立刻就迎了上去。

「先生,怎麼了?」威哥小心翼翼地問。不過看麥小龍能安然無恙的走出來,他也是鬆了口氣。

而沈婉卉和何佳怡此時也用一種不安的眼神看著麥小龍。

麥小龍狠狠瞪了威哥一眼,然後又對著沈婉卉和何佳怡笑了笑,然後說,「沒什麼!事情已經解決了。好了,現在時間不早了,我們也該回去了。」

沈婉卉立刻就點了點頭,但是何佳怡卻在沉吟一下之後,咬著嘴唇說,「麥小龍,要走你們就先走吧!姑奶奶我可不願意現在離開!我當家的還在這裡呢!」

麥小龍黑著一張臉,「你是說顧峰?」

「是啊!麥小龍你不是見過他嗎?如果不是受到我的牽連,顧峰現在也不會被抓來當一名拳手!我不能拋棄他不管不問!」何佳怡神色堅定的說。

麥小龍無奈地搖了搖頭,「你放心好了。顧峰的事情我已經安排好了。等下就會被他們給放了。」

「真的?」不單單是何佳怡,就連沈婉卉也是眼神一亮。

其實這件事如果說真正感到內疚的,不是何佳怡,而是沈婉卉!因為這件事完全就是由黃雙引起來的!如果當初她沒有帶麥小龍去何佳怡的那個理髮店,也不會發生這一系列的事情!

「當然是真的了!這樣,你們先找個地方坐下來,我去和我的朋友說一聲。等顧峰來了,我們就離開這裡。」麥小龍想了想說。

眾人很快就答應了下來。

而威哥此時想了想說,「先生,你就不去我的那個地下黑市看看?或許能有什麼你能看得上眼的東西呢!」

麥小龍卻搖了搖頭,「還是算了吧!以後等有機會,我會找你!好了,這裡沒什麼事情了,你如果忙,就忙你的去吧!」

威哥想了想就點了點頭,又留下了一個號碼,然後客套了一番,就徑直離開了。

此時在威哥的內心之中,對麥小龍的評價再次提升了一個高度。他用腳指頭也能想出來,這件事恐怕就是莫星辰專門為了針對麥小龍而設下的一個局。

莫星辰是什麼人物?或許別人對他的背景不太了解,但威哥卻是深知的!莫星辰的家世,即便是整個燕城的幾大家族加起來,也未必能扛得住!

看書罔小說首發本書

… 莫星辰這樣一個人物,卻在麥小龍身上費了那麼大的手腳,為的就是要和麥小龍做朋友,如此說來,麥小龍又豈是一般人?

再回想起之前在盤龍架里所發生的一切,威哥已經下定決心了,以後一定要和麥小龍好好相處,絕對不能得罪他!

此時在陳凱的包間里,坐著好幾個人,這些人看穿著打扮,就知道都是大家子弟。而那個和邵佩倩一樣,被稱為燕城十傑的莫靜遠也在其中。

「陳凱,聽說你最近對一個地痞流︶氓服軟了?」此時莫靜遠正一臉不屑地看著陳凱。

莫靜遠等人都是這地下拳場的常客,畢竟都是有錢的公子哥兒嘛!平時他們的說不上很好,但也差不到哪裡去,有錢人的圈子就那麼大,就算他們企業之間明裡暗裡的相互競爭,也不妨礙這些大少們在一起吃喝玩樂。

陳凱本來沒有想到莫靜遠也在這裡,而莫靜遠身後的那些人,都是一些不入流的大家子弟,明顯是被莫靜遠帶過來見世面的。兩個人見面以後,陳凱就將莫靜遠邀請到了自己的包間里。畢竟現在的莫靜遠,可是燕城十傑之一,多結交一下總沒有錯。

可是沒想到莫靜遠說話會如此過分。

「哼,莫靜遠,你這話說的未免有些太難聽了!」陳凱黑著一張臉說。如果是在平時,有人這樣和陳凱說話,他早就暴怒而起了,可是他看見了莫靜遠背後的站著的一個人,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那個人是莫家的供奉,也是堂堂的內家高手。

如果陳凱和莫靜遠發生了衝突,那個人就一定會出手。

雖然他不敢將陳凱怎麼樣,但是陳凱也不想自找沒趣,在這裡被一個內家高手給羞辱。

「就算你莫家和這地下拳場有什麼關係,也未免太肆無忌憚了吧!」陳凱又說。

這其實才是陳凱不想和莫靜遠翻臉的最重要原因,因為據說莫家和這地下拳場的主人,有一定的關係。

「哈哈!我就是肆無忌憚又怎麼樣?」莫靜遠大笑了起來,隨後不屑地說,「你們陳家,居然會和一個普通的小流︶氓妥協,簡直是丟了我們燕城大家子弟的臉!」

這話說的有點重了,因為莫靜遠已經將事情從陳凱一個人身上,擴大到整個陳家了。

陳凱終於是忍無可忍地猛然站起身,「你到底要怎麼樣?我好心好意地邀請你來這裡喝酒,你不接受我的好意就算了,怎麼還牽扯到我們整個陳家的身上來了?」

「你們陳家?我還真沒它給看在眼裡!」莫靜遠這時候撇著嘴說。

「你……」自己的家族一再被侮辱,陳凱終於忍不住了,他抓起桌子上的一個酒杯,就朝著莫靜遠給扔了過去。

莫靜遠就坐在那裡,連閃躲的意思都沒有。因為他知道,有人會將這個酒杯給擋下來。

在陳凱杯子出手的那一刻,莫靜遠帶來的內家高手立刻上前一步,伸手就將被子給接住,同時一雙冷冰冰的眼神望著陳凱,就好像是再看一隻隨時都有可能掐死的螞蟻一樣。

「陳少爺,我勸你最好對我們少爺客氣點!」這個內家高手說。

這個內家高手叫做吳京,學的是太極。太極作為華夏傳統的武術,特點就是以柔克剛。同樣的,如果是初練太極,那絕對不是學習其他武功初練者的對手。但一旦太極有所小成,這樣的對手,任何人遇見了都想避而遠之。

而吳京早在三十歲那年,就已經步入了太極的小成,並且跨入了內門高手。當時簡直是轟動了整個華夏的武道界。

這樣一個對手,要是在平時,陳凱是萬萬不敢得罪的。


實際上,陳家雖然家大業大,但地位卻沒有其他的幾個家族高,原因就是陳家沒有武林高手坐鎮。

一般的高手,陳家有,退役的特種兵,陳家也有,但是像吳京這樣的內門高手,陳家就沒有了。

這就決定著,陳家沒有資格成為燕城一流的家族,只能站在二流家族的頂端。

因為當家族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錢不過是一個數字!五千萬和六千萬有區別嗎?沒有區別!

在金錢勢力都差不多的情況下,家族隱藏的實力就成了關鍵!

「你敢威脅我?吳京!別以為你是一個內家高手,我就怕你!惹毛了我們陳家,就算是莫家也不會好過到哪裡去吧?」陳凱狠狠看了吳京一眼,然後咬著牙說。

「我不管你什麼陳家還是莫家,我只知道,莫少爺是我要保護的人。」吳京面無表情地說。

「你!」陳凱指著吳京,氣得渾身顫抖,卻是無可奈何。今天有吳京在,陳凱知道如果真動起手來,自己絕對是討不到任何好處的。

「莫靜遠,這件事我記下了!咱們青山依舊綠水長流!」狠狠瞪了莫靜遠一眼,陳凱轉身就朝著包間外走去。

莫靜遠一聲輕笑,他還真沒將陳凱給看在眼裡。

實際上,陳凱的事情這兩天早就傳遍了整個燕城。作為一個堂堂陳家的公子,居然對一個普通的大學生服軟,這已經成為了所有人的笑柄!也正是因為這樣,所以莫靜遠才故意找茬,狠狠地見給他給羞辱了一頓。

陳凱裝著沒有聽到這句話,很快就走到了包間的門口。就當他準備拉開包間門的時候,這時候門口傳來了幾道聲音。

「先生,這裡是私人的包間,你不能進去!」

「我怎麼不能進去了?我是陳凱的朋友!不然你進去和他通報一聲?」

陳凱一愣,立刻就聽清楚了來人是誰。他拉開房門,「他確實是我的朋友,你們都退下吧!」

攔住麥小龍的,是地下拳場的工作人員,也就是負責保護這包間安全的兩個保鏢。他們看陳凱出來以後,立刻就點了點頭,然後又對麥小龍恭敬地一禮,這才退到了一遍。

「麥先生,你怎麼來這裡了?找到龍哥了沒有?」陳凱這時候問。

本書首發於看書蛧

… 之前陳凱等人在包間里,並沒有留意到外邊發生了什麼,所以陳凱也不知道,剛才麥小龍大打出手,已經將沈婉卉給救下來了,潛意識裡還以為麥小龍在地下拳場里轉悠了一圈,沒有找到龍哥所以才過來找自己的。

「沒有找到龍哥,不過事情已經解決了,我現在要走了,所以和你說一聲。」麥小龍淡淡地說。

「事情已經解決了?」陳凱一愣,隨後用一種欽佩的眼神望著麥小龍,心裡想,既然沒有找到龍哥,又將事情解決了,估計是通過了其他的手段吧!

但不管是通過什麼手段,能在地下拳場里要到人,這在燕城還真沒幾個人能做到。

不過陳凱並沒有想那麼多,實際上他反而是長長送了口氣。如果麥小龍真的在這裡和龍哥發生了衝突,不管結局怎麼樣,他陳凱都脫不了關係!

因為麥小龍是他給領進來的!

「嗯,麥先生既然決定要走,那就一起吧。」

看見陳凱臉上露出如釋重負的表情,麥小龍微微笑了笑,他又豈能不明白陳凱的心思。拍了拍陳凱的肩膀,麥小龍說,「嗯,這樣最好。也省的我再找輛車了。」

說完這句話,麥小龍就轉身準備離開,而陳凱也立刻緊隨其後。

不過兩個人才邁開腳步,這時候包間里傳來莫靜遠冷嘲熱諷的聲音,「呦,這不是那個叫什麼麥小龍的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哦!我明白了,一定是陳凱帶進來的,不然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又怎麼配站在這裡!」

莫靜遠地這話說出口,包間里其他的人一陣轟然大笑。

這些不入流的大家子弟,都是莫靜遠帶過來的,自然而然地都在處處討好著莫靜遠。

麥小龍的眉頭一皺,轉頭看去,發現一個人正一臉倨傲地從包間里走了出來。莫靜遠二十來歲上下,看上去有些英俊,但麥小龍看他的第一眼,就潛意識裡的對他產生了一種厭惡。

此時莫靜遠已經走到了麥小龍的面前,而他身後的那些人也緊隨著他其後,都用看笑話的眼神看著麥小龍。

麥小龍說,「你又是誰?你認識我?」


「整個燕城誰不認識你啊!麥小龍嘛!一個小白臉,之前生活在城南那種平民窟,最近巴結上了邵家的二小姐,也就水漲船高了。不過我就疑惑了,你說你一個小混混,要本事沒本事,要家世沒家世,怎麼就能令邵媚倩喜歡呢?難道是因為你的長相?」莫靜遠這時候撇著嘴又說。

這話說出口,身後那些人再次笑開了。

「莫少,我看不但但是因為他的長相吧?我想這小子下面的技術一定也很不錯!」

「是啊是啊!不然邵媚倩也不會看上他啊!」

「喂,你這樣說,豈不是說陳凱的下面不行?–要知道,陳凱之前可是邵媚倩的男朋友啊!」

「不過說來也奇怪啊!既然是這樣,陳凱為什麼現在還和哈巴狗一樣的跟在那傢伙後面搖尾乞憐啊!他還要不要臉啊!」

「……」

這些人也都是不怕事的主兒,再加上有莫靜遠撐腰,所以一個個越發的口無遮攔,而聽到這一切的麥小龍和陳凱,臉色都變了。

陳凱上前一步,指著那些人說,「你們都給我閉嘴!信不信我出去以後,找人削你們一頓!」


陳凱的話,還是有一點作用的。畢竟陳凱的家族,就算不是一流的,也處在二流的頂端,而這些人的家族,最好的也不過是二流家族,甚至還有一些都是那種不入流的小家族。

在陳凱的威脅下,這些人都下意識地閉上了嘴巴。

不過莫靜遠卻說,「哼,他們說的有什麼不對?你就是一隻哈巴狗,那個麥小龍就是一個小白臉!」

有莫靜遠撐腰,那些本來已經偃旗息鼓的幾個大家子弟,再次發出嘲弄的笑聲,同時看向麥小龍等兩個人的眼神里也充滿了輕視。

陳凱黑著一張臉,還想要再說點什麼,這時候麥小龍卻站了出來,揮了揮手示意這件事自己來處理。陳凱見狀立刻就閉上了嘴巴。

這讓莫靜遠看在眼中,眼神里不由閃過一絲疑惑和凝重。

他本來以為,陳凱和麥小龍的關係,是那種普通的平等對立的關係,可是現在看來,事情沒有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啊!

不過莫靜遠很快就不屑地想,就算事情不簡單又怎麼樣?麥小龍的資料他早就調查清楚了,他第一次出現在燕城的時候,就居住在城南小區,在沒進入邵家的時候,過著日子簡直就是飢一頓飽一頓的!

這樣的人,又能有什麼背景和來歷?這樣的人還有什麼值得好擔憂的?

想到這裡,莫靜遠就說,「小白臉,怎麼著,你不服氣?」

麥小龍淡淡地說,「我不是小白臉,雖然我長得比你帥,但我是靠自己本事吃飯的。」

麥小龍覺得很有必要和他們科普一下自己的身份。

這些大家子弟一個個嘴巴上都沒有把門,平時說話肆無忌憚慣了,俗話說三人成虎,人言可畏,任由他們這麼說下去的話,以後真要是傳開了,他麥小龍還怎麼在燕城裡混?

出於這個考慮,所以麥小龍決定要好好教育一下這些大家子弟。

「你靠本事吃飯的?是下面的本事嗎?」有一個人插口好奇的問。

這話立刻又引起了其他人的哈哈大笑。

麥小龍看了那個人一眼,居然真的點了點頭,「你說的沒錯,我下面的本事確實不錯,以後有機會我讓你們的女朋友嘗一嘗。」

如果要說到罵人,這些人加起來也不是麥小龍一個人的對手!

麥小龍以前生活在什麼地方?那是城南小區!

城南小區是平民窟,生活在裡面的人相對而言素質並不算太高,所以嘴裡的罵人話,基本上都是成串的。在他們的渲染下,麥小龍也是出口成臟。

這些人一聽麥小龍這話,立刻就不願意了,「你這傢伙怎麼說話的呢!討打呢是不是?」然後七嘴八舌地就想要衝上去,將麥小龍給撕成碎片。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 第一百九十章:內門高手吳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