鳳凰以最簡單最直接也是最為粗暴的方式,直接擊潰了天蓮元帥的所有力量,讓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無力和絕望。

天蓮元帥在神火轟擊下瘋狂倒退,金色耀眼的衣袍被燒得破爛不堪,身子更是多處燒傷。他在這一刻,已經明白,面前的這個人族強者,他根本打不過!

「天雀神女和鳳凰的危險指標該往上調了!」

天蓮元帥臉色陰沉,朝遠處逃遁,喃喃自語道。

但突然間,前方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抹青衣女子,白色聖火雙翼在月光下絢爛奪目,裙擺飄飄間,宛如夜空中綻放的青蓮。

天蓮元帥瞳孔一縮,還未做出什麼反應,就看到女子身後龍雀劍出鞘,化作一道電閃雷光!

錚!

清越劍鳴響起。

下一瞬,青衣女子已經來到了他的身後,緩緩收劍。

「呃……」天蓮元帥張了張嘴,腦袋有了一道裂痕,身子撕裂和血液涌濺成為了他生命的最後一幕。

天啟境的天人族元帥,被天雀神女一劍秒殺!

凰上神女驚九天,冰龍天人落黃泉!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手機版閱讀網址:m. ?天雀神女斬殺天人族元帥,讓地面上所有的獸族強者和天人族強者,彷彿失去了所有的精氣神一般,除了恐懼就是絕望。

「怎麼會,天啟境的天人族,竟然這麼容易就死了?」獅頭人面露難以置信之色,強壯碩大的身子止不住地顫抖,「天蓮元帥好歹也是上天欽定的霸主,怎麼就被一劍斬了呢?」

「還站在這裡幹嘛,快逃啊!」一個瑟瑟發抖的鼠頭人,忍不住重新變成了老鼠,開始朝遠處逃遁。

蛇人望著籠罩了整個墜龍淵的鳳凰神火,苦笑一聲:「逃?我們能夠往哪裡逃?」

「媽的!跟她拼了!我們就算是死,也要咬掉對方一塊肉!」一頭雷虎咆哮一聲,化作奔雷朝天雀神女撲去!

其餘獸族強者自知逃跑無望,也是拚死一戰。

天人族強者更是召喚白色能量光柱,直接轟向天空的鳳凰。

「烏合之眾。」天雀神女站在鳳凰之上,素手輕輕一揮,「鳳凰之雨,清洗一切。」

蒼穹之上的鳳凰,抖了抖身子,彷彿將身上的水珠抖落大地一般,然後,便有無窮無盡的神火化作箭矢如雨落下!它們刺穿了獸族強者的身軀,撕裂了天人族的能量光柱,融化了天人族的身軀……

一陣短暫的慘叫聲后,墜龍淵再無存活著的敵人!!

這一切,都只是因為鳳凰的一個哆嗦。

「握草!這鳳凰也太霸氣了吧!」躲在暗處的安林,看得羨慕不已。

這才是作為一個修仙者應該擁有的夢幻坐騎啊。

他不在的日子,小蘭究竟經歷了什麼……

是的,那個以鳳凰作為坐騎,風華絕代若九天神女的修士,正是他百日未見的許小蘭!

當然,現在他已經不敢說,僅僅是分別一百天了。

如果是一個人的變化很大,還能用妖孽來解釋。但每一個人,在一百天內就有了如此天翻地覆的變化,安林是打死都不信的!

「現在問題很大啊!」上官藝喃喃道。

她是認識許小蘭的,幾年前還是萌萌的育靈境,如今突然變成合道境,她突然覺得這個世界很魔幻……

「不是這個世界有問題,就是他們出現了問題!」天帝同樣深吸了一口氣,臉上難掩驚駭之色。

「我已經對這片天地分析感知了一遍,這裡的確是我們存在過的世界,但變化卻特別的快,不像是過了一百天的模樣。」陳塵也開口道。

安林其實已經忍不住跑出去問個究竟了。

但為了避免提前干涉這個世界,他最終還是生生忍住那股衝動。

墜龍淵的神火開始消散。

這片大地已經化作一片廢墟。

近十萬的強者,全部身死,這在太初大陸都算是一級大事件了。

「你們沒事吧?」天雀神女從朱雀之上躍下,蓮步一動,就來到了受傷最重的真核天仙面前。

「我沒事。」真核天仙笑了笑,自己先磕了一枚靈丹。

「小蘭!你來得也太慢了,之前天蓮動手,可把我們嚇死了!」夕月天仙坐著一輪彎月,淺笑著飛來,素手輕挽著青衣女子的臂彎。

「遇到了一點小意外。」天雀神女面有歉意,「之前不僅是秋辰元帥盯著我,還有其餘兩個元帥一同盯防。他們合力攔我,我對付他們花了點時間,把他們打死一個,打跑兩個,這才趕過來。」

天仙們又倒吸了一口涼氣。

三個天人族元帥同時圍攻,結果都被小蘭虐成這樣?

這哪裡是小意外啊,這明明就是大意外啊!!

「我的小蘭師娘果然是最棒噠!」念安天仙笑容純凈,同樣湊到了天雀神女面前,牽著她的小手,「突襲任務圓滿成功,我們回去吧!」

與之前的美艷肅殺完全不同,這時候的她,就像鄰家少女一般甜美可愛,有些依戀地牽著天雀神女的手。

天雀神女笑著點了點念安天仙精巧的鼻尖:「靈兒,你和軒轅同學,蘇蘇先回去,我還要去做一件事。」

安林聽到這句話,心中再次一顫。

果然!天雀神女就是許小蘭,真核天仙就是軒轅誠,夕月天仙就是蘇淺雲!官方實錘了!!

至於念安天仙,小蘭喊她靈兒,她喊小蘭師娘。

難不成……她就是葉靈?!!

安林回想起那個又乖巧又可愛,亦步亦趨跟在身後的小女孩,再看看如今殺返虛如殺雞的殺神,胸口就有一口老血要吐出來了。

絕對有問題!麻蛋!道之體四段的小徒弟,一百天後,修為比師父還高,竟然是返虛初期巔峰……開什麼玩笑!!

安林受刺激了,他本來以為,自己還能找到一點作為師父的尊嚴,至少有一個小女孩,像個正正經經的徒弟,能讓他教一教。

現在好了,小女孩的境界也超過他了。

蕭澤,蕭屠,葉靈,三個徒弟境界全比他高了。

他感覺自己就像個假師父……

不過她一口一個小蘭師娘,作為師父,還是蠻欣慰的。

「做一件事?小蘭師娘,你要做什麼,該不會是……」葉靈突然有些慌了起來,緊緊攥著許小蘭的衣袖。

「沒事,我去彼岸界一趟,很快就回來。」許小蘭笑著安慰道。

「不行!」軒轅誠神色凝重,「現在真的不同以往了,你以前天天去那裡我都不會說。但如今,不知道多少可怕的強者正在盯著你,稍有不慎,很有可能就步入萬劫不復之地。」

「我意已決,放心吧,憑我的修為,偌大的太初大陸,還沒幾個能夠讓我連逃的機會都沒有。你們就別跟著過來了,容易露出破綻,我一個人悄悄過去就行。」許小蘭依舊堅持道。

「小蘭……」蘇淺雲有些擔心地望著許小蘭。

「唉……何必呢。」軒轅誠搖了搖頭,但也不再多說什麼。

「很有必要呀,」許小蘭望著西北,清麗精緻的臉上浮現一抹溫柔的笑容:「我怕他回來的時候,沒人在那裡接他。我怕他回來的時候,對這個世界感到陌生,感到不安。我怕他回來的時候,忘記了回家的路……」

「畢竟,已經一百年了呢……」

「我希望他回來的時候,能夠看到最熟悉的人,帶他回家。」 ?鳳凰護送著天庭的兩百名執行部的修士,以及三位天仙,一同朝東南方向飛去,越來越遠,最終消失不見。

天空上方的青衣女子,孑然一身,目送著紅日落入夜幕後,這才撕裂空間跨越,也不知去了哪裡。

天帝,陳塵,上官藝等人,都將目光轉向安林。

安林一眼不發,望著東北方向空蕩蕩的天地。

他們都不是傻子,自然從許小蘭等人的交談中徹底認清了現實。

一百年!

原來他們已經離開了一百年!!

怪不得這個世界會發生如此劇烈的變化,怪不得眼前這些天才們的境界會暴漲如此之多,這一切都能通過時間解釋得通了!

「我們在那個奇異空間之中,不是才呆了一百天嗎?」夢芝也是有些沒回歸神,彷彿難以接受這樣一個結果。

「天上一天,地下一年……」天帝喃喃開口。

陳塵也是感慨了一聲:「我早該想到的,時間天神的空間,不就是真正的『天上』嗎?」

「安林之前進入的畫面世界,一年等於時間天神空間的一天。太初大陸同樣是畫面中的世界,也理應是一年等於時間天神空間的一天。從本質上來說,世界的時間流逝是一樣的。不一樣的是我們。」

陳塵的話語,讓眾人都為之動容。

上官藝有些委屈:「本以為那個空間修鍊速度比太初大陸快上幾百倍,是我們賺了,現在一想,這還不是差不多麼?」

「還是有區別的,在那裡修鍊沒那麼累。」夢芝安慰了一下眾人。

現在情況一切都已經明了。

他們在時間天神的某個奇異空間度過了一百天,然後太初大陸過去了一百年!這雖然很讓人震驚,但卻是擺在眼前的事實!!

「現在發生了很多事情,我想我也該回天庭一趟了。」天帝道。

「現在最好還是隱藏自己歸來的信息,我們的實力都不弱,說不準能夠當一支奇兵,在很大程度上改變戰局。」陳塵提議道。

眾人聞言都點了點頭,顯然是贊同的。

每一個頂尖強者,敵人在戰鬥中都會有相應的制約和防範措施。

當他們憑空降臨的時候,就有很大機會打對方一個猝不及防!

「天帝,你我在之前雖然有過合作,但之後,我們就是敵人了。」陳塵又開口道。

「就怕你不這麼認為。」天帝微微一笑,顯然早有心理準備。

補天幫和破天幫,宗旨雖然都是為了救世,但行動的方法卻完全不同,稱之為死對頭也不過分,所以用敵人稱呼對方完全恰當。

「我也要回破天幫了,安林,你要不要跟我一起?」陳塵出言邀請道,這是來自破天幫二把手的邀請。

「還是回天庭吧。」天帝微笑道,這是補天幫二把手的微笑。

上官藝,女帝,夢芝,同樣將目光匯聚在安林身上,似乎很好奇他的選擇。

安林搖了搖頭:「不了,我要去找她。」

「找她?」上官藝反應過來「她」指的是誰,又道,「她不是已經撕裂空間離開這裡了嗎?你怎麼找?」

「我知道她去了哪裡。」安林臉上有著溫和的笑意,轉身對著眾人告別道,「先失陪了,我怕她等太久。」

說著,他便邁入空間之門,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

彼岸界西南部。

這裡已經化作了一片冰原。

常年飄著鵝毛大雪。

風雪如刀,寒氣如霧。

一百年前,這裡曾經爆發過驚天動地的戰鬥。

山河斷裂,縱橫如淵,狂暴的能量幾乎摧毀一切。

但如今,一切都已經被霜雪覆蓋,唯有一個極為巨大的凹坑,仍能看的出一個大致的輪廓。

遠處數十里之外,虛空緩緩撕裂。

一個白衣身影靜悄悄地走了出來,氣息盡斂,生怕驚動了誰。

安林鬼鬼祟祟地打量了一下四周,曾經的雪女暫留地,無數精緻完美的冰雕宮殿,如今已經不見了蹤影,大地一片荒蕪。

恐怖的寒力瞬間侵襲全身,讓他止不住地打了一個寒顫。

「環境似乎更惡劣了啊,要是化神境以下的修士在這裡生活,會被凍死的吧?」安林小聲嘀咕了一句。

他四處打量著,好像在尋找著什麼。

很快,他發現一個極為巨大的圓形凹坑內,好像有一個黑影。

「那個方向,好像是時間天神自爆的地方吧?也是我消失的地方……」安林緩緩靠近,這才發現那裡有一間看起來很漂亮的木製房子。

這房子在一片荒蕪的雪原中格外的刺眼。

他偷偷潛行過去,看到房子上還掛著一個牌匾。

上面寫著:「蘭林小屋。」

透過窗子,內能看到屋內燭火搖曳,渡上暖暖的火光,裝飾很精緻,很溫馨,牆壁上還擺了幾張他和小蘭的平時閑著沒事照的生活照,裡面的他和小蘭都笑得很開心。

看到這裡,安林心中又是一陣暖意湧上心頭。

這間房子里,真的很有家的感覺。

許小蘭不在房間裡面,安林也沒進去。

他朝爆炸的中心走去,終於看到了他一直找尋的身影。

一個青影娉婷的身影,正倚靠在一個枯木上,靜靜遙望著不斷飄雪的天地,望著空無一物的天地。

她明明有溫馨的小家可以回,卻選擇站在孤寂的風雪冰原。

她就這樣翹首盼望著,等著不知道還會不會回來的人。

安林忽然想起,事情都過去一百年了,時間天神又是自爆死亡,可能所有人都認為他已經死了吧?

但許小蘭依舊在這裡。

風雪落在她的青絲,落在她的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