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大海,河流山川,各種地貌環境一瞬間便演化完成。

眾人還沒來得及震驚,就發現這個星球上,最初生命開始但是你,猶如持續加速中,不斷進化。

以道主的感應,能夠輕而易舉的包裹整個星球,可現在,各種他們不理解的事情不斷發生。

整個星球,生命的進化璀璨耀眼。

他們不能理解,一樣生命怎麼不斷會變成另一種生命,不理解各種奇異的生命形式。

「這是什麼力量?」

血刃道主沉默了,他完全沒有見過這種力量,能夠讓整個世界的生命展開蛻變。

「只是時間加速罷了,現在不過是開胃菜。」

吳澤說。

萬族進化的場景里,忽然有一支種族逐漸擁有了自己的智慧,懂得利用工具,他們懂得思考。

於是,建立部落,國家,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轉眼又過去幾十萬年。

整個人類建立了完善的社會制度,其中的歷史,波瀾壯闊。

眾人目不轉睛,後面人類存活以及建立國家,這在他們看來平淡無奇。

「這,到底是要我們看什麼?」

血刃道主承認,之前還有些意思,可現在下方世界里不過一群凡人而已,沒有什麼威脅哪裡來的力量。

「你只看見了表面。」

吳澤一揮手,三本書出現,分別是數學,物理,化學。

「這便是知識,我說的力量。」

吳澤笑著遞過去。

幾人疑惑,跟著念頭掃過,三本書頓時倒背如流,可理解就淺薄了,不知道吳澤拿這些東西來做什麼。

「記載的知識倒是有趣,但這並沒有什麼稀奇。」

幾人討論之後認為,只有逆解道主眼中若有所思。

「時代在發展。」

吳澤指著下面,「接著看。」

幾人都看見了。

只見最近幾百年,國家逐漸融合,形成所謂地球聯邦。

期間,各種科技物品的發明,簡直顛覆幾人的三觀,他們雖然都是凡人,卻能讓人達到修行者的作用。

「這些東西,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車會動,為什麼所謂手機就能發光。」

幾人懵逼,雖然這些東西不是很強力,也不是武器,但卻讓他們懷疑人生,就像是一個普通人忽然發現,自己生活在一個靈異世界一樣,三觀逐漸崩塌……

「這就是力量?」

血刃道主看向吳澤。

「這還只是開始,接著看吧!」

吳澤卻是呵呵笑著,讓他們不要召集。

接下來,人類文明齊心協力,展開航空工程,突破星球限制,抵達了衛星。

踏出了這個世界的第一步。

「這,凡人也能做到這樣的程度。」

血刃道主幾人這才真的震撼了,他們自然能夠輕輕鬆鬆在太空間飛翔,卻是另一種烏拉。

「不可思議,不可思議,這難道就是所謂的知識就是力量,在裡面,我看見了之前的法寶煉製流派。」

逆解道主有了許多感悟,同時對吳澤感到深深懷疑,他的身份,讓逆解很是不解。 「還沒完呢?」

吳澤說。

隨著發展,下面星球的文明踏入了恆星系之中,開發行星的資源,恆星的能量。

這個時候,幾人已經完全看不懂了,他們的體系和科學體系完全不一樣,但,他們卻也感覺到了一種不可見的力量,這股力量,使凡人也能登天而行,使凡人也能製造傀儡,還有各種他們都看不懂的東西。

「這是什麼力量?」

逆解道主臉色熱切。

其他幾人也看了過來,他們早已經把那三本書看完了,上面的文字是他們認識的文字書寫的,只是,分開懂,連成一句句的,就看不懂了。

「只是科學的力量。」

吳澤說,「科學是一種方法論,是探究一切,研究萬物,掌控規律的方法。」

「之前我所煉製的法寶,就是在你們的煉器基礎上進行的改進,看,只要稍稍改進一番,就能夠使法寶讓更低修為的修行者發揮出更強的力量。」

吳澤手上出現了之前煉製的那一把法寶槍。

「血刃,接著看吧。」

逆解道主勸解。

「哼。」

血刃道主冷哼,文明的進程是處於時間加速當中的,轉眼間,就已經過去了上萬年。

幾人雖然站在這裡不懂,卻好似有了高維視角,或者說,一念游遍諸天,哪怕文明的痕迹蔓延到周邊其它星系,也盡收他們眼底。

「我們看見這一切,是幻覺嗎?」

逆解道主好奇詢問,猜想這應該是和幻境陣法差不多的東西。

「不是,這是虛擬播放,視頻源是我從第三文明找來的。」

吳澤說。

文明不斷發展,很快,遇見了外星文明,沒有理由,戰爭爆發了。

億萬艦隊在星空中縱橫,恐怖的核彈在星空戰場,只相當於子彈一樣的威力。

在艦隊的戰鬥里,能量攻擊和各種物理攻擊才是最主要的。

比如重力扭曲場,大撕裂,黑洞彈極限冰封,空間爆碎……

各種各樣的科技武器讓幾人看得一臉懵逼,他們看不懂這些科技的具體運用,但那種威力,卻是感受深刻。

太空戰里,這些都是大範圍攻擊,他們自己琢磨了一下,要是自己被卷進去,死亡幾率很大。

要知道,他們可是已經位於炎古域頂級的強者了,而這些戰艦和科技武器,卻只是一群凡人製造出來的。

對他們來說,這簡直就是開玩笑的事情,卻活生生出現在他們面前。

炎古域的凡人,製造的最強武器,也不過是一些附了靈的刀劍,和眼前這些動不動破碎空間,還有些攻擊根本看不懂的武器,完全不是一個檔次,比都沒辦法比。

「這到底是什麼力量?那些東西為什麼爆炸之後威力這麼強?」

旋幽道尊恍惚中,感覺自己抓到了什麼,又看不清具體。

「我炎古域人族也能達到這樣的程度嗎?」

逆解道主問。

「我看過,炎古域的法則結構,是允許科技存在的,只是因為你們都去修行去了,所以這方面發展幾乎沒有。」

吳澤說,他其實也想培育一番炎古域的人族,扭曲他們的修行觀,把科技接過來。

至於後果是什麼?吳澤表示期待。

這時候,文明已經發展到宇宙頂級的一批里了。

不知道什麼原因,所有神級文明開始相互挑起戰爭。

席捲整個宇宙的戰爭出現了,星空里無數的恆星都是能源,甚至對於這些統一了宇宙論的文明來說,能量,物質,時空……等等都是手中玩物,在戰爭里,各種恐怖的武器到處亂扔。

漫天恆星都開始黯淡,恐怖的粉碎覆滅上萬光年內的一切。

甚至河系也開始凋零,無數文明在這樣的宇宙戰爭里,渺小到不值一提。

眾人驚悚莫名,這樣的戰爭完全超出他們的想象,現在的戰爭規模,他們這些道主卷進去也只是螻蟻,秒秒鐘就掛了。

在他們眼中,足以將炎古域滅世的力量到處都是,不禁讓他們心神顫抖。

「他們最初只是一群凡人啊。」

中年長老心中只感覺大恐怖,顫顫巍巍的說。

道主們沉默不語,他們也被這樣的力量嚇住了。

忽然,整個宇宙一靜,這種靜那麼明顯,逆解道主幾人清晰的感覺到了這種靜。

「怎麼回事?」

中年長老忍不住問,可剛剛說完,眼前一切都在扭曲,宇宙變成了深邃的黑暗,有斑點般的光芒不斷綻放,又迅速消失,最終,一切歸於黑暗。

「宇宙毀滅了。」

吳澤說,「一切都將回歸原初狀態,哦,也就是天地未開之時。」

「什麼,他們怎麼會有這樣的力量?」

血刃道主心中狂吼不可能,可眼前看見的這一切,摧毀著他的認知。

宇宙啊,多麼龐大的存在,這些生命又是何等渺小,哪怕他們數量再多,也不可能毀滅宇宙吧!

這在他們看來,就像是炎古域的凡人,卻毀滅了一切世界這麼不可思議。

「沒錯,只要掌握這種力量,毀滅世界也不是不可能的。」

吳澤說。

「之前那種傀儡一樣的文明是什麼?」

逆解道主詢問的是機械文明,在他看來,一群鐵疙瘩竟然能夠說話,還如同正常人一樣的思維,這簡直不可想象。

「那是機械文明,炎古域也可能研究出那樣的類似存在。」

吳澤解釋,隨後四周扭曲,眾人一晃神,就發覺自己已經身處於大殿之內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

眾人回神,逆解道主神色凝重,他清楚,擁有這樣不可思議能力的人,怎麼也不可能是表面上那麼簡單,對方手上的弟子令牌,傻子才會相信那是真的。

「我來自你們不可想象之地。」

吳澤說。

「你到我道門來,有什麼目的?」

顯然吳澤不想說,逆解道主也沒有深究。

血刃道主沉默了,對方的能力極其詭異,雖然身上氣息不強,但他卻察覺自己心中不知不覺有了一份忌憚。

「我沒什麼目的,如果真要說的話,那就是……玩。」

吳澤考慮了一下。

「玩?」

幾人一愣,完全沒想到吳澤這樣回答。

「沒錯,玩。」

吳澤確定。

「剛剛,那種力量,凡人也能毀滅世界的力量,我們可以學到嗎?」

逆解道主不再在意吳澤身份,而是詢問這些,要是炎古域人族也能夠達到那樣的程度,底層凡人將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在和妖族的戰場上,也不會連炮灰都不如。

「想學啊,我教你們啊!」

吳澤一笑。

「我們該如何稱呼你?」

逆解道主有些犯難了,吳澤看上去似乎沒什麼特別,但實際上深不可測,他也不知道應該用什麼稱呼好。

「就叫我吳澤就行。」

吳澤說。

「好,我們現在去找其他的人族道主,這事還得和他們商議一番。」

逆解道主已經等不及了,啟動大殿的傳送功能,瞬間到達天殿。

逆解道主來到大殿中央,敲響頭頂上掛著的巨鍾,聲音傳不出天殿,卻能夠響徹在每一個秘境里。

幾乎只是十幾秒,密密麻麻的人影便是出現了,足有三百四十三位,全是道主存在。

看上去多,實際上很少了,道主壽命,可活十萬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