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碌碌!

看到沐青青手上的東西,那金蛋突然在桌面上大動的滾動了起來,其目標正是沐青青手中的那把夔骨之槍。 那枚骨槍是在趙天泓被打暈的一瞬,沐青青從他的手中偷過來的。

這種事情自然是越隱秘越好,她當然也不敢與雲婉蓉說明,所以,剛一回到玉亭閣便打算讓小金先將它吞噬了,而後再讓趙勾變幻了,將其扔掉。

那趙長老此時因為趙天泓的重傷並未顧忌這許多,一但他想起來這隻骨槍,怕是沐青青便會成為最主要的懷疑對象。

「小金,快,把它吃了吧!」

沐青青一臉興奮的開口,她期待著那枚小小的金蛋里的靈寵早日破殼而出。

嗤嗤!

沒等小金有所反應,那枚骨槍之內卻是突然湧出了無數陰森無比的能量,將自己緩緩的包裹而起,並沒有留下一絲的縫隙。

「唉?」沐青青沒想到這骨槍居然還有這樣的本事,當下便有些著急起來,想要動手直接幫助一下小金。

嘶嘶!

沐青青剛要伸手,那靈寵蛋內卻是突然出現了幾聲怪叫,聽其聲音到像是那靈寵本身發出的聲響。

而後還不等沐青青興奮的大叫,那靈寵蛋中突然射出了數道五彩的能量光束,這一次的能量比之前的都更加強橫,而且色彩也更加斑斕美麗。

鐺!

那五彩的能量射到那骨槍上的同時,居然發出了一道脆響,那接觸到骨槍的五彩能量竟然瞬間消散了。

骨碌碌!

那靈寵蛋見自己一擊未能奏效,當下急得團團轉,坐在一旁的沐青青想要幫忙卻不知如何下手。

「小金,要不要我幫忙?」

沐青青盯著那在桌子上骨碌碌轉來轉去的金蛋,小心翼翼的開口。

「不需要!」

沐青青只是下意識的開口,可沒想到自己話音剛落,在那蛋中卻是傳出一道奶聲奶氣的聲音,當下沐青青便那被道聲音萌化了,她不知道世界上還有如此可愛又嬌甜的聲音。

「是你在說話么,小、小金!」

沐青青興奮的將那枚正在骨碌碌轉個不停的金蛋捧在了手心之中,而後激動的開口。

「主人是我,但是你可以先把我放下來么,我要想辦法將那隻臭傢伙吞了才是!」

小金奶聲奶氣的開口。

「好好好!」

沐青青連忙點頭,而後乖乖的將小金放在了桌子上,精緻的下巴輕輕的搭在雙手之上,喜滋滋的看著那枚金蛋,她已經開始幻想這金蛋之中的小金,到底長的是個什麼模樣。

嘭!

一道低沉的爆炸聲將沐青青的思緒拉回,慌忙向那桌子上望去,只見那小金蛋里射出的五彩光芒已經與那骨枚表面的陰森能量交纏到了一處,那骨槍釋放出的能量似有腐蝕的作用,在小金的五彩能量與之糾纏的一瞬,竟被它生生腐蝕,變得有些破碎不堪。

哼!沒想到這小金卻是冷哼一聲,而後蛋內再次射出一股能量,注入到了之前的能量之中,兩股能量合而為一,對著那骨槍體表的能量絞殺而去。

刺啦刺啦!

兩股力量不斷撕殺,漸漸的,那五彩能量終於佔據了上風,那骨槍表面的能量竟是被它一絲絲吞噬而進,而後消失不見了。

一見自己的護體能量被小金吞噬,那枚骨槍竟是驟然想要飛起,對著那門口邊爆射而去。

啪!

那骨槍的槍體剛剛離開桌面不到一寸的高度,卻是被那小金蛋殼內陡然飛出的五彩能量纏繞而上,硬生生的拉了回來,重重的落到了桌面之上。

而後小金沒再給那枚骨槍任何反應的餘地,再次從蛋殼內爆射出無數的細小能量絲線,將那骨槍絲絲纏繞而進,即便是那骨槍再掙扎,那枚小小的金蛋依然是紋絲不動!

骨槍與金蛋的體積,如同大象與人類的大小,可即便是這樣的差距,那骨槍內的能量最終還是被那枚小小的金蛋一點點的蠶食乾淨,一絲不剩。

咔嚓!

一道碎裂的聲音驟然響起,沐青青當下大喜。

看著桌面上已經毫無生機的夔骨之槍,再看看那在桌面上一動不動的金蛋,沐青青的笑容漸漸的凝固在了臉龐上。

那金蛋上的裂紋足足已經有五道之多,可似乎離徹底開裂,還有一斷距離。

「小金?」

沐青青試探著輕聲開口,可是那枚靈寵蛋依然是沒有任何反應,甚至連動也沒有動一下。

「小金你沒事吧?」

沐青青小心翼翼的將那枚金蛋拿了起來,放在了自己的眼前仔細觀看,除了增加了一道裂紋之外,好像並沒有發生任何的變化。

「好了,你不要再喊了,它是不會應你的!」

此時王絡突然從那屠靈棍之中閃掠而出,而後開口說道。

「小金它怎麼了?」沐青青淚眼婆娑,抬眼瞧向一旁的王絡。

「吃飽了當然要睡一覺,等它睡醒了,自然便也到了破殼而出的時候。」王絡輕輕的搖了搖頭,而後笑道。

「原來是這樣啊!」

沐青青破涕而笑,擦了擦眼角的淚水,而後笑道。

「好了,趙勾,把那把骨槍扔到那練武場的附近便可,別被人發現了!」

王絡隨後抬眸,對著正守在門口的趙勾開口去交代道。

「是!」趙勾輕輕垂首,而後將夔骨之槍舉在手中,退了出去。

「青青,你也好好休息一下吧,也許過不了幾日,便會傳出消息!」

王絡轉過頭,看著那正對著靈寵蛋發愣的沐青青輕聲開口。

「是,我知道了,絡哥哥,你放心吧,我自然會努力的!」

第二天,雲嵐宗便已經接到了確切的通知,那七宗大比的日子定在了七日之後,所以,沐青青與雲婉蓉決定兩日後便動身前往那七宗大比所規定出的那片區域之內。

餘下的兩日,沐青青並未做太多的修鍊,而是全都用休整,這一次大戰,可以說沐青青是勝得最為辛苦的一場,在自己底牌盡出的情況下,方才險勝。

而且她也清楚,那七宗大比,人才濟濟,若是自己不能最好的狀態前去面對,那少最終還是會成為別人的踏腳石,雲嵐宗這十年來的期盼也會變成泡影。 在面對著即將要到來的七宗大比,王絡也對沐青青做了許多的交代,這一場大戰,不是她以往任何的對戰可以比擬的,但也正因為是如此,這一場比式,不僅可以使得雲嵐宗成為高級宗門,也是沐青青一處真正的歷練場所,也是她可以迅速變強的一個方法。

即便是自己身體內有著契約神龍,還有一隻未出世的靈寵,但這些遠遠還構不成自己保命的最大底牌,只有自己真正強大起來之後,才夠能擁有自保的能力,所以這一場七宗大比,是一次絕佳的機會。

沐青青輕輕的點了點頭,她心中明白王絡所擔心的到底是什麼,或許在這幾個月時間之內,她與王絡從一個普通契約的關係,變成了朋友之間的關心,無論神龍與靈寵有多麼強大,或許在別人看來是天大的機遇,但沐青青依舊需要強大的實力來保護自己。

就像那枚靈寵蛋,在雲嵐宗內,趙天泓依舊將沐青青視為了自己的眼中盯,那靈寵蛋只是在宗內便已經為她惹來了這些許的麻煩,試想其他人若是知道了,自己沒有足夠能力自保的前提之下,靈寵這件天大的際遇,便會瞬間變成了天大的危機。

還有自己契約的這隻神龍,不知道這萬莽大陸上的人聽說后,會發生怎樣的血雨腥風,那自己豈不是成了眾矢之的?

想到這些,沐青青輕嘆了一口氣,眼中卻是閃過出了一抹濃濃的戰意,如果非要是這樣的話,那麼就讓這次的七次宗大比,徹徹底底的讓自己變強吧,只要自己變強大了之後,不管任何麻煩找上門來的時候,她便可以不用依靠王絡的力量,獨自去面對,未來還是由她來守護吧。

夜晚,一輪清月靜靜的懸挂在天空之上,月光籠罩著雲嵐宗內的大小建築,使得這雲嵐宗內彷彿是被一層銀色的面紗所覆蓋,沐青青與王絡靜靜的坐在玉亭閣中的庭院之內,趙勾則是伺候在一旁。

「絡哥哥,這樣日子真好,我真的希望時間就此而停止!」

沐青青緩緩抬眸,看著坐在自己身邊的王絡,而後輕聲開口。

「我倒是不想這樣,必竟我的肉身還沒有真正練成!」

王絡微閉的雙眼緩緩睜開,而後輕笑道。

「絡哥哥,你放心,這一次七宗大比之後,我定然會接著為你去尋找那可以重煉肉身的材料!」

沐青青的一眼美目之中,露出了一抹堅毅之色,每當提即此事時她都會如此神色,看得王絡心中也是微不可察的一動。

兩日的時間轉瞬即過,當清晨的第一縷晨輝破開天邊的雲層,照耀進雲嵐宗內的時候,整座雲嵐宗上下立刻便是爆發出了驚人的活力,各種嘈雜以及喧囂之聲匯聚在了一起,響徹天邊。

今日便是沐青青與雲婉蓉便要代替雲嵐宗去參加那七宗大比的日子。

一連幾日,雲嵐宗內最大的話題都是與這次七宗大比有關,而且重點全都放在了沐青青與趙天泓的那一場驚天之戰。

雖說那夔骨之槍的事情眾位長老隱藏的在好,便依舊是被那些普通弟子所知曉,所以在比賽的第二日,整個雲嵐宗上下所議論的,無疑不是趙天泓在動用了上古奇寶的情況下,依然被沐青青重傷下場,不僅名額沒有得到,那骨槍內的戾氣反噬,怕是沒有一年的時候,那趙天泓根本不可能下得了床。

還有一件事他們並不知曉,這一場爭鬥不僅趙天泓重傷,連那把上古的夔骨槍也變成了一把廢槍,其槍中所帶的靈力不知為何在一夜之間消失的一乾二淨。

臨行之前,宗主莫天也專門單獨召見了雲婉蓉與沐青青,對於這一次所要進入的空間,對她們二人做了比較詳細的講解。

七宗大比,所定在的區域是一片秘境,也可以算得上遠古的戰場,乃是那些超級宗派的大能們在某一次意外的情況下,開闢出來的一道空間,那秘境之內存在許多魔物,但是已經被一些大能們斬殺,即便看起來沒有任何危險,但是那其中的異獸依舊還是數不勝數,一些千年遺留之下的人魔,似乎還有存活,所以,一切還是要小心為上,只有兩人相互扶持才能走到最後。

沐青青與雲婉蓉一一應下。

「還有!」

莫天說到此處,而後輕輕抬眸,接著開口道:「遠古戰場,雖說裡面的危險重重,但除此之外,在那片遠古的空間之內,還遺留著一些寶藏以及一些遠古的傳承,所以,我只是想你們二人記住,與機緣相伴的大多數也是危機,不管做任何事之前,一定要詳細的了解清楚,自然不會出錯。」

沐青青與雲婉蓉默默的點了點頭,這些事情兩人自會記得,生死攸關的大事,肯定是馬虎不得。

眼見已經對沐青青與雲婉蓉交代完畢,莫天終於是站起身來,帶著兩人來到了大殿內的一處暗室之中。

那暗室中僅有半空之中幾枚夜光石在發著淡淡的藍色熒光,而在那暗室的地面之上,卻是一畫著一道道繁雜而且極有規律的線條。

「這裡便是上古傳下來的古陣!有了它,便可以將你們直接送到那片神奇的遠古戰場之內!」

莫天說完,便示意沐青青與雲婉蓉到大陣內站好。

隨後,莫天便是雙臂一揮,一道道雄渾的能量呼嘯而出,最後衝進了那大陣之中。

轟隆隆!

隨著那磅礴能量的進入,那古陣頓時顫抖了起來,而後那古陣之上的一些符文卻是發出了璀璨的光芒,那些光芒直射於半空之上,隨後竟后在大陣之中緩緩巨攏,最後形成了一道強大的能量光束。

片刻之後,沐青青與雲婉蓉的身影,卻是被那強大的能量光束逐漸所包裹,最後在那光束之中,兩個人的身影竟是緩緩消失了。

「這一次雲嵐宗到底能不能再前進一步,便要看你們二人的表現了!」 這裡曾經是一片不亞於萬莽大路的一片區域,千百年之前的上古大戰之中,不幸被魔族所佔領,人族中的修行大能為了阻止魔族前進的步伐,聯手這一片空間送進了一處時空裂縫之中,最終成功阻止了魔族。

所以這一片區域在千年以來,變成了一片未知的區域,百年以前,兩個超級宗門的幾位大能聯手,將這片未知區域中的一片土地進行了名力清洗,所以,變成了如今的一片安全區域,而這一次的七宗大比,其地點也是選在了其中。

而且還有許多傳言說,千百年前葬身於此處的大能也決對不是在少數,所以他們的傳承也是遺留在了這片空間之內,一直在等待著屬於他們的有緣人。

就像之前沐青青進入那卜天秘藏是一個道理,有緣人得到之後,便直接會一飛衝天。

遠古戰場中的一處角落中,遮天蔽日的黃消一刻不停的刮向半空之中,使得所有經過這裡的東西,都很難停下片刻,在那天空之上的曜日照耀之下,那黃沙的表面散發著灼熱的氣息。

突然,在這種及其惡劣的環境之下,在半空之中的一片空間突然變得扭曲了起來,隨後一道強大的能量光柱突兀的出現在了這片空間之內,隨後兩道身影便是被那能量大力吐出,落在了地面之上。

當雙腳剛剛落在這片黃沙之上的時候,沐青青顯險被那灼熱的黃沙所燙傷,而被那空間傳送所攪得有些暈沉的腦袋,在這一刻也是突然間變得清明不已。

「雲姐姐,你沒事吧?」

沐青青暈忙轉身,而後將雲婉蓉一把拉了過來,輕聲問道。

「我沒事,不用擔心!」雲婉蓉拍了拍沐青青如玉一般的小手,而後其目光在這周圍掃過了一圈,雖說這裡黃沙漫天,但是在這其中那一抹隱隱的古老氣息,卻是難以池底遮掩。

「青青你看,即便這處秘境的環境不太好,但是這其中所蘊含的濃郁靈氣,卻是我們那裡的幾倍之多!」

沐青青聽雲婉蓉所說的話,而後狠狠的吸了一口周遭的空氣,而後便感覺到了一股濃郁雄厚的靈氣從她的口中甚至是皮膚,湧進了她的體內,在經脈中運行之後,被氣海所煉化吸收,最後化成了一縷精純的能量,注入到了那枚內丹之中。

這裡所蘊含的能量,簡直可以與雲嵐宗練武塔中四層到五層的還要濃郁,若是在這裡修鍊,其速度不知要快上多少倍。

「雲姐姐你快看,這裡的空氣之中還有著一種特別的能量。」沐青青伸手,在那半空之中輕輕的一抓,隨後便是有一道青灰色的能量在掌心逐漸匯聚。

「傻青青,難道你不知道這青灰色的能量叫化元之氣,是氣海境邁入化元境時必不可少的一樣東西!」

說到這裡,雲婉蓉卻是神秘一笑。

「什麼,氣海境進化到化元境,還需要這種東西進行輔助么?」沐青青奇怪的看著那手掌之中逐漸升騰而起的青灰色能量,而後有些詫異的開口問道。

「那是自然,不過這項工作至少要到你的修為,達到氣海境巔峰的時候再做便也來得及。」雲婉蓉隨後與沐青青大致講解了一下化元境最明顯的變化,那便是達到化元境圓滿之時,便可以隨便撕裂空間,變出能量通道。而這能量通道很大一部分的力量,全都來自這個青灰色的能量。

「哈哈,沐青青,這片秘境果然比那卜天秘藏不知強了多少倍,這一次你一定要把握好機會!」

王絡的精神力外放,到是察覺到了這片空間的不同之處,而後大笑道。

沐青青不置可否的點了點頭,而後再次抬眸向這片不斷飛舞的黃沙盡頭瞧去。

「走吧,青青!」

雲婉蓉收回目光,而後笑道。

在這片無邊無際的黃沙之中,兩道身影如同那閃電一般一晃而過,隱隱的只能看到一紫一白兩道身影,帶著那低沉的破風之聲,一路閃掠而去。

兩人必竟是第一次來到這處秘境,所以她們最首要的,是要找到一處可以容身的地方,因為這片空間對於她們二人來說太過的陌生,而且一到了這半夜時份,這片空間內的異魔獸都會乘著夜色進行突襲,當然是要越安全越好。

兩人一路向北,並沒有看到任何的的人,來到這裡的大多數人估計已經同她們一樣,是分散落到這片大陣之中,所以想要見到其他們,估計在最近的容身之所中定然能夠看到他們。

果然,在沐青青與雲婉蓉急速的趕路之下,大約過了半個時辰,終於在這片黃沙漫天的盡頭,看到了一處隱隱的,類似於房屋的建築。

看著那遠處的建築,沐青青與雲婉蓉終於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只有找到這樣的地方,才能在其中安穩的渡過夜晚。

「雲姐姐,看來我們的運氣不錯!」

沐青青輕笑一聲,而後繼續加快了速度,沖著那建築物的方向急速的爆閃而去。

終於,兩人是來到了那建築物的面前,只見那些房物的所使用的建築材質全都是黑色的巨石所造,那些石頭應該全都是這沙漠之中特有的一種石塊,其堅固程度,怕是一名聚台境的高手都不能輕易將其摧毀。

這些房屋的中央位置,大道之上,還有著一口水井。

沐青青上前,低頭向那水井之中望去,卻是有著一股清甜甘洌之氣,瞬間撲在了她的臉龐之上。

「沒想到這黃沙之下,居然還有這樣清甜的東西!」

沐青青抬眸,帶著一絲笑意,而後將一旁的水桶啪的一聲扔到了水井之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