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謖考進鹿門書院,是正經的「及門教學」,是要住在鹿門書院,攻讀整整一年的時間,然後才可以回到家裡繼續攻讀。

在古代有「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說法,一年以後,雖然鹿門書院的學生要離開書院,主要是因為住處不夠,學生還是需要定期過來,交上自己的文章策論,請老師指點,還可以聽課和請益。

不足十五歲的少年,父母自然不放心單獨出門求學,好在有又兄長馬良,常駐襄陽求學,有他的陪同到了書院,並安排好了住宿事宜。

鹿門書院書院分東壁、西園兩院,只有精舍三十餘間間。廳閣樓堂之間浚池壘山、栽花植木,環境非常優美。

鹿門書院的「及門教學」非常之難,每年招收的學生只有十餘名,但「著錄弟子」還是不少的。

荊州的一些世家大族的子弟,學問夠不上進入鹿門書院的標準,但只要上繳一定費用,就可以成為書院的著錄弟子。 馬謖因為那幾年夢境中的經歷,被動接受了不少的東西。

雖然他自己一直不敢相信,但在他的頭腦里,領先了兩千多年的知識和觀念,在潛移默化地起作用。

所以,馬謖的學識和眼界,不是那些普通同窗能比擬的,即便是妖孽如諸葛亮、龐統,也有所不如。

好在馬謖已經徹底改變性格,已經不太喜歡張揚,這才沒有讓他顯得特別。

漢末私學的數量已經超過官學,是因為當時的政局不穩定,地方官府把經費都用於兵事,官學收受學生非常有限,士子入學機會較少。

就算是相對安定的荊州,有重視教育的劉表主政,他創辦的官學,能收受的學生還不到一百名。

當時官府允許開辦私學,也是用來彌補官學的不足,但私學因此日益擴展,到東漢末年,收受的學生高達六成以上。

龐德公這等大儒,聯合創辦的私學,名氣比當時的太學還大,因為自從董卓專權以後,朝廷的太學已經名存實亡。

士子們進入有名的私學,向大儒專習經業,也可入仕做官,或給士族官員充當幕僚,因此,有名的私學,更受人追捧。

日子過得飛快,一年的時間很快就過去了,馬謖雖然刻意低調,但他要想順利畢業,得到老師和同學的認可,還是需要顯露一些真才實學的!

雖然他的才能都與所學扯上了關係,但在鹿門書院這麼多天才妖孽面前,還是顯得比較突出。

因為同樣喜歡軍謀,馬謖表現出不凡的才略,他同諸葛亮、龐統、徐庶等成了至交好友。

這一年的集體學習,馬謖得到的好處,不僅僅是學業上的成就,而且也有不少的社會實踐和經驗,是一種全方位的提升。

鹿門書院的歲考如期舉行,馬謖以優異的成績完成了學業,回到馬家河自學。

馬謖已經是十六歲了,一天除了讀書練武,就沒有什麼正經事情,他有點坐不住了。

因為他的幾位兄長,都是在十六歲左右,就在家族獨當一面,而且成就驚人,為馬家做出了不少的事情。

婚心如初:總裁太會撩妻 馬謖雖然是家裡最小的,在家裡非常受寵,但他潛藏的表現欲,讓他不能安心讀書。

馬謖雖然是鹿門書院的高材生,但他在書院偏好軍謀,讀書也以兵書戰策為主。

他的所學,暫時給家裡還真幫不上忙,有點文不成武不就的味道,這讓他頗為尷尬!

好在他還有夢中天書中的記載,這一年多來,他每每在無人的時候翻看,都有一些新的感受。

他對夢中天書一直念念不忘,想要證實裡面的一些事情,把一些可行的技術,用在現實之中。

以前在鹿門書院雖然也是獨住,但沒有條件做其他的事情,現在回到家裡,馬謖習文練武之餘,就會到處看看,有什麼東西現在能夠用得上!

畢竟用不上的東西,最好也沒有市場,現在的人,連肚子的吃不飽,你就是給他造一輛汽車,還不如一升大米來的實在!

那天,馬謖跟著大哥馬伯常看他巡視農莊,馬家那時候的田地挺多,依靠人力翻地無法做到,已經是使用畜力為主,家裡養了不少的牛馬,用作耕地和運輸。

看到田裡耕地的老農,使用的是笨重的長直轅犁,耕地時回頭轉彎不夠靈活,翻土費力,效率並不很高。

馬謖想起了自己夢中天書中的曲轅犁,其優點是操作時犁身可以擺動,富有機動性,便於深耕。而且輕巧柔便,利於迴旋,因此,短曲轅犁,在馬家河也是適用的。

馬謖一看這曲轅犁家族能夠用得上,當時就動了心思,就拉住大哥,在地下畫了一個草圖,給大哥解說用曲轅犁耕地的好處。

但馬謖說的口乾舌燥,而馬伯常卻是一臉的懵逼,因為他的特長是農作物的種植,自己也不會操作直轅犁,因而對曲轅犁的好處,完全沒有概念。

馬謖無奈之下,想起二哥才是能工巧匠,這曲轅犁找他製作,應該是沒有問題。

回到家裡以後,馬謖這次吸取了教訓,想著這曲轅犁的功能之類,和二哥也許還是說不清,就找了一塊絹,把草圖畫出來,直接讓他製作就行。

第二天早上起來,馬謖和往常一樣,先練習了幾遍槍法,急急忙忙吃完早餐,直接把二哥堵在家門口。

二哥馬仲常,一聽馬謖找他打造工具,一點也沒有推辭,直接就把馬謖帶到工房。

不愧是能工巧匠!馬仲常把圖紙拿過去,只是粗略的看了一遍,馬上就能夠看出來是什麼,而且還推測出來了用途。

他邊看邊點頭,偶爾發出一聲讚歎,似乎看出了這設計的奧妙,只是問了問那些部件用什麼材料製造,稍微考慮了一下,對馬謖說道:

「這個也是耕地的犁吧?看起來比原來的里要靈巧多了!你先回去吧,我這幾天還有些活要趕工,十天以後應該能做好。」

馬謖本來以為,二哥以做木工活為主,兩塊犁鏵可是鐵製品,還必須另外找鐵匠打制。於是對馬仲常說道:

「二哥,這東西也不急用,那兩塊鐵制的犁鏵,要不我拿到鎮上找個鐵匠打制啊?」

馬仲常信心十足但回答道:「五弟啊,你這犁的設計雖然精巧,但這點活還難不住我,你就等著取貨吧!」

原來,現在的工匠,可不會學一門技術就滿足了,他們有時間什麼都學,什麼東西都鼓搗,這就是所謂「藝多不壓身」。

馬謖的二哥,雖然是木匠活幹得最好,但無論是鐵匠的活還是木匠的活,他多數都是會幹的。

馬謖也不好去看,怕二哥誤以為是催促他,除了早上出去練上幾趟槍法,其餘時間把自己關在屋裡看天書。

沒有讓馬謖等滿十天,第八天的早上,馬仲常就把曲轅犁送上門了。

馬謖打量著自己設計的曲轅犁,二哥不愧是方圓數百里最好的工匠,這手藝還真不錯,那彎曲的犁轅,也不知他從哪裡找來的一顆歪脖子樹,樣子與圖紙完全沒有區別。

木頭打造的部分,雖然是把犁分成幾部分做出來,然後再組裝起來的,看起來蠻結實的! 馬謖拿著犁的把手,用力晃了晃,卻感覺到各個部分都巧妙而緊密地榫卯到一起,整個曲轅犁給人一種渾然一體的感覺。

鐵制的犁鏵,也打制的非常流暢平整,馬謖對二哥的手藝非常滿意。

曲轅犁結構完備,輕便省力,馬謖認為應該能給馬家的耕種帶來不少好處。

一看天色還早,馬謖很想知道這曲轅犁的效果,草草給二哥道了一聲謝,提著犁就去找大哥馬伯常。

還好,大哥剛準備出門巡視農田,就被馬謖堵住了,他就拿出曲轅犁讓大哥看。

馬伯常看到實物以後,怎算明白了馬謖做的是什麼東西,並沒有啰嗦,直接帶著馬謖找了一個會耕地的老農,找了一塊剛好需要翻耕的地,開始了試耕。

看了老農的試耕以後,馬謖的臉就綠了!

因為這位經驗豐富的耕田老把式,也沒有用過這種曲轅犁,加上牛也不習慣這種拉犁的形式,折騰了近二個時辰,硬是沒有好好翻出一溜地!

馬謖想起書中所說,這曲轅犁可比長直轅犁好用多了,他不信邪,自己親自過去試耕了一下,也是沒有成功!

他情知性急吃不得熱豆腐,就聽了老大馬伯常的勸,先回家去,留下曲轅犁,讓老農自己慢慢琢磨。

馬謖第一次使用夢中天書,並沒有取得預期的成功,讓他對夢中天書充滿疑義的同時,難免有些煩躁,連書都看不進去。

好在他還能練習槍法,就就把大部分時間,發泄在槍法上,雖然也是沒有什麼效果,但流下很多的汗水以後,心裏面反而好受多了。

只過了三天的時間,那位會耕地的老農就帶了了喜訊,他能夠使用曲轅犁了。

但也只有他自己能夠使用,他的兩個兒子,也是不錯的牛把式,和他一起練習操控曲轅犁,卻是不能成功,老農說可能是牛不聽使喚,難以配合有關。

馬謖跟著大哥馬伯常,再次來到田間,看老農操控曲轅犁,雖然還不是很熟練,深淺也不太均勻,看那個拉犁的牛似乎對這種忽輕忽重的犁非常不習慣。

馬謖一見曲轅犁取得成功,心中大喜,覺得這夢境中的東西還是靠譜的,還真有點用處!就對馬伯常說道:

「大哥,你看這個曲轅犁,比以前用的那些長直轅犁,要輕省便力得多,你是不是可以考慮,我們家可以採用這種犁?」

馬伯常沒有回答馬謖的話,而是指著那個正耕地的老農說道:

「這位是李老,是我們這方圓幾十里最好的牛把式,耕地至少有四十餘年,經驗非常豐富,我們去問問他的意見吧。」

李老農見他們兩個過來,就停止了耕地,但他並沒有急於迎上來說話,而是先把牛套解開,把牛牽到早就準備好的水草邊上,牛一邊甩著尾巴休息,一邊慢悠悠地啃食著嫩草。

馬謖一看,這牛把式可是名不虛傳啊!也只有他對牛如此之好,牛才能與他心意相通,聽他的使喚。

老農走過來以後,馬伯常並沒有急於問話,而是先提起茶壺,給老農倒上一碗茶水。

老農也不客氣,雙手端起茶碗,一飲而盡以後,用袖子揩了一下嘴角,也不等馬伯常開口問,就開口說道:

「東家是想知道,這曲轅犁用起來怎麼樣吧?我認為犁還真不錯,輕巧柔便,很好打轉,好調頭,能節省人力和牛力。」

偷來的繾綣時光 馬謖一聽,這牛把式就是厲害!用了這幾天,就知道了曲轅犁的優點,看來,也許能對自家農田的翻耕發揮不少作用!

老農只是稍微停頓了一會,就接著說道:

「但這種曲轅犁,對東家的大塊農田,卻沒有太大的好處。因為現在的直長轅犁,雖然掉頭困難,但這大田犁一趟的時間挺長,牛把式給犁掉頭的時候,而牛可以停下來,剛好可以略微喘口氣,沒有必要那麼快就掉過頭來。」

聽到這話,馬謖的臉色就有點不太好看了,感情自己從夢中天書里挑出來的好工具,對自家居然沒有用!

馬謖還沒有緩過勁來,老農繼續說道:

「如果東家硬要改用這種曲轅犁,就有點得不償失了,不但這麼多犁要重新做,牛把式要重新訓練,就連牛也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訓練,才能夠套這種新式犁耕地。」

這老農的水平還真不是蓋的,還真把這曲轅犁的優點摸透了!就在馬謖徹底對這個曲轅犁失去信心的時候,他卻有慢悠悠的說道:

「我們家那幾塊小田,用這個曲轅犁,應該是非常方便!」

馬謖一聽,這曲轅犁還是有市場的,那些小戶人家用起來不錯,那就可以在小戶人家中推廣使用。

但馬謖這個想法才冒頭,卻又被老農當頭一瓢冷水!

老農接著說道:「可惜我家沒有牛!」

老農這話一說,讓想推廣這曲轅犁的馬謖,徹底死了心!

想想也是,人家小戶人家,別說是買不起牛,就算能買得起,也養不起,一頭牛吃的草料和精飼料可不少,不比一個人的生活費用低!

而且這牛也是有生老病死的,風險可不小,小戶人家也難以承擔這麼大的風險!

現在做好的這具犁,也沒什麼用處了,閑置著也是可惜,馬謖心想,這老農家裡能夠使用,不如送給這老農吧!

至於老農家沒有牛這種事,對窮人家來說是一個大問題,但以馬家五公子的身份,一個月的零花錢,就足以買上一頭上好的耕牛。

馬謖還存有慢慢推廣自己這個成果的執念,決定把這具曲轅犁送給老農,索性好人做打底,還準備送他一頭牛,讓他可以用這曲轅犁耕他自己家的地,於是非常客氣地對老農說道:

「李老,你剛才不是說這犁在你家田裡用剛好嗎?那我就把這副犁送給你!你不是說你家沒有牛嗎?我再送你一頭牛!你就可以用這曲轅犁耕你家的田了!」

馬謖話音剛落,這老農噗通一聲,就跪在地下,嘭嘭嘭三個響頭,把馬謖嚇了一大跳,這種感謝也太嚇人了吧! 畢竟馬謖有夢境中人人平等的經歷,他對下跪磕頭的感謝方式還是有些抗拒,連忙去扶老人,嘴裡說道:

「李老,你這麼大年齡,就這麼一些微不足道的禮物,您用不著行此大禮,我受不起啊,您快快請起!」

誰知,在馬謖用手虛扶的時候,老農卻開口說道:

「請五公子把東西收回去吧,我不能收這些東西,你不收回去,我就不起來!」

聽到老農如此說話,馬謖非常詫異,不由問道:

「這些東西你為什麼不能收下,這也不太貴啊?這犁不好使嗎?」

老農抬起頭說道:「我們家的勞動力足夠!」

老農的回答,讓馬謖有些摸不著頭腦,就繼續問道:「李老此話怎講?」

看著馬謖還是用疑惑的目光看著自己,老農心中也有些忐忑不安,還是跪在地下沒敢起來,低頭想了一會,才抬起頭來小心翼翼地說道:

「小老兒替東家做事多年,主要是餵養耕牛和耕地,東家心地仁厚,給我的工錢非常豐厚!我一個人的收入,就差不多夠全家人的口糧了。我們家雖然只有三畝薄地,卻並不是連在一起,而是被分隔成六小塊,每塊大小五到八分不等,但老漢卻有二個兒子,四個孫子,都已經長大成人,剛好每人能種一塊地。精耕細作下來,收穫的糧食,不但可以解決家裡的其他用度,而且還能略有結餘。如果那幾畝地,用五公子給的牛耕以後,雖然暫時收入不會減少,但家裡反而多了一頭牛的餵養費用,而且那幾個勞動力,就閑下來了,時間一長,就會變得好吃懶做了!一旦沒有了牛耕地,那時候讓他們再去人工翻地,是萬萬不能了,反而會斷了兒孫們的生路!因此,我就不敢收下五公子的牛和犁!東家的牛和犁,一向都由小老兒代為管理的,我可沒有用牛耕過自家的地,就是要讓兒孫們有些事做,不要變得懶惰了!

老農說完這些話,馬謖和大哥馬伯常都聽明白了,他是真不敢用牛和犁!

老農心裡也怕馬伯常懷疑他偷用馬家的牛耕自家的地。這老農做人還是很本份的,不要這牛和犁,聽起來也很有道理。

馬謖可不敢讓老人這麼跪著說話,連忙對老農說:「我答應你了,收回犁和牛,你起來說話吧!」

老農這才站起來了,馬伯常讚賞地看了老農一看,對馬謖說道:「五弟,既然事情有了結論,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馬謖點頭稱「是」,然後提起曲轅犁,跟隨馬伯常往回而去!

馬謖回到家裡,仔細回味老農的話,對他的觸動很大!

他內心非常贊同老農的見解!人活著還真需要找一些事做,必須有付出和成就感!如果不做事情,只知道吃喝玩樂,那和豬狗有什麼區別?

這次曲轅犁的推廣雖然沒有成功,但馬謖還是搞清楚了,並不是曲轅犁不好,而是需要的人太少。

按照馬謖在夢境中歷史書的說法,現在的情況就是因為土地兼并太歷害,生產者與生產資料分離,缺少足夠的自耕農,因而沒有曲轅犁的市場。

馬謖這次設計製作曲轅犁,雖不然證明夢境中的記憶記載是正確的,但也不能說是錯的。

馬謖雖然對夢中天書還是將信將疑,但以他現在學到的學問,在實踐中還真沒有大用!他如果要想做一些事情,就必須要依靠夢中天書中的奇思妙想。

因為當時記載這些內容的時候,事情比較急,而且白絹也不多,馬謖擔心記不下來,夢中天書不但用的全是簡化字,而且還有很多字母和阿拉伯數字。

這些都沒有什麼,並不影響馬謖對夢中天書的閱讀和理解。

關鍵是他對內容的記載過於簡煉,只是記載了那些要點。

這要是在夢境中的年代,這樣記載就是足夠了,因為其餘的問題,都是常識性的,內容很容易理解掌握。

但對現在的馬謖來說,夢中這些常識性的問題,也是非常高深的學問!

因此,很多事物,馬謖都要通過很長時間的回憶,才能完全掌握!

別看這夢中天書是馬謖親筆所寫,但理解起來,還真有點天書的難度!

夢境中的記憶雖然已經淡去,好在那些常識性的問題,馬謖還是可以通過努力想得起來。

馬謖又花了半個月的功夫,把記載的知識又通讀了一遍,又把那些想起來的常識性的東西,另外記載在一塊白絹上!

想來想去,馬謖覺得夢境中的眾多先進技術,還真的難以發揮作用!

且不說汽車之類的神奇交通工具,以現在的生產力水平,根本無法製造!

就算是二哥就可以輕易打造出來的四輪馬車,也是沒有市場的,因為沒有可行走的道路,貿然設計製作,註定又是推廣失敗!

在馬謖夢境中的世界,商人們的地位非常之高,並不是他們的貢獻有多大,就是因為他們非常有錢!

馬氏家族,已經有了三哥馬叔常這個商業天才,馬謖要想再經商,指定是不行的,而且馬謖自己也志不在此。馬族長還指望他成為馬武一樣的名將!

大牌總裁愛撒嬌 亂世一向都是名將的搖籃,現在正逢亂世,軍閥混戰,對那些將領們來說,是成為名將的絕佳機會!

馬周想要振興馬氏家族,只能強制馬謖勤練武藝,走成為名將的這條捷徑!

但如果在馬謖不耽誤學文習武的情況下,閑暇時間,替三哥打造一些暢銷的商品,還是可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