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玫手一抖,一個操作失誤,遊戲人物被殺。

她擰了一下眉頭,將手機往旁邊一放,垂眸看著蘇黎:「發什麼瘋?」

白瓷的臉蛋被砸紅了一塊,可除了那裡,整張臉都是慘白的,失了血色的唇瓣不停地顫抖著,聽到風玫的聲音,他一個側身將臉埋在她的小腹上,伸手緊緊抱著她的腰,悶悶的帶著顫抖的聲音響起:「你要與蘇家聯姻?」

「是啊。」 悍妃修鍊手冊 風玫扯了一下他,沒扯動。

這反應和她預想的天差地別啊。

「你不願意?」她問。

她以為他可能會喜極而泣呢……

「不願意!」蘇黎的聲音斬釘截鐵,還帶著絲狠意。

「我不願意!」

他重複,一字一頓,咬牙切齒。抱著風玫的腰的手臂不停的收緊,好想好想將這個人牢牢綁在自己的身上,誰都搶不走,誰都看不到……

心中有一個念頭不停地叫囂著:綁起來,關起來,只是他一個人的,他一個人的!

風玫低頭看著他毛茸茸的腦袋,抬手就是一爪子:「你是想勒死我還是想悶死自己?給我起開!」

蘇黎不僅不鬆手,反而抱的更緊了。

嘿,看我這暴脾氣,當我還真能忍你了嗎?

手往後直接抓住他的手腕,一個巧勁便讓他鬆了手,而後直接將人推到地上去。

蘇黎躺在地上,並沒有立即爬起來,垂著眸子看著地面,感受著從地上升起的涼意透過皮膚一點點滲透到四肢百骸,侵入五臟六腑,撐在地面上的手指一點點收緊,眸中暗色一點點凝聚…… 到底是什麼情況,葉修現在是一點兒頭緒都沒有。

葉修現在很想回去把情況調查清楚,那麼查清楚之後再來玩也行,不過公主和王妃二人回去之後,恐怕就再也出不來了!

她們常年被困在深宮中,難得有機會出來一趟,讓她們玩開心點兒也是應該的。

葉修返回帳篷,喵蓮臘拉住喵靈娜詢問道:「娜娜,葉修真的說過,他很欣賞魯安娜王子妃嗎?」

「是的。」喵靈娜點頭說道:「他的確是這麼說的,他還讓雲嵐跟魯安娜王子妃多多學習,我偷聽到的!」

喵蓮臘臉色微微一變,又追問道:「娜娜,你覺得葉修會不會經受不住誘惑,暗中和魯安娜私通……」

「母妃,你想什麼呢?」喵靈娜斷然回道:「魯王子說王子妃留宿的那一夜,咱們倆都知道啊,魯安娜一整夜都在客廳可毛靚下棋,一直到天亮還在!」

「我說的是萬一,萬一葉修扛不住誘惑,和魯安娜……」

「那就只能回去等鑒定結果了!」喵靈娜攤手說道:「如果葉修真的做了這種事情,我饒不了他!」

「我相信他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情。」喵蓮臘搖了搖頭,「如果葉修真是一個邪惡的人,那我們兩個跟著他這麼久……」

早就得被葉修給霸佔了身體。邪惡的人還能對你們客氣這麼久?

「是啊!」喵靈娜點頭回道:「正因為我們相信他,所以我們才沒有立刻抓他回去調查!」

顏慧在帳篷呆了一天之後,當天深夜也走了,顏翠修為跌落為零,顏慧也好不到哪兒去。

顏慧現在已經掌握了噬靈真經,只要她能夠抓到一個「肉票」的話,修為暴漲只是時間問題!

神仙島此次派來十幾個結丹期高手追殺葉修,這些人就是顏慧最好的肉票,只要能夠抓到一個。恢復到築基期修為,易如反掌!

葉修帶著幾個人沿著河灘往上遊走,期望能夠找到上游的水流。

葉修的決斷非常明智,下游的河道乾涸時間並不長,往上走了約十公里的路程,葉修發現了一片兒翠綠色的綠洲。

有一座孤立在河灘上的小湖泊,河道已經斷流,不過這地方河灘是一個低洼地,所以水流儲存在了這兒還沒有乾涸。

「哦!太好了終於找到水了!」喵靈娜大喜,「我要好好享受一下清水的滋養,我要好好爽一次!」

說完,這丫頭跟發狂一樣,揮手拽下身上的外衣,只穿著一身兒性感的比基尼,縱身就要跳入水中。

「等等!」喵蓮臘快步衝上前一大步,拉住了喵靈娜的手腕,「娜娜,這水應該可以飲用,我們先把飲用水裝滿了你再下去洗澡。」

「好吧,我也不想喝我的洗澡水!」喵靈娜嘿嘿一笑,止住了立刻跳下水的衝動。

越野裝備中就有過濾器,只要是沒有毒的水,經過過濾之後都可以喝。

判斷水源是否有毒,最有效的辦法就是看看水中是否有魚兒存在。

前面泥潭中都是死魚,無法辨認,不過眼前這個大水潭中,卻有著數量不少的活魚在其中游弋。

霸情總裁的小嬌妻 這足以證明這裡的水是沒有毒的,要有毒也是水中游魚先死亡。

幾個女人一起動手,把儲戒內的水槽裝滿水,有了水之後,又能幹凈幾天了。

九江島的情況要比葉修預想的糟糕很多,葉修新開的飯店牌子都被摘了。

魯王子幾乎每天都會過來找葉修麻煩,不過葉修每一次都不在。

香兒和魅兒惴惴不安的呆在別墅,別墅門口已經被人暗中封鎖了起來,魅兒和香兒被軟禁了。

不但人身自由被困,通信自由也被限制,手機都被王子的人沒收了。

香兒滿是憂慮的說道:「魅兒姐,我們怎麼辦?葉修會不會真的剋制不住肉慾把魯安娜給壓了?」

「我也說不清楚。」魅兒攤手回道:「或許葉修真的剋制不住,但葉修這人做事兒非常謹慎,就算他偷吃了魯安娜,怎麼可能讓魯安娜懷孕呢,我想不明白,這樣做太愚蠢了!」

「會不會是一個意外?」香兒嘀咕道,「或許是葉修這小子貪圖一時之快,沒有做任何防範措施,直接和魯安娜玩起了肉搏的遊戲?」

魅兒意味深長的盯了香兒一眼,說道:「就算葉修貪圖一時之快讓魯安娜懷孕了,魯安娜是傻子嗎?她不去秘密吧孩子做掉,還非得把事情告訴魯王子!」

「或許魯安娜也不知道……」

魅兒凝聲問道:「香兒,你真以為女人都這麼遲鈍嗎?連自己懷孕了都不知道,還得讓別人先看出來,這是不可能的!」

女人懷孕之後,她自己肯定是第一個知道的,只有她自己才能夠最為清晰直白的感受到自己身體上的異樣。

「我又沒懷孕過,我怎麼知道!」香兒嘴巴撅的老長,她雖然和葉修有過幾次關係,但並未中彈。

「總之這事兒肯定有蹊蹺,不會是你想象的那麼簡單!」

魅兒沉聲說道:「香兒,要不我們兩個人出去一趟通知葉修,讓他不要回來!」

「我覺得葉修應該不會有問題。」香兒回道:「魯安娜肚子裡面的孩子,到底是不是葉修的,還很難說,等真相確立了之後,我們在做決斷不遲!」

「等真相大白之後,再想對策就來不及了!」魅兒急的直跺腳,「你這死妮子,真是一個沒心沒肺的吃貨,你自己留在家吧,我今天晚上就走!」

「魅兒姐,你要去哪兒啊?」香兒追問。

「我要去非洲找也修啊!」魅兒說著,返回自己的房間,收拾行李去了。

魅兒要捲鋪蓋走人,香兒雖然還有點兒不舍,但還是跟著一起走了。

周欣欣說是返回,不過葉修和毛靚沒有回九江島,她也沒有獨自回去,而是返回國內找周大成去了。

魅兒香兒二人,在房間等了半天,終於等到天黑,她們開啟窗子,用繩索為依託,跑出了別墅樓。

借著夜色的掩護,兩人悄悄溜到海邊兒,開啟一座快艇飛速離去。

魅兒認為自己做的很嚴密,卻沒有料到,她事實上已經不盯上了。

魯王子做的就是軍火生意,他特意調來四架無人偵察機,晝夜盤旋在別墅樓上方監視動靜。

魅兒二人剛剛出樓,就被監控攝像頭給監控到了,魯王子立刻帶人遠距離監視追蹤魅兒。

天上飛著無人偵察機,魯王子不需要太過急躁,在視野之外遠距離跟著,也不怕把人跟丟。

所以,就算魅兒反追蹤能力不俗,也難以察覺到自己被人盯上了。

既然找到了真正的綠洲,葉修也不用再急著趕路了,連續在燥熱的沙漠中奔走了多日,葉修的隊伍已經是人困馬乏。

必須得留下來休整一段兒時間,才能重新煥發生機!

綠洲有水資源,還有大量的樹蔭乘涼,綠洲內還有數量不少的沙漠小動物,隨便放兩槍就有食物。

兩天之後,顏慧和顏翠二人雙雙返回,葉修也不知道,她們是用什麼方式追蹤到自己的。

顏慧告訴給葉修一個重大情報,神仙島的殺手已經來了。就在十五公里以外宿營。

「慧慧,你的修為……」葉修驚訝的發現,顏慧的修為竟然達到了築基後期。

「你快點兒把後續功法給我啊!」顏慧亟不可待的說道:「你把後續功法給我,我就可以把他們統統除掉,一個不留!」

「嘖嘖,慧慧姑娘可真是夠歹毒的啊!」雲嵐笑道:「好歹你也是神仙島的同僚,真的忍心同門相殘?」

「這就不用你管了!」顏慧沒好氣的說道:「雲嵐,這世界的規則就是成王敗寇,只要我最終贏了,我就是正確的!」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雲嵐點了點頭。

葉修詢問道:「慧慧,他們一群人都是什麼修為呢?」

「一共來了十五個人,有一個人已經被廢了,另外十四個人有七個是結丹初期,另外五個是結丹中期,還有兩個是結丹後期!」

「什麼,結丹後期的都有?」葉修頓時眉頭大皺。

「葉修,我有一個辦法!」顏翠走上前說道:「不知道你敢不敢試試。」

「什麼辦法,你說吧!」

被一群結丹期高手盯著,葉修只覺得渾身上下都不自在,若是不能夠擺平這一群渾人的話,這一次麻煩可就大了!

顏翠說道:「你現在束手就擒,讓我和慧慧把你抓回去,然後你把噬靈真經給他們多一部分,只要能夠讓他們繼續修鍊到元嬰期,那這一群人必然會相互廝殺……」

「那我怎麼辦?」葉修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你可以趁亂逃走啊!」顏慧走過來補充道:「等他們自相殘殺的差不多了,你再殺出來收拾殘局!」

「咯咯咯。」毛靚嬌聲笑道:「慧慧,翠翠,你們兩個人這一手毒計玩的果然是漂亮啊!」

「是的,玩的可真是漂亮!」雲嵐跟著附和道:「葉修過去之後,必然會突遭橫禍,葉修被殺死之後,那一群高手又會爭奪功法廝殺,到最後你們兩個人就可以漁人得利了!」

「你胡說八道!」顏慧嚴厲質問道:「雲嵐,我對我丈夫可是真心,我絕對沒有……」

「嗚……」毛靚和雲嵐在一旁再次吐了。顏慧真是把她們兩個人給噁心到了。 葉修反問道:「慧慧,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了嗎?我這樣做的話,實在是太危險了!」

「有!」顏翠走過來說道:「葉修,如果你想保全自身的話,可以把功法給我們兩個人,我們兩個人自有辦法讓他們自相殘殺而死!」

「好,那我就把功法給你們!」葉修一咬牙關,又把噬靈真經取了出來,再次撕下來幾張,給顏慧遞了過去。

這幾頁功法,足夠她們突破結丹期瓶頸,達到元嬰期。

「葉修,萬萬不可啊!」雲嵐大吃一驚,急忙走上前要勸阻,顏慧急忙揮手把功法塞入了自己懷中,任憑雲嵐如何爭奪,也休想拿走。

顏翠還不滿足:「葉修,你還是把所有功法全都給我們吧,只是這點兒功法的話,對他們的誘惑力肯能不夠,萬一誘惑不成就麻煩了!」

「顏翠,你不要胡攪蠻纏,我這功法可是給慧慧的,並不是給你的,你還沒有完成我的任務!」

「額……」顏翠只覺得心頭一股子怒火在躥升,但是葉修的修為在她之上,她也不是葉修的對手,不敢貿然動手,只能暫且忍著。

顏慧拿過去功法之後,迫不及待把功法記在了自己腦海中,並且自己暗中熟練了幾輪,徹底掌握了這一段兒的噬靈真經。

「給我看看!」顏翠伸出手索要,這東西對她的誘惑力太大了,翠翠也不能夠抗住誘惑!

「嘿嘿!」顏慧冷聲說道:「顏翠,這功法可是我老公給我的,和你沒有一點兒關係,你想要功法的話,就得聽我的才行,不然你自己找她要去!」

「你這個蠢貨,我殺了你!」顏翠大怒,揚起巴掌要廢了顏慧。

顏慧回身跑到葉修身後,葉修出手攔住了暴怒的顏翠。

顏翠也抗衡不了葉修,只得就此作罷。顏慧現在小人得志,竟然樣顏翠給她做小妹。

顏翠,顏慧二人拿到功法之後,原路返回,葉修遠距離綴在她們身後,暗中追蹤二人。

十五公里之外,有幾座帳篷,帳篷中的人,應該就是顏慧說的殺手。

顏慧二人返回之後,立刻有兩個女修迎了上來。

隔空看到顏翠對女修說了些什麼,女修大喜,一聲招呼下,又有另外幾個女修走出帳篷,把顏慧圍在其中。

一群人圍著顏慧的目的,自然是想見識見識噬靈真經的威力!

顏慧對眾人說道:「諸位姐姐,這就是噬靈真經,你們誰想修鍊的話,隨時可以拿去練!」

聖紅有些遲疑的問道:「慧慧,修鍊這功法之前,必須要把自身功力完全廢除嗎,你沒有騙我們?」

楊慧點了點頭回道:「是的,聖紅老祖,噬靈真經必須要從頭開始修鍊,才能夠修鍊出來成效,如果自身已有根基修為,則無法開始修鍊。」

顏翠跟著補充說道:「聖紅老祖,功法我們也給您拿到了,修鍊不修鍊您自己決定,如果你不肯修鍊的話,那這功法我收回了。」

這個男配我罩的 「等等!」聖紅抬手從顏慧手中拿走了功法,沉聲說道:「顏慧,既然你想吸收,那你就吸收了聖樂的修為,我讓她修鍊一下試試。」

「紅姐……」聖樂大驚失色,連連搖頭拒絕道:「這怎麼可以,我現在可是結丹期修為,如果修為跌落之後,功法無效,那我豈不是……」

「紅姐,還是讓小妹試試吧!」聖櫻膽子比較大,想嘗試一下。

這不是貿然嘗試,而是有依據的,前面顏慧,顏翠二人就吸收了聖辭的修為,不然的話,她們也不可能修為一路暴漲的這麼迅捷。

顏慧大喜,立刻催動噬靈真經,吸收了聖櫻體內的靈氣,聖櫻可是結丹初期修為,氣息比葉修還要強大。

吞噬之後,顏慧的氣息一再暴漲,竟然一口氣突破到了結丹初期!

霍,這麼厲害。顏慧暴漲的氣息,把所有人都給嚇了一大跳。

顏慧修為暴漲,聖櫻卻是修為暴跌,直接跌落成了一個練氣初期小雜魚。

不過,按照顏慧說的,聖櫻現在可以吸收別人的修為為己用。以達到強橫自身的目的。

到底有沒有作用,得試試才知道。

聖紅突然出手,抓住了狂喜不已的顏慧,冷聲說道:「聖櫻,你再吞噬了她的修為,看看效果如何!」

啊!顏慧大吃已經,連忙喊道:「不要啊,不要啊,我給你們拿到了噬靈真經,你們不能這樣對我!」

「嘿嘿嘿!」聖櫻冷笑著說道:「慧慧,你終究還是嫩了一點兒,希望你能夠明白,江湖險惡,以後別再犯這種低級的錯誤,你現在已經沒有利用價值了!」

聖櫻獰笑一聲,要吸收顏慧體內的靈氣,顏慧掙扎半天未能掙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