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玄龍微微點了點頭。

“那你跟風玄雨什麼關係?”李逸不相信對方會無緣無故地救他,現在聽到風玄龍這個名字,他頓時便有了猜測,只是還不敢確定。

“我是她大哥。”

風玄龍的回答,證實了李逸的猜測。對方果然是看在風玄雨的面子上,纔來救自己的,怪不得他看風師兄有些眼熟,原來是風玄雨的大哥。


“走吧,我帶你去登記領風雲令牌。”

李逸點了點頭,便跟在風玄龍的身後而去。 在風玄龍的帶領下,李逸很快便領到自己的風雲令牌,那是一塊青色的刻着“風雲“二字的令牌。

“這風雲令牌刻有免疫大陣,可以避免很多大陣的干擾,不過只能你一個人用,其他人就算拿到你的風雲令也沒用。”風玄龍見李逸盯着風雲令看個不停,便笑着解釋道。

“免疫大陣?”

李逸本以爲這只是一塊普通,表明弟子身份的令牌,沒想到還有意外的驚喜,想必劉峯他們經過颶風峽谷時就是受到風雲令的保護吧。

早在妖獸森林的風神殿中,李逸就見過薛玉兒的免疫符篆,他知道這可是很實用的好東西。

“風師兄,劉峯他們不在這裏嗎?”整個風雲宗,李逸也只認識劉峯幾人,而且關係還不錯,因此便問了問。

“他們都在雲宗。”

都在雲宗?劉峯兄妹和慕容長風在雲宗李逸能理解,但風玄雨不是風玄龍的妹妹嗎,怎麼也在雲宗?

風玄龍看着李逸疑惑的神情,便笑道:“玄雨與雲海天有婚約,而且她也只有劉峯他們幾個朋友,自然就跑去雲宗了。”

跟雲海天有婚約?

李逸眼中露出一絲惋惜,雲海天什麼樣的人他很清楚,風玄雨若真是嫁給他就完了。

“不過,這場婚約我並不贊同,雲海天沒有資格取玄雨。”說到這裏,風玄龍臉上露出了神祕的笑容,看着李逸,“所以,這個光榮而艱鉅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什麼?”李逸迷茫地看着風玄龍,不知道他在說什麼。

風玄龍臉上笑容越發燦爛,道:“趁着婚約期限還沒到,你趕緊將我妹妹追到手,或者你去把雲海天殺了也行。”

李逸無語,這都什麼跟什麼。

風玄龍見李逸沉默,眼中精光一閃,道:“我知道你跟雲海天有過節,以他的性格是不會輕易罷手的,你們的衝突必定會一步步加深,最後成爲不死不休之局。不過,我相信最後活下來的一定是你。”

“你好像比我自己還有信心。”李逸詫異地看着風玄龍,不明白他爲什麼會這麼自信,難道他知道了自己的一些祕密?

風玄龍微微一笑,不再在這個話題上多做糾纏,道:“好了,風雲令你也拿到了,自己去修煉區選一套房子居住,我還有事就先走了。等你到了七重初期,就可以繼續攀登天梯,去第二個平臺晉升爲內門弟子。”

李逸點了點頭,風雲宗人丹四重到六重是外門弟子,也被稱爲外宗弟子。人丹七重到九重是內門弟子,也被稱爲內宗弟子。

據說內門弟子上面還有核心弟子,長老院,護宗閣等等,那些纔是風雲宗的高層。

等到風玄龍離開李逸向着修煉區走去,外宗很大,但好在有路牌指引,李逸很快便來到了外宗修煉區。

這外宗修煉區全是一層樓的紅木房,若是從天空往下看,就會發現這些房間排列幾位講究,每座樓房相隔都是九米,而且整體呈正方形。

似乎整片修煉區都被排列成一座神奇的陣法。

李逸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陣法,但他卻能感覺到修煉區的靈氣比其他地方更加濃厚,而且越往中心,靈氣越濃。

修煉區外圍沒什麼人居住,就算有,那也是一些人丹四重初期的弟子。

知道了修煉區的祕密,李逸可不想在這外圍修煉,他自然要選一座靈氣最爲濃郁的樓房,那樣修煉起來才更加快捷。

李逸穿過一座座紅木房,直往修煉區的中心而去。

隨着往中心走去,外宗弟子的修爲也越來越高,人也越來越多。從最外圍的四重初期弟子,到如今已經隨處可見許多五重後期的弟子走動。

那些五重後期的弟子見到李逸這個五重初期的傢伙竟然還在往裏面走去,不禁議論紛紛。

“那傢伙是誰啊?竟然還在往前走,在往前可都是六重丹武者的地盤,他真是不怕死。”

“我看他可能是新來的弟子,還不知道外宗的規則,等着吧,要不了多久,他就會爲他的無知付出慘重的代價。”

“據說上一次有人不知天高地厚闖了進去,後來被人廢了修爲,像死狗一樣被扔了出來,嘖嘖,真是慘啊。”

聽着衆人的議論,李逸眉毛微微動了一下,難道在宗門還能隨意廢人修爲?宗門不管嗎?

在李逸的意識中,宗門雖然也有爭鬥,但應該不會太過分,但此時看來,這些大勢力的競爭更加激烈啊。

不過,李逸也不畏懼,仍舊腳步不停地像裏面走去,見此,那些五重後期的弟子紛紛搖頭,有的甚至大罵李逸愚蠢,不知死活。

繼續向前走了兩座樓房,頓時,靈氣便濃郁了一倍。不過,這裏的房間都有人居住,李逸不得不繼續前行。

“站住!”

忽然,一道冰冷的喝聲從右側傳來,李逸腳步一頓,轉身看去,便見到兩個跟李逸差不多大的白衣少年並肩而來。

“兩位師兄有事?”李逸淡然一笑。心裏卻在感嘆,這大勢力就是不一樣,這兩人看樣子也不過十六七歲,卻已經是人丹六重初期,若是放在黑玄鎮,絕對是無人能及的超級天才。

“新來的?”右邊一人看了李逸身上的衣服一眼,面無表情地道。

“是啊。”李逸沒有否認,只是疑惑地看着那人。那人身材很魁梧,長着一張國字臉,但那雙眼睛卻是有些狹長。

“怪不得不知道外宗的規矩,你不過五重初期,沒有資格居住在這裏,請你馬上離開,否則今天我冷無言也要做一做那斷人雙腿的事情。”

左邊一人冷聲道。此人眉清目秀,皮膚白得讓女人見了都會嫉妒,只可惜眉角那一道足有一指長的疤痕,破壞了他身上那儒雅之氣,帶上了幾分猙獰。

李逸聞言,面色一冷,道:“這是宗門的規定?”

冷無言眉頭微微皺了一下,眉角的疤痕都跟着抖動了兩下,語氣越發冰冷:“雖然不是宗門的規定,但……”

“既然不是宗門的規定,你有什麼資格阻攔我?”不等冷無言把話說完,李逸便打斷道。


“嗯!?”

見李逸如此不識趣,冷無言和那國字臉少年都是眉頭大皺。而冷無言更是眼眸微眯,一股強大的寒意將李逸籠罩。

李逸眉毛一挑,心裏升起一絲怒意,這是要給我下馬威?

此時,周圍已經圍了不少人,全都是人丹六重初期以上的丹武者,他們都嬉笑地看着李逸,枯燥的修煉之餘,能遇見一些有趣的事情也不錯。

“既然你如此不識好歹,就別怪我不客氣。”

被李逸打斷他要說的話,冷無言極爲憤怒,身上的氣息也越來越冷,甚至在他四周空間中都出現了一絲絲冰冷的白霧。

“給你兩個選擇,自斷一臂,然後給我滾。或者,我親自出手廢了你的修爲,然後讓人將你像狗一樣扔出去。”

自斷一臂?滾?還廢我修爲?

李逸面容一冷,看着冷無言,淡淡地道:“我也給你兩個選擇,自斷一臂,然後給我滾。或者,我親自出手,廢了你的修爲,然後將你像狗一樣扔出去。”


這是剛纔冷無言說的話,李逸原封不動的還給了他。

周圍的人盡皆譁然,冷無言雖然只不過六重初期,但比李逸這個五重初期的要整整高出一個境界,他竟然敢如此囂張,簡直是找死。

“冷無言,這新入門的小子似乎並沒有將你放在眼裏,要不要我鐵興峯幫你?”冷無言旁邊的國字臉少年呵呵笑道,狹長的眼眸中盡是殘忍。

“鐵興峯,我的事不用你來插手。”冷無言頭也不回地道,充滿怒火的雙眼直盯着李逸,“小子,逞一時之痛快,付出的代價是很慘重的。”

“我拭目以待。”

李逸滿臉的不在意,只是聳了聳肩,一副看好戲的神態。那輕視的神情,讓冷無言終於徹底爆發。他冷哼一聲,大步上前,一掌拍了出來,濃濃的丹元力在其手中翻滾。

眼看冷無言的攻擊即將落在李逸的身上,李逸還是沒有動彈,這讓那些圍觀的衆人更是竊竊私語,言語中將李逸貶得一無是處。

冷無言嘴角也露出了殘忍的笑容,原以爲敢來挑釁他,怎麼也有點實力,沒想到竟是草包一個,連跟他動手的勇氣都沒有。

就在這時,強大的氣勢從李逸身上如火山一般爆發出來。

李逸動了。

擡手,握拳,擊出。

平平淡淡的一拳,拳頭上也沒有絲毫的元力波動。

“找死。”見李逸竟然想要以純肉體的力量跟他對拼,冷無言面容一沉,一股更加狂暴的丹元力奔騰而出,他要以絕對的實力摧毀李逸的武道意志。

周圍觀戰的人也都紛紛露出冷笑。

“我看這小子是想要通過與冷師兄一戰來出名,可惜,此戰過後他確實是出名了,只不過代價就是被廢掉修爲,像狗一樣被扔出去。”

面對冷無言爆發出的更加強大的實力,李逸仍舊是那平平淡淡的一拳。

很快,拳掌相遇,發出砰的一聲悶響。

咔嚓,清晰的骨頭斷裂聲從冷無言的手掌之中傳出,讓準備諷刺李逸不自量力的衆人,不得不強行將到了嘴邊的話語給嚥了回去。

看着連退了十來步,握着手臂,臉色引車你的冷無言,衆人不禁倒抽了一口涼氣,滿臉駭然。

“好強的力量!” 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以純肉體的力量,強勢擊敗一名六重初期的丹武者,原本喧鬧之聲瞬時變得鴉雀無聲。

無言的寂靜讓冷無言臉色更加難看,他需要的不是寂靜,而是歡呼,爲他冷無言的強大而歡呼。

李逸低頭吹了吹拳頭,輕聲道:“對付你,根本就不需要丹元力。”

好猖狂!

這是衆人的第一反應,但看着面色陰沉的冷無言,他們又無言反駁。

“冷無言,我看你是越修煉,實力越是退步。”鐵興峯臉上仍舊帶着笑容,狹長的眼眸微眯,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冷無言沒有說話,只是臉色極爲難看。只有他才知道剛纔李逸那一拳有多大的力道,他自問,就算自己拼盡全力的一擊,所打出的力道比對方也強不了多少。

而且,剛纔那一擊已經讓他的右手受了傷,看着李逸那淡然的目光,冷無言竟無法提起一絲戰意。

這時,李逸捨棄了冷無言,對着鐵興峯走了過去,人羣心頭微跳,他要幹什麼?

很快,李逸就給了他們答案。

“你,剛纔說要幫他?”

李逸雖然想要做個好人,但他從不認爲自己是個好人。這鐵興峯和冷無言仗着有些實力,動不動就要廢他修爲,斷他四肢,已經是激起了他心中的怒火。

他,竟然主動挑釁鐵興峯,鐵興峯的實力比冷無言可是要強大幾分。

鐵興峯眼睛眯了起來,狹長的眼眸中露出了毒蛇一般的狠毒。

不過不等鐵興峯說話,李逸便繼續道:“現在,我給你們一個機會,你們兩個一起上吧。”

兩個一起上?

人羣立馬便躁動起來。

“這小子還真是猖狂,真以爲一拳擊退了冷無言就無敵了,就算我面對兩人聯手也沒多大勝算,這人真是想出名想瘋了。”

圍觀的人羣中一個六重中期的弟子出言冷笑道。鐵興峯和冷無言雖然都是六重初期,但與六重中期也只有一步之遙。

兩人聯手,就算是普通的六重中期也不是敵手。

雖然李逸表現出了強大的力量,但大部分人都認爲那是冷無言輕敵了。現在李逸竟然要一挑二,衆人都以爲李逸是瘋了,自尋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