顯而易見,這一爪子上面的力量,已經超越了這片空間的承受能力。

落霞宗宗主見狀,臉上心中也是無比的驚訝。

只見他揮動手中的戰刀,高聲喝道:「十方無敵!」

嗖!嗖!

……

落霞宗宗主手中的戰鬥被他舞得虎虎生風,猛然爆發出無比恐怖的罡氣,就差將周圍的靈氣點燃而已。

這一刻,一人一狼,如同是兩顆九天之上墜落凡間的彗星,每列的碰撞在一起。

「這落霞宗宗主不簡單啊……只是性格太懦弱,格局太小了!」

蛟炎見狀發出一聲感嘆,讓人聽不出他這是在誇張落霞宗宗主還是在貶低。

莫宇辰也深以為然地點了下頭。

那個落霞宗宗主他既然能當一個宗門的領袖,那就自然有他自己的獨到之處。

葯香田園:悍妻萌寶病嬌夫 不然的話,他還要怎麼放下面的人信服?

「都給我去死吧!」

落霞宗宗主將那頭魔狼轟得倒飛出去,可怕的餘波,將周圍的那幾頭魔狼,順帶著一併收割了。

「宗主大人威武!」

看到這一幕,那些還沒有死的落霞宗弟子和長老,都非常興奮的大叫起來。

就連遠處在牽制狼皇的鷹厲絕也不由得鬆了一口氣。

如今,只要落霞宗不全軍覆沒,那就還有一點希望在。

「吼吼吼!」

那頭被落霞宗宗主擊飛的魔狼,惱怒得齜著牙,低吼連連,眼神也變得兇狠了許多。

它身上的毫毛微微舒張,快速的沖向落霞宗宗主,速度之快簡直就是之前十數倍。

「螢火之光也敢與日爭輝!」

落霞宗宗主剛剛取得不俗的成績,瞬間信心大增,不屑地冷哼一聲,提起手中的到,繼續朝著對方轟去。

呼!

……

就當一人一獸要再次互碰在一起時,魔狼身影一閃,無比迅捷地繞過落霞宗宗主的正面,兩條狼腿狠狠地蹬在對方的後背上。

與此同時,他左右忽然兩頭魔狼毫無徵兆的暴起,逼得他首尾不得相顧。

那突如其來的兩股陌生氣息,讓落霞宗宗主心頭一驚。

「畜生就是畜生,果然卑鄙!」

他臉色大變,惱怒地喝道。

然而,此時他卻忘了遠處的鷹厲絕,他正和胡開山兩人,圍攻這狼皇。

總裁,我要離婚 而且,他現在的對手是魔狼,你難道還奢望一頭魔狼會跟你講什麼江湖道義嗎?

「碰!碰!」

落霞宗宗主擋住了左右兩頭魔狼的攻擊。

當時背後的那道攻擊,他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擋得住。

「噗!~」

他噴出一口鮮血,臉色變得無比的蒼白。

「嗷嗚!~」

……

幻音魔狼發出一聲高亢的嚎叫聲,催促著族人加快進攻的步伐。

在場的落霞宗弟子見到自己的宗主落敗,心情瞬間如同是墜入冰窖一般。

「不用看了,我們走吧。」

「這一次,落霞宗就算沒有被魔狼族滅掉,也不可能在世上存在了。」

莫宇辰深吸一口氣,轉身衝天而起。

「哼哼,落霞宗,今日你就算不滅,來日我蛟炎也會滅了你。」

「這就是你們站錯隊的後果!」

蛟炎深深地看了落霞宗的方向一眼,緊接著,他也跟著莫宇辰離去。

「大哥二哥,我們現在要不要殺個回馬槍,回到魔幻森林將魔狼的老巢再洗劫一次啊?」

張慕白跟在他們身後,興奮地說道。

蛟炎聞言,讚賞地點了點頭,豪爽地說道:「難得啊,老三的腦子終於開竅了。」

「你們兩個別異想天開了,那魔狼已經吃過一次虧了,怎麼可能不在老巢加強防禦。」

「我們現在如果再去的話,也只是自尋死路罷了。」

莫宇辰搖了搖頭,拒絕身邊兩位義弟的提議。

對於回馬槍這件事,他早在江南城沒被攻破之前就想到了。

但是這件事已經引起狼皇注意,它可不是傻子,自然是提前將自己的老巢安頓好,不然絕對不會貿然走出魔幻森林的。

……

(本章完) 五天後,莫宇辰在另外一座城池中收到消息。

落霞宗被幻音魔狼一族滅掉,而血刀門的鷹厲絕和胡開山兩人,也是一死一重傷。

以鷹厲絕逃回血刀門為結局。

不過,現在外面又有傳言說,落霞宗的長老見到他們的宗主身死後,將小部分宗內弟子裝進靈獸袋中逃走。

剩下的那些沒能逃走的人,基本全都成為了魔狼的口中餐。

原本,魔狼還想繼續追殺那些逃走的人,可是這時候一位大乘境的強者突然降臨,迫使魔狼族不得不撤回魔幻森林中。

莫宇辰得到這個消息,頓時唏噓不已,感嘆江南城中的武者真的是有天大的運氣。

如果不是因為魔狼的重心放在落霞宗,那他們絕對是死無葬身之地。

事實上,莫宇辰卻不會知道,魔狼根本沒那麼好心,它們只是想先幹掉落霞宗后,回頭再滅了江南城。

只是沒想到這個時候,它們卻運氣非常不好的遇到一個大乘境的強者。

而說到這個大乘境強者,可能沒有任何人會知道,對方其實是滿天星的巡查使,不然哪有那麼多的大乘境強者在到處亂逛,剛好遇見。

畢竟江南城中有滿天星商會的分會,所以附近經常有巡查使出現,為的就是預防自己的商號不受到意外。

……

血刀門中。

祝英德聽到鷹厲絕重傷來報的消息后,心中瞬間暴怒不已。

「你們兩個都是廢物,本副門主交代的事情,非但沒辦好,而且還死了一個。」

「老子的臉都讓你們丟盡了。」

祝英德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

不過,發泄完之後,他也沒拿鷹厲絕怎麼樣,只是揮手讓他下去療傷而已。

可是鷹厲絕是沒事了,但是大殿外的那些弟子可就慘了。

他們一個個都心驚膽顫地低著頭,生怕祝英德發怒,拿他們撒氣。

「哼哼,莫宇辰你跑不掉的。」

祝英德捏緊拳頭,眼中泛起一抹冷厲的寒意,說道:「敢去江南郡城,看來是準備參加群雄逐鹿盛會啊!」

「當真是不知道死活。」

「可惜啊,你註定是沒有那個命能活到盛會的開始。」

隨後,他朝著門外喝道:「來人,去告訴首席大長老,本副門主要出門一趟。」

「這段時間,門裡的事情讓他看著處理。」

「得令!」門外的那群血刀門弟子聞言,連忙高聲應道。

而後,一道血紅色的影子從大殿里爆閃而出,消失在眾人的眼帘中。

一時間,整個血刀門幾乎人人鬆了一口氣,暗嘆一聲:那個瘟神終於走了。

……

江南郡城,是最為靠海的一個郡,也是倉木帝域里,一個排名靠中的郡城。

這一天,莫宇辰他們三兄弟來到了江南郡城的城門處。

別離的笙簫 三人望著眼前這座飽經滄桑的城池,莫宇辰將靈獸袋的池大鵬等人放了出來。

他笑著跟身邊幾人介紹道:「我們眼前這就是江南郡城了。」

「都好好看看,漲漲見識!」

池大鵬他們幾人聞言,在夕陽的照耀下,安靜地瞻仰著眼前這座城池。

江南郡城的城牆極其壯觀,高聳入雲,連綿不絕,如同是一座天然的屏障,渾然一體。

仔細感受一番后,他們幾人朝著城中前進。

因為郡城太大,來往的人也多,所有莫宇辰只讓小遠出來透一下氣后,便將他收了回去。

畢竟這裡強者太多,稍有不慎,小遠很容易被人看出體質。

到了那個時候,他們這行人又會有無窮無盡的麻煩。

一人上交了十塊上品真靈石入城費用,莫宇辰他們一行人順利進入江南郡城。

剛入城的第一眼,他們發現郡城除了用一個大字來形容之外,再也找不出有什麼字可以形容了。

而且左右街邊的商店規模都非常大,甚至有不少掛著某某總號的字樣,一看就知道是某一家商會的總部。

「我們現在找個落腳點吧,先探好路線后,咱們再去報名。」

莫宇辰帶著眾人,走進一家客棧,辦理了入住手續。

很快,黃昏降臨,莫宇辰獨自依然在房間中安調息打坐。

「萬寶靈液的效果當真霸道。」

「不僅讓我太祖聖龍決第三重修鍊之小成的階段,還讓我再次成功的完成兩次劍胎凝練。」

「而且,剩下的那些靈液,也讓我順利的將修為凝練到了出竅境七重。」

抱元歸一,莫宇辰感受到自己劍胎中的恐怖真氣,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這一次,他的實力的暴漲,足以讓他與渡劫境四重的強者抗衡。

這也就是為什麼萬寶靈液如此珍貴的原因。

如果說,價值數百億的東西,還不能讓莫宇辰連續突破幾重修為的話,那這個東西也不值得這麼貴了。

「明天天一亮,我就去這裡的滿天星商會,將剩下的精血補齊,然後將太祖聖龍決第三重修鍊到大成階段。

只要能修鍊到那個程度,我的修為突破到出竅境九重也指日可待了。

莫宇辰心中忽然間變得有些火熱。

以他的變態實力,只要是能突破到出竅境九重,那麼這一次的群雄逐鹿盛會,莫宇辰將有絕對的把握,即便遇上祝英德,他也未必沒有一戰之力。

腹黑首席:許你愛我 從御劍海域一路走來,莫宇辰還從沒想今天這麼激動過。

他特別期待第二天的到來。

夜幕降臨的速度很快,當日出東方之時,莫宇辰一雙劍眸猛然睜開,兩道凌厲的劍氣猛然洞穿而出,朝著窗外刺去。

「天亮了!」

少年抱元歸一,雙掌往下一壓,緩緩地站了起來,臉上充滿著期待之色。

他給張慕白與蛟炎兩人傳音后,朝著郡城中的滿天星走去。

準備先講特殊精血買完,再去報名參加群雄逐鹿盛會。

清晨的郡城依然是那麼的熱鬧。

而這裡的滿天星商會,氣勢自然也弱不到哪裡去,比之前他在逆央島見到的那個分會,還要氣派數倍。

看著周圍滿大街的強者,莫宇辰他們幾人非常的震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