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九九水眸瞪大,抬起手狠狠地搓了下被他吻過的肌膚,沒好氣地丟下一句:「神經病!」

最近,允安中學出了兩件大事,成了學生們茶餘飯後討論的重點。

第一件,從帝都來了個轉校生,聽說連校長見了他都卑躬屈膝的,笑得像個奴才伺候著。

第二件,這個轉校生在瘋狂的追求初中部的顧九九。

這些流言蜚語簡直要把顧九九給氣死了,還說什麼北冥夜一見她就送了她一個上萬塊的鑽石髮夾。

她解釋很多次了,那個髮夾不是鑽石的,就是普通的水鑽,更不是北冥夜送給她的!

可是沒有人願意聽她的解釋,反而用一種曖昧的眼光看著她。

顧九九一出教室門,就看到北冥夜站在那裡,她沒好氣地說:「北冥夜,請你離我遠一點!」

沒想到,北冥夜愉悅的勾唇:「老婆,你終於肯跟我說話了。」

這段時間小姑娘當他是空氣,根本不理他。

這個人真的是神經病啊,為什麼總是叫她老婆!

她才剛剛上初中,怎麼可能是他的老婆啊摔!

顧九九無力地翻了個白眼,有氣無力地說:「你不要亂叫了好不好?這樣別人會誤會的。」

「可是你本來就是我老婆啊!」他無辜地眨眼。

那個長得很帥的轉校生北冥夜又來了!

同學們紛紛悄悄圍觀,想要知道更多八卦。

契約成婚,總裁老公要抱抱 「你還亂叫?你倒是說說,為什麼要這樣叫我!」

顧九九原本是小白兔一樣的性格,沒想到竟然也被北冥夜氣得大吼。

聞言,北冥夜白皙的臉上爬上一抹可疑的暗紅,軍區大院人人頭疼的混世魔王,此刻露出了羞澀的神情。

「因為你本來就是我老婆,還有……我的初吻是給你的。」

悄悄圍觀的同學們立刻倒抽了一口冷氣,初吻!

太勁爆了吧!

總裁老公寵上癮 而且聽這個口氣,好像是顧九九強吻的北冥夜?

顧九九愣住,小臉蹭的一下就紅了,氣得大呼小叫:「你亂說什麼?誰……誰吻你了?」

等等!

該不會是那天吧?

她只記得突然有個人抱著她,喊她老婆,她慌慌張張地跑了,然後就撞上了一雙十分漂亮的眸子。

北冥夜抬眸,清清楚楚地說:「嗯,你突然就那麼撲上來了,還吻得很用力。」

顧九九快要抓狂了,他這麼一本正經的描述是幾個意思?

她小臉爆紅,不由分說上去抓住北冥夜的手腕就外扯,假裝無視身後同學們的爆笑聲。

顧九九抓著他的手走到了小賣部。

「阿姨,要一瓶養樂多。」顧九九付了錢。

北冥夜奇怪地看著顧九九撕開了包裝,把養樂多遞了過來。

她說:「請你喝的。」

北冥夜有點奇怪,她幹嘛突然要請自己喝飲料。

顧九九見他不接,又把養樂多往他面前湊了湊:「喝吧!」

北冥夜只好接過來,什麼啊,這種東西他三十年前就不喝了。

「我的零花錢很少,我只請得起你喝這個。」顧九九抓了抓頭。

北冥夜心裡一下子就開心了,仰頭一口就喝完了養樂多。

「喝完了。」

女孩像是放了心,開口說:「那個吻我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怎麼就撞上了你。這瓶養樂多就當是我給你賠禮道歉的,希望你以後不要來找我了。」

北冥夜的臉一下子就沉了下來:「什麼?我的初吻就值一瓶養樂多?」

顧九九無奈地說:「要不……兩瓶?」

北冥夜覺得自己太陽穴突突跳得厲害,就算是小時候的顧九九,照樣有辦法把他氣得跳腳。

他可是穿越時空來找她的啊,她居然拿一瓶兩塊錢的養樂多就把自己打發了?

顧九九抿了抿粉唇,帶著討好的笑容:「對不起啦,我的零花錢只夠買兩瓶養樂多,請不起你吃別的了。」

就這五塊錢還是她攢下來的早飯錢呢,本來留著下了體育課買飲料喝的,她一直沒捨得用。

北冥夜突然扭頭,大步流星地走到小賣部。「老闆,拿一箱養樂多。」

他扔下一張大鈔,抱著一箱養樂多過來,塞到顧九九的手裡。

雙眼直視她那雙水汪汪的無辜的大眼睛,北冥夜振振有詞道:「我不要你的養樂多,你就是我老婆,你跑不掉的!」

心跳因為他的話而猛地跳慢了半拍,顧九九狠狠地抿住自己的下唇,垂下眼眸,不敢看他。

「九九,我是認真的,你以後會知道的。」

北冥夜溫柔地笑著,撥開她額頭上的一縷髮絲。

怔怔地望著那雙好看的黑眸,顧九九疑惑了。

他是開玩笑的吧?



北冥夜追顧九九的事情,在允安中學人人皆知。

連顧柔都來問過顧九九是什麼回事,顧九九抓抓腦袋,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北冥夜的一廂情願。

讀書的日子雖然忙碌,但卻單純快樂。 北冥夜畢業於麻省理工,讀的是MIT的金融碩士課程,曾經是最年輕考進這個專業的學生。

現在重新回到高中的課程,簡直就跟過家家一樣容易。

再加上他家裡在帝都強悍的身份背景,連校長見了都要彎腰,在學校里更是橫著走,沒人敢惹。

初中的這個年紀,正是情竇初開的時候。

顧九九人又乖巧溫柔,清純可愛,有不少人喜歡她。

顧九九每天收到的情書和禮物能堆成一疊一疊的小山,塞滿了整個書桌。

這天,北冥夜又像往常一樣,大大方方地背著書包跑到顧九九的教室來。

北冥夜抓起顧九九同桌的女同學的書包,直接扔在了後面。

女同學被嚇得差點哭出來,不敢反抗,弱弱的把座位換給了他。

顧九九看著北冥夜這一系列如行雲流水般的流氓行徑,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嫌棄地扭過頭不理他,繼續做攤在桌面上的功課。

班主任剛走進班級,就察覺到了不一樣的冰冷氣氛,

教室里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學生們齊刷刷的低頭學習。

正想開口,卻看見了北冥夜。

心裡暗暗叫苦,這個混世魔王怎麼來了?

班主任猶豫了半天,還是沒對他私自換座位的事說什麼,非常憋屈地走上講台開始講課。

顧九九專心聽講,認真做筆記。

北冥夜半倚在桌上,用手托著頭,側身扭向顧九九,痴痴地看著女孩專註記筆記的側臉。

纖纖玉手不斷在紙上翻飛,時不時地用可愛的小嘴咬一下鼻頭,或者是用手攏一下掉下來的頭髮。

北冥夜瞄了一眼,女孩乖乖併攏在書桌下的長腿,起了壞心思。

將他無處安放的一條大長腿,堂而皇之地伸到顧九九的桌下,理直氣壯地磨蹭起她滑嫩的肌膚。

顧九九粉唇微張,貝齒咬住誘人的下嘴唇,似是在拚命克制自己的怒氣。

一節課在北冥夜的騷擾中艱難熬過。

顧九九的唇被她自己咬了一節課,此刻愈發紅紅地嘟起,像是在向他討吻。

北冥夜很想按著她狠狠地親一頓,可是又怕嚇著她,只好胡亂地揉了揉她毛茸茸的腦袋解饞。

目光不經意的下移,突然看到被情書和小禮物塞得滿滿的書桌抽屜。

北冥夜疑惑地眯起雙眸,未經顧九九的允許,就迅速出了其中的幾封情書。

粗魯地撕開封口,一目十行地飛快瀏覽,越看面色越冷,薄唇緊抿,眸中含冰。

他身上散發出的陣陣涼意讓人無法直視,班裡頓時鴉雀無聲。

男生們被北冥夜凌厲的視線掃過,脖頸后好像被凜冽寒風刮過。

瞬間噤若寒蟬,不敢亂動,生怕成為這位閻王爺第一個開刀的對象。

顧九九的世界終於消停了,安安靜靜地聽了一下午課。再也沒被北冥夜打擾,心滿意足地收好書包準備回家。

家裡似乎有客人?

顧九九剛走回家就聽到客廳里熱熱鬧鬧的聲音,她有些疑惑地走進去,一下子就愣住了。

北冥夜他怎麼會在這裡!

還有爸爸和媽咪居然都興高采烈地圍著他轉?

「九九,你回來啦!」顧寶山激動地招呼她過去,假裝生氣道:「九九,你瞧你,怎麼這麼粗心大意,居然把筆記本忘在教室了,還是人家四少專門送過來的。」

顧九九一頭霧水,什麼筆記本?什麼四少?

梅秀鳳悄悄用手肘撞了撞她,把她拉到一旁小聲問道:「九九,四少是你的同學這件事情,你怎麼不早點告訴我們?」

「北冥夜,你到底搞什麼鬼?」顧九九氣呼呼地說。

顧寶山大驚,立刻出聲呵斥道:「九九,你怎麼能這麼跟四少說話呢?」

顧寶山轉頭,諂媚地對著北冥夜笑著,問道:「四少,我家九九年紀小,不懂事,說話沒分寸,您別生氣。對了,北冥司令最近身體好嗎?」

北冥夜淡淡挑眉:「我今天來其實是想正式向九九表白的。我很喜歡她,喜歡她能做我的女朋友。」

表……表白!

顧寶山和梅秀鳳都大驚失色。

要知道,北冥家在帝都隻手遮天,在軍在政都有極深的影響力,屬於他們只能仰望的階層。

萬萬想不到,北冥家唯一的小少爺,居然口口聲聲說喜歡自己的女兒?

這簡直比中了五百萬還要誇張!

北冥夜不理石化了的顧家夫妻,黑眸一動不動地看著顧九九,認真地說:「我知道現在九九年紀還小,不過我卻是以結婚為目的追求她的,我希望等九九到了十八歲就嫁給我。」

「這件事情,北冥司令同意嗎?」顧寶山終於回過神來。

北冥夜點點頭。

當然得同意了,否則北冥司令最喜歡的孫子北冥連城可就生不出來了!

「太好了,我們完全沒意見!」顧家夫妻毫不猶豫就答應了。

顧九九氣呼呼地在自己的小房間做作業,北冥夜推門進來,皺眉道:「你怎麼還住在這裡?這麼小,簡直腿都伸不直。」

顧九九沒好氣地說:「你來過嗎?你怎麼知道我一直住在這裡?」

北冥夜差點給自己的口水嗆到,眼底淬了一抹晶亮看著她:「我要是說我上輩子來過,你信不信?」

「不信。」顧九九扭頭繼續寫作業。

北冥夜坐在她旁邊的位置,撐著頭靜靜地看著她。

「你別一直看著我!」顧九九覺得很困擾。

「可是我喜歡你,你長得這麼可愛,我不看你看誰?」

顧九九的臉蛋不爭氣的紅了,輕輕罵了他一句:「討厭鬼!」

北冥夜低低沉沉地笑了一聲,突然湊近。

「你幹嘛呀!」顧九九立刻慌了起來。

「你這道題寫錯了。」北冥夜撐在她的上方,下巴頂著她毛茸茸的腦袋說。

「哪裡?」顧九九才不信,北冥夜這種天天逃課的問題學生,怎麼可能功課比她還要好?

北冥夜搶走她手裡的筆,在習題上隨便寫了幾個公式。

「應該這樣……這樣才對。」

顧九九瞪大了眼睛,這道數學題她想了好久,都做不出來。 班裡連成績最好的班長都不會做,可北冥夜竟然這麼隨隨便便就解出來了?

顧九九對他有點刮目相看,她藏不住心事,這麼想著就這麼表現在臉上了。

北冥夜對於她的崇拜有點飄飄然,索性捏著筆靠著她坐下來,裝模作樣地說:「還有什麼不會的,全都拿出來吧!」 妖孽王爺寵妻無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