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沐愕然,不過很快回過神來,抿嘴一笑,從空間里放出了小隼。

獵隼立刻憑空出現在她的面前,寬大強悍的羽翅拍在她的手臂上,強勁的力道拍的她甚至有點發麻。

薄君梟深深看她一眼,才將視線落在小隼身上。

「屬於海東青,有一點變種,」

薄君梟一伸手臂,任由小隼落在他的小臂上,托著小隼看了看道,「不過根骨極好,值得調教——傷勢看來恢復的不錯,果然養的好。」

說著,他視線才又轉回顏沐身上,眸色深深中藏著一點笑意。

顏沐被他看得有點囧:「你看什麼?」

「看你。」

薄君梟眼角彎了彎。

顏沐臉一紅,有點挑釁看向他:「好看嗎?」

「有美一人,清揚婉兮。」

薄君梟勾唇一笑緩緩道。

顏沐眼光微微一跳,被他的眼光灼地忍不住輕輕偏開頭,看著窗外的夜色假裝鎮定道:「咬文嚼字,聽不懂。」

這一句她心裡當然清楚,出自「詩經」,後半句是:邂逅相遇,適我願兮。

好在薄君梟並沒有再說令她臉紅的話,輕笑一聲沒有繼續,適可而止地轉移了話題:「你喂它什麼?」

「肉乾,」

顏沐臉上的熱度好歹也控制住了,這才看向薄君梟小臂上桀驁不馴的小隼,「它吃的很多,還挑食!」

她試過,不是她山莊的肉乾它都不吃,不是她靈氣滋養過的食物,它絕對不碰。

是個有靈性的小東西。

好在比較傲氣,雖然挑食,也沒像妞妞那樣,在賣萌傻呆的吃貨大道上一去不復返。

薄君梟失笑,伸手彈了一下小隼鋒銳的喙。

獵隼登時發出一聲長嚦,鋒利的鷹隼眼神刀子一樣轉向薄君梟,卻又被魂記壓出了一種壓抑又忌憚的服從之意。

顏沐拿出肉乾喂這隻強悍的海東青,十分欣賞道:「難得的猛禽,看看這線條,強悍又流暢。」

聽她這麼說,薄君梟頓了頓,忽而附在她耳邊低聲說了句什麼,顏沐不由手一抖,肉乾從手裡掉落,俏臉卻瞬間緋紅一片。

薄君梟輕笑一聲。

顏沐有點惱羞地用腳尖踢了踢他的腳尖:「你該回你房間休息了!」

薄君梟一笑將小海東青遞給顏沐:「那我去休息了,行李你看著收拾,有我在,不用多想。」

顏沐嗯了一聲接過來,忽而也是狡黠一下,當著薄君梟的面又在瞬間將海東青收進了空間。

才剛振翅霍霍的猛禽,頓時倏忽間消失不見。

變戲法都沒這麼利落的。

薄君梟看著顏沐眸底狡黠的笑意,不由眼角彎了彎,依舊沒多問,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道:「調皮,早點休息,晚安。」

「晚安。」顏沐笑眯眯跟他道了晚安。

薄君梟離開后,顏沐又是一陣忙碌。

她先是檢點了一下儲存在空間的一些東西,很多都是她從山莊冷庫裡帶出來的一些存貨。 果酒藥酒,肉乾米糧,乃至玫瑰乾花,牛奶雞蛋蜂蜜,以及之前弄得那些護膚品試用裝也有幾瓶留著備用……

凡是她覺得不錯的,都往空間里存放了一些。

反正空間內靈氣濃郁,就算不用保鮮箱,保鮮效果也絕對令人震撼,幾乎不會受到時間流逝的影響。

第二天,在機場,顏沐見到了這次薄君梟要陪同的那位杜雁杜女士。

杜雁一身利落的套裝,可簡練的服飾也掩飾不了她衰弱的精神,都不能走路了。

一個帶著大口罩的年輕男子用輪椅推著她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助理和她自己的保健醫生一行人。

「您好,杜公使,」

薄君梟連忙迎上去笑著寒暄,緊緊握住杜雁的手道,「好久不見。」

「這孩子,」

杜雁兩手都伸出來握住了薄君梟的手,十分不見外地虛弱笑道,「什麼公使,都退休了,我跟你爺爺一輩人,論輩分你叫一聲奶奶不佔你便宜吧?」

薄君梟從善如流:「杜奶奶,這是我家小沐,這兩位是小沐和我的朋友,晏楚楚,納蘭淼淼。」

聽到他說的「我家小沐」幾個字,晏楚楚和納蘭淼淼悄悄沖顏沐遞了一個促銷的眼神。

顏沐只裝沒看到,笑著跟著薄君梟叫了一聲:「杜奶奶好。」

晏楚楚和納蘭淼淼也連忙跟了過來:「杜奶奶好。」

「好,」

杜雁看著很開心,也有了點精神,拉著顏沐的手眯著眼仔細打量著,親昵拍了拍顏沐的手才笑道,「果然俊,就知道阿梟的眼光不會錯!」

又看向晏楚楚和納蘭淼淼,又跟著誇道,「瞧瞧,這一個個水靈靈的小丫頭,我這個老傢伙可真羨慕得緊!」

說著才往後指了指也簡潔介紹道,「我的長孫,費明洲,這次他陪我一起,要麻煩阿梟你了!」

這時,杜雁身後推著輪椅的年輕人也隨著摘了口罩,露出一張幾乎家喻戶曉的臉來。

「啊!」

晏楚楚和納蘭淼淼都沒忍住,又驚又喜脫口輕呼出了聲。

覺得不妥,又都連忙捂住自己的嘴巴,滿眼卻是一種難以置信的欣喜。

影視歌三棲的大明星,這兩年又才拿到了影帝……炙手可熱的娛樂圈大佬啊,費明洲!

啊啊啊費明洲,能不能去要個簽名?

尤其是納蘭淼淼,差點就不管不顧衝過去要了,幸而她還有點理智禮貌,好不容易才把持住自己。

顏沐也有點意外。

費明洲她當然也知道。

前世她死的時候,費明洲已經在M國電影圈闖出了名堂,拿到了國際上的一系列獎項,是名副其實的實力派影帝。

只是沒想到,這位費影帝的祖母竟然是杜雁。

出身在這樣的家庭,怪不得費影帝極少有什麼亂七八糟的緋聞流出。

「薄總好,三位小妹妹好,」

費明洲禮貌客氣地跟薄君梟寒暄過,又禮貌一笑,跟顏沐和晏楚楚、納蘭淼淼握了手,「很榮幸認識大家,請多關照。」

這時一陣風吹來,費明洲有點匆忙地連忙替杜雁拉好了圍巾,一看就是十分關切,顯然祖孫兩人感情很好。 簡短的寒暄過後,眾人一起上了私人飛機。

到了飛機上后,可能是之前寒暄耗費了太多精神,杜雁精神就有點不濟,半倚在專門為她鋪好的長沙發上,開始閉目養神。

大家也都很默契地保持了安靜。

顏沐喝著水,不易覺察地將視線透過杜雁的身體,對她的病情做了一個初步的了解。

果然癌細胞已經擴散轉移,到了晚期,已經沒了手術的必要,想必杜雁做的是保守治療。

查探完杜雁的病情后,顏沐心裡有了底。

她暗自琢磨了一下,想著那本古籍上的五行理論,琢磨著病理和醫理,又忖度了一下可能會用到的藥材情況,也在心裡做了一個初步的計劃。

費明洲一直待在杜雁身邊,幫她輕輕按摩著,滿眼的擔憂掩飾不住。

「好點了,」

片刻之後,杜雁好像回了一點精神,睜開眼虛弱沖費明洲擺擺手,又看向薄君梟和顏沐等人,「我沒事,年紀大了精神短,不是要睡,你們別拘著,我也不愛清靜,很喜歡聽你們年輕人說笑熱鬧。」

顏沐眸色閃了閃,笑著跟著大家一起應了一聲。

這位杜奶奶人感覺還真的不錯,明明病的這麼重,卻也肯替年輕人著想。

她起身走到飲水機前,趁人不留意,將一點靈氣融進水中,又往水中加了一點山莊的土蜂蜜。

想了想,索性給大家一人倒了一杯。

「杜奶奶,」

顏沐將水杯先給杜雁端過來,笑道,「這是自家養的土蜂釀的蜜,我帶了一點,您嘗嘗?」

「哦,」

杜雁有點意外,忙笑著謝道,「多謝小沐了,是你們那個山莊出的蜂蜜?」

老姐 君沐山莊在京都上層圈子裡還是很有名氣的,就算她纏綿病榻,也聽過有人說起君沐山莊。

還說那個山莊出的東西,吃起來都不錯。

只是她的食物,都是做過合格檢疫的,保健醫生不允許她隨便吃外面的東西,倒是從未嘗過。

「祖母,」

費明洲按住了杜雁的手,輕聲阻止道,「您一定要遵照醫囑,我替您帶著水呢,這水……您讓給我喝好不好?」

杜雁笑著拍拍他的手:「別想跟我搶。」

她知道長孫的好意,怕她喝了會有問題,可這麼阻止實在太不禮貌,杜雁的教養也不允許她拒絕這樣的好意。

「費影帝不用緊張,」

顏沐覷了一眼費明洲的臉色,一笑道,「這還有,不如費影帝先喝一杯嘗嘗?土蜂蜜除了能增強機體免疫力,還能潤腸通便,幫助消化,您喝一點,對您身體也好的。」

她也察覺到,費明洲眼下身體有點亞健康的狀態,腸胃有點小問題。

果然,聽到她的話,費明洲明顯十分意外。

「哦,」

費明洲愣了愣才好像想起了什麼,「您……就是網上說的那位小神醫吧?」

他雖然用的是「小神醫」三個字,眼底卻閃過一絲不易覺察的不以為然之意。

網上……

作為娛樂圈大咖,沒有人比他們這種人更明白網路的誇張和失真了。 都是媒體的噱頭,哄騙來一些流量,這世上,哪有這麼誇張的神醫,更別說還是小神醫!

費明洲思維邏輯很嚴密,不會輕易被那些傳聞忽悠。

這小神醫再厲害,能有她師父李善和厲害?

「我只懂一點皮毛,」

顏沐一笑道,「可不是神醫。」

她看出了費明洲的不以為然,不過也並沒太在意。

土蜂蜜是她一點好意而已,願不願意接受都是他們的事情,或者說,也是一種緣分。

如果真沒有這點醫緣,她自然不會上趕著勉強什麼。

「那也很厲害了!」

費明洲由衷稱讚了一句,「我嘗嘗這土蜂蜜。」

他這話說的實心實意,這女孩子才多大?能有一點醫術都算了不得,還能一眼看出他身體的癥狀,真心難得。

不過即便如此,他心裡也並沒有太在意這點蜂蜜水。

蜂蜜而已,他去F國時,可是品嘗過全球有名的蜂產品,什麼好蜂蜜沒喝過?

「咦?」

端起這杯蜂蜜水時,還沒喝,費明洲就先聞到了一股特殊清淡的蜜香,比起來以往他喝過的蜂蜜,別有一種勾人的清郁味道。

試著輕輕抿了一口,費明洲頓時眼中一亮。

他對食物也是極挑剔的人,可是這蜂蜜入口芬芳香甜,一點瑕疵都沒有,堪稱完美。

「好蜂蜜!」費明洲贊了一聲。

杜雁嗔怪地看了他一眼,也端起水杯喝了一口:「嗯,嗯,小沐,你這蜂蜜是真好!」

都是懂行的人,東西好不好,一口就能嘗出來。

「祖母,」

費明洲笑道,「這蜂蜜味道很正,感覺比我在F國嘗到的蜂蜜更特殊。」

說著,他心裡又有一點點的疑惑,莫非是這蜂蜜里添加了什麼他不知道的某種添加劑?

不然怎麼會這麼香甜!

正想著勸杜雁嘗嘗就行,別喝完那杯,可等他一轉眼,就見杜雁已經把她自己那杯蜂蜜水喝完了。

「是真好,」

杜雁喝完后,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就覺得自己感覺真的很舒服,整個身體從裡向外透著一種熨帖感,「好久沒感覺這麼舒服了。」

這麼說著,她覺得自己精神也好了很多,剛才那種懨懨的疲累感冰消雪融,一點也不乏了。

費明洲沒吭聲,雖然他懷疑裡面是不是有什麼添加劑,可是味道實在太夠人了,他還是忍不住一口一口也都喝了一個乾淨。

放下杯子,他有點疑惑地細細體會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