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小雅的爸媽看著兩人填表辦手續,看著工作人員將兩個小紅本放在鋼印下面扣上戳。

心裡總有種自家的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兩人相視一眼都無比心酸。

相處的時間太少,韓小雅媽媽對陸明磊升不出半點越看越滿意的感覺。

反而覺得他臉上的傻笑很刺眼。

韓小雅看著手中的小紅本,人還一陣恍惚。

她居然就這樣把自己嫁了!

她跟陸明磊居然就這樣結婚了!

她抬手掐了他一把,「疼嗎?」

「你說呢。」

她剛剛的力氣可不小,陸明磊覺得腰上肯定掐紫了。

韓小雅又看了看小紅本,不知為什麼就是有些想笑:「看看你是不是在做夢啊,你笑的太傻了,你這樣走出去會給我丟臉的。」

時間定的倉促,他們的新房沒來得及翻新,屋子裡的傢具家電也沒來的及換新的。

就只有曹艷華去街上給他們買了大紅的床單被套,將卧房布置的紅彤彤。

讓韓小雅一進門就紅了臉。

「咱們今天晚上好好談談。」

陸明磊可以對天發誓他這話說的格外純潔,再有兩天他的假期結束就要回廣城,韓小雅走前他都再沒機會回來。

曹艷華之前的話他還記得,所以想趁晚上有時間兩人好好的談一下。

韓小雅既然容易胡思亂想,他就得想辦法讓她打消那些負面的消極的念頭。

可……看著韓小雅越發漲紅的面頰,他總覺得自己似乎說的好像……嗯,這丫頭在想什麼?

他挑眉笑著湊近她的耳邊:「你要是想在床上慢慢說,其實也可以。」

韓小雅一巴掌打在他胸前,這個臭流氓動不動就調戲她!

「幹嘛不好意思?」陸明磊搖了搖手中的小紅本,笑的開懷:「我有合法身份,持證上崗!」

「你滾!」

跟流氓實在是無法溝通,韓小雅跑出門的背影格外狼狽。

無視身邊幾個長輩投來的詭異模樣,他扯了扯衣襟一本正經的追了出去。

曹艷華側過身子偷笑,她的傻兒子終於長大了!

正式變成一家人,兩家人中午坐在一起吃了頓氣氛不算融洽的午飯。

韓小雅的爸媽有心想說幾句,可看陸明磊幽深晶亮的雙眼就再是什麼都說不出。

算了,閨女都已經是人家的……被佔便宜被佔便宜吧。 兒子和兒媳婦到底要怎麼好好的交流一下,曹艷華就真的不用去想了。

反正……身為過來人,她孩子都生了三個!

美滋滋的抱著希希,她都已經在幻想等韓小雅的孩子生下來,一大一小兩個小人圍在她身邊喊奶奶和姥姥。

嗯,等陸可心從布列國回來,她說什麼都要壓著她去相親。

看不上周瑾華沒關係,她單位里那麼多同事,相互介紹一下就能把一周一到兩次的相親安排到年底。

越是想,越是覺得這小日子過得又滋潤又美。

「希希啊,等你媽嗎回來,咱們一家人就團聚了。」

葉回回來,到時距離韓小雅回來也不算遠了。

希希露出兩顆潔白的牙花,對著她又是一通傻笑。

她每次這樣笑,曹艷華的一顆心都被笑的格外柔軟,怎麼會有這麼嬌憨可愛的小傢伙啊。

開朗活潑,又不哭不鬧的,真是怎麼親都親不夠。

布置的紅彤彤的……婚房裡,家具有些老舊,微微開裂的木頭床人坐在上面還會發出咯吱的聲響。

陸明磊拉著韓小雅兩人側身對坐在床沿。

「我媽說你對咱們的關係有些不安,為什麼?」

韓小雅:「……」

這人不是標榜自己情商正常嗎?怎麼還會問出這種直男到欠抽的問題。

她白了陸明磊一眼,拒絕回答這個已經失去意義的問題。

結婚證都已經領了,自此華山一條路,不論她之前的心裡如何不安,此時都無需再多想。

「你早點回去吧,我明天還要上班呢。」

她抬手往陸明磊身上推了推,兩人這樣坐在卧室里她真的很緊張!

萬一這人來一句我就蹭蹭,她應該怎麼回答?

陸明磊像是沒看出她的掙扎,還皺著眉頭認真的想著該如何讓她安心。

「我知道當初一再的拒絕你是我不對,所以……你可以用一輩子來懲罰我,你罰我這輩子都守在你身邊,關心你照顧你,眼裡永遠都只有你一個人好不好?」

情話一般的承諾,讓還有些失神有些緊張的韓小雅瞬間愣在那裡。

她怔怔的抬頭去看他,似是還有些不懂他為什麼會突然說起這些。

「你不用跟我保證什麼的,有些事其實說多了都沒有意義。」

就像是她當初跟在他身後想要追求他,但他拒絕了一樣,也許是緣分還沒到的原因。

而以後,如果他們之間的緣分又走到盡頭,她其實也不會怪他的,畢竟感情總是很玄幻,誰都沒有辦法去控制。

「我是希望你能安心,希望你可以學著相信我,其實葉子當初對紀凡並不好,都看不上他,你看他們現在不是很好嗎?」

韓小雅:「……」

紀凡知道你這麼賣他嗎?

應該不知道,不然這傢伙肯定早就挨揍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我之前其實就是有些不確定,現在已經沒有那些想法了。」

她知道自己應該學著去相信陸明磊,她也願意相信,就從她只是惶恐但從沒不願跟他結婚就可以看出。

他們之間的感情只是還沒有經得起時間的考驗而已,這三年就當做試金石好了。

「我們以後一定可以很好,相信我。」

「好。」

這個話題再談下去也沒什麼意義,韓小雅理智的選擇結束,再有兩天這人會回廣城,而她也要收拾行李去布列國。

新的一年,全新的人生,褪去不安她的心底湧現的全部都是期待。

「這個話題結束那咱們就來談一下生孩子的事。」

陸明磊換題轉換的極快,讓韓小雅完全沒有半點適應時間,孩子?

什麼孩子?

是她理解的那樣?

「這個有什麼好談的嗎?」

「當然,難不成你想把孩子生在國外嗎?」

韓小雅的臉上有事轟的一下,這個傢伙到底在說什麼!

他之前不是答應她爸媽,在她出國前他們不會醬醬釀釀嗎?

「你說話不算話?」

「為什麼這麼說?」陸明磊皺眉,「你好好的想一下,我之前在你家其實什麼都沒有答應。」

韓小雅:「!!!」

這個傢伙居然跟他們玩文字遊戲,真是……臭不要臉啊!

她實在是找不到其他適合的詞語來形容陸明磊的無恥,是不是男人在那方面都很急切?!

之前……紀凡每次回京都,葉回第二天似乎都會起不來床!

她警惕般的往後挪了挪身子:「我警告你,不管你之前是什麼意思,但在我看來你就是答應了,所以不許打我的主意。」

陸明磊挑眉,結婚證都領了,這可是婚後正當福利,他為什麼不能領取?

抬手將人一提溜就拉進懷裡,這種事說多了沒用,還是關燈拉窗帘比較好。

曹艷華一早起來就忙活著煮紅糖雞蛋,自己的兒媳婦要自己疼,她家兒子三十多歲了好不容易結婚,嗯,估計會沒什麼分寸,她可得給韓小雅好好補補。

老母雞前一天就已經買好,趁著希希還沒起床,她都已經將毛拔乾淨,菜刀剁的噹噹當響,就準備過水煲湯。

於是,韓小雅艱難的挪著雙腿過來蹭飯的時候,就發現這一頓早飯看著格外奇怪。

不知早飯,砂鍋里飄出來的味道……沒臉見人了啊!

這可是紀凡家!

「別不好意思,紀凡一早就走了,他不知道我給你做這些。你今天得好好補補,不然萬一以後身子虛怎麼辦。」

韓小雅:「……」

她虛……算了,就當她虛吧,跟陸明磊她真的沒辦法比。

這一晚上就讓她堅定了一個念頭,那就是出去躲三年還是很有必要!

艱難的吃了紅糖雞蛋,又在曹艷華我都懂的目光中,洮南一般的衝出了院子。

跟羞恥比,腿可以不疼,腰也可以不酸。

陸明磊一整天神清氣爽,紀凡當初所有的嘚瑟他現在終於能明白到底是源於哪裡。

「婚都結了,以後就好好的收收心,六月份的全軍大比武你自己注意點,別輸給各個軍區的精英團。」

紀凡像是看不得他這般春風得意的模樣,一瓢冷水就扣了下來。

部隊已經籌建了一年多,當初風聲弄得那麼大,如果到時候再輸給精英團,那他們兩個的裡子面子就都丟光了。 談起正事,陸明磊身上那股弔兒郎當的勁兒就徹底都收了起來。

當初他們兩個去廣城可是立過軍令狀的,如果三年後新隊伍達不到預期中的效果,那他們全都要受到處分。

紀凡現在就算是離開了廣城,但那邊的情況也一直留意著。

陸明磊收起笑,「現在的主要問題還是整體素質提升緩慢,咱們當初抽人的時候要求雖然高,但真正符合條件的人太少,所以當初將人招來的時候,咱們都降低了要求。」

特種兵之王 他們當初的要求在他們看來並不高,但落到各軍區那就不低了。

不說好苗子各個軍區不願意放人,他們這裡還沒有半點成果,很多人都不願意過來當試驗品,於是當初徵人的時候,他們就尷尬過一次。

後來還是紀凡回來當面找高萬國要人,逼著總軍區給各軍區施壓下指標,必須一個軍區交二百人。

這麼要來的人素質不齊,所以訓練計劃也不好定。

陸明磊這段時間就在考慮是不是將這些人分成幾隊,每一個隊按照整體素質情況重新制定訓練計劃。

這樣的大鍋飯已經不適合他們的初衷。

「你之前說的修改計劃我覺得有可行性,你可以考慮一下。」

「分成幾隊這個自然是沒問題,但人手不夠,隊伍多了沒人帶也是個麻煩。」

說到這裡,陸明磊看向紀凡的目光就有些幽怨,這個傢伙要是沒有做逃兵,現在還哪裡會有這麼多事。

紀凡摸了摸鼻子,完全不去搭話茬。

他但凡是有半點心虛或是愧疚感,陸明磊這個傢伙就能再算計他一把。

這人回來快一周,他這些天已經在幫他跑前跑后,再被算計他還不如再調回去算了。

「沒人手那就管領導要,你那裡現在已經開始有成果,領導心情好是一定會支持你的行動的。」

陸明磊:「……」

這人開始不上道了,沒意思。

「我知道,我再回去想一想,實在沒辦法再走這一步,現在還有迴轉的餘地。」

裝可憐沒得到預期的效果,陸明磊就懶得再用這招,時間不早他還要去接韓小雅下班呢。

「嗯,趁早回去吧,別沒事總往我這裡跑,影響不好。」

陸明磊:「!!!」

哪裡影響不好?明明站得正坐得端,他就不怕人非議!

紀凡白他一眼,真是結了婚智商就被狗吃了。

陸明磊幾乎是戀戀不捨的回了廣城,跟韓小雅才過了兩天老婆孩子熱炕頭的日子,哎,居然就這麼結束了。

將人送上飛機,韓小雅幾乎是立馬送了口氣,可算是走了,再不走她黑眼圈都要出來了。

每天晚上只能睡三四個小時……這哪是喝湯就能補回來的。

葉回算著日子等著韓小雅來布列國陪她,雖然身邊有個蠢萌的方園,可這姑娘的玻璃心質量太差,動不動就碎一地,她心好累啊。

她閑雜迫切需要有一個懂她的韓小雅過來拯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