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周丹突然的變化,周瑾海卻是一怔,不過當他聽到周丹的解釋后,卻是突然笑了。

「家主,這些東西我用不了,全部給家族吧。」周丹滿臉的真誠,居然將十多名核心弟子的東西都捐獻了出來。

「哈哈哈,好,好,我周家未來的家主果然是人中之龍,能夠考慮到家族難得可貴。」周瑾海卻是高興的笑了起來,並沒有從周丹手中接過東西,而是笑道:「這些本來就是你的東西,你沒用也可以賣了,我們周家還是不缺這東西的。」

我在末世撿空投 權寵之大牌星妻 周丹卻是很自然的將十多件低階地器給收了起來,他當然知道周家不缺地器,至於這數十瓶靈草藥水,周家卻是很缺,或者是說不會有太多。

「家主,這些靈草藥水你無論如何都要收下來,你們不需要,但我們周家子弟還是很需要的。」周丹一臉不容許拒絕的樣子,堅決要將這數十瓶靈草藥水留給家族。

周瑾海內心感嘆,周家之中靈草藥水也有一些,但真不多,因為周家根本沒有藥劑師,無法自行配製出靈草藥水,家族之中的靈草藥水也是通過各種關係才拿到手的,但每一瓶都珍貴無比。像龍草藥水,一株龍草可以煉製配製出十多瓶龍草藥水,但周家之中卻沒有藥劑師,所以只能用換取的,一株龍草僅僅只能換取兩瓶龍草藥水。

如今周丹手中足有數十瓶靈草藥水,雖然還沒通過鑒定是好是差的,但出自盤西宗的核心弟子之手,品次也絕對不會差到哪裡去。

「好,我就收下來了。」周瑾海不再矯情,不管如何周家的確很需要靈草藥水,但畢竟都是周丹的東西,所以周瑾海還是打算用買的或者是用一些有價值的東西和周丹換取。

「這些靈草藥水畢竟是你的,雖然你願意將他留在家族之中,但我就做一次主,每一瓶以十萬靈幣的價格買下來了。」周瑾海細數之下,手中的靈草藥水足有四十六瓶,也就是說以每瓶十萬的靈幣,需要給周丹四百六十萬靈幣。當即取出四十六枚金幣,交予周丹手中。

「這是四十六枚九洲幣,正好是四百六十萬靈幣。」

九洲幣是九洲大陸最大面值的貨幣,靈幣最次。

一枚九洲幣同等於十萬靈幣,周瑾海手中有四十六枚九洲幣正好是四百六十萬靈幣。

周丹沒有遲疑,當即將四十六枚九洲幣給收了起來,不管前世還是今生,周丹都深知錢的重要,在地球之中,有錢才是爺;同樣在九洲大陸,有錢也是爺。因為不管在哪個時空,有錢都能使鬼推磨,在九洲大陸你有錢便可以雇傭一大批強者當你的保鏢,奉你為王。

周丹可不會嫌棄錢多,手頭有錢總比沒有好,而且還能方便不少。

「家主,再過十天我想離開盤西山。」周丹突然對一臉含笑的周瑾海說道:「是時候啟程前往柳州學府了,這家主候選人還請另選其人吧。」

周瑾海一怔,不過隨後便笑了起來,「此事我另有打算,你便放心吧。」周瑾海繼續說道:「不過這麼急就要離開嗎?你要知道,境界越高被錄取的機會便越大,等你達到陰陽境再說吧。」

然而周丹卻是搖了搖頭道:「柳州學府處於陸亞帝國和天魯帝國交界處,雖然距離我們柳郡不算遠,但也有上百萬公里,如若我不早一點動身,在十八歲之前不能趕到柳州學府就等於放棄進入柳州學府的資格了。」

「也罷,這十天內你儘快提升實力,家族全力培養你。」周瑾海苦笑的搖頭,他終究知道盤西山太小了,籠子小是關不住展翅翔飛的鳳凰的。既然留不住,那周瑾海只能全力支持了,他也希望周家能出第二個周秦這樣的人才。

「是。」周丹很是高興的回應了一聲,然而他內心卻是在瘋狂的吶喊,渴望實力強大起來,他絕對要在他奶奶有生之年回到地球,儘管這過程很艱難,但他卻不會放棄。

而周丹卻不知道,周家即將面臨一場浩大的劫難…… 經此一事,周家的名號響遍了整個盤西山,甚至連遠在天邊的柳郡府也有所傳言,如今周家可謂是名利雙收啊。

堂堂盤西山霸主竟然向一個中型家族低頭,這簡直匪夷所思,令外界都感到震驚。

而此次最大的贏家莫過於是周丹了,不僅收回之前所失去的尊嚴、地位,並且得到了極為豐厚的資源。

雖說周丹對權利、地位沒有多大的興趣,但畢竟這些東西都是靠努力得來的,而且在這裡和地球不一樣,是必須要有實力的,否則將寸步難行。

周家子弟浩浩蕩蕩的返回周府,這一路之上可是風光無比,整個周城都在慶祝,普天同慶,皆大歡喜。

如今周家已經是四大家族當之無愧的第一家族了,甚至能和盤西宗平起平坐。

而這一切都只因為周家有一封帝王的親筆信封。

跟隨著大隊人馬,周丹也返回了周府,並且連招呼都沒有打就將自己關閉在小黑屋之中。

伸手不見五指的小黑屋絲毫不能影響到周丹的視線,他迫切的取出童無言和羅天成兩人的芥子袋,神識當即化為兩股利刃刺入芥子袋之中。

「恩?」

周丹面色微微一沉,他再次感受到一股阻力擋住了他的神識,他知道這便是芥子袋的防禦屏障或者稱之為芥子袋的自主防禦功能,不過幸好另外的一芥子袋絲毫沒能阻隔周丹的神識,令他的神識順利的進入芥子袋之中,正是羅天成的芥子袋。

周丹當即將童無言的芥子袋放了下來,全力催動體內氣血,將自身的精神給調節到一個最佳的狀態,周丹本身境界不高,所以神識也算強,唯有精神高度集中才能觀看芥子袋裡面的情況。但他也沒有把握,雖說這芥子袋已經失去了羅天成的印記,但他的神識真的是弱小的可憐。

「給我開。」周丹猛地睜開雙眼,周邊的空間輕微震蕩了起來,一股極強的氣息從他腦海衝出,化為一道金色光芒刺入芥子袋之中。

嗡嗡~~

芥子袋突然發出輕微的震蕩,緊接著亮起一道光芒,周丹面色一喜,他的神識似乎很順利就進入芥子袋之中了。

這是一個百平方的空間,周邊漆黑一片,難以看清。但通過神識,周丹對整個空間的每一處都極為了解,就像盡在掌握之中。

空間正中間屯放著一堆堆東西,有的散發著微弱的亮光,像是有靈性一般;有的則是靜靜的躺在上面,不發出絲毫聲響,就是死物一件。

差不多百來平方的空間卻堆滿了貨物,琳琅滿目的物品令周丹激動無比。

「咦,這不是靈草藥水么?竟然有這麼多?」周丹突然心中一驚,因為在他的神識之中,空間的一處角落邊,竟然有百瓶靈草藥水。這令周丹高興的同時內心也冷笑起來,這羅天成萬萬沒想到最後的芥子袋會落到他手中,周丹似乎還想起之前羅天成取出數瓶靈草藥水時那種肉疼的神色。

「不愧是盤西宗的核心大弟子,這手中的靈草藥水數量估計差不多能是周家的一半了。」周丹喃喃自語,根據他對周家的了解,哪怕周家是中型家族,族中的靈草藥水也不會有多少,頂多兩三百瓶,但這兩三百瓶卻是周家用死士換來的,每兩瓶都代表著一株完整的靈草。

「這是?」周丹的注意力突然被空間內一物東西給吸引住了,這是一個木盒,但卻散發著微弱的亮光,當他的精神接近這木盒時卻令他全身的疲憊感一掃而空。

「出來。」

意念一動,空間之中就好像出現了一隻從天而降的手臂,直接將木盒給抓了起來。

木盒從芥子袋內出現在周丹手中,打開一看,頓時一股濃郁的清香瀰漫了整個小黑屋,幸好小黑屋是密封的,不然這清香肯定能夠散播三四百米遠。

只見木盒之中靜靜躺著一枚黑色丹藥,此丹黑色無比,但卻領周丹瞪大了雙眼,滿臉的震驚之色。

「這竟然是莽牛丹。」

莽牛丹,三品丹藥,是以地級妖獸莽天牛的內丹作為重要材料,然後配製數百種珍貴的靈草煉製而成。主要功能是增強元神,提升修為。

「竟然真的是莽牛丹。」周丹震驚了,他一再確認,已經認定這枚黑溜溜的小藥丸正是三品丹藥莽牛丹。

「這莽牛丹是少數能夠令源天境強者修為精進的經丹,沒想到這羅天成竟然有如此好的丹藥。」

周丹曾經在周家的藏經閣見過一本《丹藥錄》見過莽牛丹的圖樣也了解了其主要功效,一枚莽牛丹足以令一名源天境後期強者突破,成為通天境的絕頂強者。

通天境,顧名思義,已經擁有通天的本事了,就是強如統治著遼闊疆域的陸亞帝國,通天境強者也屈指可數,那才是真正的強者,九洲大陸的霸主級別。

「不對,莽牛丹是通體透徹的丹藥,怎麼這莽牛丹卻這般漆黑?」周丹突然想起《丹藥錄》裡面莽牛丹的模樣,頓時心生疑惑。

「如果是真正的莽牛丹,只怕我這小黑屋也沒辦法做到靈氣不外泄的效果,看來只是一個殘品丹藥了。」周丹當即判定眼前這枚莽牛丹不是真品,真正的莽牛丹可是頂尖的三品丹藥,僅差一步就是四品丹藥的存在了,而且通體透徹難有雜質,但這枚莽牛丹卻漆黑無比,雜質極多。

數千年前,九洲大陸仍舊有極多的丹藥師,雖說莽牛丹是頂尖的三品丹藥,但對當時的九洲大陸來說還是有著不少的。

丹藥師的多同時也代表著殘品的丹藥的多。

一品丹藥師煉製一品丹藥的成功率並不是百分百,而是只有五成,二品丹藥師煉製二品丹藥的成功率也只有五成,以此類推。同等級別的丹藥師煉製同等品次的丹藥成功率只有一半。

但如果一名二品丹藥師煉製一品丹藥,成功率卻能高達百分之八十,三品丹藥師煉製一品丹藥就像吃喝拉撒簡單,成功率達百分百。

越高級的丹藥師煉製越低級的丹藥,成功率越高。

由此周丹可以斷定,手中這枚殘品莽牛丹可能出自三品丹藥師之手甚至是四品丹藥師。不過哪怕是殘品,這枚莽牛丹也足以媲美二品的丹藥了。

「有了莽牛丹,我的實力應該能夠提升一大截了吧?」

周丹喃喃自語,如果是真的三品莽牛丹,周丹還不敢打它的注意,因為現在周丹的境界太低了,如果強行服下去只怕爆體而亡,但現在周丹卻是毫不猶豫的將殘品莽牛丹給吞了下去。

二品的丹藥,周丹相信自己還能承受的住,如今他快到離開周家前往柳州學府了,實力越強大,被錄取的幾率便越高,周丹無論如何都要進入柳州學府學習,因為能從柳州學府出來的人,不是名動一方的霸主就是一國君王,實力深不可測。

現在對周丹來說,快速提升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殘品莽牛丹入口即化,一股狂暴的能量瞬間充斥周丹的全身,所有的氣血在這一刻都狂暴了起來,奇經八脈被撐大了一圈,如果不是經過護念佛珠改造,堅硬了不少,恐怕此時周丹已經爆體而亡了。

「喝!」

周丹暗喝了一聲,低沉的吼聲從他口中發出,強大的意志支撐著他的身體,隨後將沖入經脈的狂暴能量滿滿指向丹田。

轟!

四處亂竄的狂暴能量像受到某種指引般,如同卸了口的大壩,朝一個方向涌去。

助理媽咪:總裁爹地,乖乖投降 噗呲。

能量太過於狂暴了,周丹直接被沖了吐血不止,以他現在的實力根本難以抵擋住如此狂暴的能量,此時周丹面色已經發白,他想要阻止這場災難,可惜卻無能為力,任由他如何吶喊,如何指引體內的狂暴能量,難以起到一絲效果,而狂暴的能量卻不斷的衝擊他的經脈,不受控制的朝周丹的丹田奔去。

周丹焦慮了,如果任由這狂暴能量的衝擊,經脈早晚會被衝破,甚至丹田都有可能被撐爆了,到那時候可真的爆體而亡了。

「奶奶的,這下子玩大了。」

提升修為心切,如今周丹才知道為什麼修道一途必須一步一腳印慢慢來,急不得也沒辦法急,像現在這種突生的情況,如果讓別人遇到了,只怕早已爆體而亡了,至於周丹能夠堅持這麼久那是因為得到過護念佛珠的改造。

「對了,護念佛珠!」

掙扎求生中,周丹難得平靜下來,他當即想起識海中的護念佛珠,既然護念佛珠能夠修復改造他的經脈,面對現在這種情況肯定能夠解決,周丹當即沉入心神,感受著識海中的護念佛珠。

此時護念佛珠好無異常的懸浮在周丹的識海之中,發出輕微的亮光照亮了周丹的識海。

周丹控制著識海周邊的金色液體朝護念佛珠涌去,想要激發護念佛珠,可惜護念佛珠絲毫無反應。

噗呲~~

狂暴的能量已經逼近了丹田了,如果不是周丹竭力制止,恐怕現在丹田已經被其給撐爆了。

周丹深知自己的丹田肯定承受不了如此多的能量,如果任由其進入丹田肯定是會被撐爆的。

「死定了。」

周丹幾乎絕望了,此時狂暴的能量已經逼近他的丹田了,第一股能量已然沖入丹田之中,接連不斷的狂暴能連如同找到歸宿猛然加速,盡數進入周丹的丹田之中,如同百川歸海。

「啊。」周丹痛苦的發出嘶吼聲,他的丹田已經到了臨界點了,而狂暴的能量絲毫沒有停下來的徵兆,如此下去周丹必定爆體而亡。

「轟。」

就在丹田快要承受不住能量的進入時,識海中的護念佛珠猛地一抖動,一股極為柔和的金光順著經脈躍過層層狂暴能量渡入丹田,整個丹田如同被一道金色光網給籠罩著,那些狂暴的能量在無法進入絲毫,而這時護念佛珠再次傳遞出一道金光,流變周丹全身的經脈,那些得不到歸宿的狂暴能量瞬間安定了下來,如同溫順的綿羊,靜靜流淌在周丹的經脈中。

周丹的衣裳早已被汗水給浸濕了,不過總算結束了,護念佛珠總算開啟了護主的功能,此時周丹整人處於心有餘悸的狀態之中。

突然,籠罩著丹田的金色光網散去,那些溫順下來的狂暴能量驟然再次朝丹田匯聚而去,周丹瞪大了雙眼,臉上布滿苦笑之色。

「好舒服。」閉眼等死的周丹突然睜開雙眼,舒服的呻/吟出聲。那些能量進入丹田之中再也沒有令周丹感到吃撐了,此時丹田就如同一口黑洞,不斷的吸納著這些能量。

轟!

丹田的另一邊突然湧出一股精純的氣體,而此時周丹臉上終於出現了笑容,這是莽牛丹所化的能量經過丹田的轉化成為了周丹的氣血,而此時周丹的實力也在不斷的上升著。

淬體境五重境巔峰……

淬體境六重境……

淬體親七重境……

淬體境八重境……

一個小時過去了,周丹已經將所有的能量轉化為自身的氣血了,同時他也從最初的淬體五重境增長到淬體八重境,此時力道已然達到十萬兩千四百斤,尋找陰陽境的魂者也就八萬斤的力道,而周丹在淬體八重境便已經十萬兩千四百斤了。

吼!

一條金色小龍突然出現在周丹的頭頂上方,發出一聲低沉的聲響,這正是力道超越十萬斤所具備的特徵,稱之為一龍之力。

天元一重境的魂者也就一龍之力,而現在周丹已經擁有一龍之力了,現在就是讓周丹群挑周家同代子弟也不難了。

短暫的一會,接連突破了三大境界,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天大的好事,然而周丹卻有些不滿了,莽牛丹可是能夠令源天境後期的強者踏入通天境的神丹,雖說只是殘品,但藥效絲毫不亞於二品頂尖的丹藥,而周丹全部吸收煉化卻僅僅讓他的境界提高了三重,這如何令他滿意?

「雖說只是殘品,但助我踏入陰陽境肯定沒有問題,甚至天元境都不難,可為什麼只是淬體八重境而已?」周丹實在想不清楚,那些能量都到哪去了,就在他極為鬱悶的時候,腦海中突然響起一道極為甜美的聲音。

「恭喜你,成功激活護念佛珠。」 周丹有點懵了,激活護念佛珠?他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激活護念佛珠呢,按照護念佛珠的前主人月神空的話,想要激活護念佛珠必須讓其吸收足夠的妖獸精血,才能激活。 豪門婚宴之談情說案 可周丹至今都沒有斬殺一頭妖獸,更別說給護念佛珠吸收了。

「難道是護念佛珠吸收了莽牛丹的能量?」

周丹腦海中突然閃過一道想法,隱約覺得莽牛丹雖說是殘品丹藥,但其所蘊含的能量絕對不止讓他提升到淬體八重境而已,那麼如此一來,多餘的能量就是被護念佛珠給吸收了,從而誤打誤撞的激活護念佛珠。

嗡嗡~~

周丹冥想的瞬間,護念佛珠發出更加耀眼的光芒,一股海量的信息擁入腦海中。

半個小時候,周丹終於睜開雙眸,臉上湧現出狂喜之色。

通過這股信息讓周丹更加的了解護念佛珠。而這股信息自然是護念佛珠傳遞給周丹的,之前那道聲音也正是護念佛珠的意識,或者是器靈。不過這護念佛珠的意志卻沒有絲毫的感情,是月神空利用通天手段留下來的,就如同電腦上的一道程序,沒有思想,只會按照預定好的軌跡進行運轉。

護念佛珠共有十道屏障,只有周丹成功打破這十道屏障才能夠真正的激活護念佛珠,獲取更多東西,而現在也僅僅只是打破護念佛珠的第一層屏障,算是成功激活第一級。

十道屏障代表著是十級,一枚莽牛丹令護念佛珠成功激活了第一級,如今護念佛珠已不在是一件死物,而是一件擁有潛意識的東西,舉個例子,之前周丹都是在瀕臨最危急的時刻護念佛珠才體現出護主的功能,但現在護念佛珠已經被激活了一級,只要周丹一個念頭,護念佛珠便會開啟護主功能,而且激活護念佛珠的第一級,周丹也得到了些許好處。

而最令他感到驚訝的一項能力卻是能夠改變常人的體質。改變體質,就連源天境的強者都做不到,但現在周丹僅僅只是淬體八重境的實力罷了,便能夠改變別人的體質,這是何等的逆天能力?

當然了,即便周丹能夠改善別人的體質也是一件極為浩大的消耗工程,以他目前的實力,頂多為凡人洗髓伐毛,做到強身健體的功效,想要令一個不具備修鍊資格的人擁有資質那可辦不到。

人體資質分三品:凡品,神品,聖品。凡品視為最為普通的資質,神品其次,聖品最強。一般擁有凡品的體質就能修鍊,踏入修道一途。

所謂人體資質三品並非是修鍊的資質,而是踏入決定誰更容易踏入修道一途。

擁有凡品的人的確有機會踏入修道一途,但並不代表能成功,修道一途乃逆天之舉,並不是想象中那般簡單,當然也不是說擁有凡品的資質就沒辦法踏入修道一途了,像周家絕大部分的子弟都是凡品體質,但還不是照樣能夠進入淬體境?

但即便如此,如果沒有周家作為後盾,只怕一百個凡品資質的人之中未必有一半能修鍊,順利踏入淬體境。

由此可見,凡品是三品之中最為普通的體質,也是踏入修道一途最艱難的一步。

至於神品體質那就不是凡品能夠比的了,舉一個最簡單的例子,十個凡品體質的人未必有一半能進入淬體境,但十個擁有神品體質的人卻百分百能進入淬體境,這就是兩者間的區別。

至於聖品體質的人,就更不用說了。

其實三種體質只是代表著誰最先踏入淬體境,並不能代表什麼,並不是擁有神品乃至聖品的體質在修道一途就能走的更遠,不是這樣的,三種體質,一個概念而已,誰體內存在的雜質多,誰的體質就差,由此來判定三種體質。

當體內雜質達到一定的程度就沒辦法修鍊,就連洗髓丹都沒辦法進行洗髓伐骨。

周丹畢竟是周秦的後代,他體內的雜質並不多,所以當初很是輕鬆便踏入修道一途了。

「如今我體內的血液就如同一種靈藥了,可以改造別人的體質。」周丹暗自想到,不過這也只是一種雞助的能力,改造別人體質又不是改造自己的體質,周丹可不會閑的蛋疼去做這些無意義的事。

但有一件事周丹不得不重視,既然他的血液能夠改造別人的體質,那是否他能利用自己的血液夾雜數種靈草配製出一種可以洗髓伐骨的靈草藥水來?

如此一來不就可以量產了?到時候可就有源源不斷的金錢滾入口袋了。

「只可惜需要先成為藥劑師,否者空有一身寶血也無用。」周丹突然想到如今周家之中連一名藥劑師都沒有,這令他感到微微有些失望,這說明想成為藥劑師並沒有那麼簡單的。

不過周丹想在並不想那麼多,有必要的時候他會嘗試一下成為藥劑師,如今他手頭中單單靈幣就有數百萬之多,還有四十六枚九洲幣,可謂是一名貨真價實的土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