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玄子聞言,不由笑罵道:「你這憊懶貨,成天腦子裡就想著這些事情,雖然你資質也算不錯,但是仙道會上有硬性的規定,參賽者的年齡不能超過五十歲,你今年應該五十四歲了吧?已經沒有參加仙道會的資格了,你們這一代弟子,雖然還有幾個五十歲以下的,可是修為還不如你,至於三四這一代,三四就算是個中翹楚了,看來你找的這個師弟還算及時,估計明年的仙道會只能派吳賴作為主力弟子了!」

吳賴在一旁聽得是一頭霧水,聽最後還提到了自己,不由出言問道:「師傅,這神州仙道會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啊?弟子這才剛剛入門,很多法術都還沒有學會呢,怎麼去參加那個什麼仙道會啊?」

青玄子聞言,點了點頭說道:「嗯,你初入玄門,玄門雖然源遠流長,一直伴隨著華夏的歷史而存在,不過卻是不為世人所知,所以這神州仙道會的事情,你自然不會知道,為師先給你講一講這神州仙道會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吧!」

「嗯嗯,請師父明示!」吳賴饒有興趣地說道。

青玄子微微抬起頭,注視著眼前的虛空,目光中流露出了几絲緬懷的神色,半晌這才開始說道:「咱們華夏神州,幅員廣闊,靈山秀水數不勝數,其中更是有著無數的能人異士,這些能人異士組成了很多修者的門派和家族,具體數目,便是為師我也搞不清楚,不過每次參加仙道會的門派和家族差不多有二三百家之多!」

「啊?這麼多的門派?」吳賴不由驚呼一聲道。

青玄子點了點頭道:「嗯,具體哪些門派,日後你免不了要跟他們打交道,等到了仙道會現場,為師會為你一一介紹,華夏門派和家族雖然眾多,不過若是論及其中實力最為雄厚的,一共是七派四家!」

「七派四家?呃?七派弟子沒聽說過,不過這四家莫非便是華夏四大家族,東方家族、南宮家族、西門家族還有慕容家族?」吳賴反問道。

「嗯,四大家族正是這四家,不過四大家族只是在世俗中的名氣甚大,在修道界的實力並不算很強,只能算作是二流門派,其中的一流門派一共有七個,分別是天山崑崙派、恆山紫霞觀、五台山韋陀門、蜀山劍派、武當劍派、南海百花島、青海大漠派!」青玄子點了點頭說道,提到恆山紫霞觀的時候,面色中還帶著幾分得色。

吳賴聽得其中竟然還有紫霞觀,卻是有些不相信,畢竟這一大片的茅草屋,怎麼看也不像是修道七大門派之一啊,不由有些疑惑地問道:「呃?師傅,我們紫霞觀也算是七大門派之一嗎?」

青玄子點了點頭道:「那是自然,我們紫霞觀傳承於仙人,源遠流長,已然有數千年之久,當然算是七大門派之一了,尤其是千年之前,還曾經是修道界執牛耳的門派,只是這些年漸漸式微,威名大不如前了!唉!」

吳賴卻是還有一個疑問,接著提出來道:「可是,師傅,不是還有個邙山幽泉門嗎?那幽泉門的實力比起咱們紫霞觀如何啊?」

「哼哼!幽泉門,不過是二流門派罷了,和四大家族的層次差不多,不過如今有好幾個二流門派,包括幽泉門在內,這些年大肆擴張,想要將咱們紫霞觀從七大門派中擠下去!實在是痴心妄想!」青玄子聞言,冷哼一聲道,

語氣中很明顯對幽泉門不大感冒。

昭華未央 吳賴卻是疑惑地問道:「呃?七大門派還能擠下去不成?」

青玄子聞言,卻是面色有些沮喪地說道:「是啊,七大門派便是靠著仙道會的排名定的,咱們紫霞觀上次仙道會失利,已然是在七大門派中排名老末,明年的仙道會若是再失利的話,這七大門派的位置只怕還真的不保了啊!」

「這又是為何啊?難道咱們紫霞觀的弟子不如人家嗎?」吳賴皺著眉頭問道。

青玄子聞言,卻是一直淡然的神色變得突然激動起來,猛然一拍地面,大聲喝道:「哼!咱們紫霞觀的弟子哥哥是頂天立地的大英雄,怎麼會不如人家呢?只不過是不會學著別的門派當縮頭烏龜罷了!」 「怎麼回事?」兩人同時停下動作,同時望向聲音傳來的地方。

「地下?」兩人對視一眼。

如果說屋外出現的變異屍狗是由他們炸倒的那些屍狗變異成的,那麼屋內出現的變異屍狗顯然太少了。

還有很大一部分屍狗缺失,沒有屍體,也沒有出現變異個體。

「要去嗎?」隆多說道。

「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選擇付出代價。」羅格說道。

「嗯!我也這麼覺得。」隆多點點頭,然後當著羅格的面,一口咬在手中的心臟上。

「嗤嗤…」

「唔…你不吃嗎?」隆多抬起頭來,滿嘴鮮血的說道。

羅格微微皺眉,沒有應聲,直接轉身進屋!但隆多卻看到,羅格轉過去之後,微微低頭,雙手捧在胸前,身體微微起伏,細微的嚼食的聲音傳來。

「哈。」隆多不自覺的輕笑一聲,不知道為什麼,看到羅格吃癟他就高興。

羅格一邊走著,他掌心的噬骨一邊吞食手上的精血心臟,沒多久,精血心臟就已經被完全吞食。羅格用沾滿鮮血的手掌在嘴上抹了一把,然後又用衣袖把嘴角擦乾淨。

既然有更好的方法,羅格也沒必要強忍著噁心感去吞食心臟。

噬骨的主食並不是肉食,但還是能吸收其中的精血能量,甚至吸收效果(可能)比羅格吞食還要好。就現在,他就已經感覺到身體暖洋洋的,身體的疲憊如潮水般消退。

「嘭!!」又是一聲劇烈的響聲傳來,這次羅格還感覺到劇烈的精神波動,是希麗他們沒錯了。

「蒂娜,出來吧!」羅格站在客廳中喊道。

「咔…」細微的開門聲。

「羅格,是你嗎?」

「是我,快下來吧!」羅格說道。

「哦!」

沒一會兒,樓梯口傳來輕微的腳步聲,在等蒂娜的時候,羅格順便給手中的突擊步槍換了個彈夾。

「羅格。」蒂娜小跑著來過來。

「你沒事真是太好了。」蒂娜雙手抬了抬,幾次想要拉羅格,但不知想到什麼,最終還是放下,像個做錯事的愧疚女孩。

看到這一幕,羅格眼中露出一絲笑意,然後主動拉起蒂娜的手。

「走,我們先出去,等那邊有結果了再說。」

蒂娜身體一僵,然後乖乖的跟在羅格身後。

「羅格,對不起!」蒂娜細聲說道。

「怎麼了?」羅格疑惑的說道。

「我應該和你一起戰鬥的。」

「沒事,都已經解決了!」羅格溫和的說道。

「下一次,我一定不會躲起來。」蒂娜說道。

………

而此時,外面的隆多正在菊花屍狗的屍體旁,用匕首解剖著菊花屍狗的屍體。

聽到聲音,隆多抬起頭來,然後看到羅格拉著蒂娜走出來,他敏銳的注意到羅格嘴角沒擦乾淨的血跡。

「最後那隻屍狗的心臟壞掉了。」隆多站起來,向著羅格走去。

「它的心臟腐壞了,那恐怕就是它突然死亡的原因。」隆多說著。

羅格故作不知的皺眉道:「是這樣嗎?」

緊跟著,羅格眉頭一挑,目光看著隆多的方向,馬上放開蒂娜的手,快速拿起胸口掛著的步槍。

「你要幹什麼?」隆多皺起眉頭,同樣動作不慢的提起散彈槍,對準羅格。

「過來,有東西來了。」羅格面色凝重的說道。

聽到羅格這句話,隆多微微一愣,緊跟著也反應過來,快步走到羅格身邊。

果然,羅格的注意力根本不在他身上,隆多順著羅格的槍口看過去,那是道路旁邊的一片樹林,樹林中一片黑暗。

「沙沙…沙沙…」像是腳踩在落葉上的聲音。

隆多的警惕性提到最高。

一個模糊的、漆黑的影子從樹林中走出來,是人形的。

一步一步,人影的輪廓越來越清晰。

「嗨!你們好。」出現在兩人眼前的是一個身著連帽黑衣的年輕男子,最為顯眼的是那一頭蒼白的頭髮。

年輕的面容,蒼白的發色,還有從這年輕人身上散發出來的一種特殊的氣息,似乎能讓人下意識的親近。

在這男子身後,跟著一隻渾身鮮血的走獸,看體型應該是狼一類的生物,只是體型比一般的狼大了一倍左右。

「你是什麼人?」羅格出聲道。

「哦?」男子面帶笑意,將目光轉向羅格,沉默了幾秒后才說道:「你們好!我叫布蘭登,一個冒險家。」

舊愛晚成 說完,男子就向著兩人走來。

「不要動,就站在那裡。」隆多挺了挺手裡的槍。

「啾!!!」就在隆多抖動手裡的槍的瞬間,一聲尖銳的撕叫聲從天空傳來,三人的身體瞬間一僵。

「不要緊張,我對你們沒有惡意。」男子腳步不停,直接越過三人,向著屋內走去。

幾秒后,幾人才恢復對身體的控制。

「是那個叫聲。」三人心中想到。

「進去看看!」羅格說著,首先邁步朝屋內走去,蒂娜跟在羅格身旁。

隆多也迅速反應過來,緊跟上來。

「冒險家?」如果那個男子也是從現實世界來的,那他們說不定能從他身上得到一些關於暗世界的信息。

……

羅格來到客廳,正好看到那隻渾身染血的走獸走過轉角,他趕緊跟上來,然後就看到那個黑衣男子摸著牆壁前進。

「找到了。」男子突然輕聲說道。

隨後,男子扶著牆壁的手臂直接沒入黑暗中。男子側移一步,然後整個身體都沒入黑暗中,跟在他後面似狼的生物也緊跟著沒入黑暗中。

隆多和蒂娜雖然比羅格慢了一步,但同樣也看到了這一幕。

「難怪找不到他們。」隆多輕聲說道。

頓了頓,羅格眉頭微微皺起,隨後又重新舒展開,像是下了什麼決定,堅定的邁開腳步,朝前走去!

蒂娜眼中有一絲猶豫,但緊跟著她又想到自己不久前才說的那句話,隨即也跟著邁開腳步,並快走幾步,主動拉住羅格。

而隆多,更是無所畏懼的往前走去!

……… 吳賴聽得是一頭霧水,卻是見青玄子臉上呈現出幾分怒色,不敢再繼續問下去。

青山真人一旁卻是面露悲戚之色,看了看臉色有些不好的青玄子,低聲安慰道:「師傅,都過去這麼久的事情了,您就不要再掛懷了,師弟今天正式拜入師門,這是大喜事啊,您應該高興才是啊!」

青玄子這才臉色稍霽,看著吳賴微微露出笑意,感嘆了一聲道:「是啊,有吳賴入門,說不定這次神州仙道會上,我們紫霞觀還能大放異彩,恢復昔日的榮光!」

吳賴依舊是不清楚到底是怎麼回事,見青玄子的臉色轉緩,這才有些好奇地問道:「師傅,上一次的仙道會上,是不是有什麼貓膩這才使得咱們紫霞觀沒有取得好成績啊?」

沒用青玄子回答,青山真人一旁介面道:「師弟,這個事情不用師傅告訴你,師兄我倒是知道一二,咱們紫霞觀在師傅執掌了門派之後,其實已經是蒸蒸日上,在七大門派中威名卓著,可是上一次仙道會上,卻是發生了一些事情,而正是由於這些事情,方才導致咱們紫霞觀的實力一落千丈,成了現在這般情形!」

「哦,上一次仙道會之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吳賴不由微微蹙眉道,很明顯,聽青玄子和青山真人話里的意思,上一次紫霞觀的失利不是因為自身實力的原因,而是另有蹊蹺!

青玄子長嘆一聲道:「唉,青山,這個事情還是為師說吧,畢竟這件事情為師最為清楚不過了,上一屆仙道會的時候,正好是公元1914年,在這之前,清政府腐敗無能,華夏大地被蠻夷紛紛入侵,我華夏百姓屢遭屠戮,為師實在是看不過眼,便不顧修者界的約定,帶領弟子出手抗擊蠻夷,由此也給紫霞觀差點兒帶來了滅門之禍!」

吳賴聞言到此,卻是想起了自己在歷史課本中學過,二十世紀初的華夏,屢次遭遇了八國聯軍、英法聯軍等入侵,尤其是一百二十年前的那場甲午中倭海戰,使得華夏幾乎一蹶不振,根本無法抵禦外敵,只是紫霞觀眾弟子身為華夏炎黃子孫,自然應該出手抵禦蠻夷,只是吳賴納悶的是,那些外國軍隊入侵,雖然有著洋槍大炮,可是對於修者來說,也沒有什麼大用,只要達到先天境界就不會畏懼子彈,怎麼能夠差點兒招來滅門之禍呢?而且那個修者界的約定又是個什麼東東啊?

吳賴提出了這幾個問題之後,青玄子又是一聲長嘆道:「吳賴你有所不知,修道者講究的是斷絕紅塵俗世,不再招惹紅塵,所以七大門派同時約定,不準干涉世俗中的一切事務,否則的話,便會被視為修者界的公敵!」

吳賴聽到這裡,頓時跳了起來,大為不滿地嚷嚷道:「呃?這是什麼狗屁約定?大家同為炎黃子孫,難不成看著蠻夷軍隊屠戮我們同胞,卻是置之不理,漠然視之不成?」

青山真人一旁聞言,頓時擊掌贊道:「師弟說得好,實在是狗屁約定!」

青玄子卻是幽幽一聲長嘆:「唉!吳賴說的何嘗不是,為師也是眼看著華夏大地一片狼藉,不忍看著華夏百姓就這樣下去,便開始到各大門派中遊說,希望大家一起攜手對抗外敵,卻是根本得不到聲援,只有南海百花島有人呼應,可是也是內部矛盾重重,得不到統一,唯獨我紫霞觀上下一心,決心殺退蠻夷!」

吳賴聽到這裡,不由地出聲追問道:「那後來呢?」

青玄子又是喟嘆一聲道:「唉!後來為師實在是沒有辦法,一氣之下,便帶著紫霞觀的精銳弟子,殺下恆山,開始刺殺蠻夷的統領,想要藉此逼迫蠻夷退兵,不料,七大門派的其餘六大門派雖然沒有明著反對,卻是輿論嘩然,紛紛要求紫霞觀不要插手世俗界的事務,這一切還好說,為師沒有想到,紫霞觀的出手竟然招致了西方的強者,終於在東海之濱,發生了一場慘烈的大戰!」

「西方的強者?」吳賴不由一驚,不知道這西方的強者又是些什麼人,不過按理來說,東方有修者,那西方自然應該也有一些超能力的強者,只是應該不是似華夏這般修道罷了!

青山真人一旁插嘴道:「這西方蠻夷也有一些強者,諸如西方第一大教的那些主教們,便都有著強悍的實力,其中教廷中的一些紅衣主教、騎士之類的,其戰鬥力不亞於咱們華夏的結丹期修者,不容小覷!」

「哦,原來如此!」吳賴恍然說道,繼而又接著問道,「那師傅,是不是那些蠻夷之中竟然有這些強者隨行?」

青玄子搖了搖頭回答道:「一開始那倒不是,不過這些侵略華夏的蠻夷中,有著不少信徒,由於紫霞觀弟子的奮力殺敵,這才驚動了西方的強者,西方那些高手幾乎傾巢而出,齊齊殺到了華夏,這才發生了後面的東海之戰!」

「那東海之戰是怎麼一回事啊?」吳賴隱隱感覺東海之戰的結局不是很好,畢竟紫霞觀是孤軍作戰,而西方強者盡出,估計結果並不是太好。

果然,青玄子的聲音愈加的低沉:「主要還是為師的錯啊,為師當初妄自尊大,擊殺了蠻夷的一些高級將領之後,以為蠻夷不堪一擊,最後竟然帶著紫霞觀弟子被引到了東海一個島上,中了埋伏,遭遇到了西方蠻夷萬名高手的堵截,雖然咱們紫霞觀弟子個個悍不畏死,英勇殺敵,不眠不休地大戰了三天三夜,小島上血流成河,紫霞觀三百六十人,一共斬殺西方蠻夷的所謂主教、騎士之類的數千人,殺的那些蠻夷高手膽戰心驚!可是,終究是寡不敵眾,三百六十人殺到最後,僅僅順利返回華夏二十七人!」

「二十七人?」吳賴聽到這裡,卻是聽得熱血沸騰,竟然恨不得自己就是當年英勇殺敵的一員,雖然青玄子的敘述很是簡單,但是通過青玄子那略微低沉的語氣中,吳賴還是隱隱感覺到那東海小島一戰的無比壯烈,三百多人對抗萬人隊伍,連殺三天三天,那是一種怎樣的壯懷激烈,又是何等的蕩氣迴腸,華夏大地歷來不乏賣國求榮的漢奸之輩,可是也不斷地湧現出這等頂天立地、可歌可泣的大英雄,也許正是因為如此,華夏數千年文明才得以順利地綿延下去,而成為世界上最為古老的文明古國!

「是啊!僅僅二十七人,可是最最令為師沒有想到的是,這僅僅剩下的二十七人,包括為師在內,竟然在華夏境內遭遇蒙面人的襲擊,已然是疲憊無比的二十七人,哪裡禁得住這般廝殺,最後僅僅衝出重圍六人,其中大部分人都是為了保護為師而亡!可恨,可憾!」青玄子說到最後,終於再也控制不住,兩行老淚順著面頰滾滾而下!

「啊?是什麼人如此卑鄙?」吳賴大為驚怒,他直覺這個事情更不簡單,定然有著極大的隱情。

青玄子抬起袖子揩去淚痕,長長地出了一口氣,面色這才恢復了平靜,搖了搖頭說道:「不知道是什麼人,這件事情到現在為止,也沒有查清楚是何人所為,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根據當時那些蒙面人出手的招式來看,一定不是那西方蠻夷,而是咱們華夏的修者!」

「咱們華夏的修者?可恨!」吳賴咬牙切齒地說道,很明顯,這些蒙面人打得是落井下石的主意,要徹底將紫霞觀抹殺了去!

青玄子點了點頭繼續說道:「對,只是到底是哪些人,到現在為止沒有定論,也許為師是沒有辦法了,但願吳賴你今後能夠將這件事情查的清清楚楚,不要讓我們那些為華夏殺敵的紫霞觀弟子枉死!」

吳賴頓時臉色一正,一臉肅容地說道:「師傅放心,弟子定然要將這件事情查他個水落石出,不僅如此,弟子也一定要讓那些西方蠻夷付出應有的代價,國家興亡,匹夫有責,膽敢犯我華夏者,雖遠必誅!」

「好個雖遠必誅,師弟,師兄陪你一起,去那蠻夷之地殺他個七進七出,讓他們也知道我華夏不容輕侮!」青山真人一旁擊掌贊道,三四道人也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架勢!

「這個現在言之尚早,咱們先要考慮的是這一屆的神州仙道會,上一屆仙道會,由於咱們紫霞觀東海一戰,死傷慘重,導致實力大為下滑,只有少數幾個弟子撐門面,才不至於被七大門派除名,不過,由於咱們遭遇重挫之後,這些年一直沒有招收到資質較好的弟子,而參加上一屆仙道會的弟子都已經超出了五十歲,所以本屆仙道會更是不利,幸好吳賴加入門派,若是這一年好好修鍊的話,未必不能取個名次!」青玄子一旁捋著鬍子說道,言語中帶著幾分擔憂。 穿過黑霧,出現在羅格面前的是一條向下的樓梯,這個地方的能見度很低,只有三米左右。

「噠! 逃婚計②總裁的專寵 噠!」羅格邁開腳步,順著樓梯走下去。

樓梯不長,很快就走到底。

羅格站在地下室,勉強能看清身邊兩三米的事物,而在三米之外,以一切都是一片黑暗。

當隆多跟上后,羅格重新邁開腳步,朝著某一個方向走去。

「噠!噠!噠!…..」才沒走幾步,一個模糊的人影就出現在他們眼前,在那人的身邊還有一隻模糊的獸影。

羅格穩步的向前走去,一步、兩步、三步…在跨出的第六步的瞬間,他眼前的事物突然豁然開朗,突然出現的光線找照亮了周圍的環境,他們也看清了當前所處的位置。

這是一個寬闊的空間,寬闊的都不像是地下室,這空間的邊緣被黑暗籠罩,看不到牆體。

在他們前面不遠處的,是那個才出現的男子,他說他叫布蘭登來著。

布蘭登此時是背對著他們的,視線越過布蘭登,幾人看見了進入屋子之後就消失的三人,希麗、威爾、泰勒夫人。

只是此時他們的狀態並不好,在他們身前,是一個巨大如一灘肉泥的噁心怪物,從這怪物身上長出許多手臂粗細的觸手,這些觸手扭動著,正嘗試著攻擊那三人,很難想像這個怪物是由那些屍狗變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