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狐不再多話,沒有一絲遲疑,身形矯健地飛起,虛空上的那個信鷂瞬間落入她的手腕中,青狐手熟悉地一嚕,一個長筒長筒狀的物體就落在她的手上。

青狐眼裡只有信鷂,腦子裡只有一個念頭:不能讓任何人——包括李翔,得到這個信鷂。

因為那信鷂所承載的東西,對丈夫來說太重要了!

「嗤!」

那支銀箭沒射中信鷂,卻準確射入青狐的胸口,因為銀箭威力極大,直接洞穿青狐的胸部。

這一切都發生在瞬間,幾息,這點時間剛好足夠讓青狐從空中跌落。

「青兒!」

谷歐悲憤大喊著撲了過去,穩穩地抱住了妻子的身體,手緊緊捂住妻子不停淌血的胸口。

青狐胸口的傷口正是心臟部位,已經是回天乏術。 谷歐的眼神怨毒地看向銀箭射出的方向,那邊,正是幽影閣的「影子獵人」蹲點守候的地方。

此刻,那個地方靜幽幽地,沒有一絲聲息。不過,谷歐還是若隱若現聽到了一句懊惱的嘆息聲,那是沒有抓到信鷂,而發出的喟嘆。

射谷歐一直都知道,自從戰爭開始之後,幽影閣的「影子獵人」無處不在地出現在封地任何一個角落。因為他們的存在,直接引導著這場戰爭的走向。

正因為如此,谷歐才特別擔心信鷂帶回的信息已經被截走。

射死青狐的銀箭,是專門為「影子獵人」而特別設計的,它可以攔截空中或者遠距的飛禽走獸,通過捕捉這些傳遞消息的動物,而獲取敵人的情報。這種銀箭,尾端帶著倒鉤,方便射中目標之後,把目標拉回身邊。

射出銀箭的「影子獵人」,顯然沒有想到會有人躍起抓走信鷂,銀箭本是瞄準了目標射出,卻射穿了青狐的胸口。

本來只是擦破青狐心臟留下一個小傷口,服下仙丹還是有機會復原的。可是,銀箭在長弓的牽動下,立即彈射而回,倒鉤再次從青狐的後背穿回,這一次,青狐就沒有那麼幸運了,鉤子偏離了原來的方向,直接撕裂了青狐的心臟。

也就是說,倒鉤返回的瞬間,把青狐的胸口掏出了一個大洞。

這一倒鉤,直接奪走了青狐的性命。

「黑亦辰,老子將與你的幽影閣勢不兩立!」谷歐朝空中嘶吼著,緊緊抱著妻子的身體,悲痛欲絕。

「夫君,快拆……」青狐把帶血的紙條微微顫顫地遞給谷歐,依戀地看著丈夫,臉色全是凄然的笑意。

谷歐再堅強,見到妻子懸著最後一口氣,也忍不住留下了淚水。他從懷裡掏出一個瓶子,瓶子中,只有一粒粉紅色丹藥,他想都不想,就塞進妻子嘴裡。

「夫君,不……」青狐還沒說完,丹藥進體立即融化成一股恐怖的能量,往她的四肢百骸滲進。

這是一顆還魂丹,那是丈夫為魔聖大人做事時立了功,而獲得的獎勵。據說它能讓瀕死之人重造血肉,還原魂魄。

見妻子生機瞬間穩固住不再流逝,谷歐溺愛地看著妻子,說道:「區區一個還魂丹而已,哪有你的命值錢?!你好好睡吧,七七四十九天後,你破碎的靈魂和肉神就完成修復,你就能重新活過來。等你醒來之後,我要你看到黑亦辰和他的幽影閣覆滅的一幕!」

青狐緩緩點點頭,笑著,終於合上了美麗的眼睛。

黑亦辰並不知道他的「影子獵人」招惹到一個可怕的對手。如果知道,黑亦辰一定會一如既往地支持這位「影子獵人」,不過,黑亦辰後續要做的,就是啟動「獵殺」行動——殺了谷歐這個隱患。

斬草要除根!除惡務必盡!

「如果」,只是一個設定,假設的一切並不存在。所以,黑亦辰並不知道這一切。而那位「影子獵人」,並沒有把這事放在心上。

但是,誰也沒想到,區區一個「影子獵人」,卻招致了後來幽影閣幾乎被滅絕,而不得不退隱江湖的嚴重後果。

谷歐安置好昏迷的妻子,坐在椅子上穩了穩心境,才端起剛才妻子所泡的茶水,一口氣倒了進去。

茶水已經冰涼了,谷歐狠狠地打了一個寒顫,思緒也開始清醒了。

他鎮定地抬起手,慢慢地一點一點打開摺疊的帶血字條,呼吸有點急促。

字條上只有簡單幾個字:「放棄封地,送李翔到目的地。」

是呀,初衷已經無法實現,即使守住了封地,對魔聖大人已經沒有什麼意義了。

但是,李翔就是一顆棋子,暴露了身份的李翔這顆棋子,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了,魔聖大人為何還要保李翔安全呢?

……

戰爭剛剛打響,就如蘇藤所預測的,戰爭驟然升級為白日化的寸土爭奪戰。由於敵人的重型武器太多,打擊面太廣,一開始勤王軍就只得一點一點地穩步推進。

寒冰牆按照計劃築建了起來,才前進了不到百米,敵人突然在從山上滾下燃燒的石頭、木材,躲藏在寒冰牆后的士兵視力受阻,無法射擊掩護後續部隊前進。好不容易衝上山坡的士兵很快或被射殺、或受限制,與後方的部隊瞬間失去了聯繫。

「把那幾處的寒冰牆撤掉重建。」

黑亦辰一看他與金珠的周圍孤立無援,連忙點了點幾個滾石不易到的位置讓她重建,這樣一來能更好地避開敵人的火攻和石攻,以應對敵人的另類突襲。

這種築建大掩體工事的舉措,耗時又耗力,直弄得金珠疲憊不堪。但效果也是明顯的,燃燒的石頭不再成為障礙,後續的部隊很快就跟上。

敵人的魔箭、魔彈、魔炮從高處往下密集地發射,士兵剛露出腦袋,就被迫縮回,再加上火龍掃蕩,焚天毀地,讓山坡上的那一片戰場變成了一片火海,除了寒冰牆後面的士兵外,其餘的地方顯露不出一絲生機。

不但如此,一路上敵人早埋好了毒煙、毒氣,士兵們剛攻到該位置,敵人就引爆毒物,好不容易站定腳跟的士兵們又被毒倒,一片片倒下。

勤王軍一時間傷亡慘重。

情勢非常危急!金嬈之不得不下令撤回。

第一次攻城就這樣失敗了。

「亦辰,你怎麼看?」金嬈之柳眉緊蹙。看見戰士們一個個倒下,她的心著急、憤怒是難免的。不過她也暗自慶幸,沒有讓實力最強的刺客敢死隊出戰。

「毒煙、毒氣好辦一點,讓周東帶領敢死隊衝到前面,他能壓制;火龍也好辦,畢竟距離太遠,威力不強,用金珠的寒冰牆就可以抵禦。只是對方都在高處往下打,殺傷力太大。加上敵人人數太多,補充快。如果能有效壓制敵人的火力,降低我方的死亡率,就不難攻上去。」

黑亦辰這些話,似乎是對劉雲浩說的。

劉雲浩老臉又是一紅,看著地圖陷入苦思。

金嬈之也不逼他。她手頭的兵力就這麼多,再如何合理調配,也只能分為前鋒衝鋒,中鋒挺進,大部隊壓進。

敵人的火力必須在對等兵力的情況下可以壓制,除非自己一方的武器打擊比敵人強上幾倍。

這正是黑亦辰想到的,也是黑亦辰給劉雲浩所出的難題。 至於那高空射擊,只要大型武器射程夠,威力夠強,壓制住敵人的火力和火龍的火舌,部隊挺進就不難。

不過,也就劉雲浩這種怪人面對越大的壓力,反彈也越強。換做其他人,早已撂擔子不幹了。

黑亦辰也就是看準他的脾性,一再打擊,打擊的同時又給他設定了新的方向,讓劉雲浩這種一生沉迷鑄器的高手,才一再感受到自己真的被重視了,自己原來那麼有價值,他才一再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新思維,甚至,他看到了前所未有的全新的挑戰。

「來!快來!」劉雲浩點著立體沙盤地圖,看著黑亦辰道:「敵人的優勢不就是地理位置嘛。只要我直接拉平這點距離,抹掉差距,不就解決問題了?」

劉雲浩真是「語不驚人死不休」,一句話就把眾人雷到。

「這麼高的距離,如何拉平?這邊平了,再往上呢?是不是要做直入雲霄的雲梯?」寒冬忍不住吐槽道。

劉雲浩眼睛一瞪,罵道:「真是死腦筋!」

「……」

寒冬差點為之氣結。眾人都笑了,凝重的氣氛一下子輕鬆了許多。

寧二立即站出來力挺劉雲浩,順著他的話說道:「就是,思想固執,僵化,不長進。哼,好好聽著我兄弟說話,別亂插嘴!」

片偶 寒冬又是一陣鬱悶!什麼叫「我兄弟」,難道我就不是你兄弟了?!昨天誰非得拉著我拜把子的?前幾天又是誰喝大了,拉著老子一口一口喊著「我的親哥」的?

眾人大樂!劉雲浩更是眉開眼笑,孩子一般咧著嘴沖著寧二直樂。

周東翻翻眼皮心想:寒冬你活該倒霉!你吐槽誰不好,叫你吐槽這老大心目中的紅人?!

這一次周東看在劉雲浩的面子上,不敢對寧二做些什麼,也只能跟著乾笑。

笑聲靜下后,劉雲浩凝重道:「閣主,我師父那邊有一種大殺傷武器,叫幻滅網,屬於超大型武器。所謂幻滅網,其形狀就是一張網。不管任何生物、血肉之軀,只要網衣粘上,血肉立即被融化腐蝕,救不及時甚至整個人都會化作一灘血水。因為幻滅網殺傷力太大,殺人方式過於惡毒,師父一直沒有用。如果你能說服師父,也許這次攻城的難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眾人對幻滅網不了解,靜靜等著劉雲浩繼續解釋這武器的兇橫之處。

眾人很快聽得是毛骨悚然,驚詫得直呼厲害。但同時,他們並不理解這個「網」,如何能用在戰爭上。

用網做武器,還第一次聽說!

「只要有幻滅網這武器,我們可以利用寒冰、雲梯的結合,把幻滅網拋到對方陣地,被幻滅網所覆蓋範圍內的火力,不就熄滅了?」

呃,網至,血肉之軀化作血水,所有生物的生機滅絕,哪裡還有敵人的存在?!不得不說這武器超級恐怖!

黑亦辰等人瞪目結舌:原來這怪網還可以這樣!

原來劉雲浩說的「拉平距離,抹掉差距」,是這麼回事啊?!

如今輪到受打擊的劉雲浩揚眉吐氣了。不過,一想到師父的脾氣,劉雲浩又高興不起來。那脾氣古怪又執拗的擎天師傅,會買黑亦辰的賬嗎?

「幻滅網的射程有多遠?」黑亦辰追問道。

劉雲浩最喜歡黑亦辰這種追根問底的態度,他快速答道:「幻滅網有幾種型號,大型的幻滅網重,射程僅夠百米左右,小型的幻滅網較輕,發射的距離應該能多一些。」

黑亦辰興奮地喊道:「足夠了!足夠了!直線距離完全足夠覆蓋那些火力範圍了。嬈之,我去一趟鐵鷹軍找擎天宗主……」

「你去了也拿不回來。」一道紅色人影緩緩走進指揮所,彷彿突然從虛空中走出一般。

金嬈之一驚,對方是怎麼進來的?這裡到處都是士兵,即使指揮所四周,都是站崗的士兵,對方居然無聲無形就進來了。

黑亦辰戲謔地說道:「那麼,你去?」

紅袍人聳聳肩,一副當仁不讓的表情說道:「那當然!如果我能拿回來,你就欠我一個承諾?」

麻痹的,欠就欠唄,反正債多不愁還!黑亦辰點點頭,毫不客氣地說道:「要是拿不回來,趕緊回來領軍棍。」

「哼!「紅芒一閃,隨即消失在虛空。其餘的人看得是目瞪口呆。

「他就是神族的大法老,火智宸火神者。」金珠笑著解釋道。自己第一次見到他,和他們都差不多表情:太恐怖了!不過,這就是實力的表現。

火智宸!神者火智宸!

僅僅一個名字,能震暈整群人,何況親眼看見他本人,簡直就是高山仰止,外加陶醉!

劉雲浩的心中又開始充滿了希冀。師父擎天也是火神者的仰慕者,每當說起這位神秘神者的名字時,擎天總是一臉虔誠。劉雲浩隱約耳聞,擎天的家族曾經受恩於火智宸。

……

火智宸如期借來了幻滅網法器,雖然擎天一再叮囑這位敬仰者:戰爭結束后要如數歸還。可火智宸並沒有傳達擎天這個意思,而是交完十套幻滅網法器后,又飄然欲仙地玩起失蹤。

就愛扮酷!黑亦辰看著群情洶湧的粉絲還在孜孜不倦地回味火智宸的風采,談論著火智宸的帥氣,不由得腹誹不已。

不過,當黑亦辰從劉雲浩口中知道擎天的脾氣時,頓時不敢再有不軌的心理活動。能拿回來就好,崇拜就崇拜吧!否則這仗呀,真不好打。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現在,就等開戰了。

劉雲浩神秘兮兮地盯著黑亦辰,黑亦辰渾身雞皮疙瘩頓時掉了一地。

黑亦辰眼皮一翻,「呃……幹嘛這樣看著我?」

劉雲浩偷偷摸摸拿出一個盒子,遞了過去,道:「閣主,戰場是遠距離作戰,你的黑刀在戰場上不好用,就用這個吧。」

儘管累遭打擊,劉雲浩對黑亦辰的尊重和崇拜一點不減,反倒是更加強烈。這種人,才是真正懂得武器的人啊!

黑亦辰打開盒子,裡面就是一個弓箭模樣的武器,沒有任何的能量波動,猜不透它是法器還是魔器。

黑亦辰知道這個肯定又是好東東,忙問道:「這是?」

「改良過的法魔箭,我叫它為神箭。魔氣和精元同時可以催動。」劉雲浩驕傲地解釋道。

法魔箭!既然可以同時用魔氣或精元催動的法魔箭!簡直逆天了!普通的武器,大多只能一種屬性,要麼法器,要麼魔器,除非特別逆天的武器,才能稱得上法魔武器!

這把金光燦燦的神箭,就屬於逆天的法魔武器! 黑亦辰眼睛冒著金光,「太棒了!還有嗎?」

黑亦辰這句話本沒想太多,因為他能使用體魔分離口訣,可以同時催動魔氣和精元運轉,如果有這法神箭,等於左右開弓,打擊力可想而知。

可聽到劉雲浩耳中,卻覺得黑亦辰並沒有很好珍視這武器。法魔箭,不但魔氣和精元可以催動,而且可兼做遠程打擊。這個世界上只有劉雲浩才有,只有叫劉雲浩的人能做到,好不好?

嘆了口氣,劉雲浩忍痛再拿出一個神箭遞給黑亦辰。看著黑亦辰左、右手的中指上各戴一隻,氣得劉雲浩幾乎說不出話來。

這,太無恥了!還以為是不值錢的裝飾品呢!

可當劉雲浩看到黑亦辰在戰場上的精彩表現后,又深深地為自己的神箭而驕傲,對黑亦辰也是由衷的敬佩。

有了幻滅網做底氣,有規模有組織的反攻戰,很快就打響了。

敵人的火力一點沒有減少,還增派了不少兵力加入到此次戰鬥中。

殺傷力極大的火龍被這次激烈的戰事吸引了過來,李翔手上的烈火杵棒就是他的武器。

烈火杵棒伴隨著精元的勃發,所噴擊的烈火愈發狂野,一團團火焰幻化形成一道道炎熱的火道,把戰場炙烤得猶如不斷噴發的火山口,高溫持續不斷。

不管敵方的還是己方的士兵們,一個個都熱得大汗淋漓,仿如置身於烈日當空的沙漠地帶。

金珠不但需要築建掩體,現在黑亦辰又給她多加了一項任務,就是協助士兵快速登上雲梯。

有極限輔器的金珠,如虎添翼,再也沒有因為級別問題而出現脫力的感覺。

只是,需要築建梯形冰牆比較費時費力。梯形冰牆必須要求由低到高梯形結構,要求比較精準,只有這樣,戰士攀爬起來比較容易。這也是金珠在實戰者不斷總結,累積技巧后體會的經驗。

就這樣,金珠直接靠寒冰之力,把戰士送到高處,登上雲梯。

三五個人合作,相互掩護快速登上高處的戰士們,就可以迅速往陣地拋去幻滅網。

幻滅網的殺傷力極其恐怖,只要幻滅網所到之處,那塊高地、陣地或哨崗,會瞬間啞火,傳來慘絕人寰的哭喊聲,不用多久,幻滅網所覆蓋下的敵人就會化作一灘血水。

黑亦辰看得是渾身毛骨悚然,他終於明白擎天為什麼不肯拿幻滅網用來作戰了。這麼驚人的殺傷力,這麼殘酷的滅敵手段,一旦被一些戰爭狂人、邪惡之人等濫用,就會變成無度的殺戮工具。

這樣一來,創造出幻滅網的擎天,那真是造孽太多了!

這武器一旦被模仿大規模生產,整個玄乾大陸,甚至三界的生物,都將面臨著一場空前的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