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破滅。

在夜輝的神格被捏碎的剎那,他的雙瞳就化作灰色,整個人沒有半點生氣直接從虛空中墜落。

這裡是域外虛空……

他到底會跌落到何處沒有任何人知道。

可以說……

這就是屍骨無存吧!

老神人根本沒有去看夜輝一眼,更時沒有聽他說的一切。

都是假的!

這個叛徒還想跟他們來雙重卧底。

真是好笑。

他以為域外神族的人都是傻瓜么?

遠處的魔族聖女還有八翼老者等人都看呆了。

神人給夜輝殺了。

他們不是同夥么?

唯獨靈寶尊者眼中沒有任何驚容,還有些理所當然。

消息是他發的。

他發這個消息為得就是這一幕。

這個天使活不了!

他說的,耶穌斗救不了他。

至於耶穌是誰……

靈寶尊者不知道。

他只是聽葉子晨說活,覺得很酷就記住了。

「紀元的螻蟻們……」

將夜輝殺死的老神人隔空高呼,看他的模樣沒有想要交手的意圖。

他只是跟著身旁的人站在百米之外。

「在絕對實力面前,任何詭計都是無用之舉。神族,終上踏平你們紀元……」

「我……」

狴犴大帝脾氣大。

這幫孫子在域外的時候被打的門都出不來,這時候還挺能說屁話。

右手一甩……

隱龍劍出鞘。

「別去。」

靈寶尊者伸手,旁邊的魔族聖女也示意狴犴大帝不要亂動。

他們的目的就是保障紀元的安全。

不是殺敵。

眼下紀元之難已解,那兩個神人也沒有想要動手的跡象。

他們沒有必要去找不必要的麻煩。

誰都不知道……

他們背後有沒有其他的埋伏。

「哼,這种放嘴炮的,真是……殺他們也髒了我的劍。」

又是甩手,隱龍劍便重歸劍鞘之中。

殊不知……

狴犴剛剛的甩劍,都給那倆神人嚇住了。

看到他收劍,那倆神人的神色才稍微好轉一些。

與此同時靈寶尊者也是開口……

「祝你們成功!」

「哼!」

神人退去。

魔族精銳和靈寶尊者又等了許久,確定周圍沒有外敵,這才開始準備回到紀元。

八翼老者卻是直勾勾的看著夜輝死去的位置不住的嘆息。

可惜了!

從小看到大的孩子呀!

最後誤入歧途就這麼死了。

也好……

夜霖和夜雨在天之靈也能安息了吧。

靈寶尊者和狴犴大帝就被留在了紀元,沒人知道在這之後會不會還會有神人來襲。

在魔族聖女的情況沒有好轉之前。

紀元都沒有能夠獨當一面的存在,他們倆必須留下。

八翼天使從靈寶尊者的口中得知了老嫗那邊得情況,也知道他們錯封印了靈寶尊者差點成了夜輝的陰謀。

在表示歉意之後,八翼老者想回去接族人回來,也被靈寶尊者阻止。

域外神族情況不知。

八翼老者的毒素未清,去了說不定會是羊入虎口。

他留下……

也能夠去管理那些被迷失了心智的天使族。

有魔族聖女在,天使族中的迷幻藥劑已經有了解藥。

日復一日……

靈寶尊者等人都在增強紀元得防禦,紀元大軍也一直停留在紀元之外。

域外神族不出軍,紀元不進攻……

彷彿戰亂就這樣休止了。

可……

這都只是表象。

域外神族的結界一直都處在被刻意撕裂的情況之下。

只要結界不合……

就代表紀元一直都有進攻的慾望。

白寧心裡清楚!

他也樂得這樣等下去。

只要他的計劃成功,紀元必定會亂了陣腳,到那時候域外神族追擊將會事半功倍。

就等……

「大人,屬下回來了!」

營帳外,之前那名出現在紀元外的老神人走進營帳。

剛一進去,老神人得臉就出現變化……

老油條!

「回來了!怎麼樣!」白寧很是在意的走了出來,眼中滿是期待。

他秘密交給老油條的任務,就是跟天使族匯合去進攻紀元。

之前天使族離開神族……

他刻意為他們放行。

為的就是……

「出了一些問題。」老油條的眼中閃過難色,「跟咱們聯絡的天使族,是雙重卧底。」

「雙重卧底?」白寧鎖眉。

「對,他假意跟咱們合作,實際上是在為天使族和紀元做事。」

「這怎麼可能!」

白寧不信。

他從耶魯那裡聽到過,夜輝算是他得半個親信。

至於為何耶魯會對夜輝如此信任。

白寧不知。

但既然耶魯會那麼說,就說明夜輝是值得信任的。

老油條說他是雙重卧底!

無稽之談!

耶魯人品不怎麼樣,可在某些行事上,白寧還是要高看一眼的。

他可不相信,耶魯會被人假意矇騙。

「發生了什麼,我需要一字不差的知道。」

「是,這個事情說來話長……」

老油條不敢耽誤,趕緊將他知道的看到的都說了出來。

這其中沒有半點添油加醋,完全實事求是。

實在是……

他不敢說謊!

白寧也當真沒有嫌棄他啰嗦,認認真真的將他說的一切都聽了一遍。

直到……

「你給他殺了?」

白寧歪著頭,滿面的無語和費解。

老油條輕輕的點頭,他覺得自己做的沒錯,這種人留著也是禍害。

「殺……殺……誰他娘的讓你殺的!」

咚。

白寧一腳踹到老油條的身上,將他踢出幾十米遠,直接出了營帳。

外面的神人看到都愣了一下,想到這裡是白寧統帥的營帳,都縮著脖子當成沒看到繼續巡邏。

「誰讓你殺的,誰讓的……」

「統帥,那傢伙是叛徒,這種人留著也沒用,為什麼玩留著……」

「叛徒?」

砰又是一腳。

老油條站不穩直接跌坐在地,白寧緊跟著又是一頓猛踹。

「叛徒,讓你叛徒,我讓你叛徒,我他娘的看你才是叛徒。老子的計劃差點就成功了,全讓你這個白痴給攪和了!」

「統帥……」

「滾!給我滾!別他娘的再讓我看到你!」

白寧鬍鬚亂顫,老油條吞著吐沫心想著白寧神經病,一瘸一拐的跑開。

只留下白寧,仰面朝天……「我白寧到底是做了什麼孽,怎麼碰到的都是豬頭怪啊!」 域外神族的營帳外,就算是隔著百米都能聽到白寧在發脾氣。

巡邏的神人都會有下意識的將此處讓開,生怕在氣頭上的白寧找他們的麻煩。

「蠢貨!蠢貨!蠢貨!」

簡單的營帳已經被白寧摧毀的不成樣子,地面儘是焦黑的坑,內部的桌椅更是被打的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