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擎天心下一驚,捉住正往休息室走的徐貝貝:「沈星去哪裡了?」

「啊?星姐在房間里休息啊?怎麼啦?」

徐貝貝很奇怪,看樣子霍總是真的真的愛星姐啊,這一時不見都不行。

等徐貝貝進了房間才愣住:「不對啊,剛還在這裡呢,我就出去上了個衛生間。」

霍擎天隱著怒氣:「房間里不是有衛生間?」貝貝的這個理由根本不成立。

「房間里的衛生間星姐要用,所以……」

霍擎天沒時間再聽她說話,直接吩咐保鏢:「去查監控。」

門口守著保鏢的情況下還能將人帶走,這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更不是一朝一夕突發奇想。

這是有計劃、有準備的預謀。

敢在今天的婚禮上動手,這個人,膽子倒是大,也鑽了婚禮的空子。

霍擎天雙手握拳,腦海中出現了一個人影。

他原本就對那個人充滿懷疑,如今更是將目標鎖定了他。

至於有多少人是同謀,他看了看徐貝貝。

無論如何,先找到沈星最重要。

監控被破壞,裡面除了雪花什麼都沒有。

果然,一切都不是巧合。

所有的一切都是有針對性的。

樓下的婚宴還在進行,賓客還沒有走,霍擎天悄悄將韓煜宸叫來。

韓煜宸一上來就打趣道:「怎麼,如今美人在懷還想我不成?我可不會那麼不長眼,打擾人家的好事。」

卻抬眼看到霍擎天冷若冰霜的臉。

「呃……這是……這是怎麼了?你和新娘子,吵架了?」

這是韓煜宸最主觀的直覺,否則為什麼這副面孔?剛才不是還滿面春風嘚嘚瑟瑟的樣子?

「沈星不見了。」霍擎天沉重的聲音。

「啊?不……不見?」韓煜宸愣了一瞬,沒反應過來這個不見了是什麼意思。

剛才,不是還在嗎?兩人那個長達十分鐘的吻可是叫眾賓客飽足了眼福。

怎麼一眨眼就說不見了?

難道,新娘子,跟人私奔了?

那霍兄可是太、太可憐了。

韓煜宸向霍擎天投去一個同情的眼神。

沒想到他今天能看一出現實版的落跑新娘。

霍擎天沒時間理會韓煜宸的小心思。

他直接說:「利用你的全部力量幫我找人。」

「啊?我說老霍,萬一人家不想嫁給你……」

霍擎天飈出一個惡狠狠的眼神。

「呃,我……我給你找。」韓煜宸趕緊換了口風。

「有人事先謀划好了。」霍擎天簡單解釋了一下。

韓煜宸也猜到了。因為霍擎天的身份擺在那裡,不想嫁給他的女人還沒有出生呢,再說了,沈星和霍擎天的感情就連瞎子都能看出來,沈星怎麼可能會做逃跑新娘呢?

他剛才只是被驚呆了,大腦一時掉線沒有反應過來而已。

可是現在智商接通,再加上霍擎天一句簡單的解釋,韓煜宸的臉上也現出緊張。 如果真是這樣,想要找到人,必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竟敢大廳廣眾之下對霍擎天的人動手,這個人,可真是膽大包天。恐怕是豁出去了。

——這樣的人最難對付。

**

沈星迷迷糊糊的,頭髮沉,她很想睜開雙眼,卻十分無力。

她本來回到休息室暫做休息,剛剛換下婚紗,想再換一套衣服就準備下樓,可是突然覺得頭重腳輕,身體也不由自己控制,再接下來就沒有意識了。

醒來時感覺自己是在車上。

憑直覺,她知道自已被綁架了。

但是現在的她發不出聲音,也睜不開眼。

腦中恍惚閃過一些片斷,有上一世的,也有這一世的。

上輩子也是被人先拖到車裡,然後拉到山頂上。

直接從山頂將她推下山崖。

今生這是又要重新上演一回悲劇嗎?

而且是在她婚禮上,人生最幸福美滿的時刻。

到底是誰,見不得她這麼好?

眼皮依舊發沉,沈星努力了好久,才略微睜開,可是什麼也看不見,她的眼睛被一塊布蒙著,嘴也被塞住,雙手被綁到身後。

能在她的婚禮上將她劫走,會是誰呢?這是一早就謀划好的,否則怎麼可能在霍擎天在婚禮上布置了那麼多安保和保鏢的情況下,將她帶出來?

而且……沈星想起自己失去知覺前喝的那杯果汗。

那杯果汗是徐貝貝端給她的。

徐貝貝作為自己的助理,這一天當然是跟在她的身邊的。

那杯有問題的果汁,到底是徐貝貝親手所為,還是他人所為,只是借徐貝貝的手?

寧城見不得她好的人有,沈妍、蘇燕飛、喬菲、還有沈江誠。

喬菲在監獄,但是也未必就不能作為。

沈妍曾經音信皆無,但是不能排除她已經回來了。

蘇燕飛更是見不得她好,而且蘇燕飛是最有能力對她作為的人,如果說是蘇燕飛派人綁架了她,沈星絕對相信。

畢竟她也不是沒有做過,當年如果不是葉南挺身相救,如今世界上恐怕就沒有沈星這個人了。

沈江誠就更不用說了,他也不是沒有做過這樣的事。

曾經為了沈妍有一個健康的身體,他將她綁到手術台上,要挖開她的肚子,將她的腎取出來,裝在沈妍的身體里。

上一世,這一世,沈江誠都這樣做過。

想想,還有肖一晨吧,這個人消失了很久,但是,誰又知道呢?

沈星將曾經陷害過她的人都在腦海中過了一遍。

當然,她沒有驚慌,她相信,霍擎天會來救她的。

就是不知道霍擎天有沒有發現她失蹤了。

就在沈星擔心霍擎天不知道她消失了時,霍擎天正悄悄安排人手四處找尋他。

婚宴還沒有結束,霍擎天沒有聲張,甚至沒有對霍家的長輩們說,更沒有對周若雲和祈南琛說。

只有祈俊不高興地埋怨:「姐夫為什麼要將姐姐藏起來?我要去找姐姐。」

霍擎天說:「你姐姐今天累了,已經回去休息了,改天讓她來找你玩。」 祈俊非常不高興,他才不相信霍擎天的話,肯定是他私自將姐姐藏起來了,真是個自私的男人。

周若雲摸摸祈俊的頭,說:「今天你姐姐的確很累了,我們是她的親人,要體諒她,就不要再打擾她的休息了。」

周若雲是目睹霍擎天對沈星的寵愛程度的,自然不懷疑,只當是霍擎天不想讓沈星累著,提前將她送回沁園了。

霍奶奶直嚷嚷著想看孫媳婦,霍爺爺不說話,但是明顯跟霍奶奶是一條心。

可是霍擎天攔著不讓見。

真是讓她氣憤。

老人家鄙視了霍擎天一眼,說:「小星星不光是你的老婆,她還是我們的孫媳婦,你這樣將她藏起來不見人,好意思?」

霍擎天淡定地回了兩個字:「好意思。」

「你……」霍奶奶瞪了瞪眼,可是也沒有辦法治理這個孫子。

「小天天乖,奶奶喜歡小星星,保證不打擾你們小兩口的洞房花燭夜,我只跟她聊一小會兒天?」

霍奶奶慈祥的眼神里滿是期待。

身邊的霍爺爺不吭氣,那是那眼神,跟霍奶奶出奇的一致。

「不行。」霍擎天依舊是簡潔明朗的回答。卻是沒有一絲轉圓的餘地。

他的態度就是,不行。

誰來說,誰跟他說,說多少好話都沒有用。

霍奶奶霍爺爺深呼吸了一口氣,只有乾瞪眼的份。

並且,下一秒,霍擎天也轉身離開,跟本就沒搭理他們這兩位老人家。

霍奶奶和霍爺爺互相對視了一下,嘆息了一聲。

霍奶奶說:「算了算了,老頭子,咱們老了,討人嫌嘍!還是踏踏實實過咱們老年人的生活吧。就不要再管小一輩的事了。」

霍爺爺此明明顯不贊成霍奶奶的話。

他還有心事呢。

「行了行了,我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你以為我不著急?可是急有什麼用?人家小兩口現在要享受二人世界,他們兩個不著急,你我著急又有什麼用?順其自然吧。」

霍奶奶嘆息了聲。

霍爺爺也沒有任何辦法。

霍擎天的翅膀硬了,早就不把他的話聽進耳里放在心裡了,他現在就是倚老賣老都沒有效果了。

英雄不提當年勇,算了,隨他去吧。

霍爺爺在心裡重重嘆了口氣。

只希望他的大重孫子早點來霍家報道。

再不濟,先來個大重孫女慰問慰問他這顆老年人的心也好啊。

霍擎天此時自是沒有心思再理會兩位老人家的心思。他心裡牽挂著沈星的安危。

就在這段時間裡,他已經讓人將酒店所有路口的監控都調了出來,他現在要親自去察看那些監控。

對手就算是再有準備,總不至於將所有的監控都毀了。

可是,當霍擎天在酒店的套房裡將這些錄像都看了一遍之後,才知道,這個敵人真是太狡猾了。

竟然將同時段的監控全毀了。

也可以說,提前毀了監控錄像。

無論人和車從哪一個路口走,都拍不到。

真是狡猾。

這樣無疑給霍擎天增加了調查的難度,因為這樣下來,幾個路口都要排查。 韓煜宸已經帶人出去了。

此時蘇牧野敲門走進來,他隱約感覺發生什麼事了。

一直就沒見到沈星的身影,自從結婚儀式之後就再沒有看見她。

這樣任性的新娘,會被人評論說沒有禮貌。

不過,霍擎天的老婆嘛,誰又敢說個不字?

她有任性的資本。

霍擎天看了看蘇牧野,忽的開口:「蘇燕飛在哪裡?」

蘇牧野被霍擎天的這個冷淡、冷靜的聲音驚到。

「你找燕飛?她在家裡,我怕她給你添亂,今天就沒有讓她來。你要找她?」蘇牧野很奇怪。

霍擎天冷著臉,聲音透著刺骨的寒:「你最好祈禱她什麼也沒有做,不然我不會放過她,還有蘇家。」

蘇牧野:「……」這關蘇家什麼事?

燕飛又做了什麼?蘇牧野不放心,趕緊走出去給蘇燕飛打手機,卻怎麼也打不通。

他當然不知道蘇燕飛一怒之下砸手機。

左打右打打不能,只好打家裡的座機,正好是蘇燕飛接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