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均曜命令道:「以後不許跟那個女人聯繫。」

蘇小果大大的眼睛里全是委屈:「為神馬?」

霍均曜知道在孩子面前說別人是非不好,所以一時沒開口。

旁邊的周朗卻說道:「因為她的姑姑生病了,她卻冷眼旁觀,不管不問,還去看電影!這個女人太冷血了!」

蘇小果著急了,憤怒道:「我媽咪才不冷血,她最重感情噠!她肯定會救姑奶奶噠!」

霍均曜臉色都黑了,哄著兒子喊她媽咪也就算了,連姑奶奶都喊上了?

「壞爸爸,不許你這樣說她!我不理你了!」

蘇小果委屈的嘟著嘴巴,眼睛里含了一泡淚,直接跑進了卧室里。

霍均曜氣的攥緊了拳頭,這一天,他們父子關係融洽和睦,現在竟然因為那個女人,把兒子弄哭了!

這時,周朗走了過來,興奮的開了口:「霍總,我們收到消息,Anti要去市醫院做一個手術!到時候會有參觀名額。我要了一個,打算派人去守著,這次一定抓到她!」

霍均曜思考了一會兒,又看向卧室,最終開了口:「我親自去!」

第二天。

蘇南卿進入醫院,沒去手術室,先去病房看望一下姑姑,打算說幾句話寬慰一下。

剛進門,白凌璇就擔憂的走過來:「南卿姐,你昨天給我發消息說,明天做手術,是真的嗎?」

蘇南卿點頭:「嗯。」

蘇安穎在旁邊嘲諷道:「蘇南卿,你一個沒文化的廢物,你知不知道姑姑的瘤長在很危險的地方,普通外科醫生,根本不可能做手術!」

蘇南卿看向她:「我知道。」

「知道你還找人給姑姑做手術?你這分明是拿姑姑的命開玩笑!」蘇安穎看向白威和白凌璇:「我早就拿姑姑的ct給劉主任看了,就連劉主任,都不敢主刀,她能請到比劉主任更好的醫生嗎?」

白威聽到這話,有些猶豫:「南卿,你給我說實話,手術成功率有多少?」

蘇南卿還未開口,蘇安穎就搶先嗤笑道:「說實話吧,這個手術,國內只有兩名醫生能做到成功率百分之五十,除了這兩個人,別人都只有百分之十!不做手術,姑姑還能活兩個月,做了手術,百分之九十的可能今天下不了手術台!」

白凌璇嚇得臉色都白了:「就,就沒有更好的醫生了嗎?」

「有啊!」蘇安穎開了口:「國際第一手Anti醫生,她出手,就沒有拿不下來的手術!可以做到百分之百成功率。可惜,Anti醫生遠在國外,多少伯爵豪門請她,都找不到人,又豈是你們這些普通人能請到的?」

「……」

病房中一片死寂般的安靜。

就在蘇安穎得意、白凌璇父女絕望之時,三人忽然聽到蘇南卿低低的聲音傳來:

「那你知道,我請的醫生是誰嗎?」 「人呢?」丁安敏也出來了,易柔靜有伴了,指了指屋裡,然後兩人一塊兒坐下了。

屋裡夏星辰微微垂著頭,很是沉默,顧世釗嘆了口氣,「你就沒什麼要問我的嗎?」

「問什麼?」夏星辰抬起頭,眼底滿是複雜,「問你知不知道我后媽的打算,還是問你有沒有參一腳?」

「你應該知道我的心思。」顧世釗直直看著夏星辰,第一次這般直白坦率,「還在京市的時候,我跟顧怡兒不對盤,但凡是顧家有什麼事找她,我都想法子親自去一趟,你就看不明白嗎?」

夏星辰雙手絞著,很是心慌,「我明白什麼,那人說你就是想讓她不痛快才一直在她眼前晃。」

「但我去的次數多了,顧怡兒可跟我親近了不少,再怎麼說我都是她親侄子,不然你為什麼會認為之前綁你的事她會找上我。」顧世釗無奈道。

「那是因為你離我近,也在農村裡。」夏星辰信誓旦旦道。

「那你覺得為什麼我也會下鄉呢?」顧世釗逼近一步問道。

「我,我哪裡知道。」夏星辰每次見到顧世釗都有些怕,看自己看得不加遮掩,所以不敢跟他對視。

不過顧世釗誤會了,臉上的傷疤其實也是他不敢妄加行動的一個原因。

「顧怡兒親生女兒夏清雯要下鄉的消息一來,我就在給自己找地方了,因為我知道,最後去的人肯定是你這個傻子。」顧世釗嘆了口氣道,還是沒忍住伸手揉了揉夏星辰的腦袋。

夏星辰被嚇懵了,「你,你,你……」

顧世釗怕把人嚇狠了,沒停留多久,不過接下來的話更是嚇人。

「如果我脫離顧家,跟顧家沒有關係,我們沒有那一層所謂親戚關係在,你會不會考慮我?」顧世釗直接問道。

夏星辰驚呆了,顧世釗無奈笑了,「你好好想想,我過幾日再來。」

顧世釗顧及夏星辰名聲,哪可能在屋裡跟她說太久,也就呆了五分鐘,他就打開了房門出來了。

兩人談過話的後果,就是吃晚飯的時候,夏星辰魂不守舍,全靠丁安敏和易柔靜投喂,她才沒把自己埋到白米飯里。

丁維和和李紅英今日得知易柔靜和丁安國都有了正式的工作,喜得沒在意其它事。

「星辰,你怎麼想的?」洗漱好,夏星辰就坐在床上發獃,丁安敏出去時見到的她什麼姿勢,回來還是一個樣。

「啊?」夏星辰慢一拍,「想什麼?」

「顧大哥的事啊。」丁安敏回道,「他是不是跟你說了愛慕你的話,不然你哪裡跟丟了魂一樣。」

夏星辰一下子紅了臉,雙眼裡滿是慌亂,雙手不自覺的絞著,丁安敏一眼就看明白了。

「看來你也是在意顧大哥的,不然哪裡會有這麼重的思慮。」丁安敏感慨了一句,臉上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她覺得顧世釗是個能護住夏星辰的。

夏星辰被丁安敏的一句話驚得白了臉,所謂旁觀者清。

「星辰,我也沒談過對象,不能給你建議,要不去問問大嫂?」丁安敏自己可能都沒發覺,她現在對易柔靜十分信任。

之後丁安敏就拽著人敲開了易柔靜的房門。

呵呵,兩個戀愛小白來找了自己這個戀愛小白,她能給什麼意見,她也沒有經驗好嗎?

「你那麼喜歡我大哥,跟星辰分享一下感受,我大哥對你好吧,這樣的才叫好男人,你把這個標準跟星辰也說一下,可以讓她自己評估一下顧大哥。」丁安敏略顯老道道。

易柔靜抽了抽嘴角,她跟丁安城才見了幾次面哦,也沒怎麼好好約會過,雖然同床共枕,還「相濡以沫」了,可她自己都還沒確定這樣的是不是真愛,怎麼說喲,只能靠著前世的見聞了。

「其實看這個男人是不是真的喜歡你、愛你,就看他能為你付出多少。」易柔靜故作高深道。

「顧世釗為你做了什麼,你說說看。」易柔靜示意夏星辰大膽說出來。

「他剛,剛剛說,是為了我才,才下鄉的。」夏星辰言辭猶豫道,「還說,他如果脫離顧家,我們沒有那層親戚關係,能不能考慮他。」

易柔靜雙眸一下子瞪大了,眼底是名為羨慕的詞,「媽呀,真愛啊。」

「其實我覺得從顧大哥為了星辰你,跟他親小姑對著干就能看出對你的在乎了。」丁安敏老實道。

「他怕你不相信,還採取了那樣的行為,說實話雖然過了些,但卻是讓你有所堤防了。」

「沒準人家是裝的呢。」易柔靜唱了反調,被丁安敏瞪了一下。

「顧世釗他倒不是個會裝的人。」夏星辰低聲說了一句,易柔靜眉毛挑起了,這是郎有情妾有意?

「星辰,你有想過要嫁個什麼樣的人嗎?」丁安敏問道。

夏星辰搖了搖頭,她從來沒考慮過這個,「我本來以為我會是長輩給介紹,然後相看,定下來那種。」

「你呢?」易柔靜看向丁安敏問道。

「我什麼?」丁安敏滿臉疑惑。

「你想嫁個什麼樣的?」易柔靜認真問道。

「我當然得嫁個好的了,模樣不能太差吧,比不上大哥,怎麼也該有二哥那樣的,對方家庭最好簡單一點,不然七大姑八大姨,兄弟姐妹眾多的,我還不累死。」丁安敏嘖聲吐槽道。

易柔靜這下子肯定書里所寫的丁安敏所嫁的那個李榮根肯定不是她想嫁的。

丁家的喜事,經人口傳,沒幾天的功夫臨近的大隊幾乎都知道了,甚至懷溪縣都有人耳聞了,溫朝寬就是其中一個,不過他是接到了李錫佩的電話才知道的,問他什麼時候能動手。

溫朝寬知道不能再拖了,當即給了準話。

溫朝寬的父親是革委會的一個科長,有點特權,溫朝寬前幾日得知革委會戴副主任的母親,也就是縣高官的岳母病重,忙通過宋一洛找來了靈芝,讓他爸去走關係。

得到的結果卻是已經有人送了靈芝過去了,溫朝寬本來沒在意,可能是誰想通過戴副主任攀上縣高官。

可從自己父親口裡得知,戴副主任在打聽丁坪生產大隊的一個知青叫夏星辰,要想法子把人弄到縣城來。 讓岳霖沒有想到的是,第2天,也就是團隊賽的第1天早上,他和往常一樣與大家一起打車去奧星代表隊所住的酒店門口與眾人匯合,看到的是吵作一團的學生,得到的是陳老師和卡力一晚未歸的消息。

學生們是在早上吃早飯的時候發現陳老師和卡力沒回來的,在岳霖幾人到來之前他們輪流撥打陳老師和卡力的電話,皆沒有回應。

比賽馬上就要開始,團隊賽的主力和指導老師不見蹤影,學生們就像沒頭的蒼蠅一樣聚在酒店大唐議論紛紛,直至岳霖幾人到來才像找到主心骨一樣,七嘴八舌的和他們解釋事情的來龍去脈。

其實也沒什麼來龍去脈,一句話就能概括,就是兩個人失蹤了,聯繫不到。

陳老師是此次澳星的軍事學院代表隊唯一的領隊老師,他不光要負責學生們的日常安全,賽事安排,還要負責和蔚藍星軍校那邊對接,以及聯繫奧星第一軍事學院。

最關鍵的是,他是飛船駕駛員。

「於老師,我們要不要報警啊?陳老師昨天下午就和卡力出去了,現在還沒回來,他們該不會是出了什麼事吧?」薇薇直接提議報警。

此話一出,學生們紛紛表示贊同。

雖然岳霖,左柯,盧陵,臭肉和瓜九名義上的身份都是老師,但由於陳老師之前只和岳霖密切接觸,學生們也默認岳霖是身份比較高的老師,出了這檔子事也只問岳霖該怎麼辦。

「先不要報警,陳老師和卡力都是D級精神力的戰鬥人員,身手矯健。蔚藍星又不是什麼危險星球怎麼可能會好端端的出事,應該是被什麼事情耽擱了。」岳霖一口拒絕,安慰學生。

「比賽馬上就要開始了,我們不能耽誤比賽。機甲送到軍校去了嗎?」

「已經送去了。」李莉道,「所有的機甲都送去了。」

「目前先以比賽為重,大家安心比賽,陳老師和卡力暫時失聯的事情我會聯繫蔚藍星軍校,讓他們發動資源幫我們尋找。大家不要擔心,我相信很快就能找到他們。」岳霖深知,現在最要緊的是安撫學生讓他們不要慌亂,最關鍵的是不要報警。

他們幾個的身份都經不住查,只要警方介入就能很輕易的發現他們並非奧星第一軍事學院的老師,隨著進一步的身份調查難保不會查出他們其實是黑戶。

陳老師昨天才跑到北部疑似舉報劉老師,今天就和卡力來了個集體失聯,說他們倆失蹤的事情和蔚藍星軍校沒關係岳霖是半分都不信。

只要這事兒和蔚藍星軍校有關係,岳霖就篤定蔚藍星軍校會幫他們掩蓋實情。到時候不用他出面,劉老師那邊自然會編出天衣無縫的說辭。

只要不報警,什麼都好說。

「可是於老師,卡力是團隊賽的主力,他現在也失蹤了今天的比賽該怎麼辦?」李莉接著問道。

「陳老師沒有安排替補嗎?」

「替補有三個人,我們該派誰上場啊?」李莉拿不了主意。

「團隊哪三個是替補,舉手示意一下。」岳霖高聲道。

兩個男生一個女生舉起了手。

岳霖看了一眼,都是叫不出名字的,他也不知道挑哪個上場比較好,這幾天的比賽他又沒看。

岳霖只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左柯和盧陵,他們兩個看比賽了,而且他們兩個比較專業應該會挑人。

兩人皆搖頭,告訴岳霖都差不多都很菜。

李莉知道岳霖這幾天沒看比賽,也不是很了解大家的情況,貼心講解:「他們三個都是E級精神力,莫妮和我一樣擅長射擊,另外兩個擅長格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