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北驍語氣變得堅決異常:「如果他不是為了那塊地而來,那才叫見鬼了。」

顧南音用手托著腮幫子,若有所思地說:「可是以安氏集團的做派,他們不太可能自己出資買下那塊地。估計得拉上別的合作企業,一起投資才行。」

「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安墨已經找好了合作夥伴。另外,你不感覺那個劉明麗長得像某個人嗎?」 顧南音一愣,隨即反問:「像誰啊?我沒看出來。」

霍北驍冷笑兩聲給出答案:「你。」

聞聽此言,顧南音「噗嗤」一下笑出聲來:「北驍,不是我故意打擊你,你這個眼神可以考慮去眼科掛個號了。」

霍北驍整個人立時變得肅然起來:「我沒跟你開玩笑。雖然劉明麗的容貌和你不相似,但她的氣場、她的神態都和你有不少相似之處。如果我沒猜錯的話,安墨和她交往不光是因為情投意合,更重要的是這個劉明麗能在工作上為他出謀劃策。」

顧南音苦笑著說:「你這腦補得也太嚴重了。我就不認為劉明麗是商界中人。」

霍北驍勾起嘴角:「既然如此,那我們可以打個賭。如果將來劉明麗的職場身份得到確認,你必須無條件地做好鰻魚飯陪我再來釣魚。」

顧南音一聽這話,立刻來了興緻:「好啊!要是你輸了怎麼辦?」

霍北驍自信滿滿地搖搖頭:「我是不可能輸的。」

「話可別說這麼滿,既然是打賭,就肯定會有輸的可能。」

聽顧南音這麼說,霍北驍微微一頓,然後開口:「這樣吧,如果我輸了,你可以任意要求我做一件我能夠做到的事情。」

顧南音眼睛一亮:「這話可是你說的,不許反悔哦!」

霍北驍輕笑:「當然不會,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既然是我說過的話,就一定能夠做到。」

安墨所駕駛的汽車,在離太平水庫幾公裡外的一片空地上停了下來。

「就是附近這塊地。」他朝周圍指了指,然後對身邊的劉明麗說。

劉明麗順著安墨所知的方位,手搭涼棚來回瞧了瞧。然後,她的嘴角露出一絲滿意的微笑:「不愧是當地人口中的風水寶地!這兒無論是地勢還是氣候,都已經達到了接近完美的程度。」

安墨沖著劉明麗微微一笑:「聽你這麼說我就放心了!明麗,周氏集團那邊有進展了嗎?」

劉明麗點點頭:「他們基本上對於這次合作沒什麼意見,大概下個星期,周嫻就會趕來跟您面談了。」

安墨「嗯」了一聲:「看來我的那封信是起到作用了。只不過,我不明白如此重要的會面,作為周氏集團實際一把手的徐勁南為什麼不親自前來?」

劉明麗平靜地回答說:「這個你儘管放心,無論是影響力、話語權還是專業性,周嫻都不在徐勁南之下。有什麼話你就直接跟她說明白就是了,不用考慮那麼多。至於徐勁南為什麼不來A市見您的問題,我倒是聽說過一點小道傳聞,你如果感興趣的話我可以說給你聽。」

安墨饒有興緻地點點頭:「好啊,你說說看。」

由此劉明麗開始了自己的講述。她說的這番話大概和徐勁南的自述差不了多少,大體的意思就是霍北驍在大學里各種欺負、排擠、歧視出身貧寒的徐勁南。指使徐勁南心有怨恨,不想與霍北驍有任何交集。因為如此,他才不願意來A市與安墨會面。

聽完劉明麗的敘述,安墨突然有一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原來如此!沒想到這兩個人在大學里還同過窗?說起來徐勁南能憑藉自己的努力,發展到如今這個程度,也算是對當初霍北驍羞辱他的一種逆襲了。」

劉明麗贊同地說:「這話說得沒錯!雖然D市坊間有一些質疑徐勁南的聲音,但不可否認的是,自從他加入周氏集團一來,那家公司的確有了非常明顯的進步。要不然,我們也不會找他們合作辦廠了。」

安墨使勁點了點頭,他走到劉明麗面前,微笑著看著她問:「明麗,早點加入我們安氏集團吧!我需要你的幫助。」

劉明麗抬起閃亮亮的眸子,與安墨四目相對:「可是我跟你說過,我以後想做全職太太,幫你把家裡打理好。」

「可如果的那樣的話,你的商業才能不就浪費了嗎?」

劉明麗輕輕搖頭,否認了安墨的說法:「我的夢想就是做好你的賢內助,只要能實現這個願望,其餘的都不重要。」

如果不是覺得周圍有路人不方便,安墨真想立刻把劉明麗抱在懷裡,給她獻上深深一吻。這個女人的一言一行、一顰一笑他都太喜歡了。至少到目前為止,他找不到不和對方共度一生的理由。

新的一周工作日,陸啟然早早就帶著滿懷的材料,來到霍北驍的辦公室。

「霍總,這是您昨天讓我調查的情況,請過目!」

正在審閱其他文件的霍北驍指了指桌子,示意屬下先把文件放到自己身邊。過了一會兒,霍北驍忙完了手頭的工作,放下筆把身子往後一靠。

「這麼詳細的調查材料,肯定費了你不少休息時間吧?」

聽上司這麼問,陸啟然微笑著搖搖頭:「自從新的調查部門進行完重組、補充之後,我身上的擔子就輕鬆多了。這些都是調查員們出去努力的成果,我也只是做了做整合工作而已。」

霍北驍點點頭,然後吩咐陸啟然:「替我問候一下他們,另外能發的福利都給他們發一下。」

「是,我記住了。」

霍北驍一邊拿起調查材料,一邊讓陸啟然挑重點內容說給自己聽。

「首先是太平水庫旁邊的那塊地,目前已經確認由安氏集團出資購得。和他們聯合投資的是D市周氏集團,目前兩家公司已經有了下一步合作建廠的初期意向。」

一聽陸啟然這話,霍北驍神態一頓:「你說的周氏集團,是不是徐勁南擔任副總裁的的那家公司?」

陸啟然點頭回答:「是的。周氏集團近些年發展很快,已經基本成為了D市商界的領頭羊。這次和安氏集團的合作,可以看作是他們進軍A市商界的第一步,我覺得我們得提高警惕,提防這個潛在的競爭對手。」

霍北驍微微冷笑著心想:「徐勁南,我不去招惹你,你反倒到我家門口這兒來了?看來咱們的同窗情誼,可以繼續延續下去了……」

看到上司陷入沉思狀態,陸啟然停了一會兒繼續彙報:「關於那個名叫劉明麗的女人,我們並沒有查到更多的資料。目前可以確定的是,她並非A市本地人。」 霍北驍若有所思地問:「那她和安墨是怎麼認識的?」

「據說是街上的偶遇,然後兩個人就一見鍾情了。不過這種說法沒辦法得到證實。依我看可能性並不高。或許除了他們本人之外,旁人很難去猜測真相到底是什麼了。」

霍北驍瞧著一本正經的陸啟然,突然幽幽一笑:「你不相信一見鍾情嗎?」

陸啟然搖搖頭:「我不信。即使是對對方的第一印象不錯,也不應該馬上投入所有的情感,這非常不合理。」

霍北驍冷笑著說:「啟然,假如未來有一天你真的通過一見鍾情遇上了心儀的女子,我絕對不會感到意外。很多時候,命運就是那麼難以捉摸。當你不相信一件事的時候,偏偏它就在你面前發生了。而且在那種時候,你往往不能選擇逃避,而只能順從命運的安排。」

陸啟然舔了舔嘴唇,語氣有些不太自在:「霍總……咱們還是繼續談論工作上的事吧。」

霍北驍靜了一會兒,擺了擺手:「剛才忍不住有感而發,你就當什麼都沒聽見吧。」

陸啟然答應著,暗地裡長舒了一口氣。

「對了,那個劉明麗現在有沒有去安氏集團任職?」

聽霍北驍這麼問,陸啟然正色回答:「沒有,她現在處於失業狀態,暫時租住在一間出租屋內。」

霍北驍摸了摸下巴:「安墨竟然沒給她安排住處?這有點說不過去了。」

陸啟然接著說:「霍總,我猜劉明麗現在的租金一定是安墨替她付的。否則在沒有工作的情況下,她不可能那麼安心地租房子住。」

「也對。」霍北驍認可了陸啟然的說法,然後他吩咐屬下:「接下來把調查的重點放在那塊地的開發進展上,至於劉明麗就先不用管她了。」

陸啟然使勁點了點頭:「好,我會按照您的指示予以安排!」

晚上下班回到家之後,霍北驍把白天獲取的情報,向顧南音做了簡潔的說明。聽完之後顧南音想了很多,但突然間,一個最關切的情況讓她忍不住興奮起來。

「北驍,看來你和我的那個賭局,算是我贏了呀!」

霍北驍眨了眨眼睛,顯得有些莫名其妙:「什麼賭局?我怎麼不記得了?」

顧南音把眼一瞪,緊靠著男人身邊坐下:「怎麼?你還想賴賬不成?你忘了那天去太平水庫釣魚,咱們賭劉明麗是不是商界中人來著?」

霍北驍側靠在沙發上,過了好久才緩緩點了點頭:「好像……是有這麼回事。當時我們怎麼約定的?」

顧南音頗為得意地笑了笑:「我們約好了,要是劉明麗的確在商界工作,我就無條件地給你做鰻魚飯,並且再陪你去釣魚。可反過來如果劉明麗不是商界中人,你必須要答應我做一件你能做到的事情!」

聽到這裡,霍北驍挑了挑眉毛:「這兩個約定聽起來太不對等了,我真的當時那樣答應你了?」

顧南音幽幽笑著,語氣中多了幾分威脅般的調笑:「霍北驍,不認賬的男人可算不得好漢。你如果想矇混過關,別怪我以後用相同的手段對付你!」

霍北驍輕輕嘆了口氣:「你的記憶力要是稍微差點就好了。」

「你說什麼?霍北驍你……」

顧南音剛要繼續發飆,被霍北驍一抬手阻止了下來:「好了好了,不管怎麼樣我願賭服輸。說吧,你需要我做什麼?」

「這個嘛……我還沒完全想好。等我想好之後,再吩咐你也不遲!」

看著顧南音得意洋洋的表情,霍北驍無奈地苦笑言說:「你最好是考慮清楚,因為我以後不會再用這個條件做賭注了。」

周嫻已經不記得上次來A市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這裡對於她來說並不能算是熟悉,但也稱不上有多麼陌生。因為早在年初的時候,她就暗地裡考慮過把周氏集團的業務擴展到A市來,只是那時她所設想的合作夥伴並非安墨,而是這裡的商界傳奇霍北驍。

車子行駛到安氏集團大樓大門穩穩停住,在安墨的親自歡迎和引領下,周嫻步入了位於二樓的會議室。

在初步交談中,周嫻感受到了安墨所表達的誠意。她感覺這個男人的舉止談吐以及才能遠見,恐怕比霍北驍也差不了多少。這讓周嫻心裡更加踏實了些,畢竟本地合作夥伴能力越強,對自己這種初到此地的外來企業幫助就越大。

結束會談,周嫻主動提出想要去現場看看,安墨自然沒什麼可拒絕的。就這樣,他開車載著周嫻往太平水庫的方向駛去。

一路上,兩個人談論了很多圈內圈外的事情。越談越覺得投機,居然頗有一種相見恨晚的感覺。

來到空地現場,周嫻進行了仔細地查看。最後她得出了安墨意料之中的結論:「這裡確實是開發建廠的絕佳地點!」

「怎麼樣周總,我沒騙你吧?就憑這塊風水寶地,不出三年,我們就能成為本地區最大的專業貿易商!」

望著安墨豪言壯語的樣子,周嫻不禁聯想到了另外一個問題:「安總,我有點不明白。為什麼霍北驍沒有參與這塊地的競標?按理說以他的能力眼光,是不可能錯過這塊肥肉的。」

安墨微笑著回答:「你有所不知,最近一段時間霍氏集團更傾向於在外地投資興業。比如B市的星鏈島、C市的沙漠油井等等。倒是A市這一畝三分地,霍北驍不怎麼在意了。也好,這算是給了我們這些追趕者進一步發展的機會。」

周嫻點了點頭:「在資金已經大量消耗的情況下,我覺得即使霍北驍參與競標,也未必是我們兩家聯合起來后的對手。我們既要承認霍氏集團的強大,也沒有必要妄自菲薄自己的實力。畢竟在商界,沒有永遠的霸主,只有永遠的追趕者。」

安墨伸出大拇指稱讚道:「周總,你這番話真是說得太好了!我要藉此興緻,請你嘗嘗最有A市特色風味的菜肴!」

此時已經到了吃午飯的時間,聽對方這麼一說,周嫻還真有點感覺餓了。

「安總,這附近好像沒什麼可以用餐的地方吧?」

「當然有!很快就到了。」說著話,安墨再次開車上路。 把車開進附近的村子,安墨找了一家最有特色的農家樂,跟周嫻一同走了進去。

「喲!二位客官好!想吃點什麼?」迎面而來的服務生是一個滿臉堆笑的小夥子。看他的動作以及說話的腔調,像極了電視劇上那些跑堂的飯店夥計。

安墨看了他一眼,半開玩笑地問:「你這算是特色服務嗎?我要不要額外給你小費?」

小夥子趕緊擺手:「不用不用!我……我這是電視劇看多了,有點模仿上癮,您完全不用理會!請二位裡面雅間坐!」

在小夥子的引領下,安墨和周嫻來到一間由卧室改成的雅間。這裡的環境整潔,整體布置非常溫馨,讓人有種在家裡吃飯的親切感。

安墨照著菜單點好了菜,小夥子立刻轉身出去準備。在這之前,他問客人要不要嘗嘗自家釀的白酒。

「我們是開車來的,不能喝酒。」

在得到安墨的回復后,小夥子接著追問:「那我給你沏一壺咱們這兒特有的紅茶吧?這種茶對人體有很多好處,保管您喝了之後不會後悔!」

安墨有些奇怪地問:「我怎麼不記得這裡有種過紅茶啊?」

小夥子笑著回答:「因為去年才剛剛開始種植,還沒有形成規模。如果今年茶葉能賣上個好價錢,明年估計您在城裡就能見到我們的品牌茶了。」

「有這麼厲害?那就來一壺給我們嘗嘗看。」

「好嘞!您稍等!」

不多時,小夥子端著香氣四溢的紅茶來到雅間。等給安墨和周嫻把茶水斟滿后,他熱情地說了一句:「二位先慢慢喝著,菜肴馬上就做好了。」

周嫻端起茶杯一聞一品,果然感覺這茶比一般的紅茶味道濃郁很多。

「安總,沒想到這裡也能栽種出這麼好的茶葉。來看這片風水寶地還有很多值得我們關注的地方。」

安墨點點頭:「是啊,等回頭我專門派人過來做個調研。要是合適的話,咱們投資他們這個紅茶品牌也未嘗不可。」

兩個人說話的工夫,菜肴一道接著一道被小夥子送到桌上。因為平時很少吃到這麼天然的食材,所以周嫻幾乎每吃一口,都要點點頭表示稱讚。她和安墨邊吃邊聊,幾乎沒花多少時間,就把點的菜基本上都給吃光了。

「安總,感謝你的熱情款待!這頓飯真是讓我印象深刻,希望在不久的將來,我們能和勁南一起再來品嘗一次。」

聽周嫻這麼說,安墨非常愉快地點點頭:「那有什麼問題?只要徐總來A市,我就帶你們來這裡吃個夠!」說著,他看了看錶,然後對周嫻說:「時間不早了,咱們回公司吧。」

周嫻點點頭,拿好自己的包準備跟安墨離開。就在這時,周嫻突然感覺身體有點輕飄飄的,頭腦似乎也稍微有些發沉。

「周總,你怎麼了?」發現周嫻的狀態不太對勁,安墨上前攙扶著問道。

周嫻強顏歡笑地擺了擺手:「我……我沒什麼事。可能坐車時間太長,身體有點累了。」

安墨聽罷思考片刻,然後給出了自己的建議:「那這樣吧,你就在這裡休息休息睡個午覺,等情況好轉之後我們再回去。」

「這……這樣行嗎?怕是要耽誤您的工作了。」周嫻說著,臉上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

安墨「呵呵」一笑擺擺手:「我現在的工作就是照顧好你,其餘的事情你就不用考慮太多了。」說到此處,他把小夥子從外面招呼進來,讓他給周嫻安排好客房入住。

「先生,那您要不要也開間房休息一下?」

本來安墨打算開口拒絕小夥子,可話剛到嘴邊,他就正正好好地打了個哈欠。

小夥子一瞧,忍不住笑了起來:「先生,瞧您的樣子還是睡一會兒比較好。」

打完這個哈欠,安墨確實感覺自己有些困了。他只能順水推舟,聽從了小夥子的建議。就這樣,他和周嫻兩個人各開了一間客房,打算進去睡一會兒再回市區。

黃昏時分,顧南音走進廚房,考慮晚餐應該怎麼個做法。家裡的剩餘食材不算多,想要做出一頓讓霍北驍滿意的飯菜,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你在幹嘛呢?」這時候霍北驍剛好路過廚房門口,看見顧南音在裡面發獃,便停住腳步隨口問了一句。

顧南音緩過神來,忍不住苦笑著問:「北驍,你想吃什麼?我實在想不出晚餐要怎麼做了。」

霍北驍冷笑一聲:「為了這種無聊的問題浪費時間,你還真是夠閑的。」

一聽這話,顧南音可有點不服氣了。她站直身子反駁男人:「思考吃飯的問題怎麼能算是無聊呢?照你這麼說,人類就應該取消吃飯這個無聊的環節,避免浪費時間?」

霍北驍並沒有被顧南音的氣勢所壓倒,他擺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繼續說:「我的意思是,你如果想不出做什麼飯,那就乾脆不用再去想了。」

顧南音苦笑著搖搖頭:「你說得輕巧!要是我不做飯,你不得埋怨死我?」

「絕對不會。」霍北驍說著,緩緩走到顧南音身邊:「我不僅不會埋怨你,還會給你提出更好的解決方案。」

顧南音昂起頭,幽幽微笑起來:「好啊,那我倒要聽聽你能想出什麼好主意來。」

霍北驍伸出大拇指,瀟洒地指了指後面的房門:「我的主意很簡單,咱們出去吃。」

「呵,我還以為你能說出什麼主意呢?原來就是這個……」

顧南音取笑的話剛說到一半,霍北驍突然上前一步,用手臂攬住了她的腰。

「你要是不願意出去吃,那我只能留在家裡……把你吃掉了。」說這話的時候,霍北驍雙眼通透而明亮,整個人散發著迷倒眾生的男性魅力。

顧南音面色一紅,咬著嘴唇輕笑著反問:「你……你有那麼好的胃口么?」

「有沒有,你馬上就知道了。」霍北驍說著,開始調皮地親吻起顧南音的臉頰。

「哈哈……好了好了!別鬧了!我陪你去……陪你去還不行嗎?真拿你沒辦法……」

在去飯店的路上,霍北驍跟顧南音說,今晚用餐的地點,是她從來沒有光顧過的一個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