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號稱天武大學附屬小學現在最強的四人,四皇之一的令狐鞍實力居然不如入學新生?最強劍法只是沽名釣譽,子虛烏有?成為四皇只是因為來得早?!!

(╯‵□′)╯︵┻━┻

點開觀看詳情~

震驚!天武大學附屬小學現最強入學試!!只手橫推全部人?擁有四皇甚至一帝的實力!!四皇看后都驚呆了!其實更應該讓這一屆的新生當四皇?!

(ヾ????)

點開觀看詳情~

然後這樣的新聞還有很多,特別是有一些標題黨,標題寫得多誇張多誇張,但是裡面一點內涵都沒有,圖片就只有小幸福四人和現任的四皇:鄔皇——鄔松。風皇——聶開,劍皇——令狐鞍,雷電法皇——桓桐,這四人的照片。

不過就算是這樣的新聞,這樣的帖子下面居然都有大量的評論,而且評論多數都是一邊稱讚後起之秀,認為小幸福四人更加厲害,應該從新定義四皇的地位。

一邊是老舊派,把現任新生四皇的戰績都列了一遍,嗶哩吧啦了說了一通,什麼一劍九天啊,言出法隨啊等等,描述得都可以和大羅金仙媲美了。

到最後短短一小時不到的時候,就分成了現代派和老舊派,基本是有帖子發出了,下面就會出現爭鬥。

「都是垃圾,一群新入學的小屁孩居然還跟和我風皇對抗,不懂事去看看他的戰績。」

「但是我們虎皇小幸福可愛啊」

「哼!長得好看有什麼用!法皇揮手萬雷落,一指雷電停,言出法隨,唯桐獨尊。」

「但是我們幻影女皇美啊。」

二次元中的玩家 「都給我讓開,全員聽我口號!!」

「銀河以北,雪莉最美,莉毒入髓,此生不悔。銀河以南,為莉而燃。拔劍而戰,豈是笑談!銀河以東,為莉而終。生生世世,為莉而生。銀行以西,莉歸吾兮!爾等雜碎,豈敢犯兮!」

然後不知道為什麼,會突然間跑出來一句:「喜歡一個人是藏不住的,就算躲在衣櫃里,還是會被她老公發現。」

「兄弟牛*!」

「今日最強沙雕網友!」

然後這句話就上了神評論。。。。

網路上真的什麼沙雕網友都有。

「哈哈哈,笑死我了,真的什麼人都有。還銀河以北,雪莉最美。哈哈哈哈,誰想出來的句子」

錚!

雪莉手輕輕一揮,一道殺氣瞬間殺來,如果不是格拉法躲得快,手中的晶卡就要被一分為二了。

「哇,你要不要啊,又不是我發的帖子,你砍我幹嘛!話說居然都沒有讚美我,真是過份啊。」

格拉法雖然這樣說,但是臉上卻在賤笑。。

錚!錚!錚!錚!

「我靠,你還來真的!!」

轟隆隆隆!

周圍直接被砍得七零八落,漫天的碎木塊,也不知道這裡是誰的宿舍。

直到小幻出手調停雪莉才沒有繼續出手。

「好了,別鬧了,要是被少主知道我們沒有認真完成任務反而在這裡自相殘殺,他估計要發飆了。」

格拉法隨手拿了一張破凳子,拿出晶卡看了幾個帖子后微微一笑:「時機成熟了,我們是時候到外面溜達幾圈了。要收割了。」

———————————————

天武大學一共有四個校區,分別對應不同年齡級別,而除了校區之外,天武大學還有各種修鍊,悟道的聖地,甚至連山脈,內海都有,廣闊無比,佔地面積甚至可以匹敵一個國家。

而萬呃山脈就是在天武範圍內的一條奇山脈,佔地十分的廣闊,千萬里大地土樣,奇峰異山數不勝數,在這裡,危險與美景並存。

萬呃山中,一座座高低起伏的山巒,有神峰直穿雲層,也有山谷深不可見地,蔥蘢勁秀的古樹,昂首雲天,巍峨挺拔,樹冠相疊,枝柯交錯,濃綠如雲,有靈芝仙草,有鳥鳴虎嘯,龍吟,鳳祥。

前妻不二嫁,腹黑總裁吃定你 萬呃山廣闊無比,真的要靠腳一步步的走完,認真的看完所有奇觀,這裡的風景半輩子都逛不完,當然了一般都會被野獸吃掉。小幸福三人不急不緩的坐在一輛蛟獸車上。

雪莉並沒有一起來,她獨自不知道去哪裡閑逛去了。

他們這一次要前去的地方正是萬呃山中最出名的萬劍山。來萬呃山的人基本是都會上萬劍山走上一走。萬劍山不只是在萬呃山,在整個北區也是十分有名。

萬劍山正如其名,有一把把劍插在上面,數目肯定不止一萬,萬劍山的萬字是指千千萬的意思,數不勝數的劍在上面。

傳說在萬劍山上有無上劍道,只要能參悟,成為劍神指日可待。

當小幸福三人登上了萬劍山之後,這裡早已經人滿為患,只見萬劍山滿地都是一把把劍插在地面,整座山峰都插滿了劍,而且整座山都被一條條紋路所覆蓋。這一條條錯綜複雜的紋路聽聞就是所謂的劍道,也有點像是因為這座山存在了千百萬年的歲月之後,被風吹雨打所裂出的的紋路。

在這山上,在一把把劍的旁邊坐著很多人,這些人多數都屬於年輕一輩的人才,甚至是這一代的天才,大勢力的子弟,這些修鍊者有的盤坐在一把神劍之前,雙目一直盯著這把神劍,好像要看穿它一樣,也有的坐在山上的一顆老樹之下,閉目感應,甚至有人飛到天上站在高空,希望能從整體看出其中玄機奧妙

總之,在萬劍山上的修鍊者,都是想從每一個角度觀看這一座萬劍山,有人凝目而觀,仔細研究,有的閉目養神,欲感劍氣波動,還有的人直接用力去拔劍。

這些修鍊者除了是天武的學生之外。更多的是來自於各門各派的年輕一輩,因為萬呃山誰都可以進入,都能取參悟著這萬劍之中的玄機,天武也沒有藏著捏著,希望大家都能有所收穫。

而萬劍山這麼出名除了因為有無上劍道之外,傳說無名劍帝當年在這裡留下了一把神劍,而傳聞中的無上劍道就是這一把神劍,因為神劍中帶有無名劍帝的劍意,甚至聽聞無名劍帝的傳承也在萬劍山上。

無名劍帝,曾經巔峰人物,是一位異人族金石人族的劍帝,傳聞也是金石人族第一位突破到這個階級的主人,而且他就是出身於學園星,當時學園星還不是這樣,是一顆莽荒星球。

無名劍帝,驚艷萬古,以身化劍,一人一劍肚子走出一條無雙之路,登臨帝位。 「大人,玉虛觀弟子羅陽並其師弟顧惜朝求見,說是替其師父拜訪大人。」

衙役匆匆進入堂內,單膝跪地,低著頭一板一眼的稟報。

此言一出。

滿堂皆驚,在場眾人都不是傻子,此言明顯在逼六扇門表態。

若是不見,恐怖日後六扇門在青州寸步難行。

婚路迷情 大廳內,主座之上是一位發福的中年人,滿臉富態,倒是不像朝廷官員,反而更像是豪門員外。

此人,便是廣陽郡城六扇門捕頭,方泰和。

「大人,不如將其請進來,大不了採用迂迴戰術,顧左言他也好」

「不錯,如此將人拒之門外,實在有欠妥當。」

……

堂內其餘眾人,議論紛紛,很是不明白自家大人,究竟為何一直不見玉虛觀門人。

這些,都是廣陽郡城六扇門的骨幹,算是方泰和的得力下屬。

聞言,方泰和皺著眉頭,左右為難。

非是他不見玉虛觀門人,而是玉虛觀早就被盯上了,他現在往槍口上撞。

莫不是傻?

玉虛觀弟子被殺,只是一個小小的開端。

雖然不知究竟為何,但他方泰和不需要知道,在官場和江湖打拚多年,一些苗頭還是能看出來的。

這也是他一直拒而不見的原因。

江湖上的腥風血雨,他是不想參與,有時卻是身不由己,此次稍有不慎,弄不好得把老命丟了。

正當方泰和沉思之際。

「見見又有何妨?方大人如此,豈不是墮了朝廷的威嚴。」

一道平淡無奇的聲音,宛如平地驚雷般在方泰和耳邊響起,驚得立刻從主座上站了起來。

「什麼時候進來的?」方泰和瞳孔一縮,如此輕而易舉潛入六扇門,如此實力,就連他也遠遠不如。

若是……

方泰和忍住沒有往下想,眯著眼睛,抬頭看向來人。

然而,下一刻……

「參見陳大人,下官有失遠迎,不甚惶恐,還望大人恕罪。」

方泰和臉色頓時變得極為蒼白,微低著頭,躬著身子,驚惶的說道。

可以看出,這幅神態並不是假裝出來的,而是真的如此。

若是細看,都可以看出方泰和渾身在細微的顫抖。

「呵呵,本官此次只是隨便來看看,方大人不必如此緊張。」

說話之人,站在大廳門口,一步一步的走了進來,笑著說道。

其餘眾人,雖然不明白髮生什麼?

不過,一身飛魚服,腰佩綉春刀。

如此裝扮,整個江湖又有誰不知,於是眾人誠惶誠恐的起身行禮。

一時間,場面陡然安靜下來,靜的針落地可聞。

見此,來人施施然來到主座,坐了下來。

至於方泰和早就帶著屬下,站在下方恭聽訓示,不敢怠慢。

「方大人是提前得知了什麼消息?這才將玉虛觀弟子拒之門外嗎?」

那位陳大人悠閑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看著方泰和淡淡的說道。

「大人,其實……」

話音未落,方泰和就已經嚇得一聲冷汗,慌忙解釋道。

然而,還沒說完就被陳大人打斷,「好了,不用解釋,知道了也就知道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大事,這件事是我在主持,到時希望方大人能夠配合。」

六扇門,也可以說是錦衣衛在江湖中的眼睛。

「咚!」

說完,陳大人將茶杯放在桌子上,發出一聲沉悶的響聲。

方泰和暗暗擦了一把臉上的冷汗,有些後悔去亂打聽,當時聽說玉虛觀弟子被殺,就查了一下。

現在看來,當時的決定是多麼愚蠢。

方泰和心中思緒不斷,臉上不露分毫,當即保證道:「陳大人放心,下官一定盡心儘力為大人辦好事情。」

「讓門外的玉虛觀弟子進來吧,方大人難道還怕兩個乳臭未乾的小子?」

陳大人瞥了一眼心不在焉的方泰和,端起茶呷了一口,淡淡的說道:「其實,也可以適當的透露點東西,這點不用我替方大人想吧。」

方泰和臉色為難的說道:「可是,若是如此,萬一被察覺到,耽誤了大人的計劃,下官可是百死莫贖。」

「拒而不見,才是最大的破綻。」說完,陳大人冷著臉起身,邁步朝著堂外走去,「言盡於此,方大人好自為之。」

話音一落,陳大人便已經不見蹤影,留下在場眾人長舒一口氣,面面相覷。

方泰和在堂內踱著步子,臉色難看吩咐道:「去吧,將玉虛觀兩名弟子帶進來,就說我要見他們,其餘人等都下去吧。」

「是,大人。」

轉瞬間,大廳內就只剩方泰和一人。

這次,錦衣衛陳巍親來,無非警告他不要破壞他的計劃,雖然雲淡風輕,卻是危機四伏。

對於他這種一郡捕頭,在錦衣衛鎮撫使眼中,當不值一提。

正因為如此,他才不得不小心翼翼。

其實,方泰和根本不想沾這件事。不沾,朝廷也怪罪不到他,沾了,弄不好惹得一身騷,還撈不到任何好處。

然而,現在卻被逼著見玉虛觀弟子,奈何官大一級壓死人,何況何止大一級,如今是躲也躲不掉,只能硬著頭皮處理這件事情。

不一會兒。

季川和羅陽在衙役指引下,來到內堂大廳,一眼便看到正坐在主座的方泰和。

此時,方泰和正笑眯眯的看著兩人。

見兩人到此,立刻起身迎上,笑眯眯的道:「哈哈,兩位少俠來此,有失遠迎。」

說著,就引著兩人在堂內坐下,馬上就有衙役上茶,禮數倒是極為周到。

即便這樣,也不能打消季川內心的懷疑。

這次,他們可是在衙門外等了很長時間,就在兩人放棄,準備離開之際,突然衙役過來說方大人要見兩人。

這番作為,不得不讓人懷疑。

站起身,羅陽拱著手道:「方大人客氣,家師對方捕頭可是多有提及,在大人面前,我們都是後輩,不必如此客氣。」

「好,那我就託大叫一聲羅賢侄。」

對於羅陽,方泰和還是認識的,每年他都要去玉虛觀一趟,作為玉虛觀觀主弟子,當然認得。

接著,方泰和看向季川,疑惑道:「不知這位賢侄是?」

「呵呵!」季川輕笑一聲,說道:「在下顧惜朝。」

「方大人有所不知,顧師弟是家師最近新收的一名關門弟子。」

羅陽又補充了一句,無形中提升季川的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