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暴剛剛聽到這個聲音,心裡正是一陣感動,可是還沒有感動的流出一滴淚,就見到不遠處,那群黑壓壓的人群朝這邊疾奔而來,不由的破口大罵道:「這個混蛋,竟然把我當成誘餌!」雷暴心中那才叫一個憤怒,可是面對越來越近的星曜會成員,他哪裡還敢多做停留,拚命的爬起來,就朝馬俊傑逃竄的方向奔去,可是剛剛跑出幾步,又是一個踉蹌摔倒在地。

「我操你媽的臭娘們,竟然把我查德這麼干!」雷暴當即破口大罵起來,想到昨晚的一夜七郎,他心中就充滿了後悔,若是這些日子以來自己好好養精蓄銳,以自己的身手,就算被圍住了,也有逃離的機會,哪裡像現在這樣,只能夠等死?

「呵呵,雷堂主,人不風流枉少年嘛,男人嘛,活著就是該瀟洒瀟洒,女人嘛還是該干則干,否則死了之後且不是很虧?」這個時候,那群黑壓壓的人群已經奔了過來,一陣陰陽怪氣的聲音響起。

「你到底是何人?」雷暴心中充滿了憤怒,可是他卻不明白,到底對方會是誰?

「呵呵,雷堂主,難道說你連我也不認識了么?」葉星辰一步朝前踏出,臉上掛著一抹邪意的笑容。

藉助周圍的火光,雷暴看清楚了葉星辰的臉龐,不由的一陣驚呼:「你……沒死?」 在西北最大的一所醫院當中,白家大公子經過了短暫的治療之後被送入了特護病房,白家大公子的傷勢並不嚴重,但是醫生已經下了一個診斷,白家大公子現在十分虛弱,整個人就相當於一個小孩兒一樣,他是用小孩兒的器官來支撐一個成人,所以這段時間都要在床上休息了,這種癥狀醫院當中根本檢查不出來,只能是給白家大公子開了一大堆的名貴補藥,按照現在的這個速度,至少半年的時間都得在這裡。

「到底是怎麼回事呀?你倒是張嘴說呀,兒子被打成了這個樣子,你得想辦法給他報仇呀,你怎麼坐在這裡一聲不吭的呀?你平時的威風都到哪裡去了?平時說這個厲害,說那個厲害,可是到了關鍵時刻怎麼連人都沒有呀,得讓他們這些人知道咱們白家的厲害,如果你不幫兒子報仇的話,那我就回京城去叫人,我爸爸最喜歡兒子了,我就不相信他能看著他外孫受苦,這口氣我可咽不下去。」白總裁的老婆是朱女士,朱女士來自京城的大家族,家族的規模跟劉家差不多,但是朱女士家裡並沒有接上,只有朱女士的父親跟劉老爺子旗鼓相當,但朱女士的兄弟們都沒有辦法跟李天的舅舅相提並論,所以朱家現在有人以衰弱之勢,但是朱老爺子還在世,而且朱老爺子是修真之人,所以大家都還是很給面子的。

本來朱女士正在家裡打麻將呢,作為西北玉石集團董事長的太太,平常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最喜歡的事情就是在自己家裡打麻將,約上幾個閨蜜好友在家裡胡天黑地的打就是了,沒想到今天運氣不怎麼樣,不在輸了那麼多的錢,而且接到了一個要命的消息,自己的兒子被一個魯東省的小子打了,直接就送到醫院來了,朱女士趕緊的趕到了醫院,看到的就是兒子從重症監護室當中被推出來,看樣子氣息都少得很,如果不是醫生再三保證的話,都以為自己的兒子要堅持不下去了呢。

「夫人呀,你老老實實的休息一會兒,這件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剛剛跟那位李先生達成和解,這個傢伙絕對不是一個簡單的人,暫時先不要去找他,我需要一定的時間進行規劃,這個仇我也咽不下去,但是我必須得提醒你,如果我們沒有準備好的話,找那個傢伙報仇,只能是被那個傢伙再次羞辱一次,不管是你們朱家還是我們白家,都不會咽下這口氣的,但是你要明白一點,對方是一個強人,是一個你父親那種層次的強人,並不是我們能夠應付得了的,就算我們要報仇的話,也得把我們這邊所有的勢力糾結起來,這才是我們的機會。」白總裁無奈的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當初又不是因為朱家厲害,自己怎麼會娶這樣的白痴女人當媳婦呢?這個媳婦一輩子也沒有給自己帶來什麼,唯獨給自己帶來一個兒子,而且潛力十分的大,也正是因為這一點,不管什麼事情都讓著這個女人,養成了這個女人囂張跋扈的性格,但不管你怎麼囂張,你也得看清楚你對面的是什麼人吧,李天的本領白總裁可是看到過的,如果現在傻了吧唧的去報仇,最終的結果就是被解決,還得賠給人家一大堆,那個時候可就不是10億人民幣了。

「我不聽你的什麼狗屁借口,我就不相信了,你很明顯就是在撒謊,還不是你自己害怕了,什麼叫做跟我父親一個級別的?我父親可是親口告訴過我,在整個華夏的境內,他那樣的高手不超過十個,一個小屁孩而已,難道能跟我的父親相提並論嗎?恐怕連我們家的護衛也趕不上吧?」這個中年婦女冷哼一聲,明擺著就是看不起自己的丈夫,結婚那麼多年了,雖然自己的丈夫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在這個女人的心裡,自己的丈夫還是一個窩囊廢,要不是當初提前有了孩子,才不會嫁給這樣的人呢,怎麼說自己也是京城大家族的名門閨秀?

「你們家的護衛能比崑崙派的護衛還厲害嗎?經常跟在兒子身邊的老邱你是認識的吧?老邱在那個人的手中,連三招都走不過,你覺得你們家的護衛有那麼厲害嗎?」白總裁也不耐煩了,直接把這句話扔出來了,然後到旁邊的休息室里去了,對於白總裁來說,夫妻雙方根本就沒有什麼感情,要不是因為這個孩子,恐怕兩個人早就分開了,到了他們現在這個級別,並不是說想分開就能分開的,雙方都是一個巨大的利益體,只有他們的婚姻才在這個利益體才能夠保持得住,如果他們分開的話,恐怕上面的人也不會願意的,但是對於這樣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女人,白總裁真的是很頭疼。

朱女士看著離開的丈夫,這一刻也算是知道了,老邱的身手他是見過的,當初老邱剛剛到家裡來的時候,朱女士還不相信老邱的本事,執意要給兒子配上朱家的護衛,但是當三名朱家的護衛被老邱打斷腿的時候,這位朱女士算是認識了老邱的本事,從那以後,在朱女士的心中,老邱也是一名高手了,但是這樣的人在李天那裡三招都走不過,那個李天得是個什麼樣的人呢?

可是朱女士又看了看床上躺著的兒子,心裡還是有些不爽,立刻拿起了自己的電話,你們白家的人當縮頭烏龜,我們朱家的人可不會的,朱女士把電話打到了自己的弟弟那裡,朱家也是一個修真家族,之所以現在比不上劉家,就是因為朱家的第二代並沒有多少官員,所以他們現在式微了,但並不代表朱家現在沒有能人,朱女士的弟弟就是一個強人,要比老邱更強的人,所以朱女士準備把自己的弟弟都叫來,平常最心疼的就是這個外甥了。 閃耀之星,剛剛獲取了一場大勝的葉星辰回到了七樓,詢問陳小龍這條消息是從哪兒得來,可陳小龍卻說根本不知道,這讓他很是驚訝,不僅他心中充滿了驚訝,就連歐陽俊等人也是滿臉不可思議的望著陳小龍。

「你們別這樣看著我,我的人真的不知道是誰送來的,不過這條消息我是確認之後才告訴你的!」陳小龍滿臉無辜的說道,而他的眼中同樣閃爍著疑惑的神色。

「這麼說來,雷門內部有人向我們示好了?」葉星辰可是清楚的明白,這次的消息是多麼的珍貴,若不是提早知道這條消息,想要這麼輕易的消滅雷門的那三千多人根本不可能,而如此重要的消息,除了雷門內部的高層,一般的人又怎麼可能知道?可是雷門內部的高層怎麼會做出這樣等同於背叛的事情?而且還不留名?

所有人都是滿臉的疑惑,他們實在想不明白到底是誰透露這麼重要的一條消息。

「雷傷,你覺得誰最有可能?」葉星辰見眾人都是一臉的疑惑,朝著站在邊上的雷傷說道。

「雷動天這人一直多疑,像這種事情只會像自己的心腹透露,可是雷罡雷威都被殺死,我人也在這裡,這麼一來,他身邊的心腹就剩下他雷家之人。這次帶隊的是雷暴,他不可能自掘墳墓,而雷損是他最得意的兒子,以後雷家的一切都是他的,他自然不可能泄露這條消息,剩下的就是他的孫女雷婷婷和馬俊傑了……」雷傷也是眉頭緊皺,慢慢的將他所知道的人說了出來。

此言一出,廳中的所有人都是一陣驚訝,不管是馬俊傑也好,是雷婷婷也好,都和星曜會有著天大的仇恨,怎麼可能是他們兩個?

特別是馬俊傑,若是真的是他泄露的,怎麼可能還會親自去迎接雷暴呢?而且他的動機是什麼?至於雷婷婷,這似乎更不可能?

「難道就沒有其他人了么?」葉星辰眉頭緊鎖,打死他也不相信會是雷婷婷和馬俊傑。

「我所知道的就是這些,不過我一直懷疑雷動天身邊還有暗中的勢力,這是我們都不知道的秘密,但是這些人更不可能透露這條消息出來,他們若是存在,也絕對是雷動天的死士,怎麼可能做出這樣的事情?」雷傷淡淡說道。

葉星辰選擇了沉默,他的腦海中又不自覺的想起了當日雷婷婷的所作所為,似乎和以前的她很不一樣,難道真的是她?可是她有理由這麼做么?

陳小龍,歐陽俊,林翱翔,羅隱,紫楓,王小虎,呂培虎,皆是一臉的沉默,這條消息來的是如此珍貴,可是他們竟然不知道是誰送來的,這讓人多麼的感到不可思議?

「星辰,這件事我會繼續調查的,你們先去休息休息吧,我想要不了多久,雷動天的第二批人馬也會相繼到來,到時候可有得忙了!」見到眾人一直沉默,陳小龍忽然開口說道。

葉星辰想了想,點了點頭,事情總有水落石出的一天,沒必要在這裡妄加猜測,朝幾人點了點頭后,葉星辰就朝自己的房間走去,卻沒有注意到陳小龍歐陽俊等人眼中的那一抹怪怪的神色。

剛剛推開房間的大門,就聞到了一股誘人的幽香,葉星辰抬眼望去,就見到余小琴身穿著紫色的睡袍半躺在自己的床上,睡裙的領口沒有扣上,兩半雪白滑嫩的球體映入眼帘,睡裙下面,更是露出一雙光滑白嫩的大腿,此時她正睡得很香,長長的睫毛輕輕抖動,臉上掛著一抹淡淡的笑容,顯得如此安寧,如此嫵媚。

葉星辰輕輕的走到了余小琴的身邊,慢慢的俯下身子,在余小琴的臉蛋上輕輕一吻。

這一吻,就如同童話世界里的王子吻醒公主一樣,將沉睡之中的余小琴喚醒。

「星辰……你……你總算回來了……」余小琴剛剛睜開眼睛,就見到葉星辰站在身前,臉上露出了一抹羞紅的神色。

「呵呵,你機票定好了么?打算幾時走?」葉星辰淡淡一笑,身子坐在了床邊,眼睛卻望向了余小琴的心口……

「就這連三天內,我是想這幾天多陪陪你,我……」余小琴還要說些什麼,紅唇的雙唇卻被葉星辰緊緊的吻住,而葉星辰的大手,卻是攀上了巨峰之上……

一場大勝,換來了雷門短暫的平靜,那夜逃走的馬俊傑卻一直沒有消息,也不知道是是不是死掉,不過這幾天葉星辰什麼都沒有做,他只是陪著余小琴逛街,看電影,回憶曾經大學時候的事情,就彷彿一對初戀情人一般,尋找著那初戀的感覺。

這日,余小琴一家人乘坐著飛機離開了靜海市,也離開了葉星辰,葉星辰並沒有去送,甚至是星曜會的任何人都沒有前去,他不想打擾余小琴那寧靜的生活,就讓她悄悄的離開吧。

下午三點左右,陳小龍等人都還在呼呼大睡,葉星辰卻起身來到了金陵路那家關婷婷上班的咖啡廳內,他上身只穿著一件白色的襯衫,下身是一條黑色的長褲,腳下一雙白色的休閑鞋,頭上戴著一頂太陽帽,擋住了大半邊臉,看上去就像一個普通的大學生一般,哪裡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靜靜的坐在靠窗的角落,靜靜的聆聽著咖啡廳那幽雅的音樂,葉星辰的心,難得的一片寧靜。

余小琴走了,蘇姍容蓉她們都在國外,暗星堂的堂口也移到了澳大利亞,有菲菲和黃天宇那老傢伙在,她們的安全肯定沒問題,李妍一個人在京都,有李家在,自然也不會有什麼事,如今自己身邊就剩下一心要為家人報仇的穆曉筠,自己該怎樣才能夠把她勸走呢?

黑道殺戮太過殘忍,太過血腥,葉星辰不想自己的女人來承受這些,特別是在這種敵我不明的情況下,他的心中,更是沒有一點主意。

「怎麼了?看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樣子?」這個時候,一陣悅耳的聲音卻是在葉星辰的耳邊響起……

葉星辰轉頭看了一眼,正是穿著一套女僕服裝的關婷婷,看著她臉上露出的堅定自然的笑容,葉星辰嘴角也不自覺的浮現出淡淡的笑容,那是一種舒心的笑容。

「呵呵,沒什麼,只是最近事情多了一點,休息不是很好!」葉星辰淡淡一笑,眼中的憂愁立馬消失的無影無蹤。

「都要做爸爸的人了,還一點也照顧好自己,以後還怎麼照顧寶寶呢?」關婷婷微微一笑,卻是站在葉星辰的身邊,並沒有坐下,雖然說現在人很少,而咖啡廳的老闆也知道她和星曜會的關係,從來不會說她什麼,但她依然堅持著自己的立場。

「嘿嘿,這個還早著呢,對了,婷婷,今天什麼時候下班?一起去吃頓飯吧?」葉星辰微微一笑,不知道為什麼,每次來到這裡,他的那顆煩躁的心都會很快的安靜下來,每次看到關婷婷那張樂觀向上的微笑的時候,他心中所有的憂愁都會消失的無影無蹤。

「好啊,正好今天發工資,我請你怎樣?」關婷婷甜甜一笑,笑得如此純潔,笑得如此可愛。

「當然,有美女請客,我還會拒絕么?」葉星辰哈哈一笑,也不去想自己的身價比關婷婷高了多少倍,兩人是朋友,還是最知心的朋友,又何必計較誰多誰少?特別是他深深明白關婷婷是一個堅強獨立的女子,她從來不希望欠別人的人情,更不會接受別人的施捨。

「呵呵,這麼多年來了,你還是老樣子……」聽到葉星辰的話,關婷婷只是淡淡一笑。

「你不也是?」葉星辰也是一笑。

「呵呵,我先去忙了,下班后我們就去吧!」關婷婷微笑著點了點頭,轉身就朝吧台走去,留下一臉安詳的葉星辰。

兩個小時后,金陵路西面,一條長寬不過十米的小巷之中,乃是整個金陵路最出名的小吃一條街,在這裡,你可以吃到世界上任何地方的小吃,從最便宜的一角一串的麻辣燙開始,到上千元一份的來自其他國家的著名小吃,在這裡都能夠買到。

此時,小巷中人來人往,絕大多數是那些年紀輕輕的女孩們,她們有的剛剛步出社會,有的還在讀書,好吃的她們平日里只要一有空,最大的興趣就是來這條小街大吃一頓。

如今已經是四月的天氣,很多少女們已經換上了清涼的夏裝,穿著迷你短裙,秀動著她們那充滿活力的身軀。

葉星辰和換上了一套普通休閑服的關婷婷此時就坐在一家面積不過十多平米的麻辣燙的小店門口的小板凳上,吃著火辣辣的麻辣燙。

又麻又辣的土豆片塞進嘴裡,那油而不膩的爽口感覺讓葉星辰快要升上了天堂。

已經多久沒有這樣的感覺了呢?記得前世的自己讀大學的時候就經常和幾個同學一起呆在這種小店吃這種爽口的麻辣燙吧?那時的自己是多麼的單純,多麼的天真,只想著一心學習,好好的學習,出來后找個好的工作,可是結果呢?

想到了那慘不忍睹的前世,葉星辰的臉上,又是閃過了一陣悲傷。

「呵呵,怎麼了?太辣?看你這表情,就彷彿吃了世間最難吃的東西一樣!」看到葉星辰臉上的神情,關婷婷打趣道。

「呵呵,我吃辣可厲害了,這不過是小意思而已,老闆,再來千把串土豆片,我慢慢吃!」葉星辰一笑,隨口就朝旁邊的老闆說道。

千把串?老闆卻是一愣,你胃口有那麼大么?

「呵呵,老闆,你別聽他的,再來二十串土豆片吧,對了,要不要來點啤酒?」關婷婷看到了老闆臉上的為難之色,趕緊開口說道。

「好啊,最好是冰凍的!」葉星辰淡淡說著,心中的悲傷卻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前世的自己過得如此窩囊,可是上天卻給了自己一個重生的機會,讓自己得到了前世一輩子也不敢想的權力,更是找的了那麼多的紅顏知己,自己還有什麼可抱怨的呢?如今所要做的,就是好好的守護著這一切,與她們一起白頭偕老。

一想到這裡,葉星辰的心中頓時爆發出強烈的自信心,這一切都是自己的,自己好不容易才有了今天的一切,又怎能夠輕易的放棄?

為了心愛之人,為了一起奮鬥的兄弟,為了那些曾經死去兄弟,這一戰,一定要勝,不管是雷門也好,還是萬家也罷,都不能夠奪走自己的一切。

恍惚間,葉星辰彷彿成長了許多,整個人的氣勢瞬間從頹廢變得精神抖擻,而他整個人的心就彷彿從一片迷霧之中走了出來,看到了外面的大千世界一般,是如此的清晰,如此的明亮。

原本因為不知道雷門實力,不知萬家底細,而消失的自信心再一次回到了他的身上,這一刻的他,才是真正的他,那個不管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會放棄的葉星辰。

感受到葉星辰身上的變化,關婷婷的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這才是她所認識的葉星辰,這才是那個翻手為雲覆手為雨,掌控萬人生死的葉星辰,這才是那個孤傲無比卻又散發著無盡柔情的葉星辰。

此時,老闆遞來了兩瓶最為劣質的啤酒,葉星辰拇指一彈,彈飛了啤酒蓋,舉瓶就朝關婷婷說道:「謝謝你婷婷!」

「呵呵,謝我做什麼,我根本就沒有幫你什麼,只不過如今你在乎的東西太多,承擔的也太多,所擔心的也太多,所以很多時候忘記了本我!」關婷婷一笑,卻也抓起桌上的啤酒瓶,和葉星辰輕輕的一碰……

「本我?」葉星辰一愣,不過隨即反應過來,這不正是丟掉了自己的本我么?當下拿起酒瓶,口中哈哈一笑,就這麼放在嘴邊,咕嚕咕嚕的狂飲起來……

關婷婷也是微微一笑,很是豪爽的和葉星辰拼起酒來。

「婷婷,你怎麼在這裡?」就在這個時候,卻傳來了一陣驚訝的男聲,兩人同時望去,就見到一名長相普通,全身卻充滿著書生氣息的男子走了過來……

(這幾天的更新都無法徹底穩定下來,所以大家最好是晚上看!) 魔教的白西裝很快就知道了李天所做的事情,這位白西裝對李天的眼神都變了,原本只是覺得李天是聖女看重的人,所以他們這邊都很尊重,沒想到竟然如此的厲害,李天不清楚玉石集團的虛實,但是這位白西裝在整個西北地區混了很長時間,當然清楚白大少爺的情況,白大少爺雖然是個超級天才,但他並沒有多強的實力,可他身邊的老邱就不一樣了,在西北地區那是數得上號的,這樣的人竟然沒辦法跟李天動手,可想而知,李天的力量多強了。

「今天晚上這是怎麼回事兒?難道你們魔教給我加餐嗎?」李天回到別墅之後,裡面已經擺滿了美味佳肴,這一桌飯菜可是不便宜的,雖然這個別墅里也有廚師,但是李天敢肯定,這裡的廚師絕對做不出這一桌的飯菜來,很明顯,這是從五星級大酒店弄來的,魔教方面也真是下本錢。

「李先生在玉石集團的事情一戰成名,現如今周圍的地區誰不知道,小的能有這麼一個孝順的機會,那絕對得做得妥妥噹噹的,這是我們西北地區最好的廚子做出來的,我知道李先生是魯東省的人,所以這全部都是魯菜,一定能夠讓李先生吃到家鄉的味道。」這個白西裝笑呵呵的說道,這點權利,這個傢伙還是有的,魔教在各地勢力超群,不是一般的勢力可以比的,所以他們想要把最好的廚子弄過來吃頓飯,這還不是手到擒來嗎?別管這個廚子有多少的預約,其他人敢跟魔叫爭嗎?

有的時候,李天也很羨慕魔教的做事方法,不管別人想什麼,只要是自己想做什麼,那就必須得把這個事情做了,可以說是毫無約束,能讓自己過得很高興,事後就算有天大的災難,大家一起扛著就是了,但是李天卻不能夠這麼做,魔教之所以會成為眾矢之的,也跟他們的這個辦事方法有直接原因,魔教經過了那麼多年的發展,他們已經是勢力龐大,其他人如果不是超大型家族,恐怕沒人敢找魔教的麻煩,李天想要用這種方式做事,那還得等個年份才行呢。

李天笑著點了點頭,不管人家原來做過什麼事情,也不管人家的手上有多少的人命,但是這一刻,人家的確是為了你這頓飯費心了。李天笑著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這喝的可也不是普通的酒,據說是幾十年前的紅酒,但李天對這種東西並沒有多少的喜愛,直接跟白開水一樣喝了,如果有紅酒愛好者在這裡的話,都會覺得李天是暴斂天物,這種酒全世界就剩下不到200瓶了,李天這個喝法真是瞎了呀。

「我對西北地區的情況不是很清楚,不知道你可不可以給我講解一下,今天我所做的是個事情,能夠引起什麼樣的動蕩呢?」李天自己帶來的手下都在吃東西,這些人可以說都是打手,如果能把姚爺帶來的話,李天可能會讓姚爺分析一下,但姚爺對於大西北也不是很清楚,現如今這個小子一看就是靠動腦子過日子,讓這個傢伙給自己分析一下也沒事兒。

這傢伙聽到李天問自己,趕緊拿起手絹擦了擦嘴,雖然他也算是魔教的中層幹部了,但是這些東西也不是常吃,今天算是沾李天的光了,吃的滿嘴都是油,聽到李天發問,趕緊的整理一下。

「承蒙李先生看得起,那在下就說一下淺見?」這傢伙說話的口氣十分謙卑,當李天剛剛抵達西北的時候,這傢伙只是一種恭敬而已,而且還不是因為李天的原因,全部都是因為他們魔教聖女的原因,但當昨天打完之後,對李天那是發自內心的恭敬,恐怕這就是李天第一次看到的改變了,至於其他的改變,就只能是從這個傢伙的嘴裡聽到了。

李天示意這個傢伙繼續說下去。

「李先生,您打敗了白大少爺,這並沒有什麼值得說的,重點就是您敢打他,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白大少爺在西北地區算是頂級的公子哥,就算是放到咱們全國境內,那也是能夠排到前十的,不僅僅是因為玉石集團的公子,如果只有這一個身份的話,恐怕連前50都排不進去,但這個傢伙是崑崙派的繼承人,而且還是京城朱家的外孫,京城朱家雖然比較厲害,但是到了白大少爺這一帶,沒有人比他更強,據說朱家的老爺子都很喜歡他。」這個傢伙搜颳了一大堆的資料,就等著李天問自己呢,沒想到李天還真是問了,所以這些資料都派上了用場,人就是這個樣子,當他們所做的努力有人欣賞的時候,這就會更加的賣力。

「京城的朱家跟劉家比起來如何呢?」對於京城的這些大家族勢力,李天那邊是不怎麼清楚的,就算是對於他的外公家裡,李天也僅僅是知道一個大概而已,父親那邊什麼都不說,乾脆他也就不去問了,反正也不是攀附權貴的人,沒準以後劉家還得靠咱呢。

「李先生,這兩大家族原來可是齊頭並進的,都是擁有實力強橫的強者的家族,但是現如今劉家繼續前進,雖然現在劉家只是排名前三,但如果按照現在的勢頭髮展下去,很有可能會成為京城第一家族,就算是在整個華夏境內,那也是了不得的,我們魔教雖然強大,但也不想招惹這些家族,因為他們手中掌握著政治勢力,在現代社會當中,宗派勢力能起到的作用並不是很大了,政治勢力才能夠起到最大的作用,尤其是在華夏這塊地盤上,但是朱家就不行了,朱家第二代發展良秀不齊,跟劉家那邊是完全沒辦法比的。」這個傢伙身為魔教的中層幹部,對於京城各大家族還是十分了解的,他說的這些都是一些大路貨,基本上大家都清楚的,所以也不算什麼秘密。 來人上身穿著一件淡藍色的襯衫,下身是一條黑色的長褲和一雙白色的休閑鞋,戴著一副金絲眼鏡,看上去溫柔儒雅,斯斯文文的,此時,他的臉上正露出極其震驚的表情。

「原來是王天雲啊,我陪我朋友吃點東西,你要不要也來吃點?」關婷婷微笑著說道,笑容很是親切。

「啊……」被叫做王天雲的男子一愣,看了看葉星辰,又看了看小店的那種環境,臉上的肌肉使勁的抽了抽,眼中更是閃過一絲厭惡的神情。

「還是不用了,我不喜歡吃辣的,要不這樣,婷婷,我請你去吃披薩?」王天雲最後開口說道。

「披薩?那種一塊也要百來塊?油膩膩的東西?」關婷婷還沒有說話,葉星辰已經插口道,從王天雲剛才的表情動作中,他已經猜到了這個男子肯定對關婷婷有意思,而且明顯是一個家境還算不錯的人,只不過他看人的目光讓葉星辰很是不爽。

「不錯,那東西營養豐富,口味極佳,而且極其衛生,比著東西可是好太多!」王天雲掃了葉星辰一眼,很是得意的說道,顯然看不慣葉星辰這種只能夠請關婷婷吃麻辣燙的窮鬼。

「衛生?口味極佳?營養豐富?呵呵,有這麼多好處?婷婷,不如你就隨他去嘗嘗那東西吧!」葉星辰淡淡一笑,很是不在意的說道。

「對不起,王天雲,我不是很喜歡吃披薩……」誰料到關婷婷卻是一口回絕了王天雲的邀請,讓王天雲和葉星辰都是一愣,難道她以為自己生氣了所以這麼說么?

這是葉星辰的想法!

難道她喜歡這個男的?所以直接當面拒絕我?這是王天雲心中的想法,可是他們卻不知道關婷婷從小就對於國外的東西不太感興趣,和如今許多女孩追求外國貨的心思有著天壤之別。

「呵呵,是我冒昧了,對不起婷婷,那晚上你想吃什麼?我請你吃?」王天雲繼續厚著臉皮說道。

「婷婷,我聽說南洋街新開了一家泰國飯店,裡面的東西蠻好吃的,不如晚上我們就去哪兒吧?」關婷婷正要說話,卻被葉星辰打斷。

「啊……」關婷婷一愣,她還沒有反應過來葉星辰怎麼會忽然說這樣的話,可是聽在王天雲的口中,卻以為關婷婷答應了葉星辰的邀請,不由的心中一怒,你一個窮鬼,有什麼資格請婷婷吃飯?

當下直接拍著胸口保證道:「這位兄弟說的不錯,不如今晚就由小弟做東,這位兄弟也一起去吧?」

「呵呵,難得王兄這麼大方,那小弟就恭敬不如從命了,不如我們晚上六點半在那泰國飯店門口等怎樣?」葉星辰當下也是微微一笑,笑容說不出的親切,可是在關婷婷看來,卻怎麼看怎麼陰險。

神級美食主播 果然是一個窮鬼,竟然連客氣都不說一聲就恬不知恥的說一起去,你這樣的人婷婷怎麼會看上你呢?王天雲心中想著,臉上卻是掛起了自以為大方的笑容,柔聲說道:「恩,那我先離開一會兒,晚上六點半,不見不散!」王天雲難得有機會請關婷婷一起吃飯,心中自然歡喜,至於中間還多了一個葉星辰,他是一點也不在意,一個窮的只能夠吃麻辣燙的傢伙,能夠有什麼競爭力?他甚至連葉星辰的名字也沒有細問,更是忘記了答應他的是葉星辰,不是關婷婷,就這麼朝關婷婷笑了笑,就轉身離開了這裡。

「星辰,你這是做什麼?」直到王天雲走出很遠之後,關婷婷才開口問道。

「呵呵,這小子對你有意思,你對他呢?」葉星辰沒有回答關婷婷的問題,反而開口問道。

「他的父母都是我們學校的教授,而他本人也是我們學校的團支書,能力很強,可是要說到感覺,也不過是普通同學之間的關係而已,每次他邀請我吃飯,我都拒絕了,可是你這次卻答應了他,這……」

「呵呵,沒什麼,不就是一頓飯么?我讓他這一次之後永遠也不會來煩你,怎樣?」葉星辰直接打斷了關婷婷的話語。

「啊?你可不要亂來啊?」關婷婷一聽說永遠不會來煩你,當下還以為葉星辰要殺掉王天雲。!

「我可是文明人,怎麼會亂來呢,你放心,只要他不動手,我不會對他使用暴力的!」葉星辰淡淡說著。

關婷婷卻是白眼一陣狂翻,從認識葉星辰的時候起,這個傢伙就伴隨著暴力,還敢說自己是個文明人,這也太過無恥了一點吧?

不過對於王天雲一直煩著自己的事情,關婷婷也很是反感,若是葉星辰真的能夠不用暴力一次性解決這個問題,自然那也是好事一件,當下就朝葉星辰點了點頭。

兩人又坐在那裡相互談論著什麼,而走出小巷的王天雲卻是一個勁的就朝銀行奔去。

「他媽的,那混蛋一個窮鬼,怎麼這不說,那不說,就說一個泰國飯店呢?難道他不知道那裡的消費很高么?隨便吃一頓下來也起碼要上千元,他不會是故意整我的吧?」王天雲口中暗暗琢磨著,不過一想到葉星辰和關婷婷的那種關係,就是一陣火氣。

罷了,就算故意整我又如何?我就不信婷婷會喜歡一個廢物,今天我就讓你知道什麼樣的才能夠配得上婷婷,一想到今天晚上自己才高八斗的評論打擊的葉星辰無話可說,王天雲的心中就是一陣得意……

下午六點半左右,葉星辰和關婷婷就這麼來到了南洋街泰國飯店的大門口,就見到已經換上一套白色西服的王天雲站在那裡,臉上擠滿了笑容。

「讓王兄久等了,真是抱歉!」葉星辰臉上也擠出一絲笑容,就這麼朝王天雲走去。

王天雲也是皮笑肉不笑的朝葉星辰客氣了一聲,眼睛卻一直落在了關婷婷身上,此時的關婷婷雖然穿著極其普通的衣服,但臉上卻浮現出極其親切的笑容,眼中更是露出自信樂觀的神情,整個人就如同一朵亭亭玉立的梅花,堅強,挺拔……

「對了,王兄,聽說這裡的消費蠻高的,你的錢帶夠了么?若是不夠的話讓小弟來請怎樣?」看到王天雲一雙眼睛都落在關婷婷的身上,葉星辰當下開口說道。

「呵呵,兄弟你說的什麼話呢?說好了我請的,怎麼能夠讓你請呢?走吧,我們一起進去,想吃什麼都可以!」王天雲嘴角狠狠的抽了抽,雖然明知道葉星辰很可能是故意整自己,但自己的話已經說出去了,又哪裡能夠當著關婷婷的反悔?

男人都是荷爾蒙激素分泌過多的生物,特別是在女性面前,更是旺盛的可怕,哪怕明知道不敵,也會拚死的衝上去,又何況不過是付賬而已?

他的父母都是教授,雖然經濟情況不算怎樣,但門生遍布天下,每年過年送禮的人是那麼多,很多那些有錢人更是暗中塞錢給自己,這些年來,他自己的私房錢也有好幾萬,他還不信吃一頓飯要那麼多錢。

所謂的打腫臉充胖子,說的就是王天雲這樣的人物。

「婷婷,你同學還真是大方呢,想吃什麼都可以,一會兒我們可不要太客氣,不然可對不起王兄的一片好意呢!」 老公太神秘:嬌妻又撩又甜 葉星辰卻是一副兩眼放光的樣子,就彷彿十幾天沒有吃過一點東西的餓狼忽然遇到了一頭小綿羊一樣,看在王天雲的眼裡,又是一聲不屑的笑容。

深知葉星辰秉性的關婷婷卻是擔憂的望著王天雲,他不會一會兒被葉星辰逼得跳樓自殺吧?

不過不管三人心中懷著什麼樣的念頭,在王天雲的帶領下,三人踏進了泰國酒飯店之中。

迎賓是兩名身材高挑,皮膚是健康的小麥色,傳說是從泰國應聘過來,不過清楚內幕的葉星辰卻是知道不過是從人才市場找來的皮膚較黑的女子。

不過顯然飯店的老闆對這兩人也進行了特別的訓練,此時她們穿著高挑的傣族服飾,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露出兩派潔白的牙齒,一舉一動都透露著親切可進的氣息,讓任何人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都有一種回到家的感覺。

在其中一名迎賓的帶領下,三人來到了大堂,發現大堂周圍都是那種東南亞風情的裝飾,不過裡面早擠滿了人群,三人隨眼望去,硬是找不到一張空桌。

「大堂沒有空位子了么?」葉星辰很是小心的問道。

「對不起,先生,現在正是吃飯的高峰期,所以暫時沒有位子,你們可以到那邊排隊等候……」那名女子卻是恭敬的朝葉星辰說道。

三人抬眼望去,就見到另一邊的休息室中也早擠滿了排隊等候的人們,不由的臉色輕微一變。

「那……」葉星辰正要說有沒有包廂之內,卻聽到王天雲的聲音響起:「這麼大的飯店,應該有包間吧?我就去包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