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公一聽頓時失望,不過還沒放棄。

“你的形意拳,應該是練了很多年了吧?所謂內家拳練的就是一口氣,你現在徒有剛猛外形,卻沒內勁暗力生出,難道就沒想過?”

雷公問的這句話,讓霍東玩世不恭的表情,一下就收斂了起來!雖然記憶喪失,但有些事卻似有若無的有點印象,比如學拳的事。坦白的說,他記得當初教他的老拳師,也說過這種話!只是當時霍東偷懶沒有再精進一層,而後來認識到實力的重要性之後,卻沒人在身邊指點了。

所以這些年,霍東的形意拳都沒什麼突破。

“你能幫我?”

他好奇問了一句。

“廢話,不能的話,我提這事幹啥!你內勁練的什麼功?”雷公直接道,霍東猶豫一下還是道:“龍虎玄功。”雷公一聽,眼中閃現幾絲銳色!居然愣了一下!

能讓他這個身份愣住的話,真是少見!

“能告訴我你師父是誰嗎?”

“不能。”

“爲什麼?”

“因爲我也不知道。”

霍東如實道,雷公聽完居然又笑了!但卻沒再說什麼,到此打住了這個話題!他當然不會告訴霍東,這個形意拳的老師傅他認識,也不會告訴霍東那個老傢伙出了名的倔。

這麼看來,霍東的背景,有些貓膩。

“走吧,我幫你推宮開穴,醒來你的功夫就有變化了,別怕不會死人,龍虎玄功我略懂一二。”

雷公擡腳就想進去。

霍東卻擋住了他,“你怎麼就知道我非接受不可?”

“因爲你不接受,我打你。”

雷公眼睛一瞪,霍東登時無語了……乖乖讓路對方走了進來,然後跟他進了臥室。

還沒講好不許揩油,不許搞基,不許爆菊的原則問題,霍東就被雷公一掌打在胸口渾身發軟的躺在了牀上,然後這個老傢伙就一臉正經八百的開始脫霍東的褲子,脫完又扒了t恤,最無恥的是連四角褲都沒放過。

尚有一分清醒的霍東,欲哭無淚。

難道自己今晚就要淪陷了?

奶奶個熊!老子不喜歡男人啊,還特麼老男人!霍東心裏咆哮吶喊,屁用沒用,眼睜睜看着雷公手裏寒光一閃,朝他褲襠殺去……

次日天亮,蘇蕊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在臥室躺着,先是一驚,隨即有些羞澀緊張的查看了一下身子,頓時撅起了嘴有些失落和不快!自己昨晚穿的那麼撩人嫵媚,霍東將她抱回來,竟然沒非禮自個?

這是霍東嗎?

他到底是不是真生理有問題!

蘇蕊一陣氣急,剛起牀準備起洗刷,走到客廳就聽霍東臥室的門響了!她氣呼呼的扭頭看去,一下身子定格表情石化了!只見霍東的房間裏,居然走出了一名老男人!

而且這老男人一臉虛汗淋漓的樣子,一邊擦汗一邊氣喘吁吁,朝她嘿嘿一笑就溜走了。

這誰啊?蘇蕊愕然無語!趕緊奔進了霍東的房間,往牀上一瞅,臉色表情變得更誇張了!只見霍東居然光溜溜的躺在牀上,關鍵部位蓋着一點毯子,臉色潮紅,身上有層汗水!

而且……屁屁下面還有點血跡!

尼瑪,他倆昨晚到底幹了什麼?!

蘇蕊嗡的一下,腦子就短路了!感覺這個世界都瞬間顛覆了一般!號稱玉姿大色棍的霍東居然被老男人搞了?!買噶的!蘇蕊都差點驚訝的噴出一口老血!

最終噁心的跑去洗手間,猛吐一陣子,急急忙忙穿衣服離開了。 霍東一直睡到傍晚才迷迷糊糊醒來,甚至連手機吵鬧都沒將他叫醒,感覺渾身很累很乏,卻有種說不出興奮的感覺,他立起上半身一瞅自己沒穿任何衣服,頓時滿臉的黑線飄蕩。

再起身發現屁屁下的血跡,更是一陣痛心疾首的感覺,差點就要眼前發黑暈倒!

哥的貞潔啊!

成了小孩還開了個外掛 ……!

起身霍東極其悲催的朝洗手間而去,膀胱已經告急,嘴裏還在反覆問候着雷公的祖宗十八代!說什麼幫他提高功夫,渾身哪有半分變化?誠信啊!誠信在哪裏?一句話就這麼騙了他這個冰清玉潔的小夥子,還奪走了他跟男人的初次。

曰!怎麼尿液有點黑,有點紅?!

霍東瞬間睜大了眼睛!差點就尖叫出聲了!

尼瑪!昨晚那個死老頭用了多大的力氣啊!把老子都搞出血了!霍東氣得當即破口大罵!狠狠一腳跺在了地上!絕逼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一天成了小受!這特麼說出去以後怎麼混啊!還有木有人性!

雲上柳月心 !便趕緊打開花灑猛搓身上,想要儘快將這些屈辱的記憶洗去!嘩啦啦的水聲響起沒一會,霍東的罵聲忽然停住了,然後一雙眼睛再次瞪的滾圓,霍東立即蹲在了地上!堅硬的地磚,竟然有一塊變得粉碎了!

隱隱的像是一個腳印的形狀!

自己跺的?

霍東滿臉愕然!

趕緊盤膝坐在了浴室的地面上,龍虎玄功是霍東從老拳師手裏學來,乃是正宗的內家拳吐納功法,如果達到最高的境界,成就純陽真氣,暴喝如龍吟虎嘯!身具龍虎之威!乃是剛猛形意拳形神合一的巔峯。只是霍東似乎有很長的時間都沒進展了,於是慢慢就鬆懈放棄了修煉。

在他模糊的記憶裏,依舊有點印象,記得當時老拳師對他的囑咐,一定要內外兼修,拳與功並進。

可惜後來霍東將這話當做了扯淡的話,因爲這套功法完全沒有傳說中的那般神奇,依靠當時的實力在非洲戰場已經披靡,直到現在遇到雷公這樣的高手,霍東才知道功夫練到高深境界的恐怖。

五心朝天靜下心來,霍東想象自己成了一碗水。

不驚不瀾,古井無波。

長長的氣息吸入鼻間,然後慢慢沉下,悠長細軟,落入丹田。穀道就是會**位,古人說:曰撮穀道一百遍,治病消疾又延年。這個位置對於道家推崇備至,乃是玄功的入門,而內家拳的氣勁修煉,也要打通這個關竅,只有氣通穀道才能打通任督二脈!這個管卡就如任督二脈中的一個門。

等到小腹微微發熱,丹田傳來氣感,霍東試着意念導引,氣朝穀道引去,轟!似乎什麼難度也沒有,頓時便有一股熱氣過了穀道順着後背直通天靈!渾身精神一震,宛如一盆涼水從頭澆下!

霍東全身汗毛都豎了起來!

然後這氣又從天靈沿經脈落下,回到了小腹,竟然完成了一個循環!

而這正是龍虎玄功中所謂的小週天!此刻霍東只感到內氣充盈,渾身勁力鼓盪!十次小週天之後睜開眼,兩道目光就如火紅烙鐵被錘砸迸射的星火!雙眸一縮兩掌拍在地上,霍東猛然身形躍起。

鷹熊競技,取法爲拳!

形意從古代演變下來,有諸多的分支,原本老拳師想要霍東修煉形意十二形,但這廝嫌太繁瑣,最終練了形意五行拳!劈崩鑽炮橫!至剛至烈!

此刻平息凝氣,一記炮拳打出,無聲無息,與以往沒有不同,但拳鋒之上卻有一粒水珠飛出!嘭!砸在了牆面瓷磚上!然後一小撮粉灰落下,出現了蒼蠅大小的一個缺口。

霍東走近一看,不僅呆住了!

這是氣勁外發?


連打三拳之後,他終於看清了原因,竟然是每次打拳,手臂上的水都順着皮膚,一下凝聚在了拳鋒,然後隨着勁力迸射擊打而出!這就是所謂的暗勁,霍東的形意拳終於突破了第二層!

氣與力合二爲一!

當即欣喜的無以復加,想來應該是雷公幫他用銀針通了穴位,尿中的穢物應該是當年練武留下的舊傷,霍東的眼神格外的亮,浴室內一套形意五行拳嘭嘭嘭打的就如山崩地裂,威武有力!

盡興之後剛走到客廳,就聽手機響了,接聽之後頓時嘴角掛上了一絲冷笑!

換上衣服龍行虎步,霍東上車走了!整個人的氣勢都有了變化!車子疾馳半路給二龍大熊打了個電話,最終停在了市區一家會館的外面,墨文秀緊張的上了車子,“一切有我,別怕。”霍東安慰道。

墨文秀沒有言語,眼神中有一絲藏不住的慌亂。

車子繼續前行,一直過了四十多分鐘才停了下來,是一處近郊的屠宰場,周圍竟是些老舊的宅院,一點可見的燈光也沒有,估計早就沒有人居住了,屠宰場外站着兩名男子,見路虎車停了下來,便走了過來。

“你是霍東?”

當前一人問道。

“對,不過大多數人都叫我帥哥,妹子都叫我帥歐巴。”

霍東輕佻道。

“嘴還挺臭啊!這個是墨總吧?我也不墨跡了,老大說了姓霍的必須先綁起來才能進去談別的,要不咱就一拍兩散不談了!”

馬仔張口道,墨文秀一聽不免有些無措!如果霍東被捆綁,她一個弱女子怎麼對付徐家二人?

但霍東卻是張口就答應了,“行!只要不是鐵鏈就可以。”

“放心麻繩!你這身賤骨頭,還配不上鐵鏈。”

小弟揶揄道,兩人上前手裏出現拇指粗的麻繩,將霍東上身緊緊捆綁起來!半分餘地沒留!就差勒出血了!整個過程霍東都表現的很淡定,還朝墨文秀投了一個安慰的眼神。


完事後兩個小弟拉着他,一起進了屠宰場。

裏面很亂很髒,似乎很久沒有人踏足了,地上的草芥都有小腿高!正中的一個房間內,有光亮,走近之後是一個可攜式的礦燈在照明,徐龍徐虎兩個敗類都在,除了兩人還有十幾名精壯的馬仔,均是手裏抄着鐵棍!中間有一個圓形的桌子,上面擺着啤酒袋裝的滷肉以及花生米,幾人邊吃邊聊。

見霍東來了,老三徐虎頓時玩味的笑了,“孫子,你再牛啊!”

手裏啤酒一下潑在了霍東的臉上!

而徐龍也走過去,擡起一腳踹在了霍東的身上,讓他踉蹌撞在了牆上!“上次打的老子難受那麼久,花了那麼多醫藥費,你這次都要雙倍拿回去!”

“行,咱先談正事,完畢後我隨便你倆消遣。”

霍東回道。

徐虎拍拍他腦袋,看向了驚魂未定的墨文秀,“嫂嫂別害怕,俺這個小叔子怎麼忍心傷害你,上次看了你的火辣大片真是更喜歡你了,要不咱倆搭夥過日子得了,反正我身板好,你長的漂亮,晚上都舒坦。”

“三弟別亂說,跟嫂嫂過日子這種事,還是我來吧。”

徐龍也笑道。

周圍的馬仔一聽也都笑了!

墨文秀精緻的臉蛋變得慘白,身子雖沒有發抖,卻僵直的一點也不敢動,嗓音略帶發顫的道:“我既然來了,你們能履行承諾,將偷錄的視頻給我了吧?”

“當然可以,股權轉讓合同在哪?”

徐龍道,墨文秀從自己的包裏隨即拿出了一份文件給了對方,正是華宇集團的股權轉讓書。

兩人籌劃上次的奸計,不過就是爲了股權!有了華宇集團四分之一的股權,以後吃香的喝辣的也不愁了!兩人雖然學歷不高,但也都認得字,仔細看過之後,還讓旁邊一個學過法律的哥們瞅了一眼,確定無礙兩人都忍不住眉飛色舞。

“視頻在哪?”

墨文秀道。

徐龍甩手將一張光盤丟在了圓桌上,墨文秀剛想伸手去拿,卻被徐龍抓住了白淨的玉手!“嫂嫂,我說給你,但沒說你就可以這樣拿走啊!這個傻帽要留下點東西,你當然也要陪我們哥倆玩玩啊。”

“流氓!”

墨文秀罵道。

“別這麼喊!都是一家人,以後還都是一個公司的股東,哪能這麼沒禮貌。”徐龍說完別得寸進尺,起身想要抱住墨文秀,而徐虎也堵在了後面,前後夾擊就要得逞! 透視為王

“你們好無聊啊。”

霍東忽然說了一句,頓時徐龍停了下來,“孫子閉嘴,再亂說信不信我打碎你一口牙!”

“哎呀我還真不信啊,股權給你了,你能保證除了光盤內的視頻,再沒留一份?”霍東輕笑道,“當然沒有!我敢拿我祖宗發誓,你當我傻啊!嫂嫂如果真出事,華宇要是遭殃,我這股權有屁用。”徐龍扭頭鄙視道,貌似想要證明自己腦袋又多靈光。

說完還揮起一掌就想扇霍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