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天河之城!這一座巨城也迎來了一場血戰!

不單單是此雲陸的象徵,另一方的翼之國度也陷入到混亂之中。

三神將中最強的天羅陀就被封印在此處! 翼之國度國都飛羽之城皇宮內禁之地。

大地若波峰疊起,巨大的石棺筆直的挺立著,一眾人等則包圍住了此地。

地表前線 「王,各地長首都傳來加急奏報。」 [防彈BTS]夜色溫柔 一名翼人急切道。其背後漆黑的三角羽翼讓人印象深刻。

「聯動各地駐守的軍隊,一定要保證民眾的安全,各自戰線由各自長首領導,若是出了大問題,他們也就沒必要繼續擔任長首了,都給我去庫馬爾山!」天羽淡漠道。

「是!」角羽翼人迅速展開翅膀,一下子便消失在了原地。

「坎羅大師,怎麼樣了?」天羽的目光始終落在那一石棺上,在他身旁有一名雲族人。

出身自雲族的坎羅現任天空堡壘副堡主,也是雲海聯盟的常任議員。

他之所以一直駐紮在翼之國度,就是為了防備這一尊石棺出世。

沒有人會比天空堡壘更懂雲陸的歷史,哪怕是被稱之為祭祀一族的空神族也是如此。

「剛剛堡主傳過來消息,另外兩個已經出世了,恐怕預言已經開始了,曾經帶給雲陸無窮災難的惡魔之源再次蘇醒,必將帶著他的信眾重新掀起腥風血雨。」坎羅神色複雜。

「我已經派人將都城內的民眾撤離了大半,大師,我們能夠在皇宮之內解決他嗎?」天羽冷靜道。

「很難,若是堡主能趕過來,那就沒問題了,可是堡主也被纏住了。」坎羅皺起眉頭。「翼王。」

「說吧,大師。」

「這裡過一會兒會變得很危險,三神將之中天羅陀是掌管無垠之空的神徒,雖然我們看不上他所謂『神』的身份,但無可否認,以他的實力足以毀滅小半個雲陸!」坎羅道。

「別說了,我不會離開!」天羽很快打斷了坎羅的話語,他已經猜出坎羅的想法了。

「翼王,你是翼人族的族長,也是翼之國度的至高掌權者,你的安危將直接關乎到翼族的安危!」坎羅勸道,「還是跟著離開吧,這裡交給我們便好。」

「大師有把握打贏?」天羽笑了。

坎羅啞然失語,他的沉默便是最好的回答。

「飛羽之城是我翼人族的國都,此皇宮也是我翼族象徵!甚至於在城外還有我翼人族萬千子民!大師,說句難聽的,連你這個外人都有勇氣留下,我身為一族之長,又怎麼能夠逃避?」天羽正色道,身上的威嚴之氣如山嶽般匯聚。

「那好,還請翼王小心。」坎羅眼中閃過一道光,現實容不得他再勸,那石棺破碎了!

轟!

巨響震天,石棺化為了一塊塊巴掌大的碎片,如狂風暴雨一般飛射出去。

噗嗤!噗嗤!

不少護衛直接倒地,連反應都來不及做出,嚴重的甚至丟了性命!

「混蛋!」

天羽一怒,背後連起來長達近十米的金色羽翼猛然一震,一道道波紋便籠罩住了石棺所在的區域,那一塊塊碎石最終化為湮粉消散。

然而這一下子已經讓四周嚴整的隊伍慌亂起來,大量的護衛在地上捂著傷口翻滾。

「所有人都退下!傳奇以上境界的人留下!」天羽吼道。

嘩啦啦!

在高層的指揮下,大量的兵士退場,只留下一個個翼之國度的強者。

再看那一座隆起的小山,石棺已然破碎,露出了一具完美雄健的身軀。

他渾身沒有毛髮,雖是人形雙手雙腳,可面容一平如鏡面!沒有耳朵!沒有口鼻!只有一隻碩大的眼睛!

那眼睛此時正睜的渾圓,詭異之中透著三分戾氣。

「諸位小心了,天羅陀最擅長空間之術!」坎羅狠狠一拉腰間的布帶,渾身的肌肉如虯龍一般挺起。

坎羅!雲陸中少有的和諾蘭一樣的體術大師!雖然繼承的不是颶風道這種體術古九門,可流派亦是源遠流長。

落踢道!極其擅長腿術踢技的一道體術!

「異端皆死!吾神永恆!」天羅陀渾厚的聲音如同鐘鼓一般回蕩於偌大的王宮之中。

下一秒,空間毫無預兆的被撕扯開,天羅陀也就此消失了。

「離開了?」 誰都不能碰我的季老師 一名中年男子呢喃著,不過仍小心翼翼的警惕著。

「還沒有,諸位小心了。」坎羅肅穆道,開始閉上了雙眼。

對於體術大師來說心眼遠比真實的眼睛更為直觀!

咔咔!

某一瞬間,空間泛起了漣漪,坎羅第一時間鎖定了方位,一個凌空飛躍踢走了一名站著的老者。

老人雖年紀大了些,可身手一點都沒落下,靈活的翻了幾圈,穩穩的落地。

轟!

下一秒,天羅陀的手刀便落在了剛才老人站立的位置,那捲起的空間利刃無功而返。

見到這一幕,那老人不禁背後羽翼一抖,滿頭冷汗。

若沒有坎羅的那一腳,他真的不敢想象自己最後會怎麼樣。

「來的好!」坎羅眯起了一對小眼睛,在救下那名老人之後,他便閃到了一旁,待天羅陀現身,他就有了機會攻擊!

落踢之術!反三腳!

坎羅由左腳為支撐軸,右腳狠狠甩了出去,好似一根長棍。

呼啦!

天羅陀雙手一伸,一面空間壁壘便被構築了出來,坎羅的連環三角雖然擊穿了壁壘,卻未對天羅陀造成傷害。

「越來越難了。」坎羅心中一緊,只覺希望越發渺茫起來。

天羅陀原本的實力就強,更遑論他修鍊的還是最為詭譎的空間一道!在場的這些人雖然看起來多,氣勢嚇人,可卻也非天羅陀的對手! 「空間流葬!」天羅陀開始反擊了。

當他那一隻獨眼睜圓之時,周圍的空間突然破碎,並化為粘稠的糊狀物質,所有人都被拖住了!

這是一個空間類的領域!

「生死一瞬,異端們,準備好迎接死亡了嗎?」天羅陀一步步跨向了前方,在那不遠處坎羅正掙扎著。

「咻——————」

當此艱難之時,天羽作為翼族之王終於站了出來。

他頭頂懸浮的不只是亞史詩之章,還有一枚金色的鳥紋大印!

這是翼之國度從古至今傳承下來的鎮國之器,也是翼族的聖物!他隱藏著磅礴的生命氣息!

當鳥紋王印現世的那一刻,力量翻波如水,徑直化解了天羅陀奇特的空間領域。可與此同時,鳥紋王印也是色澤一黯,顯然消耗了不少能量。

「羽尾針!」

天羽雙手抱胸,背後巨大的羽翼一展,一枚枚羽針如暴雨梨花一般散出。

他們飛射之後更像是一枚枚跟蹤導彈,直取天羅陀,彷彿鎖定了他的靈魂一般。

「屏障!」天羅陀奔跑著,周身上下開始浮起一層淡淡的結晶狀物什。羽針瘋狂的設計著,可就是突破不了那層屏障。

天羅陀被激怒了,他轉換了目標,放棄了坎羅,直面天羽。

「王!」周圍的翼族人都驚呼起來,離得近的迅速支援,離得遠的也開始吟唱起魔法,以期給天羽爭取時間。

噗嗤!

次元斬擊!

在即將對上天羽的剎那,天羅陀一記手刀劈下,空間頓時被割裂開來,融化為淡淡白芒。

紫金之軀!

一名年老的翼人爆喝道,全身肌膚也從紅潤轉為紫金色,好似染上了一層金屬。

咔咔!

咚!

最終,次元斬擊穿過了年老翼人的身軀,一道巨大的貫傷口從其左肩直到右側肋骨!鮮血如泉水般湧出,翼人慘叫一聲便迅速墜落。

「金空!」天羽悲鳴著。

這還不算完,天羅陀端的是心狠手辣,在名為金空的老翼人墜落的途中,他有劈出了一記手刀。

至此,一顆頭顱飛起,裹挾著點點血雨,一代傳奇強者,就此隕落。

「望宗祖保佑!」天羽擦乾了臉上的淚,也壓下了心中的悲痛,他是翼王,他必須為整個翼人族做打算。

面對天羅陀如此強敵,天羽選擇了釋放血脈,釋放自己的職稱!

「呦————」

一聲輕鳴響起,天羽開始了返祖化,由人形身軀徹底化為一隻大雕!

這是一頭恍若渾身被金粉點綴了一般的巨大天雕,他銳利的眸子死死盯住了天羅陀。

「空間壓縮!」天羅陀不管不顧,按照自己的節奏繼續施展著魔法。

伴隨著最後一個音節落下,一小塊區域的空間又被控制起來,而後魔法規則小部分崩潰了,空間迅速坍塌,形成了一個黑色的小球。

天羽的瞳孔一縮,眼中閃過一絲忌憚。

「異端者,接受審判吧。」天羅陀呢喃著,將壓縮的空間球扔向了右側。

沒錯,天羅陀沒有選擇與天羽一戰,而是將目標打在了那些遺留的翼人族高手身上。

這些人可都是翼人族的精英,他們倘若全滅,最終哪怕天羅陀死了,也無法挽回翼人族的損失!

咻!

想到這裡,天羽立刻做出了選擇,他俯衝直下,攔在了其餘人的面前。

雕紋!疊雲秀中!

嘩啦啦!

羽翼紛飛錯雜,相互交融成了一堵高牆。

轟!

空間球在經受猛烈的碰撞之後爆炸了,一股股強大的吸引力讓羽翼高牆承受著難以想象的壓力!

就是這股力量從內部瓦解了羽翼高牆,也讓天羽發出凄厲的悲鳴。

這是境界上的巨大差距,連坎羅都非天羅陀的對手,又何況是天羽呢?即便他身負翼族王室血脈,又擁有鳥紋王印此類神器又如何?

咔咔!

空間壓縮的力量仍在繼續作用著,天羽的面色已經從紫青色變為蒼白,他感受到了自己的羽翼正在一寸寸碎裂!骨折!

「百二鬼風暴!」

坎羅使出了看家本領,一道道規則包裹住了他的雙腿,其雙腿擺動之間也開始變得滾燙起來。

一道道黑色的旋風正在若隱若現,生生滅滅。

「空之刃!」天羅陀大手一揮,一柄無形的長刀就落在了他的手中。

兵術!突食刺殺!

咻!咻!咻!咻!

空間涌動著,不安分的低吼著,曲面波動的空間如浪潮般起落,也讓坎羅陷入到了重重包圍之中。

此時的坎羅就像是陷入千軍萬馬中一樣,他周圍的每一寸區域都隱藏著無數的殺手!他們正舉著利刃對準了坎羅的心口!

不單單是坎羅,所有留下的人都遭遇到了重大的危機!哪怕他們不斷高估天羅陀的實力,也還是沒找到那條最低線!

「空間倍力疊加!」

天羅陀伸出一隻手,空間再次壓縮,天羽的處境慢慢走入絕處!死亡觸手可及!

「嗯···嗯···」天羽慢慢從痛苦之中剝離,他感受到了極致的窒息。

這種缺氧的狀態也讓他的神志越發迷糊起來!

此時,天羅陀徹底控制住了全場,只要他願意,他可以一個個將翼人族的高層殺掉!毀滅掉整個翼人族!這絕非危言聳聽!

但也就是在這個時候,一切的壓力都消失了,一切的空間力量也消失了,天羅陀更是失去了蹤影! 海邊,空間波動著,一道不大不小的口子裂開,慢慢露出一道身影。

天羅陀!他跨越了空間的距離,聽從著「神」的旨意,正式踏入此處戰場。

「大事不妙呀。」諾蘭倍感壓力,不單單隻是因為天羅陀的出現,還有眼前的這尼加西亞!

被打倒的尼加西亞徹底釋放了心中的惡魔,死死釘住了諾蘭。

查爾多斯則是被風雷佛拖著,雖然他佔據著絕對上風,可也沒辦法短時間內脫離戰鬥。

原本戰場隨著唐克的離去保持著一個平衡,但天羅陀的出現明顯打破了這個平衡!

「甘洛,羅南,你們還有多久能到?」諾蘭小聲道,聲音透過聯絡器傳遞至外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