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沒了修為之後,自己有變老的趨勢?

但是也不應該啊,自己確實是只有二十一的年齡,怎麼也不會有很大的變化吧?

帝君霖暗戳戳的想著這個,慕君玥那邊已經飛快的看了半本書了。

本來慕君玥要看的不是這一本,這一本還是夾雜在別的書中間的,可是奈何這本書的顏色有些跳躍,慕君玥沒忍住,就拿了這一本。

看了大半的書頁,慕君玥總感覺這本書的後面有東西,但是又有些不對勁,所以還是按部就班的看著,只是看的速度很快。

指尖停留在某一頁上,慕君玥的眸子有些明暗交錯。

那個羨人,竟然早在兩三年前就和自己家的小廝交代好了一切。 那個時候自己來沒來的還不好說,但是他竟然已經預料到了今天的一切,這一本書也是那個羨人自己準備好的。

小廝是安排好的,書庫是安排好的,這本書的顏色是安排好的,就連書裡面的內容也是安排好的。

泛著粉紅的指甲劃過某處,上面沒有案例,但是卻明確了當的說出如果想要恢復一個人失去的修為,只有一個辦法。

慕君玥闔上這本書,正好和帝君霖看過來的視線對上,「怎麼了?」

帝君霖搖搖頭,又低下頭繼續看書,假裝沒有感受到剛才慕君玥的不同。

慕君玥有些心驚,心底一股火氣隱隱上升著。

這個羨人,真是太過分了!他怎麼敢?!

慕君玥的眼睛還在看著書,但是心中所想就沒書上那麼簡單了。

慕君玥是越想越生氣,那個羨人既然安排了今天的這些,那麼對於發生的事情是不是也會知道?

帝君霖現在的情況他也看到了?

或者說那些事情也是他安排的?

羨人確實是沒有那個義務幫助帝君霖擺脫什麼,但是他,他竟然,讓帝君霖去送死,慕君玥就不能淡定的繼續看下去了。

雖然沒有明擺著的意思,但是那個法子,兇險程度就是現在的慕君玥都是一點生路都沒有的,換了現在的帝君霖,不是讓帝君霖去死是什麼!

就算是這麼像了,慕君玥還是接著往下看。

帝君霖放下手中的書,坐到慕君玥身邊,慕君玥也沒有收起書,帝君霖知道慕君玥的情緒變化完全是因為這本書的內容。

帝君霖也知道慕君玥看這些書的目的是為了他,那麼那些情緒變化也是因為自己了,帝君霖莫名的有些開心。

順手抬了慕君玥的小腿就揉捏了起來。

竟然是要讓帝君霖獨自去那種地方,羨人竟然還在裡面寫了那裡都有些什麼,還有帝君霖要面對的事情。

這樣的詳細,倒讓慕君玥平復了一些心情。

「嘶~」慕君玥回過頭不明所以的看著帝君霖,「你捏痛我了。」

「嗯,我故意的。」

「……」

「嗯?」

「沒事……」這廝現在這樣,自己還是不要花樣的作了,不然傷害了這廝敏感的小情緒怎麼辦?

「這些書就這麼好看?你可是一直都沒看我了,還是說我已經變老變醜,吸引不了你了?」

慕君玥莫名的覺得,這廝現在的這個樣子,怎麼和那些無理取鬧的女朋友一樣呢?而那些直男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的女朋友在生氣什麼,無理取鬧些什麼。

但是慕君玥知道帝君霖現在這個樣子是因為什麼,大概是因為自己現在的情況吧,或者說……

其實他對自己也沒有什麼恢復的信心,所以想要在自己的心中留下痕迹?

慕君玥故作無可奈何的樣子,把手中的書給了帝君霖,示意他去看。

帝君霖卻是看都不看,將書瞥到一邊,一把抱過慕君玥。

兩個人雖然實力上有些懸殊,但是個頭上也很有懸殊。 平時慕君玥在帝君霖面前,還是和普通人一樣的,帝君霖基本沒費什麼力氣就把慕君玥抱在了懷中。

將頭埋在慕君玥的脖頸之間,嗅著慕君玥身上不知名的香氣,心中的躁動就這麼消了下去。

不知怎麼回事,自從自己行了過來之後,自己的情緒就變的很難控制,不知道是不是那個葯的副作用,帝君霖只能盡量的壓制自己,不想傷害到他的小姑娘。

慕君玥很好心的摸了摸帝君霖的腦袋,像是摸一隻大金毛似的,「小二上來了,先吃飯。」

帝君霖蹭了蹭,弄的慕君玥有些癢,「好癢啊!」

帝君霖卻像個沒事人似的,將慕君玥抱到飯桌上,自己去開了門。

剛好到門口的小二微微詫異,隨即低下了眸子,「公子,你們的飯菜。」

「給我吧。」

帝君霖很有領土意識,不怎麼喜歡讓別人進出自己的地盤,這一點很是霸道。

慕君玥就安心的坐在那裡,像是在等待帝君霖的伺候,但是等帝君霖到了跟前,卻又幫忙布菜。

「等明天,我們自己做吧?」

慕君玥咬著筷子,詢問的看著帝君霖。

「怎麼,不好吃?」

「不是,我想做給你吃。」

帝君霖淺笑,那一霎猶如冬日梨花開,慕君玥差一點沒移開眼。

果然是這樣,慕君玥心中算是想對了,這廝現在可是敏感著呢,如果自己哪天是和男人一起回來的,估計這廝就是要炸了。

以前帝君霖,妥妥的高富帥,顏好身高實力強,現在,也是顏好身高,實力就沒那麼強了,帝君霖雖然也是對自己一向是自信心爆棚。

但是奈何他家小姑娘實在是太招惹人了,帝君霖現在擔心的是這個吧?

……

一頓很是不可描述的用膳之後,慕君玥還是再次選擇把那本書給帝君霖看了。

而帝君霖只是略加的思索之後,朝著慕君玥點點頭,慕君玥只覺得自己的心再次的揪了起來。

「你確定這是真的?」

「不然你會給我看么?」

那個地方不是什麼普通的大陸的樣子,那可以說是地獄了,而羨人竟然還知道這樣的地方,不得不讓慕君玥擔心他的目的是什麼。

地獄這兩個簡單的字眼說出來很簡單,但是它真實的情況卻不是用言語可以表達出來的!

我們印象當中的地獄是什麼樣子的?

十八層地獄?

牛頭馬面?

執筆判官?

亦或是孟婆的孟婆湯?

這些對於那裡來說,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十八層地獄下面是什麼知道么?

其實孟婆只是一個小丫鬟知道么?

更別說這本書中描繪的場景了。

帝君霖卻勾勾唇角,「不相信我?」

「嗯。」

這種情況下,慕君玥能夠說出來相信帝君霖,讓帝君霖放心大膽的去那才真的是怪了!

又不是所有的穿越都是一本小說,慕君也更不會那麼的瑪麗蘇,自認為所有的事情都能夠游刃而解,她也有怕的地方。

她也有軟肋,其中,帝君霖就是自己最大的軟肋。 所以,慕君玥把自己所有的不安展現出來。

帝君霖知道這個之後,以他的性子一定會去,那麼她要做的,不是讓帝君霖毫無後顧之憂。

而是讓帝君霖有後顧之憂,讓帝君霖知道他的身後還有一個人需要他,等著他!

帝君霖反手就把慕君玥攬了過來,慕君也卻沒有順從帝君霖的動作,而是在原地頗為固執的看著帝君霖。

帝君霖有些無奈的自己靠近了慕君玥,「你知道的。」

就是因為知道,所以慕君玥現在才會這樣的耍著小性子,來耍自己的存在感。

「找到修再說吧。」

慕君玥不想和帝君霖討論眼下的這個問題,這種問題,還是想要修來討論一下。

帝君霖點點頭,這個小姑娘啊,明明是那麼的了解自己,而且一開始看到了這個並沒有因為這個地方危險的原因就不告訴自己。

但是自己做了決定之後,偏偏又這個樣子,怎麼讓帝君霖放心的下喲!

……

等帝君霖再次的睡了過去,慕君玥又去了閑人山莊,那旺財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公子今日來的挺早,可是都看完了?」

這個小廝的一舉一動都無比的熟稔,給人一種很舒心的感覺,果然那個羨人身邊的人都不是什麼簡單的。

「我要見你家公子。」

是要,而不是想,旺財正詫異於慕君玥的果斷,這邊慕君玥又開口了,「在這之前,我要你幫我找個人。」

「是。」沒有多餘的話,也不說自己能不能見到那個羨人,慕君玥點點頭,又進了羨人的書庫。

慕君玥可沒有因為找到了對自己有用處的法子就放棄了閑人山莊這個書庫的大好資源,將之前放進去的書又放回原地,又換了一批新的書進去。

帝君霖說過修那裡有傳承,如果和傳承在一起,會不會效果更好一點?

慕君玥的空間中哎呦煉製好的法器和丹藥,都是頂好的那種,慕君玥也不擔心這方面會有所空缺。

現在有了朱雀護衛和閑人山莊的人一起找修,怎麼也會快一點的吧?

然而另一邊的朱雀護衛現在為止並沒有立刻著手於尋找修,甚至是連朱雀城主都已經被捲入了一個漩渦之中。

整個朱雀主城的半邊天都已經被一層濃霧所遮蓋,而主城中的人絲毫沒有察覺。

慕君玥惦記醉岳樓里的帝君霖,只是說了自己的要求,然後就回去了。

第二天一早,就有人給慕君玥遞了條子,說是自己找的人找到了,之前在青龍主城出現過,然後又去了白虎主城,進了朱雀主城之後就沒見過了。

慕君玥皺著眉頭,四個主城卻去過了三個主城,一般人的嫌疑只會盯在這三個主城上,但是慕君玥卻覺得那個玄武主城也有很大的嫌疑。

這個雲西大陸啊,從一開始就沒給慕君玥留下一個好的印象,現在想來,在暗處之中彷彿有一隻巨大的無形的手在操控著這裡的一切,自己做的一切也在它的推動之中。 而最可疑的就是那個羨人了!

但是現在這個樣子一點線索都沒有啊,慕君玥有些悶悶不樂的樣子,漫無目的的走在街上。

空間中的饕餮卻突然的醒了過來,嗷嚎了一下,慕君玥彷彿聽到了一聲清脆的爆炸聲,抓緊回了空間中查看。

小院中倒是沒事,但是門口,饕餮所在的地方,竟然黑漆漆的一片,慕君玥過去的時候正在慢慢的變回原來的樣子。

但是那些痕迹,表示那個爆炸聲沒有那麼簡單。

饕餮弱弱的抬起頭,看著慕君玥,這麼一大坨,再加上爆炸時炸了毛,還真是有些不忍直視的感覺。

還沒等慕君玥開口,饕餮就自己出了聲,「我,我感應到一股很熟悉的氣息,和之前給我布下陣法的氣息相同。」

「你是說?」

「還有小二黑的氣息。」

小二黑?

如果不是饕餮提起來小二黑,慕君玥恐怕都快忘了小二黑的存在了。

那個耀光是怎麼回事?

閑人山莊的人可是不到一天的時間就找到了修的路線,就算是那個羨人真的有點本事,但是朱雀護衛的效率,這都已經五六天了,可能一點的線索都找不到么?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慕君玥沒有覺得是耀光不想給自己找人。

如果他不想的話,也不會不同意自己當初找人還人情的說法了,但是慕君玥也不是說沒有看走眼的時候,如果真是的話,那這個耀光還真是渣的可以了。

但是直覺告訴慕君玥,這個耀光,還有啟路都不是這樣的人。

慕君玥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這是要搞事情的節奏唄?

「他們的氣息去哪了?」

饕餮又感應了一下,隨即晃了晃那炸毛的大腦袋,「不是移動的,而是一下子爆發了。」

「那這裡剛剛是發生了什麼?」

「融合的時候出現了一點小差錯,剛剛用了能力,所以,沒有承受住……」

「……」

慕君玥面無表情的出了空間,放下手中當做掩飾的書,目目光轉向另一個方向,如果沒有猜錯的話,那裡應該就是朱雀主城了。

那裡發生了什麼?

朱雀護衛院和閑人山莊之間只隔了一戶人家,這兩天她可是一個人都沒看見從朱雀護衛院里出來或者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