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是因為紅髮?

不會的,他不應該在意這種古舊陳腐的無聊觀念。

不過,既然想到,突然也生出一個念頭,或許抽空可以去染一頭金髮,到時候,總不會再有什麼差池。

已是午餐時間,周圍人逐漸多起來。

三個穿整齊襯衫西褲一看就是伊格瑞特員工的年輕男人恰好路過正在對鏡自照的艾曼紐爾車前,偶爾瞟來一眼,頓時有些挪不動腳步。

故意等候片刻,待穿一身黑色OL套裝的艾曼紐爾下車,雖然穿著高跟鞋的艾曼紐爾身高比三個男人都要出挑,對方還是走過來,其中一個搭訕道:「嗨,這位小姐,你是來面試的嗎?」

艾曼紐爾表情略微古怪地望著眼前三個傢伙:「我看起來像是面試的嗎?」

開口那人彷彿沒有感受到艾曼紐爾語氣里的不善,露出一個微笑,伸手過來:「認識一下,我是傑森。而且,不管怎樣,現在可是午餐時間,一起去吃個飯怎麼樣?」

艾曼紐爾乜了眼伸過來的那隻手,絲毫沒有再理會的意思,轉身就走。

還有些腹誹。

定局舊金山已經一年多時間,隨著新科技浪潮的越發洶湧,艾曼紐爾明顯體會到現在的矽谷是多麼浮躁,而剛剛遇到這些或許動輒有著數十上百萬股票期權在身的傢伙,自信心也是爆棚,日常更是如同暴發戶一樣各種大手大腳,夜夜狂歡,當下幾乎吸引了全世界的應召女郎和毒品販子聚集在這片區域。

就像剛剛,明明伊格瑞特內部餐廳已經提供了相當優越的餐飲待遇,三人明顯還是打算出去用餐,這些都讓出身優渥有著良好教養的艾曼紐爾非常看不慣。

進入大樓內一處高管專用餐廳,恰好遇到同樣趕來用餐的西蒙和伊格瑞特四巨頭一行,艾曼紐爾立刻換了心思,上前和大老闆擁抱招呼,當然不忘與蒂姆·伯納斯·李幾人握手寒暄。

明顯的區別對待,不免引來幾句調笑,艾曼紐爾也笑著反擊。

隨後大家並沒有坐在一起,貝佐斯等人散開,西蒙挑選了一張四人長桌,示意艾曼紐爾坐在對面,自己帶著A女郎坐在另一邊,一邊點餐一邊道:「等下C也要過來。」

艾曼紐爾點頭。

以西蒙現在的忙碌程度,這次午餐當然不是隨便敘舊,而是有正事要談。

剛剛點完餐,C女郎也跟著抵達。

簡單招呼,看著艾曼紐爾佔據了正對自家老闆的位置,C女郎只能坐在斜對面。

等克萊爾點過餐,西蒙也直入正題,對艾曼紐爾道:「關於WiFi和藍牙的技術資料,你應該已經看過了吧?」

關於WiFi和藍牙,西蒙前幾年就已經密切關注,並且果斷出手。

伊格瑞特的澳洲分公司三年前探知悉尼大學一位教授有意研發一項無線傳輸技術,果斷給予了資金進行支持,於是WiFi技術的專利輕鬆落到了維斯特洛體系手中。

至於藍牙,因為涉及無線通信和數據傳輸,各大通信巨頭都在研發,西蒙手中的技術標準來自於諾基亞,同時,為了避免藍牙技術的標準太過多樣,諾基亞已經牽頭聯合愛立信、索尼、東芝等公司制定統一的標準。

總而言之,維斯特洛體系對於這兩項技術都有著絕對的主動權。

艾曼紐爾聽西蒙提起這個,點了點頭,說道:「老闆,你的意思是,讓斯高柏轉向無線通信類晶元的研發?」

「是啊,」西蒙道:「另外,我也看過斯高柏近期買下的那家博通公司的資料,你們這邊的思路沒錯,當然,也有些偏差,今天就是明確一下這些問題,關於斯高柏的下一步發展方向。」

由於中國VCD產業的爆發和新科技泡沫的泛濫,再加上維斯特洛概念股加成,兩年前收購的斯高柏公司,目前市值已經衝到200億美元以上。對於熟知VCD未來前景的西蒙而言,這遠遠超過了斯高柏的實際價值。

雖然斯高柏已經啟動DVD視頻解碼晶元的研發,但與此時保持壟斷的VCD視頻解碼晶元不同,將來的DVD產業,斯高柏註定只能從現在的VCD產業主導者角色轉為從索尼、東芝等DVD核心廠商分一些殘羹冷炙的邊緣利益企業。

因此,如果不進行轉型,斯高柏的衰落將是必然。

既然斯高柏此時的股價遠超實際價值,西蒙兩個多月前參照記憶中美國在線收購時代華納的套路,設計了利用斯高柏股票作為『鈔票』的併購擴張戰略,通過向其他領域發起兼并收購進行轉型。

艾曼紐爾帶領的斯高柏團隊也良好地執行了西蒙的計劃。只是兩個多月時間,斯高柏就成功兼并了三家初創半導體公司,其中一個,名叫『博通』。

原時空中,人們更熟悉高通,但其實不知道,博通這家公司,在業內的地位與高通不相上下,兩者都是主營通信領域技術授權與晶元開發的高科技公司,而且博通的涉及領域比高通還要廣泛,其中一個,博通一度屬於全球第一大WiFi晶元廠商。

西蒙最初看到艾曼紐爾提交的收購報告,還有些意外,沒想到斯高柏能提前這麼多年把博通收入麾下。

不過,研究之後發現,現在的博通,和後來的博通完全是兩碼事。

五年前由兩位斯坦福教授合作成立的博通公司,目前主要推出的產品是用於接收和處理數字信號的有線電視機頂盒通信晶元,與後來足以和高通抗衡的通信領域巨頭還有著十萬八千里的距離。

斯高柏的這次收購,主要是為了涉足有線電視領域,計劃將博通的通信晶元與斯高柏的解碼晶元等技術相結合,構建完整的有線電視機頂盒解決方案。

以目前有線電視領域還在全球範圍內持續擴張的產業現狀,這是一項前途非常光明的商業計劃,也是本來在籌劃IPO的博通放棄上市主動接受斯高柏收購的主要原因,否則,如果兩家公司完全沒有任何關聯互補性,稍微明智一些的企業老闆都不會輕易同意類似收購要約。

比如高通,如果斯高柏此時向市值還只有幾十億美元的高通發起收購,西蒙當然想撿這種便宜,但高通方面答應的幾率非常小,哪怕維斯特洛公司也是高通的股東都不行。因為兩家公司的業務毫無關聯。

西蒙很贊成斯高柏這次向有線電視領域的擴張,不過,他還是希望斯高柏能夠利用好當下的良好局面涉足更多領域。

伊格瑞特的高管餐廳內,西蒙說著從身邊A女郎挎包里取出一台蘋果公司的牛頓平板,遞給對面的艾曼紐爾,說道:「或許你也知道這個,蘋果公司的PDA產品,在我看來,這款產品的商務助手定位明顯失誤,這些你可以私下了解。我們今天要說的是汀科拜爾收購蘋果之後,下一步將要啟動的家庭式移動互聯生態計劃。」

艾曼紐爾接過西蒙遞過來的牛頓平板,熟練開機。她恰好也用過,只是同樣覺得這款產品非常雞肋,900美元的昂貴价格,卻只有一些日曆、時鐘、繪圖、筆記等簡單功能,而且電池容量很低,作為亮點的手寫功能其實也可有可無。

總之,作為商務助手,還不如一個袖珍筆記本方便。

這麼想著,艾曼紐爾聽西蒙說到最後,抬頭看向大老闆:「移動互聯,老闆,這和牛頓平板有關係嗎?」

「當然,平板電腦是其中的關鍵,更準確一些,它將是未來移動互聯計劃的終極形態,我希望汀科拜爾依靠現有的技術基礎,能夠將目前的幾款主打產品,全部都集中在一台袖珍式的平板電腦當中。」

艾曼紐爾立刻就發現了其中的問題,扭頭看向身旁的C女郎:「這樣的話,C,我覺得你應該會竭盡全力阻止這款產品的誕生,對嗎?」

現在的汀科拜爾,主打的幾款出品,iPlayer、iCam和iRec,年出貨量都達到千萬乃至數千萬級別,如果這些電子產品被集成到區區一台平板電腦當中,必然意味著iPlayer等產品市場份額遭到衝擊,甚至是被淘汰。

C女郎沒有在意艾曼紐爾的調侃,搖頭道:「我看起來像是那麼沒遠見的一個人嗎?」

「很多事情,可不是你想怎樣就怎樣或者不想怎樣就不怎樣的。」艾曼紐爾微笑說著,又轉向西蒙:「老闆,那麼,斯高柏這邊需要做什麼?」

西蒙沒有直接回答,而是再次指了指紅髮女郎手中的牛頓平板:「以目前的屏幕、電池、晶元等技術水準,蘋果的這款產品其實已經達到相當高的水準,所以,想要實現我說的集成程度,大概還需要五到十年時間。你手中的這款產品,汀科拜爾接下來將會與最近幾年開發的自有技術相結合,通過融入微硬碟方案,主打更加實用的電子書閱讀器和數字音樂播放器功能,斯高柏要做的,非常關鍵,通過我給你的WiFi和藍牙技術,開發相關晶元,實現平板電腦、乃至iPlayer、iCam等幾款產品,與個人電腦以及互聯網路進行無線連接。」

艾曼紐爾聽到這裡,稍微思索,眸子很快亮了起來。

要知道,只是今年前8個月,汀科拜爾主打的iCam、iPlayer和iRec三款產品,全球總出貨量就已經達到恐怖的5600萬台,預計全年總出貨量有望接近9000萬台,而明年,這一數字突破1億輕而易舉。

如果汀科拜爾將來出貨總量破億的主打電子產品中都能採用斯高柏開發的晶元,斯高柏將輕而易舉邁過後VCD時代的轉型門檻,甚至,別說現在的200億美元市值,將來達到1000億都不是沒有可能。

西蒙打量著艾曼紐爾躍躍欲試的漂亮藍色眸子,笑道:「想明白了?」

艾曼紐爾點頭:「老闆,既然這樣,或許斯高柏應該嘗試建造自己的晶圓工廠。」

「不需要,」西蒙知道現階段自建晶圓廠還是很多半導體公司的本能思路,卻是立刻否決:「按照摩爾定律,半導體產業的迭代更新速度非常快,因此,對於大部分半導體公司來說,將來自建晶圓廠會越來越不划算,半導體產業將會逐漸傾向於設計與生產分離,代工是整個半導體行業的大趨勢。所以,斯高柏只需要專註技術研發和晶元設計,晶元生產的事情交給其他公司,我在這方面也會有所布局。」

將來哪怕是英特爾這樣的巨頭為了分攤高昂的晶圓廠建造成本都開始向外尋求代工,以斯高柏此時的體量,自建晶圓廠,絕對得不償失,甚至會把自身拖垮。

至於缺少自有工廠可能帶來的一些隱憂,對於維斯特洛體系,不會存在這個問題。西蒙不讓斯高柏自建晶圓廠,卻也不會放過對晶圓代工產業進行布局,目標都已經選好,入局時間就是明年。

東南亞金融危機一旦爆發,作為資金密集型企業,亞洲那兩家著名的晶圓代工巨頭都會陷入困境,到時候就是維斯特洛體系的機會。

侍者陸續送上午餐,餐桌上幾人也開始討論更多細節。

限於目前各方面的技術水平,汀科拜爾移動互聯計劃的第一階段,期限將是兩年。

首先是明年秋天,汀科拜爾將會結合最近幾年一直在悄悄開發的iBook以及蘋果的平板電腦技術,推出第一代可作為電子書閱讀器和數字音樂播放器的iPad-10。

然後,1998年秋天,隨著斯高柏完成自己的相關晶元開發工作,以及電子技術的進一步發展,汀科拜爾將發布內置WiFi功能的家用路由器和同樣內置WiFi技術的微硬碟版iPad平板電腦,正式開啟移動互聯時代。

至於現階段的三款主打產品,當然也不會那麼快被淘汰,比如iRec,限於無線傳輸的速率,龐大的視頻文件並不適合無線傳輸,依舊會以有線連接為主。

關鍵還是集成。

將現有的幾款產品逐漸集成到iPad平板電腦當中,乃至,後續推出手機通話功能,也就是同樣早已在汀科拜爾龐大『i』系列商標庫存中的iPhone。

進而實現家庭式短距離的移動互聯到無限制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

這頓午餐持續了一個小時,艾曼紐爾也非常透徹地領會了西蒙的思路。

如果是西蒙這樣的一個後來者,回溯過往,並不會覺得整個計劃有什麼特別,但此時此刻,作為一個時光土著,艾曼紐爾·布蘭特只覺得坐在自己對面的年輕男人,簡直天馬行空。

大部分普通人往往活在當下的時候,對方已經輕易在一個專業領域內將自己的棋局鋪展到了10年之後。大概,也只有這樣驚才絕艷的一個男人,才能在短短10年之內積累1.5萬億美元的巨額身家,並創造一個堪稱奇迹的商業帝國。

摩挲著侍者送上的餐后咖啡瓷杯,待對面距離自己只有兩英尺的男人最後一些話說完,意識到該是分別的時刻,艾曼紐爾卻生出一股不舍,想起一件事,眸光瀲然地望著西蒙,問道:「對了,老闆,FusionTimes那邊,你這幾天要過去看一下嗎?」

除了斯高柏的董事長,擁有粒子物理學博士學位的艾曼紐爾當初還主動請纓擔任西蒙一手推動的三大前衛科技公司之一的FusionTimes總裁。這一項目一直在穩步前進,聖荷西南部摩根山莊小城面積達50公頃的FusionTimes總部已經破土動工。

「當然,不過,這要等到明天下午,這邊的SolarCity和FusionTimes,我都會過去看一下,到時候你記得安排好時間,」西蒙說著,抬腕看了下時間,餐廳內貝佐斯幾人已經離開,他也站起身,說道道:「那麼,今天就這樣,艾曼,你和C可以先回去了。」

艾曼紐爾瞄了眼餐桌旁一起起身的A、C兩女郎,只得跟著站起來,望著對面男人,鼓起勇氣道:「老闆,今晚你有時間嗎,一起吃飯?」

西蒙打量著起身後因為穿了高跟鞋比自己還高一些的紅髮女郎,微笑著搖頭,也沒有隱瞞:「今晚可不行,要陪愛麗絲。」

昨晚是C女郎她們,今晚時間約好了要留給女管家。

既然已經開口,艾曼紐爾沒有輕易放棄:「那麼,明晚呢?」

「明晚要回洛杉磯。」

「能不回去嗎?」

「不行啊,明天晚上洛杉磯那邊有一個酒會要參加。」

「……」

餐廳大樓外,望著男人帶著A女郎離開,一起走向停車場的克萊爾笑著對艾曼紐爾道:「其實,你今晚可以嘗試去愛麗絲那邊拜訪,就說要借個榨汁機什麼的。」

艾曼紐爾都懶得翻白眼:「你確定我不會被趕出來?」

紅髮女郎與愛麗絲·弗格森還是比較熟悉的,為了工作方便,兩人目前都住在這邊科技園北部居民區的別墅內,拜訪倒是可以,只是,就像C、D兩女郎是一個圈子,那位性格高傲又是工作狂的亞馬遜商城掌舵人也有自己的圈子。

而且,雖然對方有著明顯的蕾絲傾向,悄悄嘗試過的紅髮女郎也沒能和對方成為親密好友。

今晚冒然湊過去,被趕出來的幾率非常大。

至於艾曼紐爾自己,她的圈子在陳晴林素這邊,只是陳、林兩女不是在中國就是在紐約,反而很少來這邊。

克萊爾見艾曼紐爾翻白眼,依舊笑著,聳肩道:「那就沒辦法了,老闆真的很忙呢,女人也太多,就像昨晚,只能我們四個一起分享。」

艾曼紐爾聽C女郎直接說出1V4之類的私密八卦,想要嘲笑幾句,稍微猶豫,左右瞄瞄沒有旁人,忍不住問道:「他……很厲害?」

C女郎帶著點優越感地神秘一笑:「不告訴你。」

艾曼紐爾頓時再次翻了個白眼,不再追問。

另外一邊,西蒙是真的很忙,不僅晚上忙,白天更忙。

昨天的時間留給汀科拜爾,商討收購蘋果公司后的後續各方面布局,今天就全是伊格瑞特的事情,上午和幾位負責人討論應對司法部再次啟動的反壟斷調查,下午又分別商討伊格瑞特近期諸如啟動新一批數據中心建造等計劃的推進狀況,一直忙碌到晚上七點多鐘。

乃至深夜歡好過後還被工作狂女管家按在床上繼續談了一些工作。

第二天上午是思科、美國在線等幾家公司的會議。

美國在線目前是東西海岸兩大總部,此前東海岸主要發展業務,西海岸專註技術研發。當初美國在線將總部從弗吉尼亞州轉來舊金山,由於最近幾年美國在線的主要業務偏重於東海岸,重心也偏向於紐約。

不過,隨著柯林頓政府為電信行業鬆綁的最新《電信法案》公布,再加上東海岸業務已經進入天花板,美國在線重新將目光轉來西海岸各州,西海岸總部也再次重要起來。上午的會議就是討論西海岸的擴張事項。

因為太忙,很多稍小一些的決策,就像汀科拜爾移動互聯生態計劃與斯高柏的合作,以及D女郎創立的Instagram悄然啟動計劃在年底上市的IPO計劃,只能在早中晚用餐時這些時段商討。

周五下午又看過FusionTimes和SolarCity兩家公司,西蒙傍晚六點多鐘啟程飛回洛杉磯。

周末也不輕鬆。

進入九月份,距離年底幾大檔期已經不遠,周末連續兩天,西蒙都在忙於年底檔期一系列影片的終剪和營銷計劃制定,隨即,新的一周,9月16日,再次啟程飛往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