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前,她聽到了那名溫和的青年對她輕笑道:「Arrivederci(再見)。」

熟悉的義大利語,初希頓時明白對方或許猜到什麼事--

超直感簡直就是超強作弊器,初希無奈的想著,同時也想到這個澤田綱吉是十年後平行世界的存在,那她原來世界的那個呢?

繼承了王權者的力量,以及石板知識等等,只怕也沒那麼簡單……

看來,她要小心一點了。

原本初希她名面上的名字和身分都是歐內斯特莊園的現任首領的女兒,同樣都是被收養,但比起上頭兩位哥哥,她很少出現在大眾之中,甚至被保護得很好,再加上她對外自我介紹的身分很少將歐內斯特的姓氏特地說出來。

歐內斯特的姓氏不論是表裡世界都是著名的家族,表世界是著名的商業家族,里世界則是軍火商,當然後者的職業是遨遊在黑白兩道之中的灰色地帶。

初希之前用的是假身分-佐藤初希在日本行動,在艾麗斯學園以學生身分註冊過後,這個假身分一直保留著,當然,她穿越過太多世界,假身分太多了,有時候大部分還是以本名行動最為方便。

或是用上理應是西班牙文的『Cielo』這個單字來做為稱呼(請看作者有話)。

而在後來聽夢那傢伙提起過名字的重要性后,初希甚至介紹自己會連自己原來的姓氏都不會說,『初希』這個名字反倒是最常使用的實質身分。

初希以無色之王的身分回到日本,並且是以歐內斯特家族小姐的身分出現在眾人面前,再加上她讓無色氏族同樣回到日本,最主要的原因是這個世界有入侵者,卻不知入侵者何時會掀起風波,在日本這個舞台之中,混雜了許多世界觀,也是那些入侵者(外來者或穿越者)最喜歡的地方。

而她,只能戒備,卻無法知道這些人的身分來歷目的等。

然後,她靠著模糊的謊言來維持自己的身分。

即使明知道當她身分被發現時,會引起多少紛爭之事,卻不得不踏進這場渾水之中。

--三輪一言的預言,十分重要也必須謹慎對待。

※※※※※※※※※※※※※※※※※※※※

還記得『Cielo』這個名字嗎--查過資料這個單字是西班牙文,而翻譯成中文後則是代表天,天空,天氣或天堂等的意思。

發音可念切洛,或是謝洛,或許有其他發音但作者沒有找到等等。

西班牙語和義大利語在發音上有些相近,但仔細的區分有很大的不同。

就像英語和美語一樣,或是同個國家因為居住不同城市有不同的腔調,單字的意思也不太一樣。

『Cielo』這個名字取作天空之意,之前的輪迴篇曾說過,初希作為彭哥列十代目對外宣布的名字為『Cielo.Vongola』,她重視保密原則,所以除去本來就與初希熟識的人們,只有少數人知道彭哥列十代目原來的名字。

並且,為了保護家人,很少人知道前任門外顧問組織的首領澤田家光的女兒就是現任的彭哥列十代目。

初希在此時刻回日本的目的很簡單,她已經知道有外來者入侵這個世界,但因為不知道有多少個外來者,身分來歷目的都不清楚的情況下,只能小心翼翼的防備著。

她只知道依照前一任無色之王三輪一言的預言之中,未來將會有大事件發生。

以及那個十年後的平行世界非常的重要。

還有,作者又挖了一個27cp的坑,有興趣的人可以前往專欄點閱--

(主家教)悠悠我心

文案:

做為一個失去了親人的普通高中生,大概是上天給她的考驗。

蘇悠決定要聽從自家外婆的話,快快樂樂,悠悠哉哉的活下去,就算只剩下她一個人,也要努力的向前看,開朗的過著生活--

只是,話說回來,到底是誰把寵物兔子養一養隨便亂丟的!

都受傷了,誰這麼沒良心!

養了一隻兔子,原本無聊的生活似乎快樂了許多呀~

PS:這篇不長,文章名字『青青子衿,悠悠我心』--取自詩經.鄭風.子衿,實質上作者純粹想說明這篇是戀愛文(大概)。

PSS:CP是兔子,別懷疑--就是那隻顏色變變變的兔子首領。

PSSS:本篇又名#我變我變我變變變##說好的獅子兔呢##啊你是誰啊我的兔子去哪裡#等等。

PSSSS:這篇文章有包括電視劇愛殺十七的場景,不過不多,基本上以家教和柯南為主,基本上很少走劇情哦--

PSSSSS:其他待補。。這一次的事件,也讓玉天麟發現了自己目前的一個缺陷,那就是魂力總量的不足。其實因為自幼修習冰心訣的緣故,玉天麟的魂力無論是質還是量都較之同等級的魂師高出一節,但在很多時候還是不夠的。

雖然玉天麟知道隨着自身魂力等級的提升,自己魂力總量會跟着變多。可問題就是魂力等級提升並不是一蹴而就,

《凜冬斗羅》第102章逆化爆鱗 吼,這時前面那頭水晶地岩熊見突然闖進來的兩獸一人明顯不懷好意,眼珠的邊上便開始出現了一絲血紅色,並且緩慢地向眼珠的中心靠攏了過去。

「不好,主人,快點開始攻擊吧。這頭大笨熊已經出現了狂化的跡象,等它狂化后就非常難收拾了,到時候就不是我們想留它性命就能留下來的了。一不小心甚至我們都有可能會栽在這裡了。」

血魔看著那隻水晶地岩熊慢慢變紅的眼睛,不由擔心的對旁邊的戰天殤說到。

聽著血魔略微有點急促的聲音,戰天殤也意識到了事情的嚴峻性。

「嗖」的一聲,小可愛也沒等愣神的戰魂下達命令就已經率先發動了攻擊。一道黑色的裂痕憑空的就爆射向了那頭水晶地岩熊的額頭。

叮,幾乎一瞬間那黑色裂痕便射到了那頭水晶地岩熊的額頭上,不過那頭水晶地岩熊卻本能的將頭微微地向下低了一下,而那黑色裂痕卻沒有準確地射到那頭水晶地岩熊的額頭上。

伴隨著那黑色裂痕的消失后,只見那頭水晶地岩熊的頭上幾根毛髮徐徐落下,一條血流也流了出來。

伴隨著疼痛那頭水晶地岩熊眼睛里的血紅色也退去了,狂化便被打斷了。

狂化打斷後那頭水晶地岩熊甩了甩頭,隨後伴隨著它的一聲怒吼,兩隻寬厚的熊掌猛地向自己的腳底下狠狠地拍了下去。

轟隆隆,整個山洞都隨著那頭水晶地岩熊的這一拍而在抖動。

然後只見四面小土牆徐徐地在它身後升起,將那五株靈草和那隻最小的水晶地岩熊給包在了裡面。

當把靈草和那隻小水晶地岩熊保護好了后,那兩頭水晶地岩熊對視了一下便同時抬起了它們的兩個前熊掌,隨後便見那兩頭水晶地岩熊的熊掌分別出現了兩個黃色漩渦。

當這四個黃色漩渦出現后,地上的石塊好像受到了牽引一般,快速的向那黃色漩渦匯聚了過去。瞬間四個籃球大的石球就懸浮在了它們的熊掌上,石球出現后那兩隻水晶地岩熊也沒停留,熊掌一揮,那四個石球就直直的向戰天殤他們砸了過來。

可能是因為體型的原因,其中兩個較大的就砸向了血魔,剩下的兩個小點的分別砸向了戰天殤和小可愛。

砰,砰,砰,

只見黑光一閃,砸向小可愛的那顆石球就被小可愛輕鬆躲過了。而砸向血魔和戰天殤的石球卻因為戰天殤現在沒有躲避的實力,準確的砸中了他們。

不過戰天殤和血魔都有那血色薄膜,並無什麼大礙。不過戰天殤卻被砸的頭昏腦脹的,而自己也被砸到了洞口處。

「主人,這兩隻大狗熊都有四階黃獸的修為了。主人你的肉身太弱,先到洞口等著,看著我們收拾把這兩頭大狗熊掉,你再進來拿靈草就行了。」

血魔,回頭來著已經被砸到洞口的戰天殤而且身上的薄膜也出現了些許裂痕有些擔心地說到。

戰天殤也知道他現在不過是個累贅,也沒有逞能,就在山洞口觀看著戰鬥。不過血魔還是有些不放心又在他的身上疊加了三道薄膜后才回過頭面對那兩頭水晶地岩熊。

當它回過頭去,那兩頭水晶地岩熊的雙掌又再次匯聚了四個黃色光團,不過這次並沒有見石頭匯聚過去。然後在血魔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只見那兩頭水晶地岩熊一臉的兇狠把那四個光團扔到了它和小可愛頭頂的洞頂上。

只見那四個光團碰到洞頂的時候就好像什麼也沒有碰到一般,融入到了那洞頂里了。

尷尬的是那四個光團融入到洞頂裡面后便再沒有發生什麼事情。當然血魔不會認為它們兩個一臉兇狠的會是什麼虎頭蛇尾的技能。

果然,隨著那兩頭水晶地岩熊四個熊掌猛地向下一拉。

伴隨著轟隆的一聲,它們頭上山洞的洞頂就裂開了。大大小小不同的石塊如同下雨一般就向它們砸了過來。

而洞頂碎了以後,那兩頭水晶地岩熊才抬起頭冷冷的看著血魔和小可愛。等著看這次石雨有沒有效果。

看著頭頂突然出現的石雨,小可愛和血魔只能相視苦笑。黑光一閃便和血魔回頭向洞口跑去。可就在這時一道土牆就出現在了它們的身後。只見那頭大水晶地岩熊雙掌正按在地上一臉冷冷地盯著它們。

「沒辦法了,只能硬抗了。」看著已經被封了的後路血魔也很無奈啊。

黑光一閃小可愛就出現在了洞口,不過剛一落腳便轉過頭去黑色裂痕下一刻就出現在了那土牆上。雖然這黑色裂痕對水晶地岩熊產生不了多大的傷害,不過對付一個土牆還是綽綽有餘的。

砰,那片土牆立刻就出現了一個碗口大的土洞。

看見攻擊有效,小可愛的眼神中也出現了一絲喜意,不過卻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不然裡面的血魔可能就會有煩了。隨即便又發動了一個黑色裂痕。

果然土牆裡面的血魔情況非常的嚴峻,在決定硬抗的時候身上紅光一閃三道血色薄膜就疊加在了身上。頭頂的血色獨角也泛起了紅光,感受著即將撞到背上的石塊,一咬牙便向那土牆撞了過去。

轟隆隆,所幸的是因為小可愛已經在土牆上開了幾個洞,血魔全力一撞那土牆也沒能抵擋的了。

當血魔剛一撞出來后,它身後的石塊也落到了地上。伴隨著那轟隆隆的聲音戰天殤甚至都被震的跳了起來。

而血魔雖然撞破了土牆但是頭頂的落石卻沒能倖免,一塊幾乎有戰天殤一半身子大的石塊結結實實的砸在了血魔的背上。

噗……一口暗紅色的血就被血魔噴了出來。先前疊加的三道薄膜也被砸裂了兩道,最後一道也出現了非常巨大的裂痕。「咳咳,這笨熊可真狠,謝謝了小可愛。」

「沒事,我們現在可是並肩戰鬥。」小可愛舔了舔前爪上的灰塵,一副無所謂的對著血魔說著。

「咳咳,這笨熊也不可能再使出這個魂技了,不然它們的洞穴也會坍塌,到時候就不是它們能控制的了呢。到時候一但發生了坍塌,它們也會被埋在裡面的。呵呵,主人你等著,看我不好好收拾收拾這兩頭笨熊。」

「額,雖然我現在幫不了什麼忙,不過這個你先吃了,你已經有點內傷了。」隨即戰天殤手一翻,一枚綠色的藥丸就出現在了戰天殤的手上,正是姚海所送的回春丹。

血魔也沒矯情張口就把回春丹吞了下去,只有它自己知道它的體內成了什麼樣。

因為它還是幼崽,所以身體還沒有經過什麼強化,現在體內大部分內髒的表面出現了瘀血,這要是不解決以後可能會產生血毒。這樣輕則留下隱患,重則會致命。

隨著血魔身上一陣綠色光芒的升騰,不過一個呼吸后,綠色光芒就內斂到了它的體內。而綠色光芒內斂后血魔就呼出了一口暗紅色的血霧。

看著不一會兒就好了的血魔,小可愛也有些羨慕,搓了搓爪子,看向戰天殤。

「呵呵,那個,小子你要是能給我十幾個這樣的糖豆,我就願意當你的契約魂獸。呵呵,怎麼樣,那靈草我也不要了,怎麼樣?」

這話讓戰天殤直翻白眼。「你以為這真是糖豆呢,還十幾個。別想了,等拿到靈草,你還是乖乖聽話。說不定,以後我心情好,會給你幾個呢。」

哼,小可愛聽后哼了一聲便轉過了頭不再理他了。這時血魔也轉過了身來。「謝謝主人了,傷已經全好了。嘿嘿現在,就讓這兩頭大笨熊體會一下我們的厲害吧,走吧小可愛。」

看著已經被掩蓋了一半的洞口,戰天殤也只能無奈的搖了搖頭。「真是一些瘋狂的魂獸。」不過他現在沒什麼實力只好繼續躲著看了下去。

而血魔和小可愛明顯也有些生氣了,嗖的一聲就向洞內飛去了。

那兩頭水晶地岩熊看見血魔還能行動明顯一愣,不過它們也知道這場戰鬥還要繼續持續下去。

作者說0/200

2000-2020中文在線 「修士啊……是有極限的。」

流楨將頭顱抱在手中,帶着笑,淡淡地念叨著。

常治龍與賈凈中維持着臨戰狀態,絲毫都不敢鬆懈。

「修仙需要天賦、需要資質,對於有的人來說,頂峰可能會來得很早……」

流楨道人七歲開始修仙,至今已過千年,然而他的境界只到元嬰期,為什麼呢?

「是啊,究竟是為什麼呢?我很努力……我比師兄努力,比師弟努力,也比再後來的師弟努力。到底是為什麼呢?」

咔嚓!

頭顱在流楨手中捏碎,腦漿、眼珠等器官流了一地。

「我就是突破不了元嬰期,我就是到不了更高境界!為什麼呢!!」

流楨向天空咆哮著,他的身體釋放出一股強大的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