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這些人在穿著和氣質上並不是那些大家族的樣子,不過這些人在說話的時候卻很有氣勢,顯然這些人和三大家族必然有著非比尋常的關係。

但如今的沈建,也並沒有刻意的去搭理搭理他們,如今的沈建其實非常的低調,儘管如今他所爆發出來的實力以及潛力已經非常的讓一些大家族們感覺到一些危及,但如今的沈建卻不想讓自己過於高調,因為如今的沈建畢竟在實力上還沒有達到一定的地步,如果沈建再說四處招惹是非的話,那估計到時候沈建會死的很慘。

薊州商會的主大樓分為三大層,第一層主要購買一些丹藥以及和煉製丹藥相關的一些藥草;而在二樓主要售賣一些武者作戰時候所需要的一些神兵利器,這次神兵利器都是薊州商會專門派遣委託一些煉器師去煉製的。

煉器師的等階和煉丹師一樣,也是分為九階,每一階都對應著相應的武者。

在一般的情況下,神兵的使用,都是和武者的修為實力上相關的,人類武者同樣分為九大階段,每一階段都是使用相應自己等階的神兵。

比如說如今的沈建在修為境界上達到了一階的實力,所以目前沈建在實力上適合去使用一些一階的神兵。

神兵分為九階,不過神兵三每一階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武者往往根據自己的相應需求和實力從而去選擇和購買相應的神兵,否則的話,如果去越階購買一些神兵的話,那你讓無法發揮出這個神兵相應的威力。

沈建目前來說,非常需要一個一階極品的神兵,二階的神兵以目前沈建的實力還無法用到。

而在薊州商會的三樓,主要售賣的是一些功法和武技,這些功法或者武技很多都是薊州商會在一些拍賣會上拍賣而來,有的也是從一些宗門當中購買而來,這些功法武技既然可以在外面公開售賣,必然不是那種特別需要保密的功法和武技。

因為一些地方的功法和武技,在一些大宗門裡面才能夠學習到,有時候一些子弟是為了學習道相應的高等階的功法武技才去進入到那些宗門去進行修鍊,不過也有一些武者,他們都來自於一些非常強大到家族,這些家族目前根本就不需要他們去外面購買相應的功法和武技,如今的他們所在蘇家族裡面本來就可以根據他們自己的修鍊天賦以及主要特點去給他們提供一些功法和武技。

不過從目前來看,如今沈建並不是特別需要功法喝武技,目前以沈建的情況,只要他把他爺爺留給他的功法焚陽決修鍊好了,那他必然會有非常強大的實力,所以目前沈建可以說完全就用不著去刻意的購買功法武技。

再說,即便沈建根據自己的需求想要去購買一些功法武技的話,那也可以說完全不用在花錢,因為沈建如今在手中有著蘇家的少蘇錚送給他的薊州學院的令牌,如今生面利用這個令牌完全可以在隨時隨地都能夠加入到薊州學院當中,成為薊州學院裡面名副其實的學員,而在當沈建在以後真正的成為了薊州學院的學員之後,那他必然能夠享有到薊州學院的學員底子可以享受到的那些功法和武技,完全不用在薊州學院這個地方去刻意的花錢購買。

所以,目前的沈建並沒有讓自己的需求太過於迫切,只要沈建能夠在實力上達到那一步的時候,那他今後必然會得到他所得的。

如今,沈建看到了在一樓丹藥專櫃內,有著一些淺淡綠色的小瓶子,這些小瓶子沈建當然知道,都是專門盛放丹藥所用的丹瓶,只要今後煉丹師將自己所煉製好的丹藥放入到這個煉丹瓶之內那這些丹藥的藥力和品質就不會有絲毫的流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下午兩點。

時淵果真接到了時箏的電話,已經將席聿衍送到醫院中。

時淵急忙趕了過去,推開門就看到席聿衍坐在病床上,臉色有些蒼白,頓時就覺得跟做夢一樣。

「姐夫,這些事情都是真的嗎?我怎麼覺得這些事情跟假的一樣,我跟姐姐原本還在思考到底應該怎麼將你給救出來呢,卻不想你就已經出來了。」

「得了吧你。」赫祁毒舌吐槽,「這件事情必然是時宜思考出來的吧,你們公司現在非常忙嗎?怎麼我沒有看到時宜呢?」

時淵臉色頓時愣住:……

《重生后小祖宗A爆了》第六百五十三章你還要震驚嗎?。 雖然這個別墅並不是鋼筋混凝土的,只是輕鋼別墅,但是能夠在一天的時間就將這件事情給辦好,還是非常的不容易了。

我提着燈籠站在門口看了看,朱八立即從裏面出來,說道:「少門主。」

「幹得不錯。」我發自內心的讚歎道。

「請。」朱八說道。

進入別墅當中,感覺到更加的震驚,這實在是非常出乎我的預料了。房間什麼都有,傢具電器一樣都沒有少,一點也看不出來這是昨天才弄出來的。

在茶几旁邊坐下后,我問道:「你們有沒有打聽到什麼消息?」

「消息是有一些,只是這些消息似乎都沒有什麼用處,不過少門主放心,我已經抽調不少人手在附近打聽消息了,應該很快就有消息傳來。」朱八說道。

「將現在打聽到的消息告訴我,順帶準備午飯,我有些餓了。」聽到朱八也沒有打聽到什麼消息,我不由得有些擔憂。

朱八安排人去給我準備午飯,然後開始講他讓人打聽到的各種消息。聽了一會,我發現很多消息確實沒用,其中還有一些消息我早就知道了,例如動物搬家的事情。不僅是在深山當中,近段時間鎮上的很多動物也出現異樣,成群結對的離開。

聽到朱八告訴我這些消息后,我也將昨天晚上在洞府那邊推斷出來的結果告訴了朱八。

朱八聽到這裏出現了鬼將境界的鬼魂,臉色非常難看的說道:「少門主,現在我們沒有什麼人手,這件事情最好還是不要管了。」

我搖頭說道:「當初老爺子讓我當撈屍人的時候,已經算是將這個地方交給我了,我有這個義務將這件事情解決掉。」

「可是那是鬼將,現在三朝門沒有什麼厲害的人,能打的就我們三個,根本就對付不了。」朱八指了指我、他自己還有燈籠裏面的胡青兒。

我堅定的看着朱八,說道:「這件事情沒辦法不管,不過你也不用那麼擔心,直接動手收拾一個鬼將這是我們最壞的預料,事情不一定像我們想像當中的那麼糟糕,只要找到一條腿前輩,事情還是有別的轉機的。」

朱八無奈的嘆氣,顯然他知道自己的沒辦法說服我。不過我對於這件事情會發展成什麼樣子也沒有把握,覺得很有可能的就是會直接和鬼將對上。

「黃符的事情有線索嗎?」朱八忽然問道。

「沒有。」若是黃符有線索就好了,找到黃符應該能夠將我的實力提升到高級道士,高級道士的實力已經不遜色鬼將,再加上長劍以及身邊的胡青兒和朱八,對付一個鬼將完全不成問題。

只是現在槐樹出現異樣,桃花山下的墓室又進不去,根本就找不到一條腿前輩,也就得不到黃符的下落。

吃過午飯在家中休息,同時等待着三朝門的手下從外面傳來的消息。

忽然我被一個消息吸引了注意力,是在河水當中發生了一件事情。

三朝門的手下從河邊的一個老太太口中打聽到,也就是三天前的一個晚上,老太太在寡婦灣看到了非常奇怪的景象,老太太看到那天在河底冒出很多的血,而且還有一具紅色棺材從水底裏面漂浮了出來。

當時還從棺材裏面跑出來一個女子,並且那天晚上還出現了另外一個男人,好像和那個女人一樣都是鬼。老太太也不知道怎麼了,後來那一男一女就打了起來。

只是老太太膽子也不是很大,碰到這種事情急忙就躲到家裏了,後面發生了什麼老太太就不知道了。不過第二天醒來后,老太太趁著正中午的時候來到河邊看了看,什麼都沒有看到。她又去問了問其他人,發現其他人那天晚上根本就沒有聽到動靜。

在看到寡婦灣這個地名的時候,我就想到了一個人,詩秋。詩秋被婆婆封印在水底下,那個地方就是寡婦灣。在加上這條消息當中提到了血紅棺材和女子,我基本上可以肯定是詩秋從水底下出來了。

只是那個男子是誰?為什麼還和詩秋打起來了。詩秋的實力非常厲害,再加上在那具特殊的血紅棺材裏面待了很長的時間,她的實力肯定不弱了。

能夠和詩秋差不多打成平手,而且還是在這個地方的一個鬼魂,應該就是那個鬼將無疑了!

朱八是不清楚我和詩秋之間的事情,剛才這條消息送過來的時候,差點被朱八以為是沒用的消息給清除掉了。

完消息后,我和朱八說了說關於詩秋的事情,並且準備現在就去一趟寡婦灣。說不定詩秋現在還在洞府當中,而且對於這裏發生的事情,詩秋或許也知道一些,可以找她問問一切事情就都明了了。

只是我當初在詩秋的洞府當中,看到了婆婆佈置的封印,這麼短的時間封印應該還有用,詩秋是怎麼從裏面出來的?

「小相公,我待在家中還有別的事情,就不和你出去了。」燈籠當中傳來胡青兒的聲音。

我感覺有些意外,本來想要問的,可是看到胡青兒的眼神,知道胡青兒應該不想告訴我她要做什麼事情,我也就沒有開口了。

將胡青兒留在家中,我和朱八一同出門。

只是剛剛出門走了一些距離,我就感覺渾身都不舒坦,現在不提着一個燈籠還真的是不習慣。

撈屍船已經回來了,我和朱八上的自然是原來的那條撈屍船,順帶將撈屍鈎也給帶上。

以前我對於這條船並沒有什麼感覺,可是現在我成為中級道士后,感覺到這條船非常的不同尋常。這船怕是和燈籠一樣,都不是簡單的東西,只是以前我都沒有感應到。

撐船行駛了一段距離,我掌握了這條船的用法,並沒有手動划船,而是將自身的道氣注入到船上。很快我就感應到這條船和我之間似乎有着一種聯繫,這條船能夠非常清楚的明白我的意思,並且按照我的意思在水面上行走。

徹底的掌控這條船后,我笑了起來,都劃了這麼多年的船,現在才發現這條船竟然如此不簡單,我心中有些無奈。要是早知道有這種能力,我以前能夠省很多的事情。 「可是,仙,不是上古時代人們想像出來的存在嗎?」

沐塵忍不住反問道,如果仙真的存在,那麼身為無敵存在的他們到現在為何沒有絲毫的蹤跡,甚至已經成為傳說的地步,讓現在的人們相信這只是上古時代人們所幻想的存在。

隕落?怕是不太可能,仙幾乎是屬於不死不滅的存在,想要殺死仙,太難了!

聖人大帝這是現如今最高的境界,古往今來,聖人大帝的數目可以說的上是屈指可數,寥寥無幾,突破到聖人大帝就這麼困難,那如果真的要成仙的話,又該是怎樣的困難!

「仙,雖說蹤跡難尋,可是,的的確確,曾經有人達到過仙的境界,而且還不止一人。」

始皇所說的話着實令沐塵的三觀再次打碎,這三觀已經碎的不能再碎了,再碎下去,三觀就要變成N觀了。

始皇接着說道:

「神話時代末期,黃帝戰蚩尤之時,蚩尤請來仙人助陣,黃帝不敵,最後黃帝也請來仙人助陣,兩方打的難解難分,最後取得勝利的是黃帝,同時,這也是關於仙蹤跡的最後記載。」

「在那時,徐福等人認為憑藉着這個噬魂吞天陣的加持,足以能夠讓朕隕落,可是,他們錯了,他們忘了朕還有一個身份,那就是三界通使!」

「三界通使!」

沐塵失聲道,隨即雙手伸入自己的懷中,從懷裏拿出來一個玉佩模樣的東西,赫然正是三界通使令。

「噢——沒想到你居然也得到了這個。」

始皇對於沐塵有三界通使令感到有些意外,他伸出手接過沐塵手中三界通使令,細細感知片刻后,睜開眼,眼底有精光閃過,雙目注視着沐塵。

「你喚醒了界靈?」

「界靈?」

沐塵沉吟不語,如果界靈說的是沐韻兒的話,那倒是喚醒了。

「嗯——」

沐塵點了點頭。

「……」

得到沐塵回答后,聽到消息的始皇愣了幾十秒鐘后,回過神來,看着沐塵的目光中似乎是多了一絲羨慕。

「唉——」

長嘆一聲,始皇再次開口:

「既然你擁有三界通使令,那麼其作用朕也就不在多說了,憑藉着以天賦驚人的三百童男童女作為祭品,噬魂吞天陣的力量確實有點難以對付,為此,朕只好拿出殺手鐧——三界通使令。」

「朕調動天界的力量,試圖破了大陣,可惜,終究是朕想多了,這個大陣,根本難以破解,不愧是擁有着曾經弒過仙這個稱謂的大陣,就算是擁有着三界通使令的朕,也沒任何辦法,到了最後,朕在這些亂臣賊子的群攻下,就此隕落。」

說完,始皇眼神逐漸變得黑暗,冷呵一聲:

「呵!朕隕落之後,他們發佈消息說是朕去前去斬天道,隨後是一去不復返,最後是下落不明。

呵呵——

一群偽君子!全是一些小人,原來他們早就串通一氣,就等著朕何時能夠落網了,如果能夠回到過去,朕一定要讓他們挫骨揚灰。」

「那個,請稍微暫停一下。」

沐塵默默地舉起自己的雙手:

「一隻腳踏入仙門的修為再加上可以調動三界力量的三界通使令,憑着這樣無敵的組合,到最後居然還是敗了!那麼他們真的是非常厲害的嗎?」

對此,始皇的回答先是冷笑幾聲,像是對那些小人的鄙棄。

「區區幾個大乘期而已,不足以掛起,除了一個人的修為達到聖人外,其餘的全是大乘期,如果他們不是找到了這個大陣,或許他們早就被朕打的灰飛煙滅了,這個所謂的噬魂吞天大陣,不僅削弱了朕許多力量,而且使三界通使令也沒有什麼太大的用處,像是屏蔽了一樣,朕當時差不多屬於是在另一個空間內,因此三界通使令的力量大大削減了不少,所以才以至於最後朕的隕落。」

等到始皇回答完這個問題后,沐塵沉默了許久。

他現在深深的懷疑歷史的真實性,如果始皇說的所有話完全都是正確的,說到底,他也沒有欺騙自己的理由,這樣一來,歷史,可就不一樣了!

「怎麼,還有什麼疑問?」

始皇一揮衣袖,一套煮茶的茶具出現,手一伸,示意沐塵坐下身,隨後他打了一個響指,一道身影悄然出現,仔細一看,原來是傀儡,然後傀儡開始煮茶。

「哦,對了。」

聽到始皇這麼說,沐塵旋即拿出始皇之劍,更加準確的說是太阿劍,問道:

「這太阿劍是因歲月太過久遠了嗎,怎麼無法解決我體內的暗傷?」

始皇淡淡瞥了一眼,慢悠悠地開了口:

「雖說這也是一部分因素,不過,最重要的還是這個。」

始皇手對着湖水一指,一團湖水脫離水面懸浮在半空中,緊接着,水開始發生了變化,到最後化為一面鏡子,鏡面先是出現了一些漣漪,隨後呈現出一個這樣的畫面。

入眼所及,天空一片血紅色,在空中,一個巨大的結界覆蓋整個暗水城,結界透露著陰邪的味道。

在地面上,沐塵找到了劉宇、四兄弟和付磊三人,他們現在此刻正在跟仇道游和斯雷特交戰,畫面變動,他又看見了陳豪以及杜飛揚,隨後,他視線轉移,看到了一個意外的身影。

「怎麼她也來了?」

沐塵口中喃喃自語。

「從這個血紅色的大陣中,朕感知到了太阿劍的力量,如若朕猜的沒錯,應該是這個大陣把太阿劍的力量吸收的差不多了。」

「所以,我才沒有解決體內的傷勢嗎?」

聽完始皇的解釋,沐塵知道了原因,想到自己暗傷無法解決,難免有些鬱悶,而且,實力提升不上去,出了這個類似於幻境的地方,外面還有眾多的化嬰境,自己雙拳難敵四手啊!

「嘿嘿……」

想到這裏,沐塵抬頭望向始皇,露出滿臉諂媚的笑容。

「那個,有什麼可以解決我體內暗傷的辦法嗎?還有就是順便讓我的實力恢復到原來的水準。」

對方是神通廣大的始皇,解決這類問題應該不成難事。

玄幻小說中不都是這樣寫的嗎?主角遇到神秘強者,這個神秘強者還對主角好感度爆表,不惜耗費自己畢生功力什麼的,都一定要解決主角傷勢之類的問題,按照這樣的套路走,身為這本書主角的我,也不來一個這樣的待遇豈不是對不起我這個主角的身份!

嗯!沐塵是這樣認為的。

。 秦丹姿的事情,也就這麼過了,她失子後晉位,成了四妃之一,但也徹底失寵了,父親又過世,日後在這後宮不會再有什麼水花了,蕭錦麟讓賢妃盯緊了她,如果有什麼異動,可先斬後奏。

有了淑妃這個前車之鑒,其他妃嬪都老實了,初進宮滿懷雄心壯志的那一批如今也認清現實了,皇帝心裏一是皇后二是大業,誰敢危及這二者,那是要掉腦袋的,她們可不敢賠上家人去賭一場。

後宮又變成了一灘死水,陸離每日逗貓,宮務都交給賢妃處理,她愈發覺的這宮裏沒意思,不想呆了。

蕭錦麟依舊是那麼忙,秦經容身死之事被他壓住了,有了這個先死的出頭鳥,想做國丈的人也不敢吭聲了,但蕭錦麟並未懈怠,反而在宮裏設了小晏,邀宗室的叔伯兄弟們帶着自家的兒孫進宮做客,說想看看下一代的風采。

要說家宴也不是家宴,不帶妻女只帶兒子,這是……

關於皇帝想過繼兒子的消息便在京里滿天飛了,宗室各家卯足了馬力要爭一爭這個嗣子,籠絡大臣這事他們不敢做,便想着曲線救國,給榮安大長公主送送禮,她是皇姑又是皇后之母,她說的話比宗正都好使。

長公主雖然一向不怎麼聰明,但最基本的利益關係還是搞得明白的,她一個都沒應,進宮找陸離說話,問他們是不是真的打算過繼嗣子了。

「你們現在年紀也不大,不再等幾年嗎?萬一過繼了嗣子你又有孕了,生的女兒還好,若是生了兒子,你怎麼辦?」

陸離心知蕭錦麟是在做噱頭,並不會過繼,但對着母親她還是不說實話,只道:「太醫說過我怕是難以孕育子嗣了,太醫的話您還不知道嗎?說到這個地步,便是十成十了,陛下也不想讓我受生育之苦,因此我們商議著過繼,人選自然得慢慢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