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自己被種下魂印,以後都要受制於人,但是跟着這樣一個老奸巨猾的主人,應該也不至於吃虧。

聽完張誠的一席話,遺夢法師的表情也逐漸陰冷了下來,身上白氣一涌,化作一個二十出頭的陰柔男子,對着張誠冷笑一聲,“不錯……這一手的確高明,看來我之前還真是小看你了!”

遺夢法師……果然就是混沌!

衆人臉色一變,將法力灌入法器之中,只等張誠一聲令下。

不過在場的人心中還是萬分緊張,站在面前的畢竟是上古四凶之一,傳說不死不滅,肯定不好對付。

張誠也不急着動手,緩緩的說道:“你好歹也是上古四凶之一,我給你個面子,自己束手就擒,也免得把我家給打壞了。”

混沌淡笑一聲,“你還真是自信,如果不是想讓你牽制法術界,我早就殺了你了!”

張誠呵呵一笑,“我知道,以前你有很多機會偷襲我,但是你都沒出手,不過今非昔比,你現在再想出手也沒機會了。”

混沌搖搖頭,“今天我承認是拜在你手下了,不過來日方長,你等着,我還會回來的。” “難道這個任務世界有多個鬼魂?”韓星橋猜測到也只有這個猜測,才能解釋爲什麼剛剛的那個鬼魂那麼弱。但是這真不是執行者們想要看到的結果。

正常來說,除了頂級任務之外,所有的任務都有且只有一隻鬼魂。從之前的情況來看,這次任務中的鬼魂就是那個被張曉東殺掉的富豪。但是現在情況不一樣了,要是真的另外還有一隻鬼魂,那麼事情就變得更加複雜了!他們之前剛剛推算出來的一些情報就都作廢了。

“先看看吧,不能武斷的做出推斷。”蕭晨說道,“這個鬼魂也可能是詛咒復甦產生的。別忘了,那天可是有兩個執行者第二次使用了詛咒之物,雖然都沒有成功復甦,但是我們誰也沒有經歷過這樣的情況,或許詛咒之物中的鬼魂已經成功逃離出來了呢?”

“沒錯!這種可能性很大。”錢大偉也說道。其他執行者也都紛紛點頭,他們之前還有點擔心,但是現在聽了蕭晨說的,也覺得這是最大的可能。

“不過既然這樣的話,那我們就要小心了。復甦的鬼魂最可怕的不在於實力,而在於頻率。它的難纏程度不下於高級詛咒。因爲只要很短的時間,就會再次出現。所以大家要提高警惕了。不過也不用太擔心,這一次也是我們疏忽了,我會讓小白加大血符咒在旅館中的投入,這樣就能提前發現鬼魂了,畢竟只是中級鬼魂。”蕭晨說道。

其實蕭晨雖然嘴上這麼說。不過心中卻還是感覺到有點不舒服。因爲這個說法雖然合情合理,但是他總感覺事情不會這麼簡單。因爲要是復甦的鬼魂的話,爲什麼前幾天沒有出現?現在距離鬼魂出現可是已經過了好幾天了。

不過這些疑慮蕭晨都沒有說出來。蕭晨相信這些不只是他想到了,但是大家都沒有說,其實也就是想要求個心理安慰。如果真的還有變故發生,那不管說不說其實都是一樣的。

“現在怎麼樣了?”馮立強看到蕭晨等人談論完了,纔過來跟蕭晨詢問剛剛事情的經過。他現在也知道了,除了蕭晨之外,其他的幾個手中有着“法器”的演員。其實也是懂一點點“道術”的,所以在蕭晨他們交談的時候,他從來不會去打擾他們。還會制止其他想要上前的那些劇務人員。其他人也都很聽話,他們也害怕得罪蕭晨這些人。

“還好,鬼魂已經被我們暫時趕走了,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出現了。”蕭晨對着馮立強說道。

“是嗎?那就好。”馮立強很是鬆了一口氣。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等一會十二點的時候詛咒還會再降臨一次。實在是不想再節外生枝了。

“繼續吧,電影的拍攝不要停。現在已經不是我們控制的問題了,就算是想控制,恐怕也控制不住了。我想,在接下來的一個月裏,詛咒就會逐漸降臨了,已經不是電影拍攝的時間能約束的住的了。而我們將它拍出來,就可以自己定下時間。這時間好事!”蕭晨對馮立強說道。

他這麼說當然是誇大了事實的,不過一個月確實是他定下的目標。要是不能在一個月內找出詛咒的根源。那麼他們恐怕很難堅持下去了。就算是他有足夠的詛咒之力,卻也不能挽救這麼多人。而只剩下一兩個人,力量又不夠了,不能抗衡詛咒,所以他現在也是很矛盾的。

“別想那麼多。”東方小白走到他的身邊,用小手指輕輕的觸碰他的掌心。這是她在安慰他。這也是兩個人能在這個任務世界做的最親密的事情了,讓他們兩個的天命者在這麼短時間內戀愛確實有點難爲人。除非他們遭遇生死危機,要說普通人在這種情況下相互依靠產生感情很正常,而他們兩個都有能力抗衡詛咒,在任務世界也是領袖級的人物,所以相愛的確太過牽強。

蕭晨反手拍了拍他的手背,以示自己接收到了她的安慰,自己沒事。然後兩人相視一笑,各自走開了,因爲接下來還有他們的戲份。

今天晚上是非常主要的一個晚上,因爲他們將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感受到詛咒的降臨!之前的幾次,總是有種隔岸觀火的感覺。就算是東方小白化身黑霧前去查看詛咒的情況,也只是瞭解到似乎詛咒是由黑氣引發的。不過這黑氣是從哪裏來的呢?這一點就算是東方小白這個靈媒也一隻都沒有任何線索,好像那黑氣就是憑空產生的一般。

終於,當鐘聲響起的時候,東方小白再一次感應到了黑氣的存在!而這一次,是從無到有,而不是突然出現。黑氣慢慢的增多,東方小白延伸自己的靈感,去探尋黑氣的來源。

蕭晨就站在她的身邊,避免詛咒突然出現傷害到她。讓她能夠全身心的投入到感知中去,這樣能讓她的感知能力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發揮,能更好的探查黑氣的情況。

吱嘎,刺耳的聲音響起了。就在剛剛所有人都注意着的一個人,突然消失了!是陳創業,他突然不見了!要知道,這個時候可是他被詛咒,他突然消失了,怎麼可能不讓執行者們恐慌呢?

“在那裏!”蕭晨身懷詛咒之眼,視力比其他人要好得多,一眼就看見了陳創業。蕭晨他們此時在二樓,而陳創業竟然跑到一樓去!

“你在幹什麼?快回來!”馮立強衝着陳創業喊道。但是陳創業沒有搭理他,甚至連看都沒有看他。衆人順着樓梯跑了下去,他們看到了讓人作嘔的一幕,陳創業正在將自己的身體擠過一樓窗戶上的提柵欄!

此時,他已經過去一半了,他的左肩膀碎掉了,左臂晃晃悠悠的耷拉在那裏。一根肋骨順着前胸插了出來,此時的他就好像一根被玩壞了的布娃娃,已經快要七零八落了!而當衆人看到他的時候,他正將自己的腦袋伸向那個不寬的縫隙。要是他真的將腦袋伸過去,那就是大羅神仙來了也救不了他了,因爲他的腦袋絕對會被擠扁!

錢大偉和韓星橋衝了上去,手忙腳亂的將他拉了回來。這個過程並不順利,陳創業就好像着魔了一般,一直向着窗戶移動過去,而且力量出奇的大。最後還是李澄婉等人上去一起幫忙,纔將他摁在了地上。

而這個時候,蕭晨和東方小白才從樓上下來。見到他們兩個下來了,馮立強馬上跑過去說道:“快來看看他,他好像中邪了!他不是有‘法器’嗎?怎麼還會中邪呢?”

“靠你了。”蕭晨對着東方小白輕聲說道。看着東方小白疲憊的摸樣,他還真的有點不忍。不過此時此刻,也只有東方小白才能救陳創業了,其他人都不行。

“嗯,交給我來吧。”東方小白點了點頭,然後走了過去。她取出一把小刀,在自己的食指上輕輕的劃過,一道傷口出現了,然後開始慢慢的滴下血液。這不是普通的血液,而是靈媒之血。

東方小白任由鮮血滴落,然後她開始繞着被摁在地上的陳創業走,走了一圈之後,她的血液也在陳創業的周圍畫了一大圈。然後就見到東方小白走到陳創業的身前,用食指在他的額頭一點,吐氣開聲:“定!”

然後就見到陳創業不再掙扎,昏迷過去了。

“給他治療一下吧。他傷得太重了,雖然沒有立刻要了他的命,但是想要活下來恐怕也很難。因爲我們現在沒有專業的醫生,而且就算是有醫生,也沒有手術的條件。”東方小白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水對着衆人說道。

“交給我吧,雖然不一定能救活他,不過暫時保住他一命還是可以的。”這個時候,錢大偉站了出來。然後就見到他取出一根銀針,將其紮在了陳創業的身上。然後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就見到陳創業不再流血,身上的傷勢好像全都被控制住了一樣。

“這件詛咒之物能暫時控制他的傷勢,不過我知道他應該有一件寄生類詛咒之物的,或許能保住一命也說不定。”錢大偉在意識傳導器對着執行者們解釋道。

“真沒有想到,這次任務竟然是最難纏的精神詛咒!就連陳創業都被在一瞬間迷惑住了,我們這裏能確定抵擋得了精神詛咒的也就只有東方小白的。”韓星橋抱怨道。

沒錯,剛剛陳創業就是被詛咒給迷惑了,就好像鬼上身一般,做出一些違背自己意願的事情。

“不過也幸好有東方小白,她是個靈媒,對付這種精神詛咒簡直就是看家的本事。要是沒有她這個靈媒在,恐怕在這個任務世界中我們就會團滅!”錢大偉也說道。不過他的語氣是慶幸,慶幸和蕭晨以及東方小白搞好了關係。然後他幸災樂禍的看了一眼那個被蕭晨驅趕了的中級執行者,他有麻煩了。。

ps:第二章獻上,還欠十四章。小鹽可記着呢,沒忘。好像小鹽現在也只能求求這個,訂閱量貌似又下降了好多。 那個曾經和蕭晨唱反調的中級執行者也是臉色難看,但是或許是爲了面子,並沒有和蕭晨道歉祈求他的原諒,而是在那裏死撐。對於這種人,只是有利用價值罷了,蕭晨不至於爲了他而大動干戈,不過卻也不會放任自流,雖然有用,不過總要掌控在自己的手裏纔是。

到了這個時候,也沒有人有心情再去拍電影了,劇務人員都各自回房間了,雖然白天也睡過了,不過自然也是不會有人嫌休息時間太少。而實際上他們也都沒有睡覺,而是四五個人在一間臥室裏聊天,這幾天見識了不少恐怖的事情發生,他們其實也是非常恐懼的。

而執行者們當然也不會睡去,讓一兩個人去看護着受傷的陳創業,其他人當然是又聚集在了一起,商討這次任務的情況,最主要的是東方小白似乎是發現了一些非常重要的情報。

“東方小姐,接下來的任務恐怕要多麻煩你了,這次任務的詛咒包含精神類的攻擊,我們之中恐怕也只有你才能防禦的住了。”衆人落座之後,錢大偉對着東方小白說道。

“放心,只要是精神攻擊,就包在我身上了,而且我覺得這次精神攻擊不過是偶然而已,不可能經常出現的,畢竟我們最後受到的詛咒其實都是源自劇本的!”東方小白說道,。

“源自劇本?難道東方小姐已經查明詛咒的來源了?”錢大偉驚喜的說道。要是這樣的話找到根源性詛咒之物就簡單得多了。

“沒錯,我之前幾次探查其實已經明白詛咒發生的經過,而今天我則是將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詛咒出現前的幾秒鐘時間裏。在那段時間中,我發現陳創業的身邊開始聚集黑氣。正是這些黑氣發生了詛咒。”東方小白說道,“而這些黑氣。並不是憑空出現的,而是來自劇本之中!”

“劇本?難道我們的劇本都是詛咒之物?這不可能,劇本誰沒有摸過,就算是馮立強手中的劇本我們也不是沒有碰過,要是這就是詛咒之物的話,根本不可能瞞住我們。”韓星橋說道。

“沒錯,劇本的確不是詛咒之物,但是也只是我們的劇本不是!”東方小白說道,“要知道。我們手中的劇本是電腦打印出來的,而還有一份劇本不是,那就是張曉東的劇本原件!據說,他寫劇本的時候喜歡用鋼筆手寫,那份劇本的話我想很可能就是真正的詛咒之物!”

“嗯,嗯,有道理。如果真的是那份劇本就是詛咒之物的話,很多東西還真的都能解釋清楚了。爲什麼我們會被詛咒,爲什麼其他的那些劇務人員都沒有問題。而且詛咒之物是劇本的話。當我們結果劇本確定了扮演的角色的那一刻,應該就已經被詛咒纏上了。這也是爲什麼無恥二人組雖然脫離了劇組,卻不能脫離詛咒的原因。而新補上來的演員,也是因爲參與到電影中。所以纔會被詛咒。”錢大偉點着頭說道,越說越是興奮。

“但是也有解釋不了的地方啊!”韓星橋說道,“劇本是張曉東寫的。如果劇本是詛咒之物的話,豈不是說他可以創造詛咒之物了?這簡直是天方夜譚嗎!”

“先不管那麼多了。不管怎麼樣,那份手寫的劇本原件絕對是非常重要的一件東西。必須要找到它!”蕭晨打斷了韓星橋的懷疑,對着衆人肯定的說道。

“這個恐怕就是個麻煩事了。”東方小白這個時候說道,“剛剛我其實問過馮立強導演了,他說當時張曉東找到他的時候,拿的就是一個打印版本的劇本,而不是手寫版的,所以手寫版的那個劇本很可能沒有被他帶到旅館這邊來。”

這一下,所有執行者都皺起了眉頭,這的確是一件麻煩事,如果劇本真的沒有帶過來的話,他們想要找到劇本就必須出山。而出山就要打通山路,但是現在已經過去半個月了,還是一點消息都沒有,恐怕到三個月任務結束的時候,山路也未必能打通。

“就這麼定了,我們翻山出去,不走山路。總之,不能在這裏坐以待斃了,這件旅館中有詛咒之物的概率非常小,所以我們非常有必要冒這個險!”蕭晨對着衆人說道,“我也不獨斷專權,現在開始投票,同意的人多過反對的人,那我們就出山。否則的話我就自己一個人離開。”

“不用投票了,我想我們都會同意的。的確,待在旅館確實已經對我們沒有什麼幫助了。不過出山的話,需要準備的東西就多了,而且那些土著居民怎麼辦?”錢大偉這個時候說道。

“我會和馮立強說明的,電影的拍攝不能落下,到時候就用dv來拍攝,反正只要拍出來就行,也不需要真正的電影那麼專業。把每一個人死亡的時間都錯開,否則等到每一個星期的詛咒大規模爆發,幾次詛咒累加,恐怕我們還真不一定扛得住!這也是正事。”蕭晨說道。

“既然你都有安排了,我們就跟着你幹了!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要是你把我們往溝裏帶,那別怪我們到時候不講情面!”韓星橋說道。

蕭晨看了韓星橋一眼,說道:“多餘的廢話不說了,現在給你們最後一次機會,如果不同意我也不會勉強的,但是要真的決定了到時候一起行動,最好都老實點,不要拖後腿!”說着,他還特意看了邊上的那個和他作對過的中級執行者一眼。之後,見到沒有人提出異議,衆人就散開離去了。

宋澤天最近非常鬱悶,因爲他得罪人了。之前,他本來想通過聯合其他的執行者,逼迫蕭晨放棄一部分利益的,但是哪裏想到他根本沒有得到其餘執行者的支持,最後竟然被他趕出了隊伍之中!

“你們不仁,不要怪我不義!”宋澤天嘴裏發狠的說道,然後,他就走上了一條不歸路。只是他永遠也想不到,他的路,其實不是他自己走出來的,而是早就有人給他安排好了。他只是一顆小小的棋子而已,只是這顆棋子,還沒有到發揮作用的時候。

蕭晨再一次找上了馮立強,將自己的想法說了,馮立強顯得非常猶豫。他也很想出山,但是又害怕出什麼意外。畢竟山裏面雖然沒有什麼老虎,但是野豬黑熊什麼的還是不少的。而且如果他們出山的舉動觸怒了鬼魂,鬼魂直接將他們全都殺了怎麼辦?

“這個你放心。”得知了馮立強的顧慮之後,蕭晨安慰道,“些許山間野物,就算是黑熊來了也不敵我操控的殭屍。而鬼魂的話就更好解決了,鬼魂其實是沒有智慧的,他們只會遵循某些規則進行復仇,或者乾脆就是爲了殺人而殺人。但是鬼魂殺人不會像你說的那樣一次性全部幹掉,而是慢慢的折磨你,有事沒事偷襲你一下。所以不用擔心觸怒鬼魂的問題,只要我們正常拍攝電影的片段,鬼魂是不會經常出來找我們麻煩的。”

“嗯,這樣的話我就放心了,不過還需要去做工作,我們一起去。”馮立強說道。他是怕自己一個人去的工作做不好,畢竟他不懂詛咒,不能讓那些人相信他,而蕭晨就不一樣了,作爲一個懂得“道術”的人,在那些土著中的信任度自然是非常高的。

“好,那就一起。”蕭晨說道,然後兩個人就一起去了劇務組成員居住的房間。但是找了兩個房間,卻發現沒有人,最後發現十多個人竟然全都聚集在了一起,正在商量着什麼。

“你們在說什麼呢?我正好有些事情想要和你們說,就一起都來聽一聽。”馮立強見到十多個人都集中在了一起,於是讓人去另外幾件屋子裏將所有的劇務組成員全都叫了過來。

“我今天想和你們談的,主要就是出山的問題,我們在這個旅館中這麼長時間了,鬧鬼什麼的想來不用我多說了。而馬正之前找到我,說如果想要結束這個詛咒,想要活下去,就必須要出山,找到張曉東那個傢伙手寫的劇本,所以我們已經決定明天就出山,離開這裏。”馮立強說道。

馮立強一說完,劇務組的成員就炸開了鍋,大家議論紛紛,對於這件事的看法各有不同。

“馮導,出山我們同意。其實之前我們就商量過是不是離開這家旅館。不過我有個問題,出山唯一的一條路已經因爲泥石流和山體滑坡封堵住了,我們怎麼離開呢?”商量了一會,劇務組成員排除了一個代表說道。

“這我們也知道,所以決定不走正路,車也丟在這裏不開了,我們步行離開。這座山雖然只有一條大路可以通車,不過還有幾條山間小路可以走人的,只是非常危險陡峭罷了,不過再怎麼也沒有這裏危險。”馮立強回答道。 “喲!你以爲你是灰太狼啊?”張誠哈哈一笑,“就眼下這情況,你還想走?”

混沌不屑一笑,“你以爲擺下大陣,在牆上畫出這些符咒就能困住我了?你也太小看上古四凶了吧?”

“牛不是吹出來的,既然你不投降,那就只有動手咯!”張誠後退一步,右手一揮。

旁邊的法師早有準備,見張誠下令,立刻出手,符咒法器如雨點般朝混沌打去。

華龍沒有動手,拿着九陽拂塵護住王大富和林婉兒,以免他們被誤傷。

葉小曼有陰陽八卦鏡護體,對這些攻擊自然不懼,守在門口位置,防止混沌逃跑。

面對鋪天蓋地的攻擊,混沌悶哼一聲,身體突然變得高大,全身的衣服連着皮肉脫落下來,最後變成了一個兩米高的巨人,魂身金光閃閃,肌肉虯結、氣勢驚人。

還好張誠的別墅層高夠高,這纔沒被頂破天花板。

“屍王!”

所有人一見面前的金色巨人,同時大驚失色。

之前對付屍王的過程還歷歷在目,一回想起來就心寒不已。

“大家別怕!”侯淨山大叫道:“這是混沌變化出來的幻像,繼續進攻!”

見嚇不倒這些法師,混沌怒吼一聲,突然長臂一揮,一股白色的氣流放出。

氣流涌動之間化作幾十隻身放紅光的厲鬼,朝着那些法師衝殺而去。

法師們一見,顧不上攻擊混沌,連忙收回法器抵擋這些面目猙獰的厲鬼。

但是法器打在厲鬼身上,居然一串而過,而那些厲鬼也化爲一團白氣,消失無蹤。

又是幻象!

衆法師氣急,剛準備繼續攻擊混沌,混沌已經趁着這個機會恢復了原貌,衝到了窗戶前面,一拳打在了玻璃上。

捱了混沌一拳,窗玻璃並沒有破碎,不過上面的符文光芒黯淡了幾分,要是再來幾下估計就頂不住了。

混沌剛準備繼續,突然腦後生風,顧不上多想,趕緊一個打滾閃到了一旁。

“呯!”

一隻漆黑的鐵棍打在了混沌剛纔的位置,將大理石地磚砸得粉碎。

張誠嘴角一抽,眼中滿是心疼,這可是天然大理石,一塊都要大幾千,這一仗打下來,估計只能重新裝修了。

“王八蛋!過來受死!”

張誠提起棍子,怒氣衝衝的看向混沌。

混沌也不跟張誠硬拼,轉而朝那幫法師撲去,想讓張誠投鼠忌器不敢下重手,然後再尋找機會逃走。

那些法師見混沌衝過來,頓時一陣大呼小叫,迅速朝周圍散開。

侯淨山趕了過來,手中的青鋒劍在空氣中一劃而過,留下水波般的道紋,朝着混沌劈下。

“雕蟲小技也敢賣弄!”混沌哼了一聲,張嘴噴出一口白氣。

青鋒劍劈入白氣之中,如陷泥潭,不得寸進,混沌抓住一揮,右臂突然暴漲,朝着侯淨山胸前抓去。

“小猴子!”華龍怒喝一聲,手中九陽拂塵打出,打向混沌,想逼對方收手。

但是混沌根本不理,身體如水波一般盪漾,輕易就避開了九陽拂塵,同時右手按在了侯淨山胸前。

一股混沌之氣從掌心涌出,灌入侯淨山體內,瘋狂的吞噬體內真氣,同時經脈肌肉也開始迅速枯萎。

侯淨山的相貌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蒼老,原本三十左右的男子,看上去就像是五六十歲一般。

“不好!”張誠臉色一變,雖然侯淨山是自己的僕役,但是打狗也得看主人,你當着我的面打傷我的人,讓老子的臉往哪放!

張誠飛身撲了過去,一棍子捅向混沌,混沌不敢大意,只能放開侯淨山,轉而右手一擡,抓住了哭喪棍的棍尾。

“傻逼!”張誠冷笑一聲,心意一動,哭喪棍立刻劇烈震顫起來,一股金光以閃電之勢從棍身竄入混沌體內。

混沌臉色大變,趕緊鬆開手,同時往後連退幾步,全身上下白氣翻涌。

“器靈!你的鬼器生出器靈了!”

“是不是很驚喜?”

張誠譏諷一聲,沒急着追擊,擡手拍在侯淨山的肩上,將他體內的混沌之氣逼了出去,然後渡過去一絲陽氣,修復枯萎的經脈肌肉。

侯淨山的相貌緩緩恢復過來,對張誠點了點頭,感激的說道:“謝主人……”

“不客氣,跟着誠哥超,不會挨飛刀!”

張誠嘿嘿一笑,轉頭看向混沌,混沌怒哼一聲,張嘴吐出一口白氣。

白氣離體之後逐漸成型,變成一個模糊的男人模樣,全身上下紅光閃爍,鬼氣逼人。

“還特麼弄幻象,就沒別的招嗎!”張誠恥笑一聲,根本不理會那隻厲鬼,徑直朝着混沌衝去。

但是讓他沒想到的是,厲鬼襲來,居然一爪子撓在了他的魂魄上。

張誠毫無防備之下三魂七魄頓時隱隱震顫,如果不是已經晉升鬼首,現在肯定魂魄受損。

驚訝之下,張誠揮手將厲鬼擋開,定睛一看,頓時變了臉色。

眼前這隻厲鬼雖然面貌不明,但是分明沒有頭髮,仔細分辨之下,還能依稀看出遺夢法師的模樣。

張誠恍然大悟,真正的遺夢法師原來早就死了,因爲怕被自己發現,所以混沌將遺夢的魂魄藏在體內。

剛纔他聲稱捏碎了遺夢的魂印也是詐混沌的,在沒確定之前,他也不會輕易草菅人命。

“主人,救我!”

遺夢法師的魂魄一邊嘶吼,一邊不停攻擊張誠。

張誠看出遺夢肯定是被混沌控制,身不由己。

雖然自己只要心意一動就能讓它魂飛魄散,但是卻又有點不忍心。

猶豫瞬間之後,張誠咬了咬牙,硬接了遺夢一擊,同時伸出右手掐住遺夢的脖子,將他往嘴裏塞去,希望能以此切斷混沌的操控。

“他現在是我的傀儡……”混沌笑了笑,雙手一動,一股吸力憑空而起,捲住遺夢的雙腳,往回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