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嘴上說著不好意思,但是蕭陽卻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一開口就要了一輛一百多萬的汽車。

五爺臉上笑容不變,隨手一揮,立刻有人去車庫取車去了。

"蕭陽老弟,不知道你接下來打算怎麼處理將你車砸成這樣的兇手?"五爺突然加大聲音,故意讓周圍的眾人聽到兩個人的交談。

"這件事情是發生在你的地盤上,我想還是交給五爺你來處理最好,至於怎麼處理這個兇手,那就隨五爺的興趣了!"

"哈哈,既然敢招惹蕭陽兄弟,那就應該做好了接受懲罰準備啊,要不我們直接砍斷手腳四肢,然後扔到海里去算了!"

"嘿嘿,五爺處理起事情來還是這麼的果斷殘忍!果然是雄風不減當年!"蕭陽做了一個讓對方隨意的手勢。

"等等!"

突然一道聲音從人群中傳來,然後二強緩緩地自人群中走出,此刻的他只感到全身一陣顫抖,手心中早就浸滿了汗水。

他知道自己必須要站出來,不論是為了家裡的生意還是為了自己的性命,都必須站出來將整件事情一個人擔下來。

"這件事情……是我乾的!"二強突然沉聲說道,一石激起千層浪,頓時引起人群的一陣喧嘩,周圍的朋友更是一臉的震驚。 "二強,你沒事吧?這件事情真的是你乾的?"

"你怎麼可能會做這麼傻的事?你根本沒有這麼做的動機?"

蕭陽的嘴角牽扯出一抹小巧的弧度,看著"勇敢"站出來當替死鬼的二強,笑著問道,"為什麼?"

"因為九九,我從初中開始就暗戀九九,那時候九九連明洋的追求都拒絕了,我就更加沒有信心表白,所以只能夠將這份感情埋藏在心底,今天九九帶你來,第一眼我就對你新生怨毒,因為我認為你根本配不上她!"

"九九如此優秀的一個女孩,自然需要一個配得上她的優秀男孩,我認為你根本不配做她的男朋友,所以我想要給你一個小小的教訓,讓你自動知難而退!"

二強的臉色突然變得有些難看,"只是我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變成這樣,這件事情我一人做事一人當,要私了還是要讓我進局子我都認了!"

宋九九有些震驚的看著情勢再次出現變化的場面,根本不明白事情為何會突然發生這樣的變化,而且,她根本沒聽說過二強喜歡自己的事情,要知道在初中這個傢伙換女朋友的頻率可是以快而著稱。

"真的是這樣?"蕭陽繼續問道。

"是的!"

這時候從一側保安室出來的一名黑衣人在五爺面前輕聲耳語了幾句,五爺笑著看向蕭陽,"那個保安招了,是這個傢伙安排他讓他砸的車!現在可以確定就是這個傢伙是幕後主使了!"

"蕭陽,不論是報警還是私了這件事情我都認了!"二強臉色陰霾的說道,保持著自己最後唯一的一絲硬氣。

蕭陽緩步來到對方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對方,蕭陽突然笑了,很開心的那種笑容,某一刻,蕭陽突然俯身附在對方耳旁輕聲說道,"說實話,我根本不相信你這個理由,不過既然你甘願站出來做這件事情的棋子,那麼,我就成全你吧!"

說完蕭陽突然退後一步,然後大聲說道,"很好,算你有骨氣,這件事情我們私了,我要一百萬!怎麼樣?你答不答應?"

二強似乎沒有聽懂對方的話,下意識的問道,"你要私了?"

"沒錯,一百萬,然後這件事情我們互不相干!不過我要提醒你一點,因為這件事情引起的任何連鎖反應帶來的後果你也要一個人全部承擔了!希望你以後不要後悔!"

"好!我答應了!一百萬,明天一定奉上!"二強臉上竟然帶上了一抹笑容,事情竟然出乎他的意料的容易,沒有想到蕭陽竟然只是一個鑽到錢眼裡的傢伙,難道自己之前太過高估他了?

蕭陽笑了笑,然後轉身一把抓住宋九九的手腕走向一旁的一輛市場價值一百多萬的寶馬6系新款汽車,等到九九坐進去之後,蕭陽才轉身有意無意的看向對面的李明洋。

朝著對方露出一個意有所指的笑容,然後彎腰進入車內,很快,車子啟動穿過人群,消失在了馬路盡頭。

開著這輛價值一百多萬的寶馬6系汽車,車上的兩個人同時沉默不語,似乎都在想著自己的事情。

"停車!"

宋九九突然出聲說道,汽車吱的一聲在路邊停下。

"是不是有什麼想要問的?"蕭陽轉身笑著看向對方。

"你到底是什麼身份?"宋九九從剛才開始就一直被這個問題困擾,猶豫了半天最終還是決定由自己發問。

"我知道也許經歷了這件事情之後,你終歸會懷疑的,怎麼說呢,我和剛才的那個張五爺的確認識,但是你放心,我對你絕對沒有任何其他的企圖,我只是當做一份工作,你父親發給我工資,然後我保證你的安全!就是這樣!"

宋九九突然冷笑一聲,"原來是這樣,和那些人有些關係,那就說明你根本不是個普通人了?"

蕭陽滿嘴苦澀,就知道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現在看來,比自己預想的還要糟糕。

"九九,你不要把事情想的太過複雜,我就是一個小保鏢,保證你的安全,對你絕對沒有任何的企圖……"

"我想要一個人安靜一下!"宋九九突然出聲打斷蕭陽的話。

宋九九一個人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蕭陽也只好悶聲呆在原地,就這樣過了幾分鐘,蕭陽試探著說道,"要不我先開車送你回學校吧!"

宋九九突然動手開始解自己的安全帶,然後準備下車。

"怎麼了?"蕭陽有些不解的問道。

"蕭陽,以後你不要再繼續擔當我的保鏢工作了,這件事情我會親自和爸爸商量的!"

蕭陽一愣,有些不解的問道,"就是因為剛才的那件事嗎?就是因為我認識一個大混混?"

"對!我感覺你好陌生,我有點害怕。"

"九九!"蕭陽突然喊住剛剛下車的宋九九,平聲問道,"那個李明洋是什麼身份?"

"你懷疑那件事情是李明洋做的?"宋九九不愧從小在父親面前耳濡目染,所有的事情一點即透,立刻明白了蕭陽的想法。

"李明洋的父親是南陽市北城警察局的副局長李國棟!"

說完后九九便關上車門順著馬路離開,看著前方那道瘦削高挑的身影走遠,蕭陽無奈的搖了搖頭。

"女人心啊,果然是最難搞懂的。"

一輛摩托車來到蕭陽的車前停下,小白鴿猛地躍下車,甚至連自己的愛車都不管了,直接一下子撲到蕭陽的車上。

雙眼瞪的猶如銅鈴大小,彷彿是一個憋了幾十年的老光棍突然見到了一個妙齡美女,整個人趴在蕭陽的車前,滿嘴喃喃自語。

"6缸雙渦輪增壓發動、6檔運動型自動變速箱,動態驅動力分配系統、平視顯示系統、后視攝像機……"

"好車……一百多萬的好車啊!"

小白突然從窗口伸進頭來,一臉激動臉色漲紅的說道,"陽哥,發達了,這次我們發達了!一百多萬的車啊,竟然被你給偷出來了!"

"你小子怎麼說話呢,明明是對方送給我的補償。"蕭陽拍了一下小白的腦袋,然後將這個傢伙的腦袋推出窗外。

小白鴿只顧著嘿嘿傻笑,然後從一旁側門做到副駕駛上,一臉興奮的看看這看看那。

"陽哥,對方應該不會只是把車借給你開開吧,應該不會要回去吧?"小白邊摸車邊隨口問道。

"應該不會吧!"

蕭陽想了想回答道,以張胖子的身價,他應該沒有這麼小氣。再說現在胖子可是急著和自己聯盟呢,若是能夠成功進入到執事團,到時候他到的的利益可不只是一輛一百多萬的汽車這麼簡單。

"對了,陽哥,你怎麼會認識北城的五爺,剛才對方出來的時候我可是都下傻了。

"哦,以前我跟他一起在澡堂搓過澡。"蕭陽還在想宋九九的事情,聽了小白的話隨口胡謅道。

"靠,真的假的。"小白明顯不相信蕭陽的話。

蕭陽不願意跟他扯這個,直接問道,"今晚上還有事么?"是"我跟阿飛他們約好了一起喝酒。"

"喝酒哪天不能喝。待會兒跟我去辦點事情。"蕭陽直接揮手打斷對方。

"什麼事?"小白疑惑問道。

"上次陳王爺的人把咱們酒吧砸了,這都過了這麼些天了,總得給對方一點教訓啊。"

蕭陽慢悠悠的點燃一支香煙,小白的臉色則是瞬間變亮了,"老大,決定了?咱們倆能行么?要不要多喊幾個弟兄。"

"喊那麼多人幹嘛,又不是打群架。咱們倆人就夠了。"蕭陽淡淡的說道,他可不是那種吃虧的人,有仇不報非君子,對方打傷了自己好幾個兄弟,這個仇他可是一直記著呢。

小白滿臉興奮,事實上他早就希望可以跟蕭陽一起行動大殺四方了。

"陽哥,咱們怎麼行動?你想怎麼搞?"

蕭陽皺著眉頭想了想,緩緩開口吐出一個人名,"吳慶鋒。先從他下手。給陳王爺一個教訓。"

自從陳王爺漸漸退居幕後之後,吳慶鋒幾乎掌控了整個大都會娛樂有限公司的所有生意。酒吧,桑拿洗浴中心,洗腳城,夜總會,各種各樣的場子幾十家。說是每晚日進斗金一點都不為過。

吳慶鋒這個人的確很有經商頭腦,將陳王爺手中的買賣經營的有聲有色。再加上陳王爺的信任跟重用,吳慶鋒也從當年的一個小混混一躍成了上流人士。

不過吳慶鋒有個特點,這個人太好色。吳慶鋒沒有老婆,但是這些年,被吳慶鋒玩過的女人並不在少數。

不論是女大學生,公司白領還是別人的老婆,只要是吳慶鋒看中的,吳全都要想辦法弄到手。

被吳慶鋒玩弄的女人在知道了對方的身份之後,大多保持了沉默,沒有人敢出聲。

因為曾經有個被吳強行玩弄的女人事後要死要活,竟然想要報警起訴吳慶鋒,結果不出三天,那個女人便死於一場意外的交通事故。

吳慶鋒明面上有五個情人,近些年他似乎玩膩了各種女人,所以,現在他唯一喜歡的就是人妻少婦,用他自己的話講,少女蘿莉雖好,但是終究不成熟,沒有感覺,只有少婦才會知道如何去討好你,那種成熟的感覺讓吳慶鋒猶如是吸毒一般深入其中無法自拔。

今晚像是往常一樣,吳慶鋒再次給其中的一個少婦打電話,對方老公出差,吳慶鋒直接讓人開車去了這女人的家裡。

在對方家裡兩個人一直折騰到半夜,這才心滿意足的偃旗息鼓。

"吳爺,人家老公這兩天都在外面出差,人家一個人在家好寂寞呢,要不這兩天你每天都來找我好不好?" 吳慶鋒找的這個少婦也的確是個極品,該凸的地方凸,該凹的地方凹,重要的是身體上竟然沒有絲毫的贅肉,三十幾歲的女人竟然像是一個十八歲的妙齡少女,讓人看上一眼就再也不會移開視線。

"嘿嘿,想不到你竟然這麼心急!吳爺答應你,這幾天只要一有時間絕對立刻過來找你!"吳慶鋒笑著伸手在對方手上拍了拍。

從這女人家裡出來的適合已經是凌晨兩點鐘,三輛汽車從一座豪華別墅中駛出,前後兩輛普通大眾車護送著中央的一輛寶馬5系車快速的駛入馬路,準備趁著夜色消失。

但是隨著三輛汽車駛入馬路中,從一旁的街尾立刻衝出來一輛摩托車,閃電般的速度迅速緊追了上來。

衝上來的自然是有號稱南陽車神的小白鴿,黑色的愛車在經過小白鴿改裝之後,速度簡直比賽車還要迅猛。

短短數十秒,小白已經追上了最前面的一輛車,與其並駕齊驅。

空出一隻手從懷中掏出一把匕首,小白鴿單手控制著急速飛馳的轎車迅速向其中一輛大眾車靠過去,揮動雙手示意對方停下來。

汽車繼續狂奔,絲毫沒有停下的打算,小白鴿猛地繼續想其靠過去,最終摩托車幾乎緊貼在對方的車門上,藝高人膽大的小白鴿還是用單手扶車,恐怕稍微一點輕微的晃動就是一個車毀人亡的下場。

反手握住匕首,小白鴿猛地揮動雙手,匕首狠狠地刺入旁邊汽車的前車門玻璃。

冷清霸少請溫柔 再加上是繼續行駛,巨大的爆破聲幾乎將兩個人全都給彈飛了出去。

玻璃碎屑直接飛濺到車內駕駛的保鏢身上,頓時鮮血淋漓,那個保鏢一個踩空不穩,腦袋狠狠地撞到了方向盤上,頓時昏了過去。

汽車失去平衡,在地面上不斷打滑,然後迅速的駛入一旁的馬路溝道,傾斜的滑落下去,差點就是車毀人亡。

後面的車子看到前面被阻,立刻想要駕車後退想要逃逸。

小白鴿下車人,然後摸了一把胳膊上的血跡,剛才的強硬手段使得整隻手也鮮血淋漓。十分嚇人。

握著匕首敲了敲中間的汽車,玻璃緩緩地打開,出現的是一個誠惶誠恐的保鏢的臉龐,小白往後瞅了一眼,空無一人,頓時眼睛就是一閃,自己上當了。

還未等小白反應過來,最後的那輛大眾車突然車門大開,然後四個黑衣人瞬間朝著一側的小巷跑去。

看到小白的視線被轉移到逃跑的人身上,寶馬車上的司機猛然將手從汽車車座下面抬上來,手中竟然舉著一把手槍。

還未等對方扣下扳機,小白鴿已經閃電出手,匕首之間穿過對方的手腕,然後將對方的胳膊以一種極其彎曲的弧度釘進了車門上。

一聲凄厲哀嚎聲瞬間響徹夜空,小白猛地一個手刀砍在對方的脖頸處,然後這個傢伙便昏迷過去。

再次查看了一番確信沒有吳慶鋒本人之後,小白鴿才發動汽車朝著前面那幾個傢伙追去。

事情該收尾了。

坐在車後座上,吳慶鋒掛掉電話,臉色陰沉的幾乎滴出水來。

"果然不出我所料,對方對他們下手了!"

前面開車的保鏢臉色一緊,有些緊張的說道,"吳爺,他們……"

"應該都沒消息了!"

保鏢臉色一緊,他自然是明白吳爺口中的沒消息代表的是什麼意思。要知道那些人裡面可是還有自己的親弟弟啊。

吳慶鋒這個人很謹慎,而正是因為謹慎,這次才逃過了一劫。

"阿來,看開一點,這個世界就是這樣,適者生存,只要你肯認真的替我賣命,我是不會虧待你的!"吳慶鋒沉聲說道。

"是!"阿來收起臉上的情緒,然後專心開車。

阿來的汽車剛剛準備轉彎,卻突然發現前面的馬路上竟然站著一道黑色的身影,對方穿著一身黑衣,要不是仔細看根本發現不了。

強烈的車前燈,將對方的面容給照出來,竟然是以為年輕人,對方什麼也沒拿,安靜的站在馬路中間。

"該死,這個傢伙不想活了嗎?"

阿來暗罵一聲,使勁的嗯喇叭,可惜前面的那個傢伙就彷彿是幽靈一樣,根本不為所動。

"阿來,撞過去!"身後的吳爺感覺到蹊蹺之後大聲喊道。

"吳爺,這……"阿來有些緊張的說道。

"我讓你撞過去,快點!"吳爺有些惱怒的大聲喊道,伸手一把抓住阿來的衣領。

"是!"

阿來的臉色猛的變得冷酷了下來,雙腳猛的踩油門,然後汽車再次加速朝著前面的年輕人飛奔了過去。

雙方的距離越來越近,就在汽車即將撞到年輕人的時候,阿來和吳爺甚至都有些噁心的閉上了眼睛,但是就在兩個人閉眼的一瞬間,面前近在咫尺的年輕人突然動了。

身體站在原地一躍而起,沒有藉助任何的外力,整個人騰飛而起,直接越過飛馳的汽車,等到汽車駛過,蕭陽的身體猛地轉身,然後從懷中拔出手槍砰砰砰連開三槍。全都打在汽車的輪胎上。

汽車被子彈爆胎之後再次在路面上一陣滑行,飛出去很遠之後終於勉強沒有翻車撞到了旁邊的綠化帶上。

蕭陽站起來拍了拍手,然後才緩步朝著前面冒煙的汽車走過去。

車門被人打開,然後吳慶鋒和前門的保鏢咳嗽著鑽出來,兩個人走到馬路上,發現蕭陽手中的手槍之後,全都安靜的站在原地不在行動。

"你……你是誰?"

吳慶鋒臉色故作鎮定的說道,當年什麼樣的大風大浪沒有見過,這點事情還不至於讓當年的吳大刀亂了分寸。

吳慶鋒邊說視線一直在打量面前的蕭陽,某一刻突然眉頭一皺,"你是蕭陽?"

蕭陽突然一笑,停下腳步看著這兩個人,笑著說道,"果然不愧是陳雄手下的三大金剛之一啊,竟然這麼快就猜到了我的身份。"

"你也不錯啊,竟然能夠找到我的下落,看樣子你是做足了功課的!"

吳慶鋒咳嗽幾聲,剛才在那個娘們家族幾乎耗盡了全身的力氣,現在整個人一陣虛脫,知道現在吳慶鋒才開始有些後悔,多年的安逸生活已經讓他忘記了危險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