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間的推移,很快便是過去了一個時辰,而這個時候的葉天也是非常明顯的感受到那股即將突破的感覺!

雖然說突破感是伴隨著那股暴躁能量一起出現的,但葉天依然是沒有絲毫的遲疑,繼續修鍊,嘗試突破!

葉天知道,如今的自己是通幽境中期的實力,這一次突破不需要什麼丹藥相助,到了通幽境後期,突破魂覺境的時候,才需要丹藥相助!

根據自己以往的突破經驗,葉天很快便是將自己體內的靈力能量凝聚在一起,而後緩緩的聚攏在靈巢之內!

……

時間眨眼即逝,當第二天的陽光傾灑大地的時候,葉天也終於是緩緩睜開了自己的眼睛。

一股精光從葉天漆黑的眸子之中迸射而出,此刻的葉天整個人看起來也顯得精神抖擻,完全看不出來昨晚的他根本沒有睡覺!

伸了一個懶腰,葉天緩緩從床上站了起來,而後在房間之內活動了一下,感受著體內經脈之中那不斷涌動的靈力能量,葉天也是極為滿意的露出一抹笑容。

終於是成功的突破到通幽境後期了!

通幽境後期,和通幽境中期比起來也是有著很大的差距,此時的葉天也能夠非常明顯的感受到這其中的差距。

此刻的葉天深吸了一口氣,而後再度呼出,神清氣爽的同時,也是緩緩將調動起體內的靈力能量。

現在的葉天已經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嘗試一下通幽境後期究竟是怎樣的威力!

不過這畢竟是在自己的房間之中,打壞了什麼東西,也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情。

當即,葉天也是控制住了自己激動的心情,而後對著房間之外行去。

讓葉天如此激動的原因不僅僅是因為自己成功突破到了通幽境後期,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便是葉天感覺自己距離那些鬼宗的強者們又近了一步!

這對於葉天來說是非常重要的,葉天知道,鬼宗的徒眾對天越國的覬覦之心已非一日兩日,近來他們也更是發動了一次又一次的行動。

雖然他們每一次的行動都沒有成功的奏效,但是面對這樣的情況,葉天卻是不敢有絲毫的鬆懈,這樣的情況如果繼續發展下去,那麼不知道哪一次,天越國就會面臨非常巨大的危機!

那自然不是葉天願意看到的一幕,所以對於如今的葉天來說,提升實力,守護天越國的安全,方是最為正確的選擇!

可葉天也知道,自己的任務完全不僅僅是這個,不管是另外一個葉天,還是之前出現的那個黑衣女子,對於葉天來說都是一個未解之謎,這些東西時時刻刻縈繞在葉天的腦海之中,似乎不斷的提醒葉天,這是自己必須要去做的事情!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葉天自然不能專心致志的留在葉氏家族擔任這個族長,這也是為什麼這兩天葉天將全權交由霍都,而自己則是用盡一切時間,提升自己的實力!

此刻,葉天已經是走出了自己的房間,而後在葉氏家族的院落之中轉悠了一圈,旋即再度對著葉鞘的房間走了過去。

算起來,葉天和葉鞘也的確是很久沒有見面了,如今剛剛把葉鞘他們從秋水村接了過來,但是也依然沒有多少次碰面。

來到葉鞘的房間之前,葉天當即便是喊道:「出來!」

片刻之後,葉鞘便是從房間之中一蹦一跳的竄了出來,一臉興奮的看著葉天說道:「葉天哥哥,你居然還沒有忘了我!」

葉天也是白了他一眼,而後說道:「你以為我跟你一樣?見到美女就挪不動腿了?」

「哪有啊葉天哥哥,哎對了,你怎麼知道我今天沒有去練武場的?」

葉鞘也是一臉無辜的看著葉天辯駁道。

而葉天聞言,當即也是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就你這性子,到了一個嶄新的葉氏家族,你能安安生生的去練武場修鍊嗎?」

葉鞘有些尷尬的撓了撓自己的腦袋,而後再度說道:「嘿嘿,想不到葉天哥哥對我還是這麼了解,讓人好感動呢!」

「我說,你都這麼大了,怎麼還是這麼矯情?你要是再這樣下去,可沒有美女會喜歡你的。」

前夫襲愛:老婆離婚無效 葉天無奈的看著葉鞘那矯情的樣子,也是如此說道。

而葉鞘聞言,當即便是面露驚慌之色,而後說道:「啊?真的啊?那……那我應該怎麼樣,才會有美女喜歡我呢?」

葉天聞言,再度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而後用手指了指葉鞘,旋即說道:「跟我去莫山,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做真正的美女!」 總之這裡的植被相比於外面的那些來說,都要茂盛許多。

就在這時,沐靈夕的眼神剛從一株植物上掃過,在察覺到不對之後,瞬間又看了回去。

只見那株植物似乎在她看過去的時候,微微的動了一下。

沐靈夕相信自己絕不會看錯。

這山谷內有沒有風,若是有風的話,這煙霧絕不會如此濃密。

植物既然會在沒有風的情況下晃動,一種情況就是這株植物下隱藏了什麼小動物。另一種情況就是這裡的植物有問題。

想到這裡,沐靈夕直接朝那株植物走了過去。

夜元鈺在看到沐靈夕朝一株植物走了過去之後,就知道沐靈夕應該是發現了什麼異常。

想到這裡,夜元鈺不由得出聲問道。

「發現什麼不對勁了嗎?」

沐靈夕一邊安靜的觀察著那株植物,一邊對夜元鈺回到。

「這裡的植物會動,你發現了嗎?」

夜元鈺聞言,仔細的想了想,剛才他卻是也發現過有些植物會微微的晃動一下,但是卻沒有過多的注意。

但是現在聽到沐靈夕說出來之後,也是不由覺得詭異起來。

在一個滿是迷霧的山谷中,根本沒有風會從這裡吹過。

那麼那些植物的晃動就顯得太過可疑了一些。

想到這裡,夜元鈺也是不由得朝那周圍的植物看了過去。

就在這時,沐靈夕卻是直接一手將那植物的枝葉給抓在了手中。

「再跟我裝神弄鬼,我就把你的葉子一片片的揪下來。我倒是想看看,你們要是沒有了葉子,還能怎麼生存。」

然而沐靈夕說完,那一片植物卻根本沒有任何的反應。

這擺明了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啊!

「還想逗我是吧!那我先揪一片試試看,看看你們能忍到什麼時候。」

夜元鈺在聽到沐靈夕的話后,卻是瞪大了眼睛。

沐靈夕這是在玩什麼?

她是在跟那些葉子說話嗎?

這也太玄幻了吧!

但是就算他心中疑惑不已,也並沒有出聲打擾沐靈夕。

只見沐靈夕輕捻指尖,頓時一片嫩綠嫩綠的小葉片,被沐靈夕捏在了手中。

沐靈夕頓時一臉憐惜的說道。

「這才剛剛長成,就要被揪掉,多可惜啊!」

說完,沐靈夕帶著一臉不忍的表情,手上漸漸用力。

然而就在沐靈夕手中的葉片快要被她揪掉的時候。

只見那株植物,頓時一陣抖動。

一道稚嫩的聲音瞬間傳了出來。

「壞人!不要拔掉我的手臂!我好不容易才長出來的。」

沐靈夕和夜元鈺在聽到那株植物居然開口說話了,震驚之下,互相看了一眼。

這植物居然真的說話了。

雖然沐靈夕剛才已經發現了這些植物的古怪,但是她還是有些無法接受。

伸手又動了動那植物的葉片,沐靈夕疑惑的出聲問道。

「是你在說話嗎?」

只見那株植物頓時傲嬌的將自己的葉子,全都收了起來。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個壞人,居然還想摘掉我的手臂!你知道我要長出一隻手臂有多困難嗎?」 「啊?真的?」

聞言,葉鞘當即便是激動了起來,然而片刻之後卻是再度反應了過來,而後繼續說道:「可是,莫山上怎麼會有美女呢?」

葉天此刻卻已經是轉身對著家族之外行去,葉鞘再度疑惑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而後也只好是跟著葉天走了上去。

一路上,葉鞘不斷的問葉天,莫山上怎麼會有美女,然而葉天卻是一直都沒有回答他。

登上黑翅妖獸的後背,葉天和葉鞘兩個人也是對著莫山的方向飛掠而去,而與此同時,葉鞘也是感覺到,自己彷彿是前往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

葉鞘對於莫山的了解可謂是少之又少,當初的葉氏家族在天池城的時候,他也很小,根本沒有上過莫山,而現在即便回到了天池城,他也沒有怎麼去過莫山。

所以,現在看著葉天如此凝重的表情,葉鞘自然也是能夠感受到一股危險的氣息。

畢竟,能讓葉天如此凝重的事情,那能不危險嗎?

葉鞘知道,自己如今和葉天之間的實力差距已經不能用一星半點來形容了,所以他非常清楚,自己跟在葉天的身後,也只能是瑟瑟發抖。

不過他一直詢問葉天,葉天也沒有告訴他來到莫山的目的到底是為了什麼。

終於,黑翅妖獸緩緩的降落而下,而葉天選擇的降落地點,也正是之前的莫之窟入口處!

黑翅妖獸落下,葉天的目光當即便是對著那漆黑的入口處看去,這個地方對於葉天來說,有著一股莫名的吸引力,似乎葉天總是想要不自覺的來到這裡。

或許是因為裡邊那些未知的妖獸,也或許是因為葉天害怕那些妖獸驚擾到天池城的人們。

不管怎麼說,葉天此刻已經是站在入口處,目光也是極為凝重的對著那莫之窟裡邊看去。

此刻的葉鞘看著葉天如此認真的目光,當即也是再度有些疑惑的皺了皺眉,而後走到葉天面前問道:「葉天哥哥,你在看什麼呢?」

「你知道這是什麼地方嗎?」

葉天此時沒有轉動自己的目光,依然是看著那莫之窟入口處,對葉鞘說道。

聞言,葉天也是再度皺了皺眉,而後撓了撓自己的腦袋,旋即說道:「不知道。」

葉天此時也終於是將自己的目光轉向了葉鞘,而後說道:「這是人們口中所說的莫山莫之窟。」

聽到這句話,葉鞘差點沒坐在地上。

此刻的葉鞘一臉恐懼的看著葉天,良久之後終於是顫聲道:「你你你……你來這裡做什麼!」

「你不想看看,裡邊到底是什麼樣子的嗎?」

葉天看著葉鞘那如此恐懼的樣子,也是微微一笑,而後繼續說道。

「不! 最熟悉的陌生人 不想!」

可此時的葉鞘卻是極為堅定的搖了搖自己的腦袋,而後說道。

而葉天再度無奈嘆了一口氣,而後說道:「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呀!你不是一向都喜歡探險的嗎?」

此刻的葉鞘再度堅定的搖了搖頭,而後一臉恐懼的說道:「我是喜歡探險,可是不喜歡送死,莫之窟是什麼樣的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你帶我來這裡,豈不是要把我往火坑裡送?」

葉鞘的一番話說的極為認真,而此時的葉天也是再度無奈的說道:「跟在我身後,你還不放心?」

葉鞘卻依然是一臉的恐懼,即便葉天已經如此說道,可葉鞘依然是說道:「葉天哥哥,你聽我一句勸,咱們活著不好嗎?為什麼非要送死呢?」

「那你告訴我,為什麼莫之窟這麼多年來都沒有任何動靜?」

葉天此時也是一臉凝重,對著葉鞘問道。

這句話落地,葉鞘終於是皺了皺眉,而後漏出一抹疑惑之色的搖了搖頭。

「因為這裡被封印了,正因為裡邊太危險,前人才集結眾人之力,將這裡封印了起來。」

葉天此刻再度看了看那漆黑的洞口,說道。

而葉鞘聞言,也是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那洞口,他之前聽說過關於莫之窟的傳說,但也只是一星半點,而且當時的他還很小,現在也只是模糊的記得一些讓自己恐懼的大概而已,至於細節,則是全部忘記。

「不行葉天哥哥,即便被封印了,咱們也不能在這裡逗留,真的很危險。」

沉思了良久,葉鞘終於是反應了過來,當即也是一臉認真的看著葉天,如此說道。

聞言,此刻的葉天卻是徹底無奈了下來,不知道是什麼時候的事情,葉鞘的膽子居然變得這麼小了?

「都被封印了,你還怕啥?」

葉天此時也是極為無奈的看著葉鞘,皺眉說道。

然而葉鞘看起來依然是一幅恐懼的樣子,很顯然,此刻的他顯得極不安心。

「放心吧,咱們就是進去看看,一旦遇到危險,我會第一時間帶著你撤離的。」

葉天看著葉鞘那開始有些猶疑的樣子,也是再度說道。

而葉鞘此刻也是半推半就的樣子,再度沉吟了片刻,也終於是點了點頭,然而臉上還是一副不太情願的樣子。

葉天終於是微微笑了笑,而後便是說道:「走吧!」

兩個人就這樣,對著莫之窟的通道之內緩緩走去,而此刻的葉鞘完全不知道,他即將面對的是一個什麼樣的傢伙!

剛剛進入到入口處,葉鞘便是看到地面之上到處都是妖獸的骸骨!

此刻的葉鞘也是再度萌生了退意,當即便是說道:「葉天哥哥,這些妖獸都是怎麼死在這裡的?」

葉天看了看葉鞘腳下的骸骨,而後說道:「很多人都會在這裡歷練,而這入口處的妖獸,正是最為合適的選擇。」

葉鞘有些半信半疑的眨了眨眼,看著地上那些骸骨,心中也是再度涌升一股無法遏制的恐懼。

葉天心中清楚,這些妖獸,應該就是那通道之內那個金黃色的傢伙乾的好事。

而讓葉天詫異的是,這地面之上的妖獸雖然只剩下了一具骸骨,然而卻沒有一顆妖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