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着兩艘巨型飛艇的不斷靠近,周圍的驚嘆聲也漸漸高漲了起來。

即便是雙氣囊結構,那每一個流線型氣囊的長度居然也都超過了一百五十米!絕對的空中巨無霸!

在這種體型面前,就連這裏的地表最強生物黑水角蟒都只能算是弟弟!

建造得這麼大,看來只要是考慮作為運輸之用!

兩個氣囊中間懸掛着的艇身泛著金屬光澤,和一艘大型三桅帆船的船身相當,也有五六十米長。

莫北算了一下,如果不載貨物只帶人的話,這一艘巨型飛艇就足夠裝下五百人。

此時兩艘飛艇已經逐漸降低高度,投下兩片巨大的陰影,從他們頭頂飛過,看樣子是想要停泊在碼頭的空地上。

「我先去看看!」

他對着凱恩和艾席拉丟下這一句話,就一閃身跨上毛線,追着飛艇跑了。

「。。。。」

凱恩和艾席拉看着他騎着蜘蛛離去的背影,怔怔無語。

這神奇的事情真是一件接一件地發生。。

因為空中的巨無霸,莫北騎着毛線一路追趕都沒什麼人看他了,再也不復之前的備受矚目。

此時他也才感受到那巨型飛艇的具體速度,每一艘飛艇上都有超過十對的螺旋槳葉,看似轉得不快,但在這種無風的情況下,速度目測在60節左右,百公里每小時!

到底是飛行狀態,在地面全速奔行的毛線居然追不上!莫北可是連飆車光環都開了的!

但他還是能感受到毛線傳來一陣陣興奮的情緒,似乎追趕得十分開心,速度也有略微的提升,越追越快。

這讓他覺得毛線應該還未完全發揮出它的潛能,畢竟才一個多月大,也不知道能成長到什麼程度。

趕到碼頭空地的時候,懸空的艇身上已經垂下纜繩和繩梯,不斷有人落到地面,幫助固定纜繩,附近也圍了不少想要看個究竟的圍觀者,看起來好不熱鬧。

莫北見人群有些擁擠,就讓毛線停下,翻身跳下鞍具,讓它在這裏等待,剛要擠進人群,又感受到毛線傳來想要進食的意識,十分強烈,看來是餓得不輕。

「你這油耗不低啊。。。」

伸手摸了摸眼巴巴看着他的毛線,從物品欄中取出一條阿爾卡納斯附近打到的巨尾蜥蜴丟在地上,這才轉身跑向人群。

圍觀者為了不影響飛艇的停靠,並沒有圍得太近,只有幾名鐵狼正在和飛艇上下來的人交談。

莫北還未靠近,那從飛艇上下來的一群人就躁動了起來,紛紛朝他圍了過來,他也看到了不少熟悉了面孔。

一時間,首領,老大,大公閣下,各種稱呼響成了一片,也有叫他名字的。

圍觀的人群頓時就迷了,這個平平無奇的小子來頭這麼大的嗎。。。

還有人注意到他之前好像是騎着什麼東西來的,回頭張望了一圈,果然看到一隻巨型蜘蛛正抱着一條鱷魚那麼大的蜥蜴在吮吸,蜥蜴的鱗皮都已經被吸得皺起來了。

「我們這次回來。。。睡了很久嗎?」其中一人問身旁的同伴。

「沒。。沒有吧。。我感覺就是睡了一天一夜啊。。怎麼一起來啥都不一樣了。。」同伴撓著腮幫子回答,一臉迷茫。

這個世界怎麼了,怎麼突然間又是會飛的空中巨無霸又是蜘蛛坐騎的。。自己這一覺到底是睡了多久。。。

「莫北!!」伊麗絲在人群中開心地揮着手。

莫北循聲望去,在她身後看到了野蠻人三兄弟,都是抱着膀子,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周圍的人也確實都跟這個傢伙保持着至少兩個身位的距離。

這三個傢伙也來了啊。。看那膘肥體碩的就知道魯高因現在的伙食是真的不錯。。

莫北想到自己剛來的時候就只有蒸土豆蒸芋頭蒸木薯吃,這三個傢伙一來就趕上好時候,小小的不平衡了一下,但還是向他們一一打着招呼。

結果這一通客套就過去了十來分鐘,那一個個爭先恐後地擠到他面前首領長老大短地說着這次航行的體驗。

這些人已經都知道這飛艇是莫北設計的了,見到正主之後頓時就產生了強烈的表達慾望!

尼瑪。。大意了。。。

莫北內心卻是生出了失誤身陷怪群的懊悔。經此事,千聚雷幾乎呼風喚雨,一步登頂!

斗羅大陸上,曾經誰人不知「雷仙主」,本以為那就是千聚雷的極限了,可直到現在,星外強者,被千聚雷層層壓制之後,才終於明白,那並非終點,甚至是起點!

斗羅星的起點!

畢竟,幾回話,直接徹底龍皇星這種級別的強者不敢冒犯,祖龍皇直接親

《比比東腹中籤到,出世即封號斗羅》第331章受辱而去! 白卿兒離開了,顯得很平靜,只是告訴張若塵要回去繼續參悟「千星連珠」,讓他解決了修鍊上的問題,便早些回星桓天。

紀梵心也離開了,走得無聲無息。

也不知她是真的不打算原諒張若塵和劫尊者,還是因為太過尷尬,不知該如何告別。總之,張若塵是打定主意,等手中的事處理妥當之後,一定要去一趟千蕊界。

就算他張若塵這一次做得千不對萬不對,也不該不辭而別啊!

從盟友,到朋友,到知己,到戀人,不可能都修行到這一步,說分開就分開了!

在發現張若塵沒有追究天初文明的事後,羅乷是所有女子中唯一一個看上去春風得意,絲毫都不生氣,反而對所有人都巧笑倩兮的模樣。

但,當她看到羅剎族七大神靈一個個都失去記憶,獃頭獃頭,坐在地上數螞蟻的時候,卻是完全笑不出來了!

張若塵道:「我家那位老祖宗,對地獄界神靈恨之入骨,只是看他們七位都是這個元會的神靈,沒有參與十萬年前的神戰,所以只讓他們失去了記憶,沒有要他們性命。」

在羅乷她們面前,張若塵決定給劫尊者留些面子,所以才稱「老祖宗」。

羅乷頗為冷靜,點頭道:「他們雖是天羅神國的神靈,可是我也不敢保證他們絕對沒有問題。老祖宗這麼做是對的,你武道恢復的消息,目前而言,絕對不能暴露。」

張若塵暗暗詫異,沒想到羅乷居然認可了老傢伙的做法。

本來張若塵心中頗為愧疚,畢竟在地獄界,羅衍大帝幫了他不少。七位神靈失去記憶,與當初剛剛修鍊出肉身,化為嬰兒的紀梵心沒有區別,不知需要多久才能重新恢復戰力。

這是所有記憶都被抹去了!

至少在她心中,七位羅剎族神靈,遠遠不及他張若塵的一個秘密重要。

洛姬沒有走,也不知該往哪裏走,心中本有萬千怨言,但看到天主山已不在天初文明,看到七位強大的羅剎族神靈都被抹去記憶,便知自己就算髮再大的脾氣,鬧得再凶,也與那家道中落嫁給大戶人家的小女子沒有區別,只能是洗淚洗面,自怨自艾。說不定還要被打一頓,罵一頓,說她不懂事。

一道爆吼聲響起:「數什麼數,這就是一個螞蟻窩,太多了,根本數不清,看我一泡尿沖了它們!」

西門神侯氣急敗壞,站起身來,立即就要寬衣解帶,但卻不知怎麼解身上的鎧甲,忙活了半天,最後發脾氣,一腳踩進了螞蟻窩。

力量太大,地動山搖。

「你幹什麼?賠我的螞蟻。」

凨帝將西門神侯撲倒在地,掐住他脖子,兩位威震寰宇的大圓滿上位神翻滾在一起,打得不可開交。

另外五位神靈一哄而上,一隻只拳頭,劈頭蓋臉的向西門神侯砸下去。

他們雖然失去記憶,與幼兒孩童一般,可是力量卻很大,神力不自覺的逸散出來,使得空間劇烈震蕩。

羅乷那雙鳳眸中,露出深邃詭詐的光芒,道:「也挺好,現在的他們可塑性更高,如果好好利用,可以培養出七位完全忠心於我的神境強者。塵哥,你幫我問問老祖宗,這樣的丹藥,還有沒有?」

「你聰明得有些過頭了!」張若塵道。

羅乷像是聽不出張若塵話中有話,笑道:「據說,女人生了孩子之後,就會變得笨一些。就是不知,萬一還沒正式成婚,便生了孩子,父皇會不會動怒?」

羅乷將羅剎族七大神靈的神境世界和精神力封印之後,收入進真我之門,打算回天羅神國,以師尊的身份,教導他們重新修鍊,掌握自己已經擁有的力量。

臨走時,羅乷走到洛姬身旁,低聲耳語了一句什麼,才是伴隨一陣風鈴般的笑聲破空而去。

張若塵看出洛姬一直在隱忍自己的情緒,心中的愧疚更濃,正想上前安慰,卻聽見旁邊池瑤的聲音:「接下來,你要去黑暗大三角星域?」

張若塵道:「此去尋找劍界,無論是為了完成太師父的囑託,還是為了天初文明,都已是勢在必行。」

洛姬睜開緊閉的眼眸,看向張若塵。

「我不能陪你去了!」池瑤道。

這一次,輪到張若塵詫異。

要知道,此前池瑤為了阻止張若塵前去黑暗大三角星域冒險,可是花了不少功夫。張若塵本來還在思考,該如何勸她回崑崙界,沒想到她自己先退縮了!

難道她也生氣了?

難道她是真的覺得,二人的感情,已經走到盡頭?

女人嘛,都會鬧情緒,特別是張若塵之前對羅乷的態度,必然是傷了天庭這邊幾位女子的心。

池瑤右手不自覺的上移,摸到小腹的位置,神情很複雜,有意外,有苦惱,有好奇,也有一份深藏的喜悅,道:「我有那種熟悉的感覺,當初懷上崑崙和孔樂的時候,也是這種感覺。總之,生下這個小傢伙之後,如果你還沒有從黑暗大三角星域出來,我一定會去找你。」

「嘩!」

空間出現漣漪,池瑤一步跨出,走入進去。

張若塵的心無法平靜,感到詫異,怎麼懷上的又是池瑤?

他很想追上去,一起回到崑崙界,陪在池瑤的身邊,一直等到孩子出生,給他或者她取一個好聽的名字,陪在身邊渡過美好的童年。但,卻又怕天初文明支撐不了那麼久,只能壓制住內心的喜悅和衝動。

洛姬從來不覺得,自己會去依靠一個男子,這麼多年來,即便張若塵音信全無,依舊很堅強的固守道心修鍊,上星空戰場與地獄界修士廝殺,磨鍊自己不夠強大的意志。

與張若塵有過數次肌膚之親,雖沒有懷上孩子,但她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大不了。她不需要有孩子,甚至不需要有張若塵,至少心中她是這樣告訴自己的。

最開始,她與張若塵在一起,就是一個意外。

但,聽到池瑤說,又有了身孕之後,她心中其實是有些失落的。只不過,她不會將這種失落表現出來,不會讓張若塵看到。

她依舊是那個堅強的天初天女,天初文明未來的天主,肩負着文明延續,與文明重新強大的重任。

「對不起。」

在洛姬陷入自己內心世界的情緒中時,張若塵的聲音,在她耳邊響起。

洛姬凝白如玉的螓首微微抬起,盡量做到很淡然,道:「你為什麼要說對不起?你沒有對不起我啊!若不是你來到天初文明,說不定天初文明的火種和文明寶庫,都被羅剎族奪走,我也已經戰死在天主山。」

張若塵哪能聽不出平靜中的風雷,道:「天初文明和地獄界的仇恨,的確是你和羅乷無法調和的矛盾。但,我相信羅乷絕對不會傷你,欲要奪取火種,也的確是想招攬天初文明。若她沒有抱這樣善意的想法,我便是拼着得罪羅衍大帝,也絕不會與她完婚。她很清楚我的底線在什麼地方!」

洛姬道:「你知道,她離開時,跟我說了什麼?她說,你的武道修鍊遇到了瓶頸,必須參悟《洛書》,才能突破。你知道這句話,潛在的另一個意思是什麼嗎?」

張若塵道:「什麼?」

「意思便是,若不是你的修鍊出現了瓶頸,你是不會到天初文明。從一開始,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洛書》?」洛姬道。

張若塵道:「這也是你的想法?」

「當然不是。」

洛姬神情不再淡然平靜,波動激烈,幾乎是淚目的喊了出來:「但是你得拿出行動告訴我,讓我真切的感受到你的心。」

「我知道,你的心中,沒有我多少位置。論感情和親情,比不過池瑤。論背景,比不過羅乷。論修為和潛力,不及白卿兒和梵心。不僅一無是處,幫不到你,反而現在還是一個拖累。

「天初文明就要毀滅了!火種被張家的老族長帶去了崑崙界,我無家可歸,沒有強大的長輩撐腰,根本離不開你,還得處處求着你。因為火種在你們手中,我不妥協都不行。」

說到最後,她已是淚崩,完全沒有了之前堅強的樣子,將一面圓形的白玉盤取出,往張若塵懷中放去,道:「《洛書》就在我這裏,我給你,你拿去吧!」

張若塵沒有接《洛書》,強行將她抱在懷中,任憑她發泄自己的無助、哀傷、惶恐的情緒,眼神越來越堅定,道:「去黑暗大三角星域非常危險,稍有不慎,便可能迷失在裏面,再也出不來。但,在得知天初文明面臨生死存亡的困境后,我已是下定決心,再危險,也必須得去。不為《洛書》,只為當初在天庭的承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