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從順口叮囑了一句,他們就不再說話,繼續悶頭趕路。

……

選拔之地。

周天在山頂坐著,思考了好幾天,最後終於長舒了一口氣,抬起手腕跟蠱王說道:「算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煩不了!」

蠱王睡得沒有反應,周天微微一笑,用手指摸了摸,直接邁向空中,就那樣像是閑庭信步一般,往山外走去。

選拔之地不知道有多大,但是周天很肯定的是,他們進來后就被分散開隨機放到了什麼地方,後面也許會遇到更多的修行者。

像之前遇到的那種情況也還會遇到。

在距離周天很遠的地方,那是一處沙漠,來到仙界后,周天還真沒見過沙漠。

但是在選拔之地里卻有。

兩個人影在半空之中行走了已經很久了。

「這片怎麼這麼大?」其中一人有些不高興,「上一次進來也沒看到有這麼多沙子啊!」

「進來后都是分散開的,我們能在一起已經很不錯了!快點離開這片地方才是!」

對方不說話了,兩人繼續向前飛去。

這兩人,周天要是看到準會一眼就認出來,正是之前在遺棄之地一直跟著西航的孿生劍。

不知道為什麼他們還會出現在選拔名單里。

按道理,他們成為落仙樓的殺手,就說明他們曾經參加過一次,只不過失敗了。

而參加過的修行者,就沒有資格再參加,他們怎麼還會出現在這裡呢?

遠遠的,沙漠盡頭出現了山脈,高聳的山脈之上白雪皚皚,這也是在外面仙界看不到的景象。

此時,周天正在一座雪山之巔,看著眼前大氣磅礴的群山,有些說不出話來。

他有些發懵,為什麼在外面仙界看不到的景象,在這裡都會出現。

外面沒有雨雪,這裡有!

外面沒有沙漠,這裡有!

這裡究竟是什麼地方?怎麼感覺像是在下界?

真的有偶爾的瞬間會讓周天產生一種還在下界的錯覺。

這麼長的路程,周天一直飛在天上,並沒有遇到什麼參賽的修行者,也不知道該如何通過考驗。

直到他在山腳下休息的時候遇到了孿生劍,他終於明白了。

所謂的選拔,對其他人可能真的像是副本通關,而對他並不是。

他進來選拔之地,仙府就沒有打算讓他出去的打算,更別說讓他通過了。

「好巧!」周天招手跟孿生劍打招呼,「沒想到在這裡會遇到兩位。」

孿生劍也沒想到時隔這麼久,周天竟然還會記得他們,以前他們有多低調他們自己心裡清楚,很多人都不會記得西航身邊跟著的兩個隨從,但是周天一搭眼就把他們認出來了。

兩人對視了一眼,其中一人說道:「是很巧,沒想到周仙也參加了!」

「啊!」周天答應了一聲,搞得兩人有些摸不準情況,「你們這是……」周天看了眼前面的沙漠,「運氣可真差!」

兩人現在身上有些風塵僕僕的味道,臉上乾巴巴的,頭髮乾枯分叉,整一個才從沙漠逃出來的樣子。

另一人笑了下,「是,運氣有點差,周仙不知道之前如何,後面不如搭個伴吧!」

「好啊!」周天答應的很快,好像還有些高興,這跟讓孿生劍有些更摸不準了。

所以,兩人也沒說什麼,就在旁邊休息了起來。

第二天,周天站起身,孿生劍也緊跟著站了起來,見周天想要往沙漠里走,趕緊攔住,「那邊只有無數的沙子,什麼都沒有,我們還是換個方向吧!」

周天只不過是想要看看沙漠,以前也沒有什麼機會見,看孿生劍一副正兒八經勸阻的樣子,也不堅持,笑了下說道:「好啊!」

又是兩個字,孿生劍對視了一眼,往左側指了指,「那邊吧!」

那個方向周天的確沒有去過,就點頭同意了,「可以!只不過,二位知道那邊有什麼嗎?」周天一邊往那邊走一邊問道。

「那邊啊!」其中一人笑了下,「那邊據說是一片面積很大的廢墟!」

「哦?你們怎麼知道的?」周天笑著回頭問道,「不知道是什麼樣的廢墟?」

「只是聽人說過而已,」另一人說道,「那邊據說是很多年前留下的戰場遺址。」 戰場?

周天腦海里頓時浮現出剛到遺棄之地的時候,遇到的孟仙孟婆跟他提過的事情。

幾千年前,修行者和仙人之間有一場大戰,最後死的死抓的抓,能修鍊的仙人基本上都沒了,只剩下我們這些普通仙人被趕到了這裡自生自滅。

難不成,選拔之地裡面的廢墟,正是當年的那場大戰的廢墟?

周天心裡百轉千回,面上不顯,微微一笑道:「那可真是難得一見,我們過去吧!」

說完,他也不隱藏實力,直接飛身上了半空,孿生劍一見,心裡先是一驚,也跟著飛身凌空跟在周天身後。

周天一挑眉毛,沒想到短短十幾年沒見,兩人竟然都升到了第五層,還真是快啊!

雪山範圍很大,他們用了半個多月時間才算是走出這裡,眼前出現了一片灰濛濛的霧氣。

周天在外面停了下來,孿生劍也停了下來。

「就是這裡?」周天皺眉問道。

灰濛濛的霧氣不是本源之力,分明是死氣,裡面好像一點本源之力都沒有,全都是殘垣斷壁,荒山枯樹,一點生氣都沒有。

就連周天自己都感到一陣陣的悲涼,而且,他的目力竟然不能完全看透這層灰色的死氣,大概只能看到五百米左右。

「對,就是這裡!」孿生劍答道。

「這裡毫無生氣,本源之力也沒有,選拔之地這麼大,我們也沒有必要進去吧!還不如換個地方。」周天假裝不想進去的樣子。

果然!孿生劍有了反應。

「不是這麼說的!」其中一人說道,「裡面雖說是沒有任何活物,但是也正因為如此,才會有很多人想要進去,在裡面說不定就能找到一些以前他們遺留下來的寶物!」

「哦,是這樣啊!」周天點點頭,身後傳來了聲音,三人同時回頭看去。

就看到從兩個方向來了兩批人,應該是進來后遇到臨時組成的隊伍,差不多有二三十人。

北修門來參加的就有百十來人,再加上其他三個修門,怎麼人數也要超過五百,這是周天進來后,他見過的最多人的一次,說明選拔之地真的很大。

兩伙人很快就匯聚到了一起,來到了周天他們三人跟前,沒想到居然還有人認識周天。

「原來是周仙,沒想到在這裡遇到您啊!」說話的修行者周天看著有些眼熟,應該是北修門的。

「是啊,你們怎麼都往這裡來了?」周天笑著問道。

「選拔之地最有名的就是戰場廢墟啊!您之前沒有打聽過嗎?」那人有些意外。

周天笑了笑,心裡說,我是打聽了,但是真沒打聽到這個。

「原來如此啊!」他點頭道。

「我們人多,正好一起進去,要是遇到什麼危險正好有個照應!」那人開口邀請道。

周天回頭看了看孿生劍,兩人並沒有反對的意思,周天就點點頭道:「好啊!」

其他人也沒有意見,都知道廢墟裡面很危險,人越多,保命的機會就越大。

大家在外面修整了一天之後,就準備進去了。

邁進灰色霧氣第一步,周天就明顯感覺到了壓力,本源之力被壓制了,再看其他人,似乎表情都一樣,皺起了眉毛。

他仔細看了看旁邊的人體內情況,很多人似乎丹田內已經有了一絲灰色的霧氣,內丹旋轉緩慢了下來。

而自己似乎並沒有,雖然本源之力受了一點壓制,但是五顆內丹運轉如常,哪怕吸入了灰色霧氣,好像進入丹田后就被吸收掉了。

周天忍不住「嘖」了一聲,孿生劍立刻扭頭看向他,周天趕緊說道:「這裡好像的確有點不一樣啊!」

「本源之力受到壓制了,大家小心!」後面立刻有人高聲提醒道。

周天看回孿生劍,兩人皺著眉,有些戒備的看著前面。

眾人說了幾句小心的話后,又緩步向裡面走去。

這裡說是廢墟,一點都不誇張,滿地瘡痍,到處是白骨和腐朽不堪的武器還有很多莫名其妙的說不上來的東西,就像一個沙堆一樣,有人不小心踩上去后,呼啦啦的散開來,竟然是密密麻麻的小蟲子。

眾人皆是一驚,周天也一樣,在外面他根本沒有感覺到裡面會有活物,這些小蟲子身上帶著明顯的死氣,被驚擾后四處亂竄。

周天眼眸一縮,那些小東西別人不認識,他卻認識,那是下界墓葬里才會出現的東西——屍蟞!

只不過,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兩界不一樣,這裡的屍蟞個頭偏小,外殼更加堅硬,全身呈土黃色,聚集在一起不注意的話,還以為是小土球。

「大家當心!」周天立刻出聲提醒,但還是晚了。

有一個修行者見這些小東西跑到了腳邊,就抬腳一踩,結果踩是踩死了一隻,但是,更多的屍蟞順著他的腳就爬到了他的身上,速度快的讓人來不及躲閃。

轉眼間,那個修行者就在所有人的注視下,慘叫著,身上的血肉肉眼可見的被啃噬一空變成了一副白骨跌落在地。

「這是什麼?」有人驚叫出聲,努力躲閃著這些東西。

還有人掏出了火,燃著后,沒有一會兒就撲啦啦的熄滅了。

「大家當心點!」有人又再次高聲提醒道,所有人小心的避開這些小蟲子,又慢慢的往裡面走去。

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危險,警惕的看著周圍,尤其再看到類似的土堆,都盡量繞著走。

越往裡面走,霧氣越濃,幾乎都到了前面幾米就看不清楚的地步了,周天的視線也被壓縮到了一百米左右。

其他人都謹慎小心的慢慢的走著,周天稍微走的快了一點,很快就和其他人拉開了距離,前後左右都不見其他人。

而身後,二十幾人也漸漸的分散開了,互相之間都看不到。

「你們去哪裡了?」有聲音從背後傳來,周天沒理會,繼續朝中間走去,他感覺到裡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吸引著他。

轉眼間,孿生劍也失去了周天的身影,他們身後也不斷的有人出聲說話。

「我在你左邊!」

「你們都出點聲音,現在什麼都看不到!」

「你們怎麼走到那邊去了?」

「這是什麼?啊……」忽然,有人慘叫了一聲,讓所有人都停下了腳步,仔細的豎起耳朵聽著,但是彷彿剛才的慘叫聲就像是幻覺似的,一聲過後就安靜了下來,沒有人知道發生了什麼,那個慘叫之人遇到了什麼。

周天越走越快,繞過斷枯的樹榦,成堆的白骨,漸漸的走進了更深處。

他剛剛消失,孿生劍就出現了,兩人四處看著,找准了方向後,緊跟在了周天後面走進了灰色霧氣里。

周天現在已經深入到了廢墟最中心的位置,裡面已經很難行走,沒邁出一步,腳下就會踩到殘骸,發出細碎的響聲。

他的心臟不自覺的越跳越快,好像前面有人不停的催促著他,讓他快點過去一般。

忽然,他停下了腳步,看著眼前的景象愣了。

那是一塊方圓不過十幾平方的地方,沒有任何死氣,就好像不存在於這方天地之間,又好像隔著一層透明玻璃與這裡隔絕開來的地方。

一顆茂盛的大樹出現在這小小的一方天地中間,茂密的樹榦像一把大傘,將樹下一塊方台籠罩其中。

而方台之上,盤腿安靜的做著一個人,一個活人!

詭異的場景讓周天很難再進一步,就那麼站在灰色霧氣和這裡的交界點上發著愣。

那人一身白袍,須髯潔白,就那麼散落在身上。

周天感覺眼眶一熱,這個人他認識。

老人睜開了眼睛,靜靜的看著周天,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啟唇慢慢的開口道:「你來啦!」

老人的語氣很淡,也很熟絡,好像和周天早就認識似的。

周天忘神的往前走了幾步,顫抖的喊了一句:「師傅……」

這個老人,應該早就不存在了,怎麼會在這裡?

他正是當年周天從翠玉葫蘆里認識的那個便宜師傅,後來被聞證實,正是他的大哥昊!

他不是飛升失敗了嗎?

他不是僅留了一份殘念在翠玉葫蘆裡面嗎?

昊看了眼周天脖子上的黑繩,微微一笑,「說來話長,你確定要一直站在那裡聽著嗎?」

周天深呼吸了一口,慢慢的走到了昊的面前,跪了下來,「師傅!我們都以為你已經……」

「我也以為自己就此魂飛魄散,消弭於天地之間了!」昊說道,「沒想到,就在我剛想要把完整意念打到這個葫蘆里的時候,忽然就有人出手打斷了!之後就來到了仙界……」

原來,昊在耗盡本源之力給霸國打開通往崑崙仙境后,就遇到了飛升,他沒有留在那裡,而是自己躲進了深山獨自面對。

就在飛升之門開啟的瞬間,那道雷電讓他瞬間抵抗不住了,一瞬間的功夫,昊就做出了決定,把自己隨身製作的翠玉葫蘆當成了存儲自己意念的媒介。

但是,他剛剛才說完本源訣修鍊之法后,就感覺有一雙手把他往上繼續托去,也就打斷了他的動作。

等他再清醒的時候,他已經到了一個仙界。

至此,他留在了仙界,幫助那裡的仙人們,和下界的霸國人民一樣,安靜的生活著。

而且,還把他所擅長的各種技能都傳給了他們,也就促成了仙界最有名的四大家的最初規模。

千百年過去,仙界越來越好,但是隨後,他發現了飛升者的出現,而且越來越多,這些飛升者的到來並沒有讓善待他們的仙人得到任何幫助,反而擾亂了仙人們的正常生活。

燒殺掠奪,開始了!

有些修行者貪婪無比,兇狠異常,隨著人數的不斷增加,他們也聚到了一起,慢慢的蠶食著仙人們生存的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