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婷婷點點頭,道:「你放心說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其實,他並不是你的親生父親,相反,他還間接地害死了你的生身父母!」陸奇說著,指了指床上躺著的陽苑博,正色道。

「什麼?」陽婷婷瞪大了一雙秀目,驚道。

「你可有證據?」陽婷婷似乎覺得陸奇在逗她,懷疑道。

「你把這個看看就明白了。」陸奇把信函遞了過來。

陽婷婷接過信函,發現正是她的大伯陽平親筆所書,且字跡工整;

閱畢,她原本平靜的面色,漸漸變成了驚愕之色,秀眉緊鎖……

良久…………

陽婷婷那雙俏臉,望著地面發獃,似乎是只有她一個人存在一般,就這樣持續了整整一個時辰,她才緩過神來。

「他們竟然為了一己私慾,而殺了那麼多的無辜之人,還有我的親生父母,跟大伯無冤無仇,他怎麼忍心下得去手?」陽婷婷低頭喃喃道。

她平日里善良性格,竟然也起了一絲憤怒,最終慢慢的忍了下來。

陸奇走過去,輕輕地把陽婷婷抱在懷裡,撫摸著她的髮鬢;

這溫柔的安撫,瞬間擊潰了陽婷婷心扉,繼而她眼中的淚水如決堤一般,瘋狂的傾瀉而下……

雖然陸奇懷中抱著玉人,但他一點也提不起任何的邪念,此時婷婷橫遭打擊,正是需要安慰之時,斷不能趁人之危。

片刻之後,陽婷婷掙脫了陸奇的懷抱,起身走了出去。

而陸奇忙問道:「這個陽苑博……怎麼處置?」

「你看著辦吧,」說完,陽婷婷頭也不回的上了二樓的陽台,抬頭望著天上的星星……

「哎!」陸奇輕嘆一聲,旋即神色一凝,冷聲道:「既然讓我處置,那你就去死吧!」

言畢,他手中一顆火球打了出去,直接轟在了陽苑博的軀體上,瞬間燃起滾滾濃煙,不一會便燒成了灰燼。

而那卧榻卻是絲毫沒有受到火焰的侵襲,最後這些灰燼竟然緩緩的飛起,飄向了遠方……

這一幕,陽婷婷雖在二樓,可下面所發生之事卻一清二楚,她眼中雖是有些不舍,但全被恨意佔據,畢竟那陽苑博曾經也對她百般疼愛,雖不是親生,但已勝過親生。

陸奇大手一招,陽苑博的儲物戒就飛了過來,被他收起;

之後,陸奇抬手運用驅物之術把房門緊閉,整個人盤膝下坐,開始修行。

這段時間陸奇只顧忙一些瑣事,從未認真的修鍊過,再說過幾日蔣語薇會帶隊前來攻伐,他必須在這幾天抓緊修鍊,好為日後的大戰做一些準備。

他從儲物戒里拿出了一大堆的儲物袋及儲物戒,這些都是從那些死去的修士身上撿取的,這一路走來,殺了很多修士,所獲得的財物也是個不小的數目,至於剛才婷婷說的無辜之人,對他來說根本無所謂,『我殺的那麼多修士哪一個不是無辜之人?修真界的路上,到處荊棘叢生,生死只在一念間,所以斷不可有任何的仁慈之念。』

這些儲物戒里大部分都是些中品法器,及一些普通的回氣丹和小還丹,竟連大還丹都是極少,陸奇只能無奈的搖搖頭,把這些垃圾全都歸納在一起,單獨放進了一隻儲物戒。

還有歸還丹陽族庫一事,他也並未食言,而是把那日所取的貨架及大部分丹藥連同法器都拿了出來,裝進了一隻儲物戒,只剩下十顆凝實丹和十顆正陽骨脈丹留著自己用。

最後,他終於在幾隻儲物戒中找出了三件上品法器,其餘的都是中下品的法器,這才讓他稍微好受些,但這些法器對他來說都如雞肋一般,毫無作用,『看來我得趕緊去弄道器和法寶了,也好讓我單獨面對元嬰期修士也有一戰之力,而不是總藉助這些傀儡們。』

陸奇憑藉金丹期已經能和元嬰期修士抗衡,這對大多數修士來說根本不可能完成,屬於逆天之舉了,他竟還不願滿足。 這幾日,陸奇幾乎天天都在打坐修行,而陽婷婷因為身世大白的原因,一直心情不好,兩人也沒有過多交談,更是並未發生任何的曖昧之事,對此,也正合陸奇心意。

五日後清晨,陸奇從打坐中悠悠醒來,頓覺神清氣爽,猛然吐出一口濁氣,旋即運轉大周天功,周圍的天地靈氣便猛烈的向著他的體內蜂擁而至,循著其經脈各個要穴到處遁走,再加上烈日的照射,又讓他的火元素增進了些許,此時他發現,原來這陽光之內的火元素也會溢出多半,只是他還不能完全吸納而已。

陸奇經過幾日的修行,讓他的金丹中期總算是穩固了下來,就連靈氣的驅使都更加快捷,隨著其神念微動,周圍的靈氣竟然跟著他旋轉,毫不停息。

天空中緩緩飄下一隻枯葉,陸奇用神念罩住那片枯葉后,枯葉竟然停止了降落,徐徐得向前飛行,

接著他口中大喝一聲:『疾』

那枯葉便飛向了遠方,轉眼間消失,這個法門正是金丹期所持有的特殊技能:『意念驅物』

隨著他金丹中期的穩固,此技更為突出,驅動任何物體都可做到隨心所欲,且遊刃有餘,耗費的精神力更為渺小,對此他也感到很是滿足,雖說這個技能在對敵之時用處不大,但在平日的生活中卻是妙用無窮,比如:端茶、倒水、接物、鋪床、疊被等等,只用催動意念就可完成這些俗事,根本無需動手。

若是不出所料的話,那蔣語薇明日便會帶領眾多勢力攻來,雖說陸奇並不懼怕此女,但因其勢力太多,到時恐怕單憑他一人將會孤掌難鳴,至於丹陽族內這些骨幹成員,大部分都在築基期左右,剩餘的還是鍊氣期,若是真正對敵的話,隨便來一個金丹期的修士,便可以橫掃全部,所以陸奇也並沒對他們報多大的期望。

『不如讓族內的修士全都躲起來,暫避鋒芒?可是躲哪呢?』突然,陸奇想起來丹陽族有一處地宮,正是避險的絕佳之地,『與其跟他們拚命,倒不如走為上策,』想到這裡,陸奇剛才還有些憂愁的面色,升起了一絲笑意。

這時,閣樓之外傳來一名清麗的女聲:「稟告族長,在下有事求見。」

這聲音有些熟悉,陸奇略一思索,便知道是族內執法隊長陽凝芙。

陸奇對此女的印象極好,便也直接說道:「進來吧,」

陽凝芙推開大門,款款走了進來,躬身道:「屬下參見陸族長。」

只見她一襲藍色長裙,面帶恭敬之色,長相頗為秀麗,雖不是美艷出眾,但五官長得還算可以。

「免禮,不知你有何事?」陸奇平靜的說道。

陽凝芙仍是低著頭,說道:「有一隊修士自稱是您的老友,執意要見您,被執法隊攔下,由於事態緊急,屬下不敢定奪,才來此稟報。」

聽聞之後,陸奇滿臉疑惑,『老友?我來這映月城時間不長,哪有什麼老友?若是當真有朋友的話,也不過就是藥王谷的官百合,還有那黑市,不過黑市與我之間並無交情,應該不會前來。』

想到這裡,陸奇說道:「走,我跟你一起去瞧瞧。」

「屬下遵命,」陽凝芙抱拳道。

末世重生︰魔方空間來種田 這時陽婷婷似乎是聽到了聲音,慌忙走了出來,輕聲問道:「外面發生了何事?」

「一點小事,我去去就回,」陸奇望著陽婷婷說道。

「哦,」陽婷婷點點頭,便進入了屋內。

她此刻還未從變故中走出來,對於外界所發生之事,並不上心。

之後,陸奇一把拉住了陽凝芙的手腕,帶著她騰空而起。

這突然的舉動,把陽凝芙嚇得不知所措,面帶驚色,但她明白過來之後,便安定了下來。

陸奇本就是個粗狂之人,他為了快速前去,便也不在避嫌。

在陽凝芙的指引下,陸奇拉著她緩緩落地,眼前竟是一座府邸,上面寫著『待客廳』三字。

於是陸奇二人便進入其內,發現屋內坐著七八個人之多,有老有少,還有兩位女性,陸奇細細觀察了眾人的修為,竟然有兩個金丹期的修士,剩餘的也都在築基期以上,若論實力的話,這隻隊伍也算是相當強大了。

其中一位年約四旬左右的老者,走過來抱拳道:「敢為閣下可是陸奇少俠?」

陸奇打量了說話之人,面帶善意,便也抱拳回禮道:「正是在下,敢問這位老哥是……」

「哦,老朽是來自藥王谷,還有他們都是藥王谷之人。」老者又用手指了指眾人,笑道。

這位老者名叫嚴安康,修為在金丹中期,正是官展鵬所說的嚴叔叔、康叔叔等人。

陸奇心道,『果然,他們真的是來自藥王谷,看來百合心裡一直惦記著我,她定然是知道了我近日的狀況,專門派人來支援的。』

他雖是猜出來了大概,但嘴上卻笑著說道:「既然諸位是來自藥王谷的,而我與你們谷內的官百強也是好友,那麼大家都是自己人。」同時,陸奇又對著身旁的一位侍女吩咐道:「給諸位斟茶。」

他不能說出和官百合的關係,卻只能把官百強搬了出來,這種說法倒也合乎情理。

「女婢這就去,」侍女說完便去忙碌了。

接下來,另一位身穿青色道袍的男修走了過來,道:「其實我們是奉谷主之命,前來支援陸少俠的。」

此人名叫康修永,在藥王谷擔任護法一職,修為在金丹初期。

陸奇連忙叩謝道:「你們的到來,陸某萬分感謝。」

這些人不遠千里而來,陸奇當然是要客套一番,況且這支隊伍也挺強大,斷不可得罪,況且明日便有一場惡戰,正好能夠派上用場。

此時,嚴安康和康修永細細打量了陸奇的修為,內心頗驚,起初他還有些傲慢,因為那官百強派他來時,他極不情願,甚至還推三阻四的,就是因為陸奇是個黃毛小子,用不著如此興師動眾的把他們這些金丹期的高手調過來;

可如今一見此人,立馬側目,原來陸奇比傳聞中的還要厲害,特別是前幾日發生的事他也有所耳聞,這陸奇竟然憑著一人之力擊退了屍陰宗主帶隊的諸多首腦級人物,那屍陰宗主可是元嬰中期的修為,且叱吒修真界多年,手段極高,竟連他都被擊退,可見陸奇是多麼的神通廣大。

更可怕的是陸奇剛一出手就秒殺了赤煉門主曾向榮,並且憑著一己之力控制了陽苑博兄弟和郁成化三人,且讓他們無所遁形,此種手段真是駭人聽聞;

只因那李家族長、趙家族長等人回去之後,便把當日的大戰四處宣揚,弄得是人盡皆知,所以嚴安康等人一路上也聽到了大概。

這次的大戰幾乎讓陸奇的大名在修真界傳遍,嚴安康他們之所以今日才到,完全是在途中故意拖延,因為他們走之前已經被那官展鵬特意交代,不可暴露身份;

另外就是他們還有著自己的私心,主要是不願面對這強大的修真同盟,開玩笑,幾乎囊括了大半個修真界的勢力組成的修真同盟,他們與之作對,豈不是如飛蛾撲火,自取滅亡?於是這一路上,嚴安康等人遊山玩水,走走停停,幾乎是龜速一般,直到聽說修真同盟剛剛瓦解,所以才來此尋找陸奇,想要攀附一下,要不是這樣,他們自持甚高,斷不會前來。

嚴安康他們一路尋來,后又聽說陸奇扶持了丹陽族長的女兒繼任新的族長,並且還和此女關係匪淺,所以才一路尋到丹陽族內,趁機示好,也為他藥王谷拉攏勢力。

「陸少俠,老朽等人日夜飛行,從未敢停息片刻,幾乎徹夜未眠,終於趕到這裡,想不到還是來晚一步,您與那修真同盟的惡戰已經結束,不過幸好您的手段高明,已經把他們全部擊退,真是讓老朽佩服啊。」嚴安康可能是害怕陸奇看出端倪,急忙解釋道。

「是啊,陸少俠的威名遠播,真是讓在下欽佩。」康修永也跟著抱拳施禮,態度及其誠懇。

若是他不解釋,陸奇還毫不知情,可這一解釋,卻露出了馬腳,陸奇即刻回過神來,隱隱猜到些許,『哼,你們全都是金丹期修士,況且還有妖獸,就算是徒步來此,也早該到了,卻一直拖到現在,定是想要兩方都不得罪,如今看我獲勝了,便來攀附,老子就讓你們當一回炮灰!』

陸奇心想,『看來這些人還不知道明日蔣語薇便會帶人來攻打丹陽族一事,姑且就陰他們一次,也好讓這些見風使舵之人長點記性。』

念至此,陸奇笑吟吟的抱拳回禮道:「欽佩的話,陸某愧不敢當,諸位一路奔波辛苦,不如就在此地歇息幾日如何?當然了,在下會給諸位分發一些靈丹妙藥作為犒勞。」

聞言,嚴安康和康修永等人皆是大喜,但嘴上卻說道:「謝謝陸少俠的盛情款待,我等恭敬不如從命了。」

「嗯,那就好,我等會讓部下給你們安排房間休息,失陪了。」陸奇抱拳后,拉著陽凝芙退了出來。

眾人起身紛紛回禮,臉上洋溢著燦爛的笑容。 出門之後,陸奇隨手布置了一個隔音禁制,又拿出了一隻儲物戒交給了陽凝芙,吩咐道:「這是丹陽族庫的所有寶物,你去重新擺放在族庫之內,然後在周圍布滿陣法,防止外人潛入,還有這幾人好生款待,可以拿出幾粒大還丹分發,明日便讓他們為我族效力!」

陽凝芙點點頭,道:「款待他們一事,屬下定會辦的妥妥噹噹,可這安置族庫寶物一事,牽扯重大,在下斷不敢遵從。」

說完,她並未去接儲物戒,而是默默的低著頭,不再言語。

大俠上位 「你就接著吧,現在我族受到沉痛打擊,已是人丁凋零,金丹期高手相繼身死,只有你現在屬族內最高修為,我下一步準備要提拔你為副族長,並且還會幫你升為金丹期真人,所以這安排族庫一事,就是你升任副族長的第一步。」陸奇說道。

陸奇之所以這麼安排,也是考慮再三的決定,陽婷婷的修為太低,等到他日後有事離開,便不能服眾,而只有此女的修為在築基期大圓滿,待過斷時間,賜她幾粒凝實丹,助她升至金丹期后,便可以領導此族再次踏入輝煌,再說此女也是極為支持陽婷婷,且品性不壞,大可重用。

聞言,陽凝芙滿心歡喜,想到自己不但能成為副族長,還能踏入多少人夢寐以求的金丹期,那可是有著三百年的壽元啊,況且陸族長的手段如此高明,想必我這遲遲不能踏入金丹期的瓶頂,他定能為我打破;

於是,她的內心無比激動,顫抖的接過儲物戒,說道:「屬下定不負陽族長的重託。」

陸奇滿意的點頭道:「很好,你快去辦吧。」

陽凝芙心情一片大好,抱拳行禮后,便離開了此處。

陸奇腳尖點地,整個身軀騰空飛起,向著陽婷婷的居所遁去……

回到住處之後,陸奇簡單的和陽婷婷敘說了大概的事情,陽婷婷只是輕『嗯』了一聲,便又上了二樓。

陸奇望著陽婷婷那憔悴的面容,心疼不已,悔不該讓她知道身世的真相,害得她夜不能寢,整日鬱鬱寡歡,突然,陸奇心生一計,『何不趁著今日的大好天氣,帶她出去散散心呢?』

於是陸奇走過來,拉上陽婷婷,同時又召喚出了獅鷹獸。

陽婷婷靜靜地跟著陸奇一同騎上了妖獸的背部,而後隨著一聲啼鳴,獅鷹獸便載著他們飛上了天空。

由於此時天氣晴朗,藍天白雲更為明顯,而她的左手卻是緊緊地抓著陸奇的衣衫,耳邊傳來呼呼地風聲,她卻愈發的緊張,甚至連整張俏臉都有些蒼白。

陸奇看到她的舉動,暗自擔心不已,可能是婷婷第一次和他共同騎乘妖獸,更是飛行過高的緣故,也不知此女是害羞還是懼怕,於是陸奇便輕輕地撫摸著她的額頭,一路上不停地安慰著她。

陽婷婷從起初的緊張懼怕等心情,慢慢變得適應起來,最後竟然站在了妖獸的背部,一片從容之色,與之剛才的神情相比,變得極為淡定,甚至面上也露出了久違的笑容。

而後,陽婷婷慢慢的伸出玉手,那白雲從她的指尖滑落,虛無飄渺,似霧非霧,景象極為絢麗,

這一切被陸奇看在眼裡,內心甚為高興,看來今日帶領婷婷出來遨遊天空,效果極好,希望這樣能夠讓她忘記那些憂慮之事。

突然,陸奇的神念感知到遠處的一大波氣息,他趕緊凝神細查,發現遠處有著很多修士在天空結伴飛行,且數目眾多,帶隊的似乎修為極高。

與此同時,對面的領頭者似乎也發現了陸奇的氣息,兩人剛一接觸,便被陸奇察覺到那熟悉的味道,『定是那蔣雨薇無疑,想不到她竟然來的如此之快,情報說的是明日前來,可這個臭女人竟然提前到來,看來此女是急著投胎啊,』

對於此女,陸奇極度厭惡,甚至有些煩躁,若是自己的修為不濟的話,早就把此女給滅了;想到這裡,他趕緊調轉獅鷹獸的方向,向著丹陽族疾飛,同時,他還在妖獸的嘴裡放入了一顆中品靈石,用來提速。

陽婷婷正在愜意的享受其中,並未有絲毫的察覺,只見她雙眼微閉,睫毛上翹,面帶微笑,露出一排潔白的牙齒,溫柔的抱著陸奇的腰部。

而她此刻卻是十分的享受其中,甚至有些不願睜開雙眼,一副陶醉的神色。

陸奇望著她那愜意的面容,便不願打擾此刻的寧靜,控制著獅鷹獸快速的飛到了丹陽族內。

獅鷹獸緩緩下降,陸奇急忙拉著陽婷婷,飛身而下。

陽婷婷望著陸奇那焦急的神色,問道;「是不是那蔣雨薇已經帶人來到?」

聞言,陸奇誇讚道:「婷婷果然聰慧,你怎麼發現的?」

陽婷婷甜甜的笑道:「你以為我一路上都是白痴啊,我雖說閉著雙眼,但你的一舉一動我都觀測在內,特別是你突然的變化,我已經猜到了大半。」

「看來這丹陽族由你打理,應該是最正確的事情。」陸奇笑道。

「好啦,我們趕緊做出防禦吧,都大難臨頭了,你還在這嘻嘻哈哈的。」陽婷婷責備道。

說完,她竟然一個箭步奔了出去。

「等等,你先停下,我自有主意。」陸奇急忙喝止了她。

「什麼主意?願聞其詳,」陽婷婷滿臉疑惑,問道。

在這危急關頭,陸奇直接說道:「你去通知族人,把他們全部帶去地宮之內,然後我在門口布置一套陣法,可保大家的安全。」

「那你呢?」陽婷婷關切道。

「至於我……你就放心吧,我自有辦法,你可別忘了,元嬰期的修士也拿我沒辦法的。」陸奇輕笑道。

「那你一切小心,切記要保證自己的安危,」陽婷婷剛衝到門外,回頭嫣然一笑,道:「我在地宮等你回來。」

「快去吧!」陸奇催促道。

這安排族人的事宜,讓陽婷婷去辦最為妥當,因為他不清楚那些族人的居所,再加上此時可以看一下陽婷婷的臨陣領導能力,順便為她物色一下管理層的人員。

片刻之後,陽婷婷便帶著大隊人馬走到了地宮的門口,陸奇早已在那裡等著他們。

剛一見面,眾人都對著陸奇抱拳施禮,其中有剛剛提拔的大長老陽鶴軒、二長老、三長老,五名堂主,執法隊、十幾位管事,及很多族內的少年雜役,還有侍女、婦孺,老人等等族人,足有幾百名之多,其餘流放在外的族人並未召回,這點陽婷婷也有過考慮,與其讓他們回來面對強敵,不如在外等待還相對安全。

『看來這些族人在大敵當前之時,還是極為團結,並沒有因懼怕或是逃離,』陸奇深感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