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昊蒼想起「曼緹麗」成型體有個「學習」的技能,或許剛才她身上的光亮就是因為發動了這個技能,並且學會了語言。

「你慢慢說,不著急,我可以耐心地聽著!」陸昊蒼連忙安慰「曼緹麗」成型體不要著急,先適應一下,等確實能把話說流暢之後再說出她想要表達的意思。

「曼緹麗」成型體似乎聽懂了陸昊蒼所說,點點頭,眨巴了一下大眼睛,繼續開口道:「你,手上的,她,我姐姐,她說了,讓我以後跟著,你!」

費了老大勁,「曼緹麗」成型體終於把話說完整了,陸昊蒼也是豎起耳朵,仔細聆聽之後,明白了前者所要表達的意思。

看到「曼緹麗」成型體確實與九號實驗樣本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前者成為後者為「姐姐」,說明晶石裡面,活體早已蘇醒過來,並且擁有了一定的思想。

當然聽到這個結果,陸昊蒼還是相當開心的,如果「曼緹麗」成型體能夠跟著自己,無疑多了一個巨大的助力,LV.40的普通級BOSS,可不是所處可見的地攤貨。

最重要的是,「曼緹麗」成型體還是初階形態,以後還有成長進化的空間,未來還會變得更強。

「冰……冰……」不過「曼緹麗」成型體似乎還有話要說。

「冰? 盛寵田園嬌妻 什麼冰,冰塊嗎?」陸昊蒼聽到「冰」這個詞,略微有些蒙圈,不知道「曼緹麗」成型體到底想要表達什麼意思,難道是讓自己去找一塊冰?

「曼緹麗」成型體急切地搖了搖腦袋,伸手畫了一個圓的動作,再次開口道:「餅……餅!」

賊船,等我一下! 「啊哈!」旁邊沉寂良久的霍爾特突然跳了出來,自以為get到了「曼緹麗」成型體的點,自通道,「阿古拉少爺,我已經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就是……」

「她肯定是餓了,她想要吃餅!」霍爾特一副深沉的模樣,雙手抱胸,信心十足地說出了「答案」。

…… 聽到霍爾特的說話,陸昊蒼明顯一愣,或許還真有這個可能,畢竟「曼緹麗」成型體剛從晶石中出來,肚子餓了也是正常的事情。

「你是餓了嗎?要吃那個……餅?」陸昊蒼試探性地詢問道。

「曼緹麗」成型體歪著腦袋仔細想了一下,先是搖了搖頭,又點了點頭,再次伸手比了一個圓形,張嘴道:「你,我……餅,拿出來,餅……」

看起來,「曼緹麗」成型體似乎真的需要一塊餅,不過後者一開始先搖了搖頭,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管不了那麼多了,陸昊蒼先拿出一些已經製作好,在儲物箱中還保持著熱量的美味料理,這些都是他精心烹飪的,味道上絕對有信心。

聞到濃郁的香味,從來沒有吃過東西的「曼緹麗」成型體眼中發出光亮,她聳了聳鼻子,嘴角不自覺地留下了一道口水,盯著眼前的數道美食,獃獃地說不出話來。

「曼緹麗」成型體看了看眼前的美食,又轉向陸昊蒼,像是一個無辜的小女孩,用乞求的眼神盯著陸昊蒼,直擊後者的心裡。

「咳咳!拜託不要這樣看著我,你可以盡情吃,沒關係的!」陸昊蒼受不了「曼緹麗」成型體的萌眼攻勢,趕緊擺了擺手手,示意後者可以盡情享用眼前的美食。

「哇哦!」「曼緹麗」成型體得到陸昊蒼的首肯,一聲雀躍,迫不及待地伸手抓起盤中的美食塞進嘴裡。

因為「曼緹麗」成型體算是剛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所以還不會使用刀叉、筷子直接的餐具,一屁股坐在美食堆前,直接上手,拿起美食就往嘴巴里塞,甚至前面的食物還沒有咽下去,下一口已經補上。

「慢點吃,不要著急,如果不夠,還有呢!」陸昊蒼看到「曼緹麗」成型體狼吞虎咽的模樣,忍不住露出會心的笑容,當有一個人非常喜歡你做的食物,並且願意全部吃光的時候,這是一種肯定,會讓陸昊蒼由衷感到開心。

「阿,阿古拉少爺!我每次也是吃得很乾凈的,這,這位小姐如果吃不完的話,我可以幫幫忙的……」霍爾特的聲音從旁邊飄來,雙眼則是盯著前面那一大堆美食,口水不自覺地流淌下來。

陸昊蒼直接選擇無視了霍爾特前面的觀點需要修改一條,或許在霍爾特吃光所有的食物時,陸昊蒼表示什麼感覺木得。

「阿姆……好……好吃……」「曼緹麗」成型體一刻不停地將食物送進嘴裡,咀嚼,然後下咽,手上和嘴巴上都是油漬,眯著眼睛,一臉的滿足和幸福感。

隨著時間過去,陸昊蒼臉上露出了震驚的表情,他看到「曼緹麗」成型體一直在進食,根本沒有停下來的跡象,最神奇的是,後者的胃不知道是什麼做的,小腹絲毫沒有隆起,依然平平坦坦,還有一絲小腹肌。

「咕嚕!阿,阿古拉少爺,這,這可是差不多我們一周的量啊!」霍爾特看到「曼緹麗」成型體與體型不成正比的食量,他有點慌了,咽著口水的同時,也是非常心疼美食全部落進後者的肚子里。

雖然陸昊蒼的儲物箱中存放了大量食物、料理,但也經不住「曼緹麗」成型體這樣的吃法,恐怕要不了多久就會被吃空。

「呃……那個啥,你吃飽了嗎?」陸昊蒼忍不住打斷「曼緹麗」成型體的進食,主動開口詢問道。

聽到陸昊蒼的詢問,「曼緹麗」成型體先是一愣,那隻準備抓起一塊紅燒肉的手停在了半空中,眼睛閃過一絲異色,這才想起似乎還有更重要的事情沒做。

「曼緹麗」成型體慌忙地站起身來,將滿是油漬的手放進嘴裡舔了一遍,草草算是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重新在陸昊蒼面前用手比了一個圓形,嘴裡重複道:「你,我……餅,拿出來,餅……」

陸昊蒼一臉疑惑,「曼緹麗」成型體一直朝自己比劃圓形,看來剛才會錯意了,後者應該不是因為餓了想吃東西,只不過正好沒美食吸引,敞開肚皮胡吃海喝了一頓。

「嚶嚶嚶……」霍爾特化身「嚶嚶怪」,為那些壯烈「犧牲」的美食感到惋惜。

只是陸昊蒼現在還不知道「曼緹麗」成型體口中的「餅」究竟是什麼,餅形狀的東西嗎?

「餅?對了!」正思考著的陸昊蒼,突然靈光一閃,腦海中浮現出一個類似餅的東西。

「我記得在……有了!」陸昊蒼立刻翻找自己的儲物箱,隨後眼前一亮,將一大塊像是餅的東西拿了出來。

沒錯,陸昊蒼拿出來的正是當時剛進入研究室看到的一大塊披薩,一塊不知道被存放的多久的披薩,在外形上看不出有多大的問題,因為那些炙烤雞塊、牛柳、青椒、紅椒、洋蔥等配菜樣樣不少,而且看上去依然很可口美味。

當時陸昊蒼也很驚訝為什麼會有這麼一塊保存完好的披薩,至少在地球的常識當中,披薩的儲存時間是絕對沒有那麼長的,不過來到艾特蘭斯之後,不能用一般的常識去推斷。

因此陸昊蒼將這塊「生前」應該很體面的披薩收了起來,雖然不知道有什麼用,不過第六感告訴他以後或許能用得上。

「啊……是,是!餅,餅!」「曼緹麗」成型體看到陸昊蒼拿出披薩,眼前一亮,高興地拍起手來,像個孩子一樣雀躍。

看來自己猜對了,不愧是同一個研究室里出來的,沒想到「曼緹麗」成型體要找的「餅」就是這塊披薩,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披薩似乎更像是一個饢,不過估計「曼緹麗」成型體不會說這個詞。

「你要的就是它?」陸昊蒼指了指手中的披薩,詢問道。

「曼緹麗」成型體開心地點點頭,開口道:「餅!是它!我,吃……你,吃!」說著,指了指自己,又指向陸昊蒼,做了一個吃的動作,意思就是她和陸昊蒼一起吃這塊不知道存放了多久的披薩。

…… 「!」

陸昊蒼虎軀一震,額頭不自覺地冒出汗水,因為他似乎聽明白了「曼緹麗」成型體所要表達的意思,是讓自己吃這塊不知道已經過期多久的披薩,而且還是兩人一起吃。

如果是一般情況下,與美女共進美食,陸昊蒼肯定是十分開心的,不過現在的情況有點複雜,先不說眼前的「曼緹麗」成型體並不是人類,光光是那塊披薩就讓他頭大無比。

「呃……那個,我們商量個事好不好?」陸昊蒼露出苦澀的表情,打著商量與「曼緹麗」成型體說道,「這塊披……餅!可能不太新鮮,不如換個別的?要不然我重新做一個餅也成!」

面對陸昊蒼的苦苦哀求,「曼緹麗」成型體不為所動,依然一臉興奮地指著陸昊蒼手中的「過世」披薩,比劃著雙手,希望她和陸昊蒼一起吃下去。

陸昊蒼嘴角勾了勾,沒想到「曼緹麗」成型體如此執著,整理了一下思路,打算使用一招「動之以情曉之以理」,準備打消後者想要吃這塊披薩的念頭。

不過「曼緹麗」成型體顯然不想給陸昊蒼墨跡的機會,在後者尚未開口時,直接一把從陸昊蒼手中搶過披薩。

「吃……餅!」「曼緹麗」成型體的速度本來就不慢,而陸昊蒼還沒有準備的情況,她搶先出手,撕下一塊披薩,不由分說地塞進後者的嘴裡,還一邊念叨著什麼。

「不!我不要吃,我,我就是餓死,進入『飢餓暴動』,也不要吃這個『過期』食品!啊……嗚嗚!」陸昊蒼瞪大了眼睛,怎麼也沒想到「曼緹麗」成型體竟然採取偷襲手段,而且用強的,弄得自己措手不及,一大片披薩被塞進了嘴裡。

「快,吃下去……吃餅!」「曼緹麗」成型體還生怕陸昊蒼咽不下去,好心地扶著後者的下巴,輔助咀嚼。

雖然陸昊蒼極力抵抗,並且做出了最後的,倔強的宣言,最終還是屈服在「曼緹麗」成型體的淫威之下,含著淚水把這一大片披薩給吞進肚子里的。

「唔……嗯?」一開始陸昊蒼以為自己將要遲到「過世」披薩肯定會非常痛苦,不過隨著不斷咀嚼,舌頭的自信品嘗之後,發現味道竟然出乎意料的好。

「真香!」陸昊蒼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嘴唇,回味著那個味道,忍不住稱讚道。

抹了一把嘴角殘留的芝士,毫不吝嗇地舔進嘴裡,陸昊蒼臉上露出震驚的表情,他怎麼也沒想到,應該已經「過世」的披薩為什麼能有這般口感和味道,絲毫不比現烤出來的差,甚至猶有過之。

於是,這塊「過世」披薩的美味之秘,成為了日後陸昊蒼艾特蘭斯之旅中的十大未解之謎的其中一個。

「嘿嘿嘿,那個啥……」陸昊蒼這時候立馬換了一副嘴臉,笑嘻嘻地看向「曼緹麗」成型體,舔著臉道,「能不能再給我嘗一塊?剛才的味道確實沒有嘗清楚!」

對於這個問題,「曼緹麗」成型體的態度十分堅決,搖了搖頭,臉上擺出嚴肅的表情,用警告的口吻說道:「不,不行!這是契……約,不能,多吃!」

看到「曼緹麗」成型體認真異常的表情,陸昊蒼只能打消再嘗一片的念頭,不過當聽到「契約」這個詞時,還是露出疑惑的表情,不明白其中的意思。

「曼緹麗」成型體沒有理會不解的陸昊蒼,而是自顧自撕下一片披薩,一口將其吞下。

「叮!」

陸昊蒼耳邊傳來莫名的聲響,連忙打開記錄,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

「『契約披薩』效果發動!」

「恭喜你,你與『曼緹麗』成型體成功簽下契約!」

「由於『曼緹麗』成型體暫且沒有獨立思考能力,契約判定為『主從契約』!」

看到這裡,陸昊蒼終於搞清楚了這塊披薩的來歷,原來是一塊能夠簽訂契約的披薩,發動的條件應該就是雙方共同吃下披薩。

不過似乎因為「曼緹麗」成型體尚未擁有成熟的思考能力,因此這個契約直接被判定為「主從契約」,而陸昊蒼成為了「主」的一方,「曼緹麗」成型體自然是「從」方。

豪門婚愛:前夫,太無恥! 陸昊蒼連忙用饋贈之眼查看「曼緹麗」成型體的屬性,發現狀態處確實多了一條:

狀態:契約

處於「主從契約」的「從」方,主人為「陸昊蒼」

陸昊蒼瞧了瞧眼前看似呆萌的「曼緹麗」成熟體,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結果,原本以為要跟後者來一場驚世大戰,最後卻成為了自己的契約魔物,真是意外的收穫。

「未取名?唔……好吧,我想想用什麼名字……」陸昊蒼突然發現「曼緹麗」成型體的名字那一欄變成了「未取名」,於是摸著下巴,思考取一個什麼樣的名字比較好。

「就叫曼緹麗好了!」陸昊蒼靈光一閃,開口道,當即排定了「曼緹麗」成型體的名字。

曼緹麗正式有了自己的名字,她顯得很開心,碧藍的眼眸中充滿了喜悅,從在晶體里孕育,到不久前剛出生,她都顯得渾渾噩噩,腦海中不時出現暴戾的殺意,恐怕與吸收了太多人類、野獸以及魔物的生命力有關。

不過幸好陸昊蒼的到來,最重要的是,他手中擁有已經有了思想的九號實驗樣本,通過她的努力,成功與曼緹麗取得了溝通,並且告知後者與陸昊蒼簽下契約。

曼緹麗與九號實驗樣本,是同出一脈,嚴格意義上來說,九號樣本確實稱得上曼緹麗的「姐姐」,所以她聽從了九號樣本的話,與陸昊蒼建立了契約。

「呃,現在,曼緹麗,你應該找一件衣服穿上才是……」曼緹麗正式成為自己的契約魔物之後,陸昊蒼想到了一個比較關鍵的問題,前者到現在還一直光著身子,雖然很養眼,但畢竟有傷風化。

旁邊的霍爾特聽到這裡,臉上的表情瞬間緊張起來,眼睛瞪得老大,似乎在擔心著什麼。

「衣……服?沒有……」曼緹麗疑惑道。

霍爾特的表情瞬間放鬆下來,還偷偷鬆了口氣。

…… 「呃……」陸昊蒼有些為難了,如果曼緹麗一直光著身子,視覺衝擊力還是太強了,都不知道把視線往哪裡放,尤其是面對後者那純真無暇的碧藍眼眸,陸昊蒼內心總會升起一股罪惡感。

「衣……服?那是……什麼?曼緹麗……沒有!」曼緹麗第一次聽到「衣服」這個名字,顯得很陌生,歪著腦袋思考了一會兒,表示自己不知道。

不過有一點,曼緹麗在說自己的名字時,格外流暢,沒有絲毫停頓,看起來有著莫名的熟悉感。

「就是這個……衣服,穿在身上的,保暖,還可以……」陸昊蒼知道曼緹麗很多東西都不熟悉,於是耐心地向後者解釋道,順便指了指自己身上穿著的衣服。

曼緹麗盯著陸昊蒼的衣服看了看,又轉向後者的眼睛,眨巴著眼睛,相互對視著。

「嗖!」

「嗯?」一瞬間,就在陸昊蒼走神之際,曼緹麗憑藉自己出色的敏捷,一把脫下了陸昊蒼的外衣,隨後自己穿了起來。

「衣……服,衣服!穿上了……衣服!」曼緹麗穿上陸昊蒼的外衣之後,開心地轉起圈來,覺得非常有趣。

「行吧,就先這樣湊合,總比光著身子要好多了。」陸昊蒼嘆了口氣,衣服被搶走就搶走,他發現曼緹麗現在就是一個需要學習很多東西的小孩子,與成熟美麗的外表完全不符。

好在陸昊蒼身上還有礦殼裝甲存在,黑色的裝甲覆蓋在身體表面,沒有出現露·點的尷尬場面。

「該死!¥@~!%……」而一旁的霍爾特看到曼緹麗穿上衣服,滿臉失望的表情,在角落中一直碎碎念,似乎在詛咒著什麼。

曼緹麗正式成為陸昊蒼的契約魔物,不過他還是需要給曼緹麗更多學習的空間,因為她是通過大量生命力而快速成長起來的,性格上肯定有所缺陷,如果不小心陷入暴走狀態,陸昊蒼也會很頭疼。

至於另外一件讓陸昊蒼很在意的事,就是九號實驗樣本了,不知道能夠使用什麼辦法讓裡面的活體成長起來。

首先排除阿克森使用的這種方法,太過殘忍,雖然自己是魔王,但也要做一個有底線的魔王,再說了,自己只是暴食(美食)魔王,用不著搞那麼恐怖。

不過陸昊蒼多多少少有了一些頭緒,恐怕要讓九號實驗樣本成長起來,需要巨大的能量,諸如生命力、魔力等等。

可惜魔力對於陸昊蒼,是一個軟肋,而且不知道需要多少的量才能讓九號實驗樣本徹底復甦,只能暫且作罷。

名門私寵:閃婚老公太生勐 「啊啊啊!!!」

突然一聲近乎癲狂的喊叫聲響起,剛才一直在糾結曼緹麗是否完美的阿克森終於忍不住了,他看到自己倖幸苦苦製造出來的人型兵器竟然與陸昊蒼那麼親密,無法接受這個現實。

「你個混蛋冒險者,你玷污了我先給至高無上的『大人』的完美之作,你該死!」阿克森已經無法保持基本的理智,破口大罵。

「說起來,我還沒有找你算賬……」聽到阿克森的聲音,陸昊蒼重新把注意力放到前者的身上,他說過,找到阿克森的話,一定會讓他體驗深淵的滋味。

「你只不過是一隻躲在自己巢穴中不敢出來的骯髒老鼠罷了,什麼至高無上的『大人』,什麼完美之作,都是你自我吹噓的借口!」陸昊蒼髮現阿克森還沒有現身,於是採取了激將法,想用這種方式把他逼出來。

「住口!你沒有資格談論至高無上的『大人』,他是最最崇高的存在,不容詆毀!」阿克森聽到陸昊蒼說起「大人」,瞬間炸毛,尖聲厲喝道。

「嗯哼,是嗎?我偏要說,你能拿我怎麼樣?有本事出來打我呀!一個靠著不知所謂的『大人』庇護的骯髒老鼠!」陸昊蒼持續使用惡毒語言攻擊。

「你,你!」阿克森氣得夠嗆,差一點就要衝出來與陸昊蒼拚命,不過尚存的理智告訴自己出去就是找死。

「阿古拉少爺,是要嘲諷他嗎?」這時候霍爾特眼睛亮了起來,對於謾罵嘲諷,他最在行,一臉迫切地看著陸昊蒼,只等後者一聲令下,他將「陷陣衝鋒」。

陸昊蒼突然發現,有這麼奇特才能的人跟在身邊,似乎很不錯呢!

輕輕一會手臂,陸昊蒼派出了自己手下的一員大將,一位以嘴炮為最強殺招的冒險者——霍爾特。

得到陸昊蒼的授意,霍爾特眉頭一挑,站了出來,扭了扭脖子,活動一下身體,準備好開始議論猛烈的嘲諷。

「嘶……」霍爾特深吸一口氣,已經準備好開始「發炮」。

「我你……」

「嘭!」

霍爾特剛張開嘴巴,突然一聲巨響傳來,原本房間緊閉的大門發生了爆炸,兩扇鐵門直接飛了過來,貼著霍爾特的鼻尖撞在房間的牆壁上。

「我去!阿,阿古拉少爺!他犯規,說好的嘴炮,竟然炸門!」霍爾特反應過來,只差那麼一厘米,自己「英俊」的臉龐就要毀容了,嚇得他躲到陸昊蒼的身後,大聲控訴著阿克森不講道義。

「嗯?什麼人!?」不過出乎陸昊蒼的意料,阿克森同樣發出疑惑的聲音,顯然剛才炸門的行為不是他所為。

帶著好奇和疑惑,所有人的目光都轉向大門口的濃煙處,想要看看究竟是什麼人來到了這裡。

「呵呵,這裡可真熱鬧,沒想到有『老鼠』能夠潛入到這裡,真是出乎意料。」一個慵懶的女聲傳來,一道曼妙的身影從濃煙中走出來,皮革輕甲突顯出迷人的身段。

「安潔莉娜卡!怎麼是你?」阿克森看到出現的這道身影,發出了疑惑的聲音,正是在豪宅大廳殺了「白色薔薇」小隊三名女冒險者的安潔莉娜卡。

「你這裡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難道還需要經過你的同意?」安潔莉娜卡顯然與阿克森是認識的,不過對後者的態度毫不客氣,輕蔑道。

…… 從雙方的對話可以看出,安潔莉娜卡和阿克森屬於舊識,而且從語氣上來看,前者似乎有點不待見後者,態度十分囂張。

陸昊蒼也是第一時間查看了安潔莉娜卡的屬性,發現這個女人絕對是自己見過的所有人類當中屬性最高的一個,比起賽蘭鎮的奧利弗會長還強。

不過有一點可以肯定,安潔莉娜卡絕對不是站在自己這一邊的,也不會是來這裡看好戲,很有可能會對他們發動攻擊。

在沒有搞清楚狀況前,陸昊蒼不打算貿然行動,還不知道安潔莉娜卡背後是否還有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