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吳十八神經過小冊子的優化之後,其威能強了數倍,而且,而適合楊玄真修行。

「修練陶吳十八神,用混沌靈液最合適。」

楊玄真身上的混沌靈液非常多,有十幾瓶,修練陶吳十八神只需要一瓶混沌靈液,就可以修練出十八個分身。

「嗯?」楊玄真修練陶吳十八神的時候,心想,『在盤龍世界的時候,我擁有好幾個神分身,卻沒想到,剛進入莽荒世界就被一道莫名的雷電劈碎了身體,還不得不進入地府輪迴。』他想到這裡,用神眼看著小冊子,『難道說,這也是有意為之?』

楊玄真念頭一轉,不再多想,開始專心修練陶吳十八神,這陶吳十八神第一層非常容易,以楊玄真的神力,以及對天道法則的感悟,僅僅片刻就入門了,並修成第一層,第二層就比較麻煩了,需要一瓶混沌靈液才能修成。

楊玄真拿出一瓶混沌靈液,一口倒入嘴中,剎那間,身體之中充滿了狂暴的氣息,整個身體都要撐爆一般,楊玄真暗道,「完了,使用方法不對啊!」

在這一刻,楊玄真才想起來,這混沌靈液非常難得,一個混沌紀才能凝聚出一滴混沌靈液,蘊含了恐怖的能量,他竟然一口喝了下去。

「身體不會爆吧?」楊玄真有些鬱悶了,心想,『我應該問一問使用方法的。』

其實,就算楊玄真想問,也找不到人問,那兩個獄卒已經被楊玄真斬殺了,世界牢獄中的天仙天神也不太好說話。

這會兒,容不得楊玄真多想,他只能儘力運轉煉體功法,然而,他所創的煉體功法無法在短時間內吸收龐大的能量。

曲良天神站在旁邊看著楊玄真,見楊玄真身上寸寸裂開,鮮血從身上湧出來,身邊化成了一片血海。

要知道,楊玄真乃是真神,真神之軀龐大無比,體內的血液如果全部放出來,一個銀河系也裝不下,由此也能看出真神有多麼強大。

上古時期,神靈大戰,把洪荒世界都打碎了,之後,洪荒世界化為三千大世界,億萬小世界。

曲良暗道,「混沌靈液不是你這種用法啊,真是一個土著,浪費啊!」

當楊玄真感覺自己的識海要破開時,小冊子又一次展現出強大的威能,小冊子散發出奪目的金光,一道道金光把楊玄真包裹起來,楊玄真感覺自己進入了一個溫暖的泉水中,身體曖曖的,非常舒服。

楊玄真暗道,『這小冊子還真是輔助類的神器啊!』

小冊子散發出道道金光,助楊玄真煉化混沌靈液,同時,助楊玄真修練陶吳十八神,片刻后,楊玄真身邊化出一個分身。

「成了?」楊玄真心想,『很簡單啊!』當楊玄真仔細感受自己的分身時,心裡有一種玄妙的感覺,分身就像他的手和腳一樣,使用起來非常方便。

「佛經上說,身體只是外物,也不是沒有道理啊!」

楊玄真化出第一個分身之後,第二個就比較容易了,大概花了一個多月,楊玄真就練成了陶吳十八神,能化出十八個分身。

「這就練成了?」 漫威世界的替身使者 曲良天神有些愣愣的看著楊玄真,心想,『這土著的天賦真的很強啊,或許,在土著之中,他已經算是頂級強者。』

楊玄真練成陶吳十八神之後,心中歡喜,化出十八個分身,十八個分身做著不同的事情,有站,有坐,有思考,有制符,有參悟道術。

「好奇妙啊!」楊玄真仔細的感悟著。

過了好一會,楊玄真才收了分身,看了曲良天神一眼,輕輕一笑,「喂,你身上有什麼寶物嗎?拿出來看看!」

「沒有!」曲良天神搖頭,而後,不在理會楊玄真。

楊玄真心想,『天仙天神手上應該沒有什麼特殊的寶物吧?就算有,也不急於一時,先晾晾這些天仙天神。』

楊玄真繼續往前走,來到關押真仙真神的地方,他隨意的掃了這片區域的真仙真神一眼,一個真神大吼,「你就是新來的看守者?實力好弱啊。」

「呃!」楊玄真沒想到,又一個說他實力弱的,楊玄真看著那個對他大吼的真神,說,「你既然說我實力弱,那麼,我們就來賭一下。」

「你要怎麼賭?」那個大吼的真神問,他在這裡呆了數個混沌紀了,也非常無聊,有一個人陪他玩玩,求之不得,而且,他非常需要靈石。

在世界牢獄之中,只有祖仙祖神能吸收混沌之力,其他的真仙真神,天仙天神們只能消耗自己帶的靈石和丹藥,當自己帶的靈石用完后,就只能等死了。

楊玄真也知道這些真仙真神們需要什麼,他大手一揮,丟出一個儲物空間,說,「這裡面有十方混高級靈石,你如果贏了,就歸你。」

「十方高級靈石?」那個大吼的真神露出狂喜的神情,周圍的真仙真神們也露出一絲異樣的目光,有幾個真神露出狂熱的目光,顯然,大家都非常需要靈石。

「十方高級靈石,如果省著點用,可以用十億年了。」

十億年,對於真仙真神們來說,也是一個非常漫長的時間。

楊玄真拿出十方高級靈石后,問,「你有什麼寶物?」

「嗯?」那個大吼的真神說,「你可以叫我野狗道人。」

「哦?」楊玄真有些意外,「你就是野狗道人?」他記得,紀寧和野狗道人大戰過,這野狗道人的實力非常強,身上也有一些寶物。

野狗道人想,『我呆在這個鬼地方,寶物也沒什麼用,不如換一些靈石,也能多活一些歲月。』隨即,野狗道人拿出一件寶物。 「這件寶物叫鎮魂鈴。」

「呃!」楊玄真看著野狗道人手上的鎮魂鈴,他不太喜歡這件寶物,這件寶物是紫金色,有些像女孩帶在手上的鈴鐺,小巧而漂亮。

「看守者!」野狗道人說,「你別小看這件寶物,這是我們九方混沌國的一件異寶,乃是一位修練音律一道的半步世界神煉製而成,只需要輕輕搖一搖,祖仙祖神都會被鎮住,當然了,能鎮住多久,就要看他的神識強度了。」

「哦?」這一下,楊玄真有一絲興趣了,他想,『這件寶物,小雪應該會喜歡,給他用比較合適。』 大唐俏郎君 隨即,楊玄真又想到夏燕,『對了,這麼多年過去,也沒給母親一件好的寶物,要不,就送給母親吧。』

楊玄真說,「拿過來看看。」

「呵呵!」野狗道人笑了兩聲,把鎮魂鈴收了起來,說,「現在,還不能給你,除非,你能贏了我。」

「你很自信啊!」楊玄真隨口一問,也不廢話,直接說,「既然這樣,那就出手吧。」

「好!」野狗道人吐出一個音節后,這個音節竟然帶有奇異的節奏,那特殊的韻律傳到楊玄真的耳中,楊玄真的心神一震,就在這時,小冊子散發出淡淡的金光,楊玄真瞬間清醒過來,看著眼前的野狗道人,「你是祖神?」

「咦?」野狗驚嘆,「竟然被你看出來了?」

「祖仙怎麼會在這個區域?」楊玄真下意識的問了一句,雙眼盯著野狗道人,瞬間就明白了,「哦?原來如此,這就神識附體之術,你還真是無聊啊。」

這野狗道人無聊之極,竟然附了一道神識在眼前的真神身上。

「呵呵!」野狗笑道,「我發現你進來之後,就過來看看而已。」

楊玄真明白了,這野狗道人怕他不敢去祖仙祖仙關押的區域,就施展特殊的神識法門,來到關押真仙真神的地方。

楊玄真點點頭,說,「看好了,讓你試試這招!」

「命運之劍!」

面對一個祖神,楊玄真一出手就是自己的最強絕招,命運之劍,剎那間,一道虛無的劍波從楊玄真的識海刺出去,僅僅萬分之一剎那,虛無之劍就刺入野狗道人的識海空間。

「可怕!」野狗道人心神一震,立即調集神識,阻擋命運之劍。

「呼!」野狗道人長出一口氣,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消耗了一成神識,這才擋住楊玄真的命運之劍。

「這麼強?」楊玄真也震驚了一把,野狗道人的實力讓他震驚,『有世界境的混沌國就是不一樣啊,隨便出來一個祖神,實力就如此可怕。』

「命運大道?」野狗道人也非常震驚,「你竟然能參悟命運大道?」

命運,因果,緣分,造化這些都屬於混沌大道,只有晉級世界境,才有可能參悟。

「運氣好而已!」楊玄真說話間,拿出命運之劍,由命運之劍施展命運之劍,命運之劍的威能要強數倍。

野狗道人看到楊玄真的命運之劍后,又是一驚,「你竟然凝練出神火了?」他說了一句,心想,『在九方混沌國,能凝練出神火的修士也不多啊,而且,每一個能凝練出神火的修士都非常逆天。』

楊玄真雙手結印,一道道神禁打入命運之劍,命運之劍散發出奪目的光芒。

「智慧之劍!」

這一次,楊玄真施展出自己領悟的第二招劍法,智慧之劍,以大智慧斬斷宿命,以大智慧破開命運的束縛。

「嗯!」野狗臉色凝重了,他能感覺出來,這一劍比剛才那一劍強了十部。

就在這時,小冊子散發出淡淡的金光,傳出一道信息,『加持神力!』

「轟!」楊玄真感覺識海一震,一股浩瀚的氣息從小冊子中散發出來,與神識相融,楊玄真的神識大增。

「咻!」

命運之劍刺到野狗道人身上,野狗道人感受般若智慧,他的神魂一震,被智慧之劍轟出識海,傳出一道信息,「鎮魂鈴給你了,記得來找我。」

智慧之劍刺入『野狗』的識海,直接抹殺了『野狗』的神魂,楊玄真看著倒地的『野狗』,心想,『這是一位普通的真神,如今,神魂已死。』

楊玄真用神識一掃,找到了一個儲物小世界,隨手揀起儲物小世界,裡面有很多雜七雜八的東西,不過,除了鎮魂鈴之外,沒有特別好的寶物了。

楊玄真想,『這些神靈被關進世界牢獄后,很多東西都被收繳了。』

再者,以前還來過幾位看守者,那些看守者除了修練之外,也會進來找關押的神靈切磋,還會搜刮這些神靈的寶物,所以,楊玄真也只能找到一些殘餘的寶物了。

楊玄真拿起鎮魂鈴,用神念掃了一眼,嘴角露出一絲笑容,心想,「這件寶物不錯,雖然是人為煉製的,威能卻相當於先天靈寶了。」

能在世界牢獄中得到一件『先天靈寶』,楊玄真非常開心。

之後,楊玄真見了一下這片區域的真仙真神,大多數真仙真神都不願意說話,當楊玄真拿出賭注時,大家才願意出手。

楊玄真一路掃蕩過去,只得到一些普通的寶物,他心想,『看來,真正的寶物都在祖仙祖神們手中。』

一年後,楊玄真世界牢獄的真仙真神們都切磋了一翻,讓他見識到九方混沌國的修行理念,也見識到九方混沌國的神通。

楊玄真暫時沒有去關押祖仙祖神的地方,他坐在世界牢獄的石碑旁邊,腦海中閃過一門門神通,他嘗試著把神通融入自己的大道。

「命運之劍!」

「智慧之劍!」

隨著修行的深入,楊玄真感覺自己的劍法越來越凜利,也越來越玄妙。

又過了兩個月,楊玄真離開世界牢獄,見到紀寧和余薇,兩人還在修練陶吳十八神,這裡說一下,楊玄真和世界牢獄的真仙真神切磋的時候,也出來過,他把世界牢獄的神通傳給了紀寧。

紀寧見楊玄真出來,笑道,「楊大哥,可有收穫?」

「還行!」楊玄真點頭,把世界牢獄遞給紀寧,「這東西給你了。」

「給我?」紀寧懵了,楊玄真傳授他世界牢獄的神通,他就知道這件寶物有多重要了,他無法想像,楊玄真竟然把這等寶物送給他。 「拿著吧!」楊玄真說話間,把世界牢獄放到紀寧手上,相對於三界神靈來說,世界牢獄是一件至寶,裡面有很多神通和功法,其中的陶吳世界神更是頂級神通,且非常實用。

不過,對於楊玄真來說,世界牢獄的用處並不大了,該學的神通,楊玄真都學會了;此外,世界牢獄還有一個好處,就是和世界牢獄之中的神靈戰鬥,可以增長戰鬥經驗。

世界牢獄之中關押的神靈都來自九方混沌國,實力非常強大,還擁有一些特殊的法門,與這些神靈戰鬥,會獲得很多好處。

然而,對於楊玄真來說,意義卻不大了,因為楊玄真修練的道不同,他修練的是命運大道,需要遊歷三界,參悟普通人,修士,神靈的命運,才能晉級更高的境界。

「如果我要晉級世界境,需要把命運大道領悟到一定的境界。」

「呃!」紀寧不敢收!

「呵呵!」楊玄真輕輕一笑,說,「紀寧,這東西雖然是一件寶物,對我的用處卻不大了,對你卻有很大的好處,你修練的是攻伐之道,而我修練的是命運大道,我們的路不同。」

說到修行大道,楊玄真又想到幾個人物,在三皇五帝之中,伏羲修練的應該是教化之道,神農氏修練的是五穀凡俗之道。

「嗯!」紀寧慎重的點點頭,接過世界牢獄,感激道,「楊大哥,你我之間,說謝字都過了,不過,我還是要感謝你一句。」

「呵呵!」楊玄真笑道,「隨你吧。」緊接著,楊玄真又說,「紀寧,你先去世界牢獄之中修行一段時間,然後,就去月下潭吧。」

說到月下潭,楊玄真微微一嘆,『我修練的道不同,所以,那個器靈沒有選中我,這一次,紀寧這個主修劍道的人進去,應該能得到北休世界神的真正傳承了。』

紀寧問,「楊大哥,能和我說說月下潭的情況嗎?」

楊玄真思考了片刻,說,「我可以和你說一些簡單的情況,更具體的事情,你進去之後,自會知曉。」闖月下潭,對於紀寧來說也是一種歷練。

接下來,楊玄真簡單的說了一下月下潭的情況,讓紀寧知道月下潭有五座島嶼,而具體的情況,只有紀寧進去了才能知道。

說完紀寧的事情,楊玄真又看著余薇,「余薇,你應該覺醒了大部分記憶了,知道一些事情了吧?」

「唔!」余薇沉默,有些事情,他沒法對紀寧說,也沒法對楊玄真說,這是禁忌,她腦海中有一個封印,只要她說了,就會魂飛魄散。

紀寧心神一緊,「楊大哥,還請你幫忙。」

「這也不難!」楊玄真說話間,雙手結印,手上大放光明,一個個『*』字從楊玄真的手上飛出去,飛到余薇身邊,把余薇包裹起來,一個個『*』字飛入余薇的識海空間,余薇的識海被『*』字照亮,一片通明。

「是這裡!」楊玄真看到了一個神秘的印記,正是神王布置的印記,當年,楊玄真第一次見到余薇時,就想過幫余薇解除神王布置的印記,奈何,那時候的楊玄真實力還不夠,只能以神力護住余薇。

如今,楊玄真已經晉級真神境界,其意志力比道祖還要強,神識也相當於頂級道祖,其心力法門已經突破到第四層凡塵之境。

楊玄真的神識進入余薇的識海,然後,擬化出神識小手,一隻只小手機著神王印記抓過去。

當楊玄真的神識小手抓到神王印記后,神王印記暴發出奪目的神光,擬化出一個人形,盯著楊玄真,「你是何人?」

「哦?」楊玄真有些意外,他沒想到自己能在這裡碰到神王,他頓了一下,神識擬化出一個人形,正是他的樣子,與神王的識體相對而立。

兩個神識體站在余薇的識海空間,余薇的靈魂遠遠的看著。

楊玄真問,「你就是神王吧?」

「哦?」神王頓了一下,一道神識加持到神王識體上面,神王的識體加強了幾分,同時,還有一些信息傳過來,神王識體明白了,「你就是玄真?」

「呵呵!」楊玄真笑道,「能讓神王記得我,真是難得啊。」

神王穿著一身黑色道袍,立於識海空間,靜靜的盯著楊玄真,不怒自威,僅從神王識體來看,就能看出神王的實力有多強。

楊玄真心想,『神王的實力只是比菩提,如來這些三界頂級強者差一線。』

神王說,「玄真,我知道你的實力很強,潛力也非常高,這樣吧,如果你加入我無間門,我可以給你無量的好處,甚至,我可以和你平起平坐。」

超神采集 「呵呵!」楊玄真笑了。

余薇心神一震,用緊張的神色看著楊玄真,心想,『他不會真的答應吧?』

楊玄真笑了笑,反問了一句,「神王,你可知道,除了三界混沌和無間混沌,還有很多混沌世界。」

「我當然知道!」神王說,「這是三界公認的秘密,不過,以我們這樣的實力行走於混沌之中,就如浮萍一般,隨時都有可能死亡。」他說到這裡,雙眼看著楊玄真,「如果我們能贏下這場戰鬥,就能整合兩個世界的資源,還能獲得大氣運,到時候,我們都可以晉級至高境界。」

「不用了!」楊玄真搖搖頭,「你還是解了她的封印吧。」

「我做不到!」神王說,「這是一門古老的巫族印記,種植於靈魂之中,除非靈魂破碎,否則無解。」

「我到是試一試!」楊玄真說。

「我走了!」神王說了一句,直接離開,他的本體不在這裡,只有一道神識,不是楊玄真的對手。

神王離開后,楊玄真繼續幫余薇解決封印的問題,楊玄真拿出自己的全部實力,讓小冊子加持神識,又施展出命運大道。

命運大道乃是根本大道,世界萬物皆有命運。

是以,命運大道可攻,亦可守,同時,還擁有很多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