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青伸腳將腳下血色斷掉的手臂踩得粉碎,呵呵一笑,道:「忘了告訴你,我還真是下一個樓外樓,我已經戰勝了青鬼之禍,截斷了天啟千年的傳奇晉陞之物。」

血色聽到這句話,更是面如死灰,眼前的這人,戰勝了青鬼之禍,截斷了千年傳承…….

血色毫不懷疑,如果繼續下去,白虎一定會殺了自己,對方是死神淵大都護,本來就是自己的上司,上司殺下屬,需要什麼理由嗎?

更何況,自己可是頂撞了白虎,給了他殺自己的理由,若是死在白虎的手中,死了那可就真是白死了,就是自己麾下的十萬封號騎士,都不敢去給自己報仇。

血色驚懼之下直接拜倒在陳青的身前,「屬下冒犯了大都護,請大都護責罰!無論如何責罰,屬下都不敢有任何怨言!」

陳青笑了笑,伸手將血色扶了起來,道:「這不就對了嗎,起來吧,自己回去將那左臂接上。」

血色不過剛剛被陳青扶了起來,再次跪倒在陳青面前,「多謝大都護饒命之恩!」

陳青不再管血色,看向魑魅等人,「怎麼,你們也不知道規矩?」

魑魅身後六位都護隨著魑魅一起向陳青行禮道:「屬下等見過大都護!」

陳青滿意地點點頭,道:「魑魅,通秉騎士盟,我已經截斷天啟千年傳奇晉陞之物,人族袁重霸,魔族殺伐,同樣是截斷了千年。」

魑魅道:「大都護,為何要通秉騎士盟?若是騎士盟知曉,大都護豈不是有可能要交出幾百年的造化?」

陳青笑道:「你能瞞多久,不過十年,騎士盟必定知曉,而且袁重霸和殺伐同樣是截斷了千年,從他們的口中,也會知道我截斷了千年,通秉騎士盟吧,既然他們要拿走數百年的傳承,自然是要給我滿意的交換條件。」

魑魅道:「屬下遵命!」 「國師大人,天心聽聞您今天帶回府個孩子,天心沒有玩伴,可以看看他嗎?」

南城端起茶,餘光都沒給她,問身邊莫寒,「伺候她那些下人呢?連個人都伺候不好,全部杖則三十,趕出府去!」

趙春芽心中暗喜,南城在關心她。

雖然她很高興,但也絕不能讓那幾個丫鬟被趕出府,第一,她現在在國師府地位還不穩,需要籠絡人心;第二,她院里的那些丫鬟是她好不容易才籠絡的,這麼就被趕出去了,那她之前做的那些不都白費了。

「國師大人,不怪她們,是天心自己跑出來的,還望……」

「你是國師?」穿著粉嫩的小裙子,梳著公主頭,用帶粉絲帶綁定,帶著金色的小鈴鐺的路瑾,如果不是太瘦的身板,簡直就是讓人萌出鼻血。

看著走出來的人,趙春芽驚得呆住,沐天心怎麼在這兒,還跟南城這麼熟。

低下頭,趙春芽掩去眼底的狠厲,雙手死死的攪住手帕。

「嗯。」南城好心情的點頭。

他倒是沒想到,他以為的臭小子竟然是個女孩,嗯,還挺好看的。

路瑾一臉淡定的走到他面前,伸手。

「……什麼意義?」南城沒明白。

給錢啊!

「我救了你的命,你難道不應該報恩嗎?」

聽到她的話,南城輕笑出聲,「我好像記得,是我自己自救的吧,而且,某人好像還對我做了什麼?」

看著笑得一臉深意的國師大人,下屬們忍不住抖了抖。

媽呀,他家主子什麼時候會笑的這麼開心,看來這個小姑娘還真不簡單。

「國師大人,她是誰啊?」趙春芽表現得跟完全不認識沐天心一樣。

她這個時候,絕對不能認她,只要她一口咬定她就是沐天心,僅憑沐天心一個五歲的小孩子,怎麼可能玩的過她。

「春芽姐姐,原來你在這,天心還以為你不見了呢,嗚嗚嗚。」路瑾一臉驚喜地看著一旁的趙春芽,表現得完全像一個五歲孩子的模樣。

路瑾簡直佩服死自己的演技了,論演技,她宇宙第一。

不是驕傲。

聽到她的話,在場的人都一愣。

趙春芽?

她不是叫沐天心嗎?神醫後人?

南城正色,指著一旁的趙春芽,「點心,你說她叫什麼?」

所有人都看向路瑾,趙春芽也緊張的手心冒汗。

可是她現在不能慌,她必須冷靜,不然她就真的要暴露了。

「趙春芽啊,她是我奶娘的孩子,我們從小一起長大的。」

是的,她就是故意的,她就是故意告訴南城趙春芽是假的,她想看看他是什麼態度,好計劃以後怎麼完成任務。

路瑾的話讓所有人都一驚,如果她的話是真的,那也就是說,主子帶回來的那個小姑娘才是真的神醫後人沐天心,而府里這個,是假冒了身份的奶娘之女。

在場只有莫寒臉色無常。

「國師大人,您不要……」

「好了!」趙春芽還沒解釋,就被打斷,「所有人,都下去,莫寒送沐小姐回北院,你,留下。」南城最後指著路瑾說。 騎士盟。

騎士盟之中,本來很熱鬧,但是這幾天變得更加熱鬧了,十二位天啟騎士已經趕來了八位,而十二位大都護,已經全部趕到了騎士盟。騎士盟之中的封號騎士們,也是開始談論這一次到底是什麼事讓天啟最位高權重的幾人都趕到了騎士盟,之前能有這般架勢,便是因為帝都的詔令,而這一次,不知道又是什麼事,還真是多事之秋啊。

「你們聽說了嗎,這一次進入三江水的死神淵大都護白虎,截斷了千年,完成了樓外樓大人那般的功績!」

「什麼,白虎截斷了千年,怪不得有八位天啟騎士都趕到了此地,應該是商量如何封賞白虎的吧!」

「這般功績,也只有樓外樓大人做到過,只怕這白虎,便是下一個樓外樓了!」

「不過如今白虎才是傳奇二階,應該沒有機會直接登上天啟騎士之位,但是他如今已經貴為大都護,不知道會如何封賞他。」

「不管如何封賞,白虎的崛起已經勢不可擋,恐怕六位天啟騎士退位之後,白虎必定能夠佔據一席之地!」

騎士盟之外,陳青站在飛船的船頭看向那一座巍峨盤桓萬里的大城,這裡就是匯聚了整個天啟一族最強大的傳奇的都城。這是他第二次來到這一座巍峨的大城,之前他來到此處,不過還只是一個默默無名的小卒子,而現在,他已經貴為截斷千年的死神淵大都護,被譽為第二個樓外樓。

騎士盟之外,很快有天啟飛到陳青的身前彎腰道:「稟報大都護,來到騎士盟之前,還請下飛船步行進城!」

陳青微微點頭,揮手道:「下船,隨我進城!」

騎士盟的規矩他還是明白的,能夠騎在坐騎上飛入城中的,只有十二個人有這個資格,便是天啟十二騎士。

陳青下船,在陳青的身後,是八千沒有任何言語的無頭鬼,無頭鬼身上濃郁的殺氣不需要激發便已經看得到淡淡的紅色氣霧,八千無頭鬼,即便是守城的封號騎士們都側目,他們雖然是傳奇三階,比無頭鬼們高了一階,但是卻沒有任何小覷的意思,這些無頭鬼,都是從屍山血海之中殺出來的。

城樓上的封號騎士們朝著無頭鬼們拍打著自己的胸膛,默默無言,宣示著對這些勇士的尊敬。

城樓之上,有兩人坐在城樓之上,按理來說,騎士盟何等尊貴之地,怎麼可能有人可以坐在城牆之上,但是這兩人偏偏就坐在城樓之上,那就只能說明這兩人的身份非同凡響。

這兩個天啟,其中一人便是十二天啟騎士之一,程劍,另外一人便是程劍麾下的大都護,這個大都護的名字有些奇怪,名叫二當家。

二當家的身上有著一襲黑袍,看起來精瘦無比,而他身旁的程劍,則是強壯非凡。

程劍看向二當家,有些小心翼翼地恭敬道:「二當家的,世人皆說,這白虎乃是第二個樓外樓,若是真的如此,倒是可以有機會頂住修行者一族給予的壓力。」

二當家戲謔地笑笑,看向城樓之下的八千無頭鬼,「我從來不怕他是第二個樓外樓,樓外樓也不過是天啟十二騎士之首,怕就怕他是第一個白虎。對了,你去參加了騎士議會,樓外樓怎麼說?」

程劍道:「看樓外樓的意思,是要白虎交出至少八百年的造化,樓外樓並不想看到有一個不是他麾下的人成長為第二個他。死神不滿,差點和樓外樓大打出手,我不敢自作主張,故而前來問詢二當家的意思。」

二當家琢磨了一番,道:「白虎不過初入星宿海,便有了這般功績,只怕是猛龍過江,勢不可擋,樓外樓也做不出來那種殺了白虎讓整個天啟一族不滿的事,白虎畢竟是攜潑天大功回返,而且稟告了騎士盟,並沒有任何私心。」

二當家頓了頓,道:「那就幫這白虎一把,順著樓外樓的意思去辦吧。」

程劍有些疑惑,道:「既然我們要幫白虎一把,為何要順著樓外樓的意思?」

二當家呵呵一笑,道:「樓外樓畢竟成名已久,而且在整個星宿海貴不可言,但是白虎畢竟不過才進入星宿海十年,無論如何,樓外樓都會先白虎一步回返星空,到了那時,只要白虎不死,至少也會有著樓外樓那般威勢,如若我們現在便向白虎示好,那麼樓外樓就會覺得我們已經開始效忠新君了,樓外樓乃是一個陰刻之主,讓他察覺到了這一點,必定大怒,恐怕這白虎走不出騎士盟。」

程劍道:「既然以後還是樓外樓說了算,那我們為何要幫白虎?他如今和樓外樓的差距太大了,至少還需要千年蟄伏,才會有機會和樓外樓一爭。」

二當家笑笑道:「所以說,怕就怕他不是第二個樓外樓,是第一個白虎啊!我問你,若是你截斷了千年,可會昭告世人?」

程劍道:「不會,我會如同樓外樓一般,蟄伏起來,待得麾下勢力足夠強大,然後…….」

二當家道:「沒有什麼可避諱的,你根本沒有樓外樓那個膽子,樓外樓是殺了自己效忠的天啟騎士上位又不是什麼秘密,就如同你所說一般,如若是你,必定如同樓外樓一般蟄伏,但是這白虎,卻是直接稟報了騎士盟,所以只能說明兩點,要麼他是一個廢物,害怕被發現截斷千年,騎士盟追查,所以主動上報,要麼就是他根本不擔心會被騎士盟發現。如果是第一點,那也不足為懼,但是若是第二點,那麼這個白虎的心中,該是住了一隻如何氣吞天下的猛虎啊。毫不猶豫的第一時間稟告騎士盟,有著如此魄力之人,應該讓我等感到敬畏。而且,能夠戰勝青鬼之禍的,如何能是一個廢物?」

程劍點頭,道:「程劍明白了,這就按照二當家說的去做。」

陳青進入城中,在死神淵的安排下住進一所宮殿之中,不過剛剛到了宮殿,死神便已經過來找他。

陳青將死神迎進院子中,死神道:「沒有想到,短短數年,你居然已經完成了如此大功!」

陳青笑笑道:「只怕不是大功,是殺身之禍。」

死神的眼神逐漸變得寒冷,道:「這樓外樓也太貪得無厭了,張口便要八百年的造化,這八百年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給出去,我只待星宿海局勢穩定便要離開星宿海,你能夠截斷千年,本是好事,從此以後,天啟千年的天啟都得聽你號令,你也有了成就天啟騎士的資本,但是若是被樓外樓拿走八百年……..」

死神繼續道:「不過樓外樓在星宿海之中一手遮天,為今之計,唯有散布消息出去,白虎聽聞星宿海之中修行者虎視眈眈,如此大劫在前,白虎願意拿出數百年的造化送給騎士盟,以壯大騎士盟的勢力,抵禦修行者。如此一來,你便佔據了大勢,星宿海之中的傳奇一階天啟,都會對你感恩戴德,而其他天啟,必定也對你敬佩不已,這樣一來,雖然樓外樓對你殺心更重,但是必定會有所顧忌,至少不敢明著下手。」

陳青明白死神的意思,陳青道:「放心吧,這些擔憂我都曉得,既然樓外樓要得到他想要的,我也要得到我想要的。」

死神道:「既然你心中已經有了打算,那我也不便多說,我遲早是要走的,這留下來的死神淵,遲早都是由你來做主,也可以讓你想熟悉一番了。」

正在這時,宮殿之外忽然有封號騎士前來通報,「傳天啟騎士之命,詔令:所有騎士盟的封號騎士以及死神淵大都護參加騎士議會!」

死神冷哼道:「來的還真快,走吧,去看看樓外樓到底要如何!」

陳青點頭,隨著死神前往十二樓。

在騎士盟之中,有著一座最高的宮殿,名為十二樓,便是天啟十二騎士的歇息之處,而騎士議會,便是在十二樓之下召開。

來到十二樓之下的一座宮殿之中,大門處正對著十二樓,死神指了指十二樓,道:「我走之後,這十二樓之中應該有你一席之地。」

陳青只是淡淡地笑笑,不過片刻之後,有著六位天啟騎士步入宮殿之中,身穿一身黑袍的虛空,陳青自然是認識的,死神介紹道:「這是虛空。」

陳青微微點頭,卻是沒有行禮的意思,以他如今的身份,和死神都是對坐,何須向他們行禮,一番介紹,陳青也是知道了這六位天啟騎士是誰,背著一柄闊劍的便是程劍,黑袍的虛空,身上紋刻著一條蟠龍的便是陸龍,抱著一隻兔子的便是嬋娟,背著一架古琴的惑亂,如同一顆枯木的枯榮。

這便是星宿海之中如今最為強大的幾人,還要四人,則是在守著和修行者的邊關,沒有空隙回返。

自那門外有人推開門,走進來一個身披大麾,眉眼中燃燒著黑色的火焰的天啟,這天啟足有十八丈高,比宮殿之中的天啟騎士都高了一大截,在他的胸膛之上,紋刻著一條黑色的巨蟒,陳青看向那巨蟒,卻是九頭八尾。 所謂的送,不過就是監視把人送回到北院,莫寒會意,半強制的帶著還想解釋的趙春芽出去了。

路瑾挑眉,「怎麼,想殺人滅口嗎?」

他讓趙春芽出去,明顯就是認定了她就是沐天心,可能他知道她是假冒的,可能他有不得已的辦法,不管怎麼樣,他的態度已經說明了,趙春芽不管是不是真的沐天心,但她必須是沐天心。

她並沒有怪他的意思,他們也不熟,以南城這種只做對自己有利益的性子,這種結果可以說是早已預料的。

南城笑著揉了把她的頭髮,「你那麼聰明,一定會明白我的意思的,對吧,甜心?」

沙漠帝皇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莫名的就相信這個還不到他大腿的小豆芽能聽懂他的話。

「知道,只要國師大人肯給足夠的錢,我保證以後對這件事止口不提,並且,保證離開遠遠的,這件事將成為永久的秘密。」

婚路太深,顧先生放開我 「不,你不能走。」

!!!

咋地,不想給錢就算了,還要囚禁啊?!

「以後,你就待在國師府,山珍海味,玲瓏綢緞,比你那小破廟強百倍。」

路瑾低頭不說話,就在南城認為會被拒絕的時候,她抬起頭,眼睛亮亮的看著他,「可以,但前提是,你必須也要把我爺爺接過來。」

這樣,原主其中一個心愿就完成了,當然,前提是,她必須完成支線任務,保證這貨的人身安全,還要把他送上皇位。

看著像個小狐狸一樣的女孩,眼中帶笑,「好,我答應你。」

路瑾被丫鬟領著住到東院,趙春芽聽到下人的稟報后,氣得嘴角的笑都差點綳不住。

沐天心,你為什麼要回來,搶她的東西,還在南城面前詆毀她,還敢搶南城,該死!

趙春芽現在已經完全把自己想象成穿越女豬腳,身為奶娘女兒,身世不好,所以遇到了南城這個手握重權的男豬腳,而路瑾,就是她逆襲路上的白蓮花。

逆天遊戲系統 不過她並不擔心,她相信南城一定會看清她的真面目,她們最後一定會在一起的。

路瑾在第二天一早,就見到了被接到國師府的乞丐爺爺。

別說國師府,就是整個京城的貴圈裡,也一時間議論紛紛。

國師前幾天在路上接回個女娃,說是神醫沐家的後人。神醫沐家傳說可以活死人,肉白骨,但現在沐家被滅門,唯獨留有一女,被國師收留也沒什麼好奇怪的。

但現在又收留一家乞丐,還讓那個小乞丐住到了東院。

這簡直是驚天大消息,驚得所有盯著國師府的人都目瞪口呆。

怪不得國師都二十又二了,府里連個侍寢的丫鬟都沒有,見到女的還要離任三米開外,這是有戀童癖啊!

皇宮裡——

「你說南城真的讓那個小乞丐住進了東院?」高位上,十五六歲的小皇帝,眼底全是陰狠,彷彿恨不得把他嘴裡說的那個人,扒皮抽筋,千刀萬剮。

跪在地上,面容普通的男人,低著頭,語氣恭敬的輕聲說,「是的,國師對她很特別。」

特別! 宮殿之中的天啟騎士齊齊起身,看向走向宮殿之中的高大天啟,陳青也是起身,如今只剩下樓外樓未到,想必此人便是樓外樓了。

猙獰的巨蟒遍布樓外樓的身軀,盤亘在手臂上,背後,形成一條九頭八尾的蒼蒼巨蟒。

八位天啟騎士起身,「見過首席!」

樓外樓微微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所謂首席,便是指樓外樓十二天啟騎士之首的身份。樓外樓大步走向議會長桌的正上首,在正上首坐下,看向陳青,和藹地笑道:「果然是年少英才,不過剛剛進入星宿海,便立下了如此大功,讓我等汗顏啊!」

陳青笑著拱手道:「不敢不敢,都是仰慕首席已久,也渴望立下如同首席一般的功績,為了達成首席曾經完成的成就,我等十年不寐,夜夜枕戈待旦,索性仰仗首席之福,沒有釀成大禍!」

樓外樓哈哈大笑道:「昔日的過往,不消去說,我聽聞白虎不過剛剛離開三江水,便將截斷了千年的消息稟報了騎士盟,可謂是大公無私,心中牽挂著整個天啟一族,我天啟一族如今在星宿海之中的局勢岌岌可危,不知可否讓出部分造化,以備與修行者的大戰?」

陳青道:「這是自然,在下稟報騎士盟,就是因為如今實力低微,起不到什麼大用處,唯有獻出自己五百年的造化盡自己的一份力。」

樓外樓的眉角微微一緊,「不知道三江水之中,魔族的殺伐和袁重霸是什麼情況?」

陳青知道樓外樓絕對不會滿足五百年的造化,如今就要找由頭了。「人族袁重霸和殺伐都是絕世天驕,我在星宿海之中,也是處處小心翼翼,和這兩人數次大打出手,索性有青鬼之禍,我們三人都有些克制,所以沒有引發大戰。因為互相算計的原因,我等最後花了足足九年半的時間才解決了青鬼之禍,得知帝都的詔令嗎,我等知道如今星宿海之中局勢莫測,所以並沒有在最後半年大打出手。」

(歷屆進入三江水之中都有三族,故而這個千年指得是各自一族的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