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老不允許任何人去攙扶他。

他就拖著全身的傷,一步一步回房。

回到房間,躺在床上。

算是,還了陳姍姍了。

他閉上眼睛,讓自己睡覺。

期間。

有人進來幫他清理傷口。

陳老自然不會讓他就這麼死了,所以會叫醫生過來幫他處理。

而為了讓陳老真正的出氣,那頓揍,真的不是演演戲而已。

直接讓他在床上養了半個月的傷,才能下地。

他第一天。

前妻不好惹 第一天,走出了房間,站在外陽台上,讓陽光,灑落在了他的身體上。

大概是久違的重見天日的感覺,所以那一刻他甚至有些迷戀的在天台上待了好一會兒。

房門被人推開。

韓湊沒有轉頭。

他知道是安琪進來了。

安琪這段時間的對他無微不至。

其實,有這麼一個女人在身邊也沒什麼不好。

至少在很無聊的時候,還有個人願意陪你聊天,願意在你耳邊說話……

安琪看著韓湊站起來了,有些驚喜,「韓少爺,你可以下床了?」

「嗯。」

身體還會有些疼痛,但好多了。

當時,韓湊從那個房間走出來之後,醫生來做相關檢查的時候,診斷出他身體好多地方的骨折,骨裂,半個月就可以勉強自己起來,真的需要好大的勇氣還有驚人的忍耐力。

「我本來也打算今天讓你坐輪椅帶你出門晒晒太陽的,窩在房間裡面都半個月了,應該很難受吧。」

「還好。」

「那韓少爺要不要出門走走,我陪你在後花園逛逛,我看到卡卡好像也被陳老爺帶著去後花園玩了,你也挺長時間沒看到卡卡了吧,他長得可俊俏了,藍眼睛和你一模一樣,現在也習慣了吃奶粉,長得白白胖胖的,大家都很喜歡。」安琪說著,很歡快的說著。

韓湊就這麼淡淡的聽著。

他身邊,好像是少了一個,這麼陽光的人。

他的一生太陰暗了。

「走吧,後花園去看看。」韓湊答應了。

他確實有點想卡卡了。

「嗯,那我扶你去。」

韓湊沒有拒絕。

這段時間,安琪對他照顧周到。

他甚至有些習慣了,他在自己的身邊!

他緩慢的下樓,走向了後花園。

後花園傳來了嬉笑聲,真的不會因為少了誰而有所改變。

他走過去。

陳老轉頭看了一眼韓湊,「能起來了?」

「嗯。」

「坐吧,我正好有點事情給你說。」陳老放下舉起的卡卡。

韓湊自然的從陳老手上將卡卡抱在懷抱里。

卡卡看了一眼韓湊,那一刻突然不喜歡的哭鬧著,似乎是不喜歡韓湊抱他。

陳老笑了一下,「看來卡卡開始認人了。」

說著,就一把將卡卡抱了過去。

抱進懷抱之後,卡卡瞬間就不哭了,還衝著陳老甜甜的笑。

陳老心情很好,逗著卡卡,「這麼喜歡我啊,我的乖孫子。」

卡卡笑得更燦爛了。

韓湊就在旁邊,安靜的坐著,坐著看著自己兒子,天真無邪的樣子。

陳老愛不釋手的抱了好一會兒。

他將卡卡遞給了月嫂。

月嫂一直帶著卡卡,自然,卡卡對月嫂也有依耐性。

陳老說,「帶著卡卡去那邊曬太陽,其他人也跟著去,我對韓湊單獨有事兒說。」

「是。」

所有人都恭敬的離開。

剩下陳老和韓湊兩個人。

陳老說,「今天收到一個消息。」

「嗯。」

「陳姍姍被紀天凡帶走了。」陳老說得很平靜,沒有半點起伏的情緒。

韓湊看著他,「紀天凡?就是道上的凡爺?」

「嗯。」陳老說,「這些年因為我的低調,倒是讓他發展起來了,而且之前我和歐利之間的鷸蚌相爭,有些便宜倒是讓紀天凡給佔了,現在還想要威脅我,讓我讓出北夏國那邊的地盤,以陳姍姍作為交換條件。」

韓湊沒有說話。

陳老轉頭看著韓湊,「你覺得我要受他威脅嗎?」

韓湊抿唇,並沒有直接回答,「凡爺的勢力現在確實有點大,得給點教訓才行。否則以後,誰都能來挑釁您。」

「自然!」陳老臉色殘忍,帶著血腥的味道。

陳老在道上,雖說一直和顏悅色,但也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只要威脅到他,就沒有誰能夠活得下去!

「爸有什麼打算?」

「陳姍姍死不死對我而言不重要,那是她自己的選擇,她以為離開了我之後她可以生活得很好?!這種沒有自知的女人,最後什麼樣的結果那都是她咎由自取。」

韓湊沒有附和,但也沒有反駁。

「你身體恢復怎麼樣了?」陳老突然問道。

「可以幫爸處理凡爺的事情。」

「紀天凡必須得死,你幫我殺了他,隨便幫他的地盤都給收了回來!這些年我確實老了,但也要讓道上的人知道,我的低調不是因為我老,而是因為我不想和一般人計較,一旦計較,必要他天誅地滅!」

「是。」

「明天你去寧南區,紀天凡在那裡等著我去談判。要怎麼做,你應該知道吧?!」

「我會好好處理妥當的。」

「提醒你一下,之前紀天凡的老婆死在過我的手上,他可能只是想要殺了我,我不去,他不會對你留活口。」

「嗯。」韓湊點頭。

「別因為陳姍姍耽誤了自己。」

「我不會。」

陳老點頭。

對韓湊,他還是信任的。

而且陳姍姍,別說韓湊,任何人對她的舉止都會心寒心冷。

何況韓湊本身就是一個冷血之人! 秘笈古文網 一早。

韓湊離開去寧南區。

那裡是紀天凡的地盤。

陳老答應去,答應去紀天凡的地方自然就是要讓道上的人知道,他陳老在哪裡都無所畏懼,就算是深入虎穴也並不在乎,順便能夠一舉殲滅,無疑又是威信的樹立,以後沒有誰敢對他有任何越界。

安琪有些不舍,她看著韓湊簡單的收拾了一點點東西,他們出門一般不會帶什麼,唯一會帶的就是足夠的武器。

「韓少爺,你身體剛好就要出門,這樣真的好嗎?」安琪擔憂。

身體都是血肉之軀,韓少爺又不是鋼鐵做的,可以隨便糟蹋。

「我沒什麼。」韓湊對著安琪,難得這段時間對她好了很多。

會回答她的話,而且不是敷衍。

「可是我還是很擔心你,萬一你出了什麼事情……」

「我會平安回來的,在家等我就好。」韓湊安慰。

安琪也能夠感覺到韓少爺這段時間對她的好,好像從陳小姐走了之後,韓少爺受傷嚴重之後,真的變化了些,變得對她溫和太多,不再像以前那樣對她冷冰冰。

「嗯,我會一直等你的。」安琪重重的點頭。

韓湊整理自己東西的那一刻,轉頭看了一眼安琪。

那一刻似乎是笑了一下。

安琪真的被他突然的笑容迷惑住了。

她心跳加速,眼巴巴的看著他魅力無窮的樣子。

韓湊不善言談,所以沒說,那一個笑容算是給了她安慰。

收拾好的東西之後,韓湊走出房間。

安琪追著他送他到了門口。

門口處,一輛黑色的轎車停靠在那裡,龍一坐在轎車上。

安琪就這麼目送著他離開。

韓湊回頭看一眼。

看著安琪的身影越來越小。

真的有這麼一個人在,這麼擔心著自己。

他看著前方,嘴角輕揚。

轎車到達機場,專機直飛,4個小時,到了寧南區。

紀天凡的人已經在等候了。

對著韓湊非常的恭敬。

但是紀天凡本人並不在。

顯然,並不是表現的那麼尊重陳老。

韓湊也不太在乎,他就跟著紀天凡的手下,一直到了紀天凡的別墅。

紀天凡在大廳等他,看著他到,非常的熱情,連忙上前,「韓少爺,真是久仰,難得你大駕光臨寒舍。」

「凡爺客氣了,能到你這麼華貴的地方做客,是我的榮幸。」

「你看你就是客氣,哪裡有陳老地盤那麼奢華,上次陳老65歲生日宴我可去了,那金碧輝煌的地方,我可是羨慕得很。」

「凡爺要是需要,在這裡建一座皇宮還不容易!」韓湊說。

話中有話。

意思很明顯,在南寧區你可以稱王稱霸,但放眼這個道上,你最好還是規矩點。

紀天凡當然不是聽不出來,他打著哈哈笑道,「那也是。但是吧,韓少爺你有所不知,這段時間我這邊手上有些緊,前些日子買了些軍火給放著,交易量不高,資金流動不暢啊。」

「凡爺有話不妨只說。既然我爸讓我來這裡見您,自然就是希望你有什麼需求我可以幫助。我爸來之前還特別叮囑,說之前不小心錯殺了你的老婆,心裡一直愧疚不安,讓我見到你一定要好好給你道歉!」

紀天凡臉色沉了一秒。

韓湊的意思他聽得明白。

當然是在提醒他,別想著給自己老婆報仇的事情。

他不在乎的口吻說道,「那都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虧陳老還記得,我都忘了。何況之後陳老可給我送了好多美女來,我還感激不盡啊,陳老給我的女人還真的都是上等貨色,這些年我也逍遙得不行,哪裡還記得什麼老婆的事情!」

「那就好。」韓湊說,又直白,「那凡爺想要我做點什麼?」

「韓少爺難得來一次,怎麼能夠一來就讓你辦事情呢,你給我個機會,讓我在這裡款待款待你行不?」